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第十四章 想不到 - 我和美女院长

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第十四章 想不到

<>第十四章想不到 潘文广看着冲过来的赵国斌,冷笑一声,他看着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道:“王所长,把赵国斌抓起来。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王福亮一挥手,派出所的几名警察冲了过去。 赵国斌一看警察冲了过来,他一声大吼,手里的头砸向一个警察。 潘文广立刻大声叫道:“赵国斌袭警,他是犯法的。” 那个警察连忙闪到一旁,几名警察一拥而上,一下子抓住了赵国斌的胳膊,夺下了他手中的头,用手铐,铐住了他的双手。 “放开我……放开我……。”赵国斌猛烈的挣扎着。 几名警察把赵国斌关进了警车。 “你们不能抓我丈夫。”叶春芝领着女儿丫丫,愤怒的大声叫着。 潘文广看着叶春娥,狞笑道:“铲了那些烂药材。” 十几名潘姓年轻人,如狼似虎的冲进了药材地,霹雳咔嚓,肆无忌惮的砍着这些生长正旺盛的药材。 “我跟你们拼了!”叶春芝冲向那些人,但被人死死的拦住。 泪水顺着叶春芝的脸颊流了出来,吓得丫丫哇哇大哭起来。 站在旁边的村民们,个个吓得不敢说话。 几亩药田,被毁坏的一干二净 村长赵志河,远远地站在旁边,看着药园被毁,他无能为力。 潘文广来到泪流满面的叶春芝面前,狞笑着低声道:“嘿嘿,叶春芝,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你要是想救你男人,晚上洗干净了,等我。” “呸!”叶春芝一口啐了潘文广一脸。 潘文广低声道:“贱人,你等着瞧,我要让你跪着求我。” 潘文广走到王福亮面前道:“王所长,赵国斌用头袭警,抓回去,要好好的招待他一下。” 王福亮哼了一声道:“看样子,这小子是个刺头,竟然敢打警察,嘿嘿,有他好看的,带走。” 关押着赵国斌的警察,拉着刺耳的警笛,开向远处。 “放了我丈夫……。”叶春芝无助的大声喊着,拉着自己的女儿,在后面跑着,追赶着警车。 两个小时过后,赵国斌的几亩药田,被毁坏的一干二净。 村民们,只能叹息着,没有人敢说话。 村长赵志河摇了摇头,他想不到,派出所的人,会把赵国斌抓走。 自己要去镇政府,保回来国斌。 几辆轿车,开在通向秋山镇政府的公路上,第二辆,是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欧阳志远和山岩县委县政府,细致的规划了山岩县种植药材的规模,整个县委县政府的热情极高。 欧阳志远把最贫困的秋水镇,列为重点优先扶植的乡镇。 今天,山岩县县长章峰和县委书记王开永陪着欧阳志远,到秋山镇落实药材种植的规划和迎接清灵药业集团的人。 清灵集团董事长段正春亲自打电话过来,负责中药种植的经理蔡轻云,带领药材种植部的人,和药材种子、药苗,赶了过来,今天就能到前进市的秋山镇。 这个消息,让欧阳志远大喜。 山岩县的脱贫致富,就在眼前。 秋山镇的镇长于方民和镇委书记唐书明带领所人,早早的就站在镇政府大门,迎接县里的领导。 他们并不知道,前进市的市委书记欧阳志远也再次来到秋山镇。 县里决定把秋山镇作为重点扶植中草药的种植,这让镇长于方民和书记唐书明看找到了机会。 只要秋山镇在中药种植中,在山岩县十几个乡镇中,走在前列,自己就有升任到县里的可能。 于方民和唐书明知道,一定要把握好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两人站在镇政府前,双眼看着远处的街道,盼望着县里的领导快来。 于方民看到了一个老人,骑着自行车,过来了。 赵志河?馍馍村的村长?他来干什么? 镇委副书记潘振发也是一愣,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今天,潘文广和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带人去了馍馍村,有人阻止修建那条公路。 自己平时,就是喜欢钓鱼,但是,翠云水库距离公路要有几里路,自己每次去翠云水库钓鱼,专车都开不到翠云水库,还要走上将近一个小时的小路,很不方便。 办公室副主任潘文广主动提出来,以修建防洪公路的名义,修一条从公路到翠云水库的宽路,方便自己过车。 潘振发知道,潘文广这小子脑子活,会钻营,自己很多不方便办得事情,都是潘文广给自己办了。 要是这条路修通了,以后自己钓鱼,就方便了。 副书记潘振发默许了修这条路路,但他只是默许,什么都没有表示。 潘振发混了半辈子官场,知道事情的轻重,任何事,都不能留下什么把柄。 这个老家伙,急匆匆的来干什么?不会,潘文广出了什么事了? 镇长于方民认识赵志河,他心道,赵志河这么着急的样子,来镇政府干什么? 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把赵国斌关在派出所后,他听说,县里的县长和书记都要来,他连忙赶了过来,来维护秩序,他就站在镇长于方民不远处,他看到赵志河来了,而且是满头大汗,就知道,赵志河肯定是为了赵国斌来的。 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出了什么乱子,要是出了什么乱子,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王福亮连忙迎了上去,拦住赵志河,低声道:“赵志河,你想干什么?” 赵志河早就看到镇里的领导,镇长于方民和镇书记唐书明,都站在镇政府外面,难道,是迎接什么人? 赵志河看到了镇政府前面,挂着鲜红的标语:热烈欢迎县领导莅临检查工作。 什么?今天县领导要来镇里检查工作? 赵志河刚想到这里,就看到,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拦住了自己,并问自己想干什么。 赵志河看着王福亮道:“王所长,我想请您把赵国斌放了吧。” 王福亮一听赵志河让自己放了赵国斌,他心道,自己可是收了赵文广五百块钱,自己才把赵国斌抓起来的,要是放了赵国斌,潘文广也不会答应的。 潘文广的官,虽然不大,但他是镇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和镇长于方民、副书记潘振发走的很近,自己也得给他面子。 想到这里,王福亮一瞪眼,低声喝道:“赵志河,赵国斌可是袭警,这个罪名可不小,他是犯了法的,这种人可不能放。你记住了,今天县领导来检查,你赶快离开这里,别给我找事。” 赵志河一看王福亮不准备放赵国斌,他连忙道:“王所长,国斌年轻,不懂事,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再说,他也没伤到你的人。” 王福亮刚想说话,正所长马茂中冷哼一声道:“王所长,你干什么?县领导马上就要到了。” 所长马茂中早就看到了两人在叽叽咕咕,他十分的不满。 所有的镇领导,都在这里,两人叽叽咕咕,成何体统? 王福亮一看所长马茂中不满,他一声低喝:“赵志河,你想死呀?马所长不高兴了,你快滚,你再不走,我让人把你抓起来。” 赵志河最然是个村长,但在王福亮的眼里,一个钱都不值。 赵志河这么大的年纪了,而且是一个十分要强的老人,王福亮让他滚,这让赵志河的老脸变得十分难看,气的嘴唇哆嗦着。赵志河一直认为,修建防洪路,是镇里的决定,就是潘文广铲了赵国斌的药田,他也没有阻拦,但现在,王福亮竟然让他滚,这让赵志河的倔强脾气上来了。 赵志河脖子一宁,胡子厥的很高,他大声道:“王福亮,你让谁快滚?我这么大的年纪,让你骂?” 赵志河这一嗓子,让所有人的目光,都射了过来。 赵志河的声音,把王福亮吓了一跳,他想不到,这个死老头子,竟然敢大声嚷嚷。 镇长于方民的脸色一冷,看了一眼副所长王福亮,很是不满,沉声道:“王副所长,你干什么?” 王福亮一看镇长于方民对自己不满,他恨不得掐死赵志河。 王福亮连忙道:“于镇长,赵村长找我有点事。” 于方民冷哼一声道:“有点事?你们到旁边去说,县领导马上就到了,你不知道轻重吗?” 于方民的语气很是不满。 王福亮连忙道:“好的,于镇长。” 王福亮目露凶光,死死的盯着赵志河,阴森森的道:“赵志河,你要是找死,我成全你。” 赵志河刚想说话,王福亮的两名亲信手下,冲了过来,抓住赵志河的胳膊,冲向旁边的警车。 “县领导的车来了。”一个人大声喊道。 众人一看,县里的几辆车开了过来。 镇长于方民和镇委书记唐书明带领人,连忙迎了上去。 车队停了下来,欧阳志远走下越野车,县长章峰和县委书记王开永下车后,急忙走了过来,跟在了欧阳志远身后。 欧阳志远猛地看到了,两个警察,押着馍馍村的村长赵志河,快速的走向旁边的警车,这让欧阳志远一愣。这是怎么回事?警察怎么会把赵志河抓住了? 欧阳志远看找到了赵志河,赵志河同样看到了欧阳志远。 欧阳代夫?欧阳代夫怎么会和县里的领导在一起?他身后的两人,是县长章峰和县委书记王开永呀。 赵志河看到了欧阳代夫和县里的领导在一起,这让他吃了一惊。 欧阳志远大声道:“赵村长,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