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第十二章 报复 - 我和美女院长

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第十二章 报复

<>第十二章报复 馍馍村,医生赵国斌的药材地。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赵国斌看着地里长势极好的药材,他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自己种植的这些药材,除了留一部分给诊所用,剩下的,能卖个好价钱。 赵国斌想起了那个叫欧阳志远的大夫。 要是全村的人,都种植药材,整个村子,都会富裕起来,再也不会受穷了。 自己原来也是打算,让整个村子都种植药材,不再冒着危险,上山采药。可是,药材种子的药苗,太贵了,自己这几亩的药材,是花了自己几十年的积蓄才买到的种子和药苗。 现在,欧阳代夫,要免费提供药材种子和药苗,真是天大的好事呀。 只要药材种植出来,全村的老少爷们,就不会再受穷了。 赵国斌的脸上,充满着希望。 “赵国斌,你听好了,雨季就要到了,镇里要在这里修建一条通往翠云水库的防洪公路,公路正好通过你家这几块药材地,今天,你就把药材砍了,明天,镇上来人,就和村里的人,开始修建这条路。” 村书记潘选山带着几个潘家的人,看着赵国斌。 潘文广站在潘选山的旁边,看着赵国斌,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赵国斌抬脸一看,是村书记潘选山,还有在秋山镇工作的潘文广。 赵国斌一愣,自己没有听说过,要修什么防洪公路呀?你就是修建防洪公路,也不一定,非要从这几块药材地通过吧? 赵国斌知道,潘家和赵家,一直不和,两家存在很大的矛盾,难道,潘选山要报复赵家? 在过去,潘选山和潘文广狼狈为奸,仗着和秋山镇的副书记潘振发、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关系好,没少欺负赵家的人,现在,竟然要拔掉自己的药材,真是岂有此理。 副书记潘振发、派出所副所长王福亮经常和潘文广一起来翠云湖钓鱼。 赵国斌看着村书记潘选山道:“潘书记,什么时候决定的修建防洪公路?赵村长知道吗?就是修路,也不一定非得走我这几块药田吧?这几块药田,是我种植了好几年的,我的心血都在这里了。” 潘选山一听赵国斌在自己面前提起村长赵志河,他冷哼一声道:“赵国斌,我是村书记,村里的一把手,很多事,我还要让二把手的赵志河知道吗?这几块药田的药材,是你自己拔,还是我们替你拔?” 潘选河冷笑着看着赵国斌,村里的很多事情,潘选山根本不和赵志河商量。 赵国斌看着潘选山冷笑的脸,他知道,潘选山说的是真的。但是,这几块药田的药材,是自己多年的心血呀,是自己的希望,决不能让潘选山毁了。 赵国斌伸手拿起地上的铁叉,冷笑道:“谁要毁了我的药田,老子给他拼命。” 赵国斌手里的铁叉,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寒芒。 村书记潘选山禁不住退了一步。 潘文广冷笑道:“赵国斌,修建这条防洪路,是镇里副书记潘振发亲自发的话,怎么,你要为一己私利,阻碍镇里修建防洪路?雨季就要到了,修建防洪路,是为了更好地把防洪物资,运到翠云水库的大坝上,你要是阻拦,嘿嘿,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候,我要请你去派出所里走一趟。” 赵国斌大声道:“潘文广,你敢!” 潘文广冷笑道:“我干嘛不敢?赵国斌,你听好了,我给你一天的时间,铲掉这些药材,明天这个时候,我带人来,你要是不铲,我让人替你铲除。” 潘选山和潘文广说完话,带人冷笑着走了。 赵国斌死死的攥着手里的铁叉,两眼喷射着怒火,看着潘选山和潘文广他们。 村长赵志河正在家里吃饭,赵国斌手里提着铁叉,黑着脸,走了进来。 “国斌,吃了没?你这是咋着了?”赵志河看着赵国斌冷黑的脸,疑惑的问道。 赵国斌看着赵志河道:“叔,潘选山带人要铲了我的药田。” “你说什么?潘选山要铲了你的药田?为什么?”赵志河大声道。 赵国斌道:“潘选山说,要向翠云水库修建防洪公路,公路正好穿过我的药田,他们让我在一天内,铲了药田,给防洪公路让路。” “修建防洪公路?我怎么没听说过?”赵志河冷笑道。 赵国斌道:“叔,潘选山说了,他是村里的一把手,他说了算,不要和你商量,修建防洪公路,是镇里潘副书记决定的。” 赵志河一听是镇里的潘副书记决定的,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潘选山经常拿潘副书记压自己。 赵志河冷声道:“我吃完饭,去找潘选山。” 赵国斌道:“叔,谁要是敢动我的药材,我决不答应。” 村长赵志河吃完饭后,倒背着手,走向村书记潘选山家。 村书记潘选山家。潘选山和潘文广正在喝酒,作陪的还有几位潘家后生。几个人喝的正酣。 潘文广举起酒杯笑道:“叔,潘书记一听,咱们要给他修一条路,方便他开车钓鱼,潘书记高兴地眉毛都在飞舞,他一直在夸你,说你会来事。” 潘选山一听,心里很是高兴,自己能得到潘书记的表扬,这太好了,自己以后再和潘书记多亲近,说不定,潘书记还会把自己提拔到镇里去。 潘选山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立刻麻子,都在放光。 他笑道:“文广呀,只要潘书记高兴,让我干什么事都行,你以后,在潘书记面前,多给我说几句好话,把我也调到镇里做事。” 潘文广笑道:“叔,潘书记心里装着你呢,只要咱们把这条路修好,让潘书记钓鱼,钓的高兴,把你调到镇里工作,还不是潘书记一句话?到时候,我给你说好话。” 潘选山一听,大喜道:“好,文广,老叔谢谢你了,来,咱爷俩干一杯。” 俩个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潘文广喝干了酒杯,村书记潘选山连忙给自己的侄子倒上酒。 潘文广狞笑道:“老叔呀,这次,咱们一定要把赵国斌的药材都给他铲了。” 潘选山看着潘文广狞笑的脸,他低声道:“文广呀,你还记着叶春芝这事?” 一提起叶春芝,潘文广的脸色更加狰狞,他猛地喝光杯中的酒,大声道:“狗日的赵国斌,抢了我的老婆,我恨不得弄死他。” 赵国斌和潘文广在前几年,都喜欢叶春芝,叶春芝最后选择了正直的赵国斌,这让潘文广对赵国斌恨得要死,牙根都疼。 现在,机会来了。 潘选山看着潘文广把赵国斌恨得要死,他沉声道:“文广呀,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要再想了,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你找的媳妇,比叶春芝漂亮多了。” 潘文广冷哼道:“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次,我一定弄死赵国斌这个王八蛋。” 两人刚说到这里,一个潘家后生走了进来,低声道:“叔,赵志河来了。” 潘选山一听,冷笑道:“这个老家伙来我这里干吗?” 潘文广冷笑道:“这个老家伙肯定是为了赵国斌药田的事,来找你的。” 潘选山道:“来找我,也没有用,修建防洪公路,是潘书记点头的。” 潘文广道:“把这个老家伙打发走,别影响了咱们喝酒的兴致。” 一个潘姓后生站起来道:“老叔,直接关上门,把这个老东西关在外面,不让他送进来。” 潘选山摇了摇头道:“让他进来,修建这条路,是潘书记点头的,他能否定?” 这时候,村长赵志河走了进来。 赵志河看到村书记潘选山和镇办公室副主任潘文广在喝酒,他看着潘选山道:“潘书记,修建通向翠云水库公路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文件?” 潘选山没有站起来,他看着村长赵志河道:“赵志河,你是村长,我是书记,党领导一切,我是一把手,凭什么,什么事情都要让你知道?你太高看自己了吧?” 潘选山冷笑着大声道。 赵志河一听潘选山这样说,他气得脸色铁青,盯着潘选山大声道:“潘书记,虽然你是书记,但是,我是村长,我主管一个村的大小事务,有什么事,你必须和我说,和我商量。” 一个潘姓后生,喷着酒气,冷笑道:“赵村长,我老叔是一把手,是村书记,你这个村长,要听我老叔的,什么事,他还要和你商量?你做梦吗?天下哪有一把手和二把手商量事的?不自量力的老东西,快滚吧,别在这里耽搁我们喝酒。” 这家伙说的话,十分的无理。 “是呀,赵村长,喊你一声村长,是照顾你,别给脸不要脸,还跑到我老叔家闹事,快滚吧,别影响老子喝酒。”另一个潘姓后生,讥笑着道。 “你们……。”赵志河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些后生,太无理了。 潘选山大笑道:“你们两个臭小子,和赵村长说话客气点,人家怎么说,也是咱们馍馍村的村长。” “哼!”赵志河一声冷哼,转身走出了潘选山的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