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何文婕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九十六章 何文婕

第九十六章何文婕 第二天早晨八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开着眉儿的雅阁,驰出了龙海城,直奔傅山县党校。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傅山党校,就建在傅山县城旁边的傅山水库旁边。 傅山水库的水来自崮山72群峰,群峰上面的泉水,流经崮山水库后,通过盘龙河,奔腾一百多里,注入傅山水库。 傅山水库的水质清澈透明,甘甜爽口,没有任何污染,泉水通过盘龙河,流入山南省最大的淡水湖泊朝阳湖。 欧阳志远的车停在傅山党校门口,大门紧闭,没有人进出,这让欧阳志远很纳闷,今天不是学员报到吗怎么会没有一个人难道自己记错日子了不会吧。 欧阳志远走下车,刚想敲门,旁边的传达室里,走出来一个穿着拖鞋的老人。老人看着欧阳志远道:“同志,你找谁” 欧阳志远在怀里掏出两盒云烟,递到老人的手里,笑着道:“大爷贵姓” 老人一看手里的两盒云烟,呵呵笑道:“我姓王,请问,你找谁” 欧阳志远看着老人道:“王大爷,我是来报道学习的,我叫欧阳志远。” 老人一听欧阳志远是来学习的,顿时呵呵笑道:“志远,你来早了,今天下午才报道的。”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 昨天夜里,自己和眉儿做了一次又一次,一直闹到半夜,两人才相拥着睡去。 早晨差一点没起来,开车两个小时,来到党校,竟然要下午才报道。 天哪,咱不带这么玩人的。 “志远,进屋歇一会,一会看看有没有老师来,如果有老师来。” 王大爷让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只有这样了,麻烦您了,王大爷。” “呵呵,客气,进屋喝一杯。” 欧阳志远走进传达室,进屋一看,不禁笑了。大清早的,王大爷竟然一个人在喝酒。 “志远,喝一杯如何去去寒。” 现在虽然是早春,但现在的气温还是很凉的。 王大爷喝的是傅山大曲,一般的酒。志远一眼看到王大爷的双脚,现在早春的天气,竟然穿着一双拖鞋,赤和裸着双脚,两只脚的皮,在蜕皮脱落,很是难看。 欧阳志远看着王大爷道:“王大爷,你的脚怎么了蜕皮退的这么利害我给你看看。” 欧阳笑着道。 “呵呵,好啊,你是医生我这个病,好长时间了,就是反复的蜕皮,每年要蜕皮好几次,很痒痒的。” 王大爷一脸的懊恼。 “呵呵,王大爷,我是医生,我给你看看。” 欧阳说着话,把手搭在了王大爷的手腕,察看脉象。 过了一会,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王大爷,你这是湿热,很好治疗的。” “什么很好治疗的我每年都在这个时候打针,就是治不好。” 王大爷很无奈的道。 “呵呵,王大爷,湿热很好治疗的。”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了大门旁,一地的野艾,正在发芽,呵呵,欧阳志远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他跑过去,摘了很多向阳一边的艾叶子,递到老人手里道:“王大爷,你用着种艾叶煮水洗脚,早晚各一次,我保证你一个星期痊愈。” “真的” 王大爷有点不相信。 “呵呵,您试试就知道了,记住,中间不能停留。”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王大爷点点头道:“我试试。”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欧阳打开一看,是何文婕的电话。 “文婕,在哪儿有什么事”欧阳志远问道。 “欧阳,我听说你来党校报道了你可能提前了半天,咯咯咯。” 何文婕咯咯的笑着。 “呵呵,我不知道是下午报道。”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欧阳大哥,你快来西江村,这里发生了盗墓案,八座王侯级别的大墓,一夜之间被盗了六座,你过来帮我分析一下。” 何文婕大声道。 “什么八座王侯级别的西周大墓竟然被盗了六座” 这些盗墓分子太猖狂了,六座王侯级别的西周大墓,里面要有多少青铜器和玉器呀。一座妇好墓,就出土青铜器数千件,玉器也是数千件,这里可是六座王侯墓被盗。 欧阳志远从小就极其喜欢古董,每一件的文物,都隐藏着几千年的灿烂文化精髓。 “好的,文捷,我马上就到。” 欧阳志远告别王大爷,开车直奔西江村。 这两天的案子,已经陷入了僵局,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西江村失踪的孙福山和孙二瘸子,没有任何消息。近百名公安化装成老百姓,渗入到山南省的各个古玩城,和线人进行拉网式的搜索,没有发现被盗的青铜器,没有玉器出现在市场中。 省文物考古队,已经对没有被盗的两座大墓,开始了挖掘工作。 大墓的周围拉上了警戒线,武警战士手持枪械,在站岗放哨。现场周围有很多的老百姓在围观,人们的脸上透着骚动的兴奋,议论着。很多院子里和房前屋后有古墓的村民,已经开始暗暗盘算,干上一票。 家里的古墓,都归自己呀。 山南省的傅山县,在龙山文化和北辛文化之间,很早就有着古人类居住,到了夏周两个朝代,很多的王侯,在这里建国,繁衍生息,特别是到了春秋战国,这里已经成为春秋战国的文化政治中心。 国家文物考古队,在傅山县挖掘了大批的王侯古墓,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和玉器。 欧阳志远把车停在公路上,远远的成就看到,一座巨大的黄土台子,耸立在一条大河旁边。很多人在忙碌着。 欧阳刚到警戒线,就被武警战士拦住。 “同志,请您后退。” 远处的何文捷看到欧阳志远,连忙跑过来,一对饱满在上下晃动着。 欧阳志远看到身穿一身警服的何文捷,更加英姿飒爽,漂亮之极。呵呵,穿上警服比穿运动装,更加漂亮,一丝笑意在欧阳志远的嘴角闪烁着。 “哼,来到就坏笑,一看你的淫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 何文捷一撇嘴,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呵呵,文捷,是你来让我看看的,我这是淫笑吗你可不要玷污咱们纯洁的革命友谊。” 欧阳志远说着话,做了一个色迷迷的笑脸。 “扑哧” 何文捷被欧阳这个色迷迷的笑容逗乐了。 “看到了吗,这才是淫笑。” 欧阳笑嘻嘻的道。 “快进来吧,小色和狼,我们正在勘察现场,周玉海也在。” 执勤的战士一看到省厅的何文捷让人进来,没有说什么,就放行。 欧阳志远和何文捷走进警界线,来到黄土台子前面。 “欧阳大哥,你来了。” 周玉海跑了过来。身穿警服的周玉海,更显得高大威猛,英俊威严。 “呵呵,不错呀,玉海,把情况介绍一下。” “好的,欧阳大哥,盗墓分子极其的狡猾,具有很好的反侦察的能力,现场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而且盗洞也被掩盖的很好,一个放羊的老大爷经过这里,一只羊掉进了一个盗洞,这才发现这里的大墓被盗。” 周玉海详细的介绍着。 欧阳志远来到黄土台子上,六个已经被挖开的盗洞,如同恶魔的大嘴,仿佛在吞噬一切,让人毛骨悚然。 “我们调查了附近的村庄,没有任何人看到当时的情景,但离这里最近的西江村,失踪了两个人。” “失踪了两个人有照片吗” 欧阳志远经常地在龙海古玩市场转悠,说不定自己见到过这两个人。 何文捷递过来两张照片。 一张照片上,一个沧桑的老人,站在自己家的老房子前,一脸的笑意,看着镜头。 当欧阳志远看到另一张照片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个人自己见过,就是在前两天,自己和陈雨馨刚刚把车开出龙海不久,这个人驾驶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差一点撞在自己的车上。不错,就是他。 “文捷,我见过这个人。” 欧阳志远指着照片上的人到。 “你说什么欧阳大哥,你见过这个人” 何文捷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指甲都掐进了欧阳志远的肉里了。 “啊,文捷,轻点,我的胳膊都让你抓破了。” 欧阳志远夸张的叫到。 “快说,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当时这个人在干吗” 何文捷一听欧阳志远见过这个人,顿时狂喜不已,整个公安系统,撒开大批人马,在整个龙海市,搜查这两个人,但就是没有找到,现在欧阳志远竟然见过这个人,真是太好了。 “两天前,我在龙海郊区见过他,他当时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这个家伙真是找死,骑着摩托车竟然敢打盹,差一点撞到我们。奥,对了,这家伙当时胸前绑着一个编制口袋,里面鼓鼓囔囔的。” 欧阳志远一说,何文捷高新风格的差一点跳起来。按照时间推断,前天就是盗墓分子案发的白天,这个家伙在摩托车上打盹,就说明,他一夜没睡觉,困乏之极,胸前的编制口袋里,肯定是文物。这小子到龙海,肯定是到龙海古玩城销赃。 龙海古玩成有两个地方,一个是老文化街道古玩城,另一个是大观园古玩城。 何文捷拨通电话,大声道:“立刻暗中监控文化街古玩城和大观园古玩城。”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捷道:“当时我没有想到这家伙口袋里是什么东西,现在知道了,肯定是文物,这家伙很可能去了距离龙海郊区最近的文化街古玩城。你们走访老街古玩城,就可以找到这家伙的踪迹。” 何文捷在老文化街原来就布置了警力,如果孙二瘸子到过文化街古玩成,为什么田文海他们没有发现孙二瘸子的踪迹 何文捷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拨通了田文海的电话。 “文海,你查一查你们监控的录像,要仔细的查看,不能放过一个人影,特别是两个失踪的人,有迹象表明,嫌疑人曾经到过文化街古玩城。” 何文捷的口气很严厉。如果孙二瘸子前天到了文化街古玩城,田文海他们没有发现孙二瘸子,何文捷绝对不饶了田文海他们。 田文海一听何文捷的口气,就知道不好。 前天自己的肚子有点不好,一天跑了五六次卫生间,难道这家伙真的来过文化街古玩城。 田文海连忙打开视频监控,开始仔细的搜索孙二瘸子的人影。 胡志雕的静雅轩就在古玩市场的最前面,任何人进入古玩市场,就必须经过静雅轩的门口,所以,监控就对准了静雅轩。 这边,欧阳志远开始仔细的查看周围的环境,任何人作案后,都会留下蛛丝马迹,何况是多人组成的盗墓分子 欧阳仔细的在土台子周围搜索着,当他来到土台子的右边的时候,他看到了绿色的野草上,有几个模糊地脚印。 欧阳过去扑捉毒虫,跟着父亲学过辨认毒蛇和各种毒物的痕迹,对这些小东西的痕迹,欧阳都能辨认出来,人的脚印更好辨认。 这一串脚印,跨度很大,好像一个人在奔跑,而且下脚很重,不是追什么,就是在逃命。 欧阳和那串脚印平行着走着,在走出十米左右的位置时,脚印消失。消失脚印的地方,那一片青草有一点枯萎。 欧阳志远用一根草棒十分小心的扒开青草,青草下面有点潮湿。但最近没有下过雨。 欧阳把草棒放在鼻顿闻了闻,脸色一变,失声道:“化尸水。” 化尸水是一种具有强烈腐蚀动物的分解液体,在古代就用来杀人灭迹,五行门里有专门的记载。想不到,化尸水竟然在这里出现。 这个被灭口的倒霉蛋,是谁 欧阳志远在周围仔细的搜索着,却没有发现另外的脚印,这让欧阳志远倒吸了一口冷气。为什么这个被灭口的人周围没有脚印难道这个人轻功极高,没有留下痕迹能杀了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人,绝对是个可怕的高手。 这种人,就是欧阳志远,也不想招惹。 欧阳志远猛然看到,草丛中有一道亮光一闪,欧阳志远用草棒扒开周围的野草,一枚带着细绳的黄铜钥匙,掉在草丛中。 欧阳没有动那钥匙,而是站起身来,向远处的何文捷打了一个手势。 何文捷一看欧阳志远的手势,就知道,欧阳志远发现了什么。何文捷连忙走过来。 “让你的人带着仪器过来,但不许走这条直线。” 欧阳志远指着那一串根本看不出来的脚印。 何文捷和周玉海带着人快步走来,躲开了那条直线。 “你们找的人,其中一个肯定死了,已经被人灭口,用化尸水化为一滩水了,但还留下一枚钥匙。 所有的公安人员,十分小心的拍照,用专用的工具开始取样拍照。 “欧阳,你说什么化尸水” 何文捷看着欧阳志远,她知道,有强酸可以销毁尸体,但不太彻底,欧阳志远口中的化尸水,肯定是另一种很厉害的液体。 “文捷,对,就是化尸水,这种化尸水是江湖上专门用来毁尸灭迹的,任何人只要被喷到,立刻就会化成一滩清水,连毛发骨头都不会留下,对腐蚀的极强,但对植物的伤害,却不大,你看,这些野草,只是微微的枯萎,如果不仔细的看,根本发现不了。” 何文捷看着那片湿润的草地,用专用工具,跳开野草,果然,这片地面要比旁边的土地湿润。 这时候,勘察人员把那枚钥匙装进专用搜集的袋子里,又取了泥土。 “我敢肯定,另一个人,也遇害了,这两个人都不是盗墓分子中的人,我假设一下,孙二瘸子在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这个黄土台子中的文物,就骑着摩托车,道古玩城销赃,结果,碰到了盗墓分子的线人,盗墓分子买下了孙二瘸子的定西,又许以重金,让孙二瘸子带人来看出土文物的地方。盗墓分子在这个地方发现了西周大墓,结果,盗墓分子杀人灭口,另一个叫孙福山的老人,肯定偶然看到或者知道盗墓分子的行踪,所以,也被灭了口。你们到孙福山家里,看看有什么发现吗” 何文捷,欧阳志远和几个警察,奔向孙福山家里仔细搜查,在第三遍搜查后,欧阳志远终于发现了一滩不干的水渍。 欧阳志远指着那滩水渍道:“可以通知他的家人了,这摊水渍,就是孙福山被害后,留下的。” 欧阳志远抬头看了看这套新房子,心里很是难受,老人家不容易呀,一辈子省吃俭用,给儿子盖起了这套新房子,想不到,就在儿子就要带着儿媳妇回来的时候,老人却被害了。 天理何在呀。 如果让自己逮住这个杀人凶手,一定宰了他。 欧阳志远同样没有找到凶手的任何作作案痕迹,就连一个脚印都没有。 这个凶手的武功真高呀。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找到孙二瘸子在那天和谁接触了。 何文捷看着欧阳志远,呵呵笑道:“欧阳大哥,你不干刑警,真是太浪费人才了,我现在向省厅打报告,坚决把你招进省公安厅刑侦一处,做我的帮手,级别副处级。” “呵呵,文捷,行呀,但不过,要是把我调进你们省厅一处,我要做正处,你干副处。” 欧阳笑呵呵的道。 “哼,想得倒美,我干了几年,破了几件大案子,才熬到了处级,你倒好,马上就想篡权,想也别想。” 何文捷竖起了小拳头。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何文婕,你听好了,这个盗墓集团里,有一个武功极高的杀手,他能毫无痕迹的杀人,孙福山和孙儿瘸子,都是这个人杀的,但是,我没有找到这个人的任何杀人痕迹,再加上他手里有化尸水,你们遇到他,要极其的小心,看到速度极快的人,立刻开枪,千万不要试图抓活的,明白吗” 何文婕看到欧阳志远的神情凝重,知道欧阳说的不假,连忙道:“我碰到这家伙后,就马上给你打电话,你来救我。” “呵呵,打电话,就怕我还没赶到,你就被他伤了,记住,看到这个人,你要躲起来,安全第一,绝不能硬拼,立刻打电话呼救。” “好的,欧阳大哥。” 何文婕在欧阳志远的眼里,看到了对自己担心。 何文婕口气一软,点点头,轻声道:“好的,欧阳大哥。” 龙海市的田文海,再看了第五遍录像的时候,眼睛猛然一亮,一个人影在静雅轩的门一闪,并且好像做贼一般的向后瞟了一眼,好像怕被人看到一般,就进入了古玩店。 孙二瘸子田文海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人就是孙二瘸子。 前两天,自己怎么会没有发现这个人影怎么没有发现 这不是耽搁破案的时间吗 刚才何文婕的口气极其的严厉,如果自己犯的这个错误被她知道,自己就完蛋了。 那人带着一顶破草帽,身上绑着一条编织袋的人,走进了静雅轩,但只是半个模糊地背影,镜头被另外一个人挡住,过了好一会,那个人又拎着那个编织袋,走了出来,同样,那个人只露出半个身子,脸部被另一个人挡住了,这个人拎着鼓鼓囊囊的编织袋,走向远处的一个小胡同。 田文海的冷汗下来了,他知道,这个人就是孙二瘸子。那天由于张岱那个地方发现了盗墓分子的踪迹,监控现场,只留下了自己。 孙二瘸子的照片,昨天自己就收到了,何文婕让自己仔细的比对进入镜头里的人,看看能否发现孙二却自得踪迹。自己竟然没有发现这家伙来到文化街古玩城,更没有比对出照片和视频里的人,耽误了侦破案子的进度,以何文捷的火爆性格,自己一定会受到处分的。 这个失误犯大了。 况且自己一直在暗恋何文婕,可是每当自己想向何文婕表达的时候,何文婕都故意岔开话题,甚至用眼睛狠狠的瞪自己。 自己确实喜欢这个长的极其漂亮的女人,再加上何文婕的背景, 何文婕的爷爷可是山南省的老组织部长,现在虽然退休了,但他的影响力,在山南省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何老爷子原来的一个手下,竟然进了中央序列,这人很感激何老爷子当年的提携,一直把老爷子当自己的亲人,经常来看老爷子。 何文婕的父亲何振乾可是现任的纪委书记,这可是位任何人都谈虎色变的人物。 何文婕的这些背景,都是自己要追到何文婕的理由。 自己的家里,无权无势,父母都在农村,自己绝不能窝囊一辈子活在这个世上,自己更不能在何文婕面前犯错误,哪怕是一丁点错误。 本来何文婕对自己就没有什么感觉,如果今天自己在她面前再犯错误,自己就没有一丁点希望追到何文婕。 抹掉这段视频以免自己受到处分。 这个念头一闪,吓了他自己一跳。 现在处里,有一位副处长调走了,这个副处的位置,以自己的资历,自己是最有希望的,如果自己受到处分,这个升迁副处的机会,就会化为泡影。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 抹掉他,这个家伙出现在视频里,就几秒钟,以自己的技术手段,抹掉这个人影,绝对是小菜一碟,自己的前途和追何文婕要紧呀。 想到这里,田文海后背上的冷汗,已经湿透了自己的衣服。 田文海咬了咬牙,他的劣性终于战胜了自己的理智,他颤抖的伸出手,快速的抹去了孙二瘸子的那几秒钟的视频画面。 ...

下一篇   第九十七章 快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