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二百三十章 矛盾产生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二百三十章 矛盾产生

<>第二百三十章矛盾产生 乔治集团的新任总裁乔治尼克,决定在湖西市投资。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龙海市,欧阳宁静的诊所。 大早晨就有很多病人在排队,等待看病。 一帆去幼儿园,本来每天是由欧阳宁静亲自开车送去的,但今天的病人这么多,病人的呻吟叹息让欧阳宁静的心很是难受,他看了一眼朱文才的徒弟苏珊,欧阳宁静道:“苏珊,你开车去送一帆,我先给病人看病吧。” 苏珊道:“好的,欧阳师叔。” 今天,一帆打扮的特别漂亮,两条乌黑的小辫子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忽闪忽闪的。 欧阳宁静拍了拍一帆的小脑袋道:“一帆,让你苏珊姐姐开车送你好吗?爷爷要给人看病。” 一帆瞪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这么多人排队,一帆昂起小脑袋道:“爷爷,你去吧,那些人病的很厉害,多可怜呀,苏珊姐姐会开车吗?” 一帆看着苏珊,笑嘻嘻的道。 欧阳宁静笑道:“你苏珊姐姐会开车,她可有证的。” 苏珊坐进驾驶室,笑道:“一帆,坐在姐姐身边,我送你去幼儿园。” “那好吧,爷爷,再见。”一帆挥动着小手,笑嘻嘻的看着爷爷。 “再见,一帆宝贝。”欧阳宁静把一帆抱进驾驶室,把她放在苏珊的身边,看着一帆,也是挥了挥手。 小丫头的乖巧懂事,让欧阳宁静越来越喜欢一帆了。 苏珊开着车,直奔幼儿园。 远处一辆桑塔纳内,齐凤浩坐在驾驶室内,他的一双眼睛阴森森的看着苏珊的轿车开了过去,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自从弟弟齐风荡说,欧阳志远身上有一条金翅鉄背大蜈蚣,齐凤浩就在苦思冥想,用什么办法弄到这条价值连城的大蜈蚣。 但是有一条他知道,就是自己的堂哥齐风云也不一定是欧阳志远的对手。 自己更打不过欧阳志远。要想得到那条蜈蚣,只能智取,不能用武力。 齐凤浩每天坐在车里,远远地观察者欧阳宁静的一切。他终于发现了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那就是欧阳志远的干女儿一帆,每天要去幼儿园,嘿嘿,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他要抓欧阳志远的干女儿一帆当做人质,来迫使欧阳志远交出来那条金翅鉄背大蜈蚣。他已经跟随欧阳宁静两天了。他仔细的观察了幼儿园的布局,他知道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齐凤浩知道欧阳宁静的厉害,他的跟踪的距离很远,欧阳宁静并没有发现有人在暗中偷窥自己。 嘿嘿,那条金翅鉄背大蜈蚣是自己的了。 欧阳志远和王封国来到了湖西大酒店,两人刚走进了大厅,经理冯云山连忙迎了过来。 “欧阳市长、王市长,您们好。” 欧阳志远道:“冯经理,到我们去乔治尼克的房间。” 经理冯云山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王市长。” 冯云山走在前面,带着两人进了电梯,电梯直接上升到六楼的总统套房那层。 这一层的房间,规格最高,是专门接到大财团老总来湖西投资的。 冯云山把欧阳志远带到了乔治尼克的房间前,低声道:“欧阳市长、王市长,这就是乔治总裁的房间。” 欧阳志远道:“好的,冯经理,你去忙吧。” 冯云山道:“好的,欧阳市长、王市长,我下去了。” 冯云山走后,欧阳志远敲了敲门。 不一会,一名英国人打开门。 “欧阳市长?您什么时间回来的?快请进。” 坐在沙发上的乔治尼克一看欧阳志远站在门前,他连忙站了起来,迎了过来。 欧阳志远笑着走了进来道:“关心你呀,这不,我回来后,就来找你了。” “这位是?”乔治尼克看着王封国问道。 欧阳志远连忙介绍道:“这位是省委新派来的,主管湖西市工业的副市长,王封国副市长。” “您好,乔治总裁。”王封国伸出了手。 “您好,王市长。”乔治的手和王封国握在了一起。 “快请坐,欧阳市长、王市长。” 乔治尼克连忙请两人坐下。 乔治尼克带来的工作人员,给欧阳志远和王封国两人倒了咖啡。 欧阳志远接过咖啡笑道:“尼克总裁,你参观了湖西市这么多地方,感觉怎么样?” 乔治尼克笑道:“不错,投资环境很好,我在等着你回来,讨论合作签约和待遇问题。” 欧阳志远早就知道乔治尼克已经决定在湖西市投资了,他笑道:“待遇问题,当然给你最优惠的投资待遇,只是,龙海市那边,你怎么解释?” 乔治尼克笑道:“乔治集团是我的,我想在哪里投资,就在哪里投资,我何必向龙海方面解释?再说了。湖西市的投资环境和资源规模,让我满意。”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吧,咱们谈谈优惠政策和投资细节。” 乔治尼克笑道:“好吧,我的人都在这里,正好,咱们商量一下。” 欧阳志远和乔治尼克他们谈了两个小时,最终敲定了签约细节和投资意向。 两方都很满意商量的结果。 欧阳志远看着乔治尼克道:“尼克,明天上午就可以签约,到时候,签约人是湖西市政府的市长李吉昌。” 乔治尼克笑道:“我知道,李市长是你们湖西市政府的最高长官,我可以和他签约,但是,欧阳市长,你也要签字,因为,在湖西市,我只信任你。” 欧阳志远笑道:“我签字可以,但要以李市长为主。” 乔治尼克道:“可以。” 欧阳志远并不想让龙海市市长任海涛把怨恨加在自己的身上。 欧阳志远笑道:“尼克总裁,走吧,我请客,咱们庆贺一下。” 乔治尼克道:“好的,欧阳市长。 经过两天的酝酿,乔治集团终于要和龙海市政府正式签约,投资建厂。 欧阳志远向市长李吉昌汇报了和乔治尼克谈判的细节,并把打印好的合约书,请李吉昌亲自过目。 李吉昌仔细的看完合约书,对合约细节很满意,当他看到代表湖西市政府签字的一栏里,第一个代表市政府签名的就是自己,李吉昌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李吉昌笑道:“欧阳市长,你是负责这个项目的领导,这个签字,还是你签字吧。” 欧阳志远一听,他心里冷笑不已,嘿嘿,李吉昌,你想让龙海市长任海涛怨恨我,门都没有。 欧阳志远笑道:“李市长,这个项目虽然是我负责,但是,市政府的一把手是您,你是市长,只有您的签字,才能代表湖西市市政府,别人都不行。再说了,乔治尼克明确表示,您要第一个签字,如果您不签字,乔治尼克也不会签字的。” 李吉昌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话,他知道,欧阳志远很有可能已经识破了自己嫁祸江东的计策。 看来,自己小看了欧阳志远。 签字就签字吧,这个政绩,反正是自己的了。 想到这里,李吉昌笑道:“好吧,明天早晨八点,在市政府会议室签字。” 一百亿的投资项目,在整个山南省,那是一个极大数额的投资项目。湖西市宣传部大力的对外宣传了这个项目。 当天下午,很多消息灵通的记者,都赶到了湖西市。 第二天上午八点,湖西市市长李吉昌代表湖西市政府,在噼里啪啦的闪光灯中,和英国乔治集团的总裁乔治尼克签订了投资合约。 乔治集团煤化工公司,在湖西市正式成立。 透过电视屏幕,看到湖西市市长李吉昌和乔治集团总裁尼克在签字,龙海市长任海涛的脸色铁青一片,他狠狠的把茶杯摔倒地上。 “啪!” 茶杯被摔得粉碎,玻璃渣子四处飞溅,吓得秘书吴兴勇大气不敢出一声。 “真是岂有此理,湖西市竟然敢撬我们的墙角,我们绝不给他们善罢甘休。”负责招商的副市长吕胜泉同样气的脸色铁青。 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张兴勇和欧阳志远有仇,他指着电视屏幕上的欧阳志远道:“乔治尼克到湖西市投资,肯定是欧阳志远捣的鬼,他和乔治尼克很熟悉,关系极好。” 任海涛冷哼一声道:“乔治集团没有在龙海投资,也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不要埋怨别人,你们两人问问自己,自己的工作做好了吗?回去后,都给我写完一份检查,在政府会议上给我检讨,好好地念。” 市长任海涛气的心口隐隐作痛,冷冷的看了一眼副市长吕胜泉和张兴勇。 这两人一看市长任海涛发怒,吓得两人连忙告辞,走了出去。 看着两人走了出去,市长任海涛点上一颗烟,猛地吸了一口,让烟雾憋在了胸腔,好大一会,才慢慢的吐出来。虽然以前自己有预感,乔治尼克要在湖西市投资,但等到事情真正到来,他仍旧恼怒至极。 李吉昌、欧阳志远,真是小人行径,背后撬墙角,算什么东西。 任海涛虽然气的要死,但他知道,李吉昌和欧阳志远这两个人的后台极其的强大,自己一个都惹不起。但是,这口恶气,自己咽不下去。 嘿嘿,等机会吧,只要老子有机会,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副市长吕胜泉和张兴勇走出任海涛的办公室,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走进了张兴勇的办公室。 两人坐下来后,秘书倒好水,退了出去。 吕胜泉看了一眼张兴勇,低声道:“湖西市果然撬了我们的墙角,我们跟着倒霉。” 张兴勇阴森森的道:“湖西市市长李吉昌,他的家不在龙海市,欧阳志远的家,可在龙海,嘿嘿,等待机会吧,我不会放过欧阳志远的。” 吕胜泉喝了一口水,低声道:“副市长周光睿的背景更强大,他都栽在欧阳志远的手里,在他面前不得不低头,张市长,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咱们惹不起欧阳志远的。” 张兴勇低声道:“我就不信这个邪,欧阳志远当真没有人敢惹?这次他撬了我们的墙角,这口气,我是忍不下去的。” 吕胜泉叹了口气道:“连市长任海涛都没有办法,咱们又能怎样?好了,写检查吧。” 吕胜泉说完,走出了张兴勇的办公室。 吕胜泉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吕胜泉一看号码,是公安局长裴元奎的电话,他接了过来。 电话里传来了裴元奎恼怒的声音:“吕市长,你负责招商的乔治集团,让欧阳志远挖走了,跑到湖西市投资了,你看电视了吗?” 裴元奎和吕胜泉的关系很好,他在替吕胜泉叫屈。 吕胜泉叹了一口气道:“我看了,刚才被任市长骂了一顿,我正在写检查。” 裴元奎冷笑道:“你负责招商引资,他撬了你的墙角,事情就这么算了?” 裴元奎和吕胜泉的儿子,都被欧阳志远揍过,因此,裴元奎很是仇恨欧阳志远。由于欧阳志远的关系,他还被处理过,这让他更恨欧阳志远。 副市长吕胜泉道:“欧阳志远的后台这么硬,我又能怎么样?就连任市长也是干生气,没有办法,算了吧,裴局长。” 吕胜泉说完,挂上了电话。 公安局长裴元奎放下电话,他的脸色比市长任海涛还要阴冷。 嘿嘿,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 乔治集团的煤化工公司,欧阳志远把这个项目,让副市长王封国负责。 由于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欧阳志远一直没有时间去海阳不冻港看看。这天他正要准备去海阳不冻港,欧阳志远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一看号码,竟然南水北调环保监察处主任关诗琳的电话。 这小丫头来电话干什么? 欧阳志远把电话接过来。 “欧阳大哥,你在哪里?”电话里传来了关诗琳的声音。 欧阳志远笑道:“我就在市政府,你在哪里?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关诗琳笑道:“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到你们市政府。” 欧阳志远笑道:“你来湖西市了?” 关诗琳小声道:“我们接到消息,中望铝业集团在你们市柳河镇在征地,我来看看真假。” 欧阳志远一听,苦笑道:“丫头,你来凑什么热闹?这件事,就算是真的在征地,你也管不了。” 欧阳志远知道,中望铝业集团的搬迁,是高层在博弈,就是自己的岳父萧书记都不敢擅自下结论,终止这个项目,别说是关诗琳了。 关诗琳笑道:“我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一个你认识的人。” 欧阳志远道:“另一个人是谁?” 关诗琳道:“我们已经到了你们湖西市政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一看,一辆桑塔纳拐了过来,停在了门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