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二百二十六章 遗嘱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二百二十六章 遗嘱

<>第二百二十六章遗嘱 死的金翅鉄背大蜈蚣可是治疗风湿寒毒和阴毒的圣药,每条现在的价格是近百万,要是通过驯养的活的,价格更是奇高。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就是拿几百万的现金去买,也没有人卖。 今天在欧阳志远身上看到了一条活的金翅鉄背大蜈蚣,这让齐风荡在极度震惊的情况下,狂喜不已,他的眼里露出贪婪的目光。 自己要是能搞到这条金翅鉄背大蜈蚣,自己就发财了,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齐风荡连忙来到江南慈善堂在龙海市,准备开业的店铺。 “大哥,好消息。” 齐风荡走进了店堂,看到大哥在忙碌着,他低声道。 齐凤浩长得和弟弟一模一样,尖嘴猴腮,下把留着几根鼠须,一双三角眼,闪烁不停,他的眼神要比自己弟弟齐风荡更加阴森狡诈阴险,诡计多端。 他一看弟弟的表情,就知道了有大事。他低声道:“走吧,到里面说话。” 两人走到里面的房间,齐凤浩伸手在墙上按了一下。 “轰隆!”一声轻微的闷响,一道暗门出现在墙上。 江南慈善堂的所有中医门诊,都与暗室。 两人走进了暗室,齐风荡看着哥哥,老鼠眼眨着,激动的道:“大哥,咱们兄弟发财了。” 齐凤浩要比他兄弟沉着多了,他低声道:“说,什么情况。” 齐风荡的眼神冒着贪婪的绿光,他激动的低声道:“大哥,你说一条经过人工驯化的金翅鉄背大蜈蚣,多少钱一条?” “你说什么?一条经过人工驯化的金翅鉄背大蜈蚣?”齐凤浩一听弟弟的话,猛一哆嗦,就是他的城府再深,他一听人工驯化的金翅鉄背大蜈蚣这个名字,也是大吃一惊,眼神里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 风湿寒毒和阴毒,是世界上最难治,而得病最多的病种,到现在为止,几乎西医还没有任何的方法,能治疗风湿寒毒和阴毒的特效药。 但中医,能治。能治疗风湿寒毒和阴毒的圣药,就是用年份五十年以上的银翅鉄背大蜈蚣入药,而这种银翅鉄背大蜈蚣必须生长在火山温泉附近。这种五十年的银翅鉄背大蜈蚣,死的,每条已经涨价到一百万了,而且还买不到。银翅鉄背大蜈蚣长到一百年,翅膀就会进化成金色,这种金翅鉄背大蜈蚣就是无价之宝,要是活的,经过人工驯化,可以专门吸食人身上的寒毒阴毒和风湿的毒素,能彻底治愈寒毒阴毒和风湿。 自己要是有这么一条金翅鉄背大蜈蚣,自己就发财了。 齐风荡在自己的亲哥哥面前,没有任何的隐瞒,他兴奋的小胡子都在颤抖,低声道:“大哥,是,我看到了一条能吸风湿阴毒寒毒的金翅鉄背大蜈蚣。” 齐凤浩两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弟弟,呼吸有点急促,低声道:“你在欧阳宁静那里看到的? 齐风荡道:“那条金翅鉄背大蜈蚣,是欧阳宁静的儿子,欧阳志远的,他用那条金翅鉄背大蜈蚣吸干净了一个老太太的寒毒风湿和阴毒。” “是谁?欧阳志远?”齐凤浩一听,脸色一变,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欧阳志远的身手是极其的恐怖,自己是知道的,齐南被他打成了白痴,齐威被他打死,齐一石、齐一水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现在,就怕齐风云、李国栋都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 前一段时间,湖西市的江南慈善堂,齐武和曲思江让欧阳志远强制关门,欧阳志远不好招惹呀。 齐风荡点头道:“大哥,是欧阳志远的。” 齐凤浩低声道:“二弟,金翅鉄背大蜈蚣是好东西,无价之宝,但有命才能享受,欧阳志远的恐怖,你也知道,金翅鉄背大蜈蚣咱不要。” 齐风荡一看哥哥这样惧怕欧阳志远,他禁不住低声道:“这么好的东西,不是咱们的,太可惜了。” 齐凤浩看着弟弟,口气猛然变得极其严厉的低声道:“住口,不想死的话,就别打欧阳志远的主意,否则,死的是你,记住了吗?” 齐风荡一看哥哥生气了,他连忙道:“好的,大哥,我听你的。” 齐凤浩道:“听我的就好,记住,金翅鉄背大蜈蚣的事,你就当没看见,忘掉他,连门主齐风云那里也不能说,否则,以齐风云和陈国栋的贪婪,他们会不择手段的来这里抢夺的,受连累的是咱们弟兄俩,记住了吗?” 齐风荡连忙道:“记住了,大哥。” 齐凤浩道:“忙去吧,准备好年后开业。” “是,大哥。”齐风荡走出了密室。 齐凤浩坐在密室里,他脸上变换不停,他的嘴唇颤抖着,眼里的贪婪目光,越来越强烈。金翅鉄背大蜈蚣,好东西呀。有了这条金翅鉄背大蜈蚣,自己一辈子吃喝不愁了,嘿嘿,一定要把这条金翅鉄背大蜈蚣弄到手。 市委书记周天鸿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他的脑海里想着市长任海涛的担心。 是呀,湖西市的各种条件都比龙海强多了,再加上欧阳志远和乔治尼克这么熟悉,乔治尼克很有可能在湖西建厂投资。 自己能阻止住吗? 事在人为,成事在天。 市委书记周天鸿拨打着欧阳志远的电话。 志远刚到家,抱着粘人的一帆,走下车,他的电话响了,他掏出电话,没有看号码,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臭小子,来了湖西市,也不来看我?”电话里传来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声音。 欧阳志远一听是龙海市的市委书记周天鸿主动给自己打来了电话,他连忙笑道:“周书记,您好,呵呵,我送一位朋友到机场,没来的极拜访您。” 周天鸿笑道:“志远呀,我听说乔治尼克和你很熟,到你家了?还看了你治病?” 周天鸿故意不提那一个亿的事情。 欧阳志远笑道:“周书记,乔治尼克是来我家了,但现在又跟着任市长回去住酒店了。” 周天鸿笑道:“这我知道,我听说乔治尼克要到湖西市参观?” 欧阳志远一听,他就明白了周天鸿给自己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嘿嘿,都害怕乔治尼克到湖西去参观,更害怕乔治尼克在湖西市投资。周天鸿也不能免俗呀。乔治尼克是否去湖西,和我有什么关系?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乔治尼克和我们湖西市有200亿的订货合同,他去湖西市参观,也是应该的,呵呵,这和我无关,这是人家的自由。” 欧阳志远明确的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乔治尼克在哪里投资,和自己无关,不在龙海市投资,那是你们没有本事留住人家。 周天鸿知道,欧阳志远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乔治尼克人们有自己的自由。他笑道:“志远呀,见了萧书记,代我问好。” 欧昂志远笑道:“好的,周书记。” 周天鸿挂了电话。他知道,湖西市是不会放过这次拉拢乔治尼克投资的机会的,看来,只有给只尼克最优惠的待遇,才能留住乔治尼克。 回到家里,欧阳志远抱着一帆,连忙走向孔老的房间。 当欧阳志远看到孔老躺在床上,脸色死灰蜡黄的样子,他的心一沉,欧阳志远知道,孔老撑不过三天了,他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 看到这里,欧阳志远的眼圈红了。 老人家一生孤苦伶仃,身世凄惨,让人可怜。欧阳志远不是神仙,他救不了孔老,世界上的人,都要死,任何人都逃脱不了这个最后的归宿。 欧阳宁静和朱文才、秦墨瑶都走了进来。 孔老看到欧阳志远和众人都进来了,他的眼睛一亮,他立刻挣扎着想坐起来,欧阳志远连忙扶住孔老道:“孔老,您还是躺下吧。” “老爷爷,您怎么了?”一帆看着孔老呼吸困难,胸脯剧烈的起伏,她的小眼睛含着泪花。 孔老恋恋不舍的眼光看着小一帆,眼光有看着欧阳志远、欧阳宁静、秦墨瑶和朱文才。 他挣扎着道:“志……远,你……来了。” 欧阳志远道:“孔老,我来了。” 孔老看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宁静道:“宁静……志远……,我感谢……您们,在我最后的日子,收留了……我,给了我……孤老头子一个……温暖的家,我……谢谢了。宁静,这是我的遗嘱……,我所有的……藏品和燕京的那座……四合院,都留给志远……。” 孔老知道自己大限已到,他早就写好了遗嘱,并到公正处做了公正。 欧阳志远道:“孔老,您没有事,您静养几天就好了。” 欧阳志远在宽老人的心。 孔老低声道:“志远……我知道自己的病,宁静,把我和老伴……埋在一起吧,谢谢您们……替我操办后事。” 欧阳宁静道:“孔老,您放心,您吩咐的事,我欧阳宁静一定能做到。” 老人听到欧阳宁静的承诺,他的脸面露出了仿佛解脱的笑意,他感到自己疲倦极了,他又沉睡了过去。 众人退出来老人的房间,欧阳志远道:“爸爸,准备孔老的后事吧。” 欧阳宁静点点头道:“我都准备好了,孔老的老伴就葬在西面的山上,前一段时间,老人经常去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