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九十六章 罪与罚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九十六章 罪与罚

<>第一百九十六章罪与罚 贺媛姬拿出电话,拨打着自己父亲的电话,在向父亲保平安。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贺鸣天自从知道,自己的女儿被绑架,他心急如焚,一直在等女儿的消息。 当他的电话铃响了的时候,他一看是女儿的号码,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连忙接过来,大声道:“媛姬,是你吗?你被救出来了吗?” 贺媛姬听到父亲焦急而关心的声音,她的心里感到温暖极了,她的眼圈一红,低声道:“爸爸,我没事,欧阳市长把我救出来了。” “欧阳市长救的你?”贺鸣天惊异的反问道。 贺媛姬道:“是的,爸爸,是欧阳市长亲自带人把我救了出来,如果不是欧阳市长救了我,女儿就见不到您了。” 贺鸣天一听,终于放下心来,他连忙道:“你平安就好,你要好好的谢谢人家欧阳市长,欧阳市长可是救了你两次了。” 贺媛姬道:“我知道,爸爸。” 贺媛姬道:“邵民鹏那个畜生,怎么样了,被抓了起来了吗?” 贺媛姬道:“被欧阳市长打死了。” “好,这种人就是该死,死的好。”贺鸣天一听何远鹏被打死了,他很是解恨。 贺鸣天终于出了一口气,自己的女儿平安就好。 “快春节了,媛姬,安排好工作后,你就回来吧,我等你回家过春节。”贺鸣天轻声道。他也有想念女儿了。 “好的爸爸,我尽快回新加坡,我挂了。”贺媛姬轻声道。 “挂吧,爸爸等你回来。”贺鸣天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走了过来,看着贺媛姬道:“丫头,饿了吧,走,半夜了,咱吃饭去。” 欧阳志远这一说,贺媛姬还真的感觉饿了。 三更半夜的,又惊又吓又累,这让贺媛姬饿极了。 “好的,欧阳大哥。”贺媛姬低声道。 劳累了半夜,很多人都饿了,欧阳志远看到耿剑锋和周玉海在那里吃饭, 两人走了过去。 耿剑锋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贺媛姬走了过来,他大声道:“来,欧阳市长,这里坐,饿了吧。” 周玉海连忙给两人搬来凳子道:“欧阳市长、贺经理,坐。” 欧阳志远和贺媛姬坐下,服务员送过来了饭菜,两人都饿了,立刻吃了起来。 耿剑锋看着欧阳志远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会,他不禁笑道:“慢慢的吃。” 欧阳志远笑道:“忙乎了半夜,饿极了。” 耿剑锋等到欧阳志远吃完了饭,他轻声道:“欧阳市长,这次多亏了你,你把整个救人的过程,给我说一下。” 欧阳志远详细的把经过,给耿剑锋说了一遍。但有的需要隐藏的,他并没有全部说出来。 耿剑锋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走向了一边,欧阳志远知道,耿剑锋又事要问自己,他跟了过去。 耿剑锋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很早就想问你,但我一直忍着没问,今天郭宵鹏这个案件,案情重大,而且山洞外面,还死了两个外国杀手,有些情况,我要问清楚。” 欧阳志远道:“耿书记,我有的能回答你,就回答,不能回答你的,我就不能回答。 欧阳志远估计,耿剑锋要问的是自己和寒万重的一些秘密。但这些问题,自己肯定不能回答他的。 耿剑锋低声道:“志远,你和寒万重是什么关系?寒万重手里怎么会有g8重型阻击步枪?”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耿剑锋道:“耿书记,你在写案情报告的时候,就像过去一样,隐去你看到的,把功劳,都算到你们公安局的身上就行了,我给你说,你别生气,我并不是看不起你,寒万重的身份,不是你的职位能知道的,这是机密,我只能说到这儿。” 耿剑锋看着欧阳志远的神情凝重,他相信欧阳志远说的话,只是这次案情重要,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耿剑锋当过兵,他从寒万重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自己非常熟悉的气息。那气息仿佛让自己回到了当年的铁血部队,让自己热血沸腾。 他曾经怀疑寒万重的出身,就在部队,难道寒万重是一位军人? 他的身手,是那样的敏捷,如同猎豹一般,特别是寒万重的枪法,在对敌时,抬手就是一枪,根本不用瞄准,凭借的就是感觉。 耿剑锋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低声道:“好吧,臭小子,算我没问,这次如果不是牵扯两个外国杀手,我也不会问的。” 欧阳志远道:“耿书记,你不仅不能问,而且还要替我保密,呵呵,以后如果有机会,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再给你说吧。” 耿剑锋道:“一会宋书记肯定要你汇报营救的整个过程。” 欧阳志远道:“你不是给了我一支微型冲锋枪吗?寒万重的阻击步枪,也是你给的。” 耿剑锋笑道:“那好吧,但你可不能给我捅出别的篓子。” 欧阳志远道:“耿书记,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什么时候,给你通过篓子?” 欧阳志远说着话,看到宋书记和李吉昌走进了餐厅。 罗永超在救护车里,处理完伤口后,并没有去吃饭。直接回到了换好的新房间。原来的房间,遭到了破坏,已经不能住了。贺媛姬的房间也重新换了。 这件绑架的事,在罗永超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他也没有心情吃饭。 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李吉昌两人一起把李吉昌送回了新的房间,这才回到了餐厅。 欧阳志远和耿剑锋连忙回到了饭桌旁。 “欧阳市长,吃好了吗?”宋光明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笑道:“吃饱了。” 宋光明道:“今天大家都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志远,你把贺经理送回她的新房间,我在车里等你。”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吧,宋书记。” 耿剑锋和周玉海和宋书记和李市长告别,他们两人,并没有回家,而是回了公安局,去审问那个唯一活着的杀手。 欧阳志远把贺媛姬送到了她的新房间后,看着贺媛姬道:“媛姬,你先休息吧,天快亮了。” 贺媛姬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欧阳大哥,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道:“谢什么,丫头,好好休息,我下去了。” 欧阳志远说完,给贺媛姬带上门,走下楼去。 贺媛姬听着欧阳志远远去的脚步声,她抱着枕头坐在床上,好长时间睡不着,脑海里,老是闪现着那双充满智慧深邃的大眼睛。 欧阳哥哥,谢谢你。 贺媛姬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微微地闭上。 欧阳志远走下楼,来到大酒店门前,他看到了宋书记的车还没走,开着窗户,市长李吉昌的车已经开走了,看样子,李吉昌已经回去了。 宋书记看到欧阳志远走了过来,一摆手。欧阳志远走过来,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宋光明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辛苦你了。” 宋光明没有称呼他为欧阳市长,他在拉近自己和欧阳志远的距离。欧阳志远能顺利的救下贺媛姬和罗永超,这让宋光明很是欣慰。虽然欧阳志远不同意中望铝业集团来湖西投资。 欧阳志远笑道:“宋书记,您不困吗?” 宋光明笑道:“你能把贺媛姬和罗永超救出来,我高兴的睡不着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我就陪您一会,不过,那啥……,您明天要给我放一天假,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现在,天就要亮了。” 宋光明的心情极好,他道:“呵呵,就你会讲价钱,好,我给你一天的假期,不过,你汇报一下,今天救人的过程。” 欧阳志远笑道:“这有什么回报的,我的身手,您又不是不知道,郭宵鹏那小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欧阳志远详细的把整个过程说了一遍,当然,他隐去了寒万重的情节。 宋光明道:“怎么,还有两个外国杀手?郭宵鹏还真有本事?” 欧阳志远想起来,自己在香港碰到的那个罪与罚的杀手,也是用军刺袭击自己的,现在两个杀手中间,同样也有一个使用军刺的,袭击自己的手法,和罪与罚那个杀手的手法相近,难道,郭宵鹏和罪与罚联系上了?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那两个外国杀手,很有可能和国际杀手集团罪与罚有关系,当时两人互相配合攻击我,他们手里有枪和刀,我只有下杀手,才能保住自己,可惜,没有机会留活口。” 宋光明道:“山洞里,有一个活口,耿书记和周玉海,很可能连夜去审问了。” 两人又谈了半个小时,宋光明问的很仔细。 东方的天空,露出了一丝鱼肚白,欧阳志远打了一个哈欠。 宋光明笑道:“好了,志远,你去回家休息去吧,明天是星期五,加上周末,你可以休息三天。” 欧阳志远一听,眼睛一亮,他笑道:“那敢情好,快过春节了,我正好可以走走亲戚。” 宋光明笑道:“见了萧书记、秦总理和霍老,替我问好。” 宋光明知道,就要过春节了,欧阳志远肯定要去看望萧书记,而且还要进京去看望他的外公和霍老。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一定捎到。” 欧阳志远下了宋光明的车,宋光明的车,消失在朦胧的黎明中。 欧阳志远坐进了自己的越野,寒万重发动越野,开向矿务局宿舍。 湖西市大酒店的一个房间内,关小军狠狠的把茶杯摔在地上,茶杯摔得粉碎。 关小军的脸色极其的难看,自己派去的两个罪与罚的杀手,竟然全被欧阳志远杀掉,这让关小军又惊又怒,这两个杀手可是4s级别的杀手,在罪与罚的杀手组织中,属于中上等的伸手。 欧阳志远的身手,竟然这样高? 他身后的5s级别的杀手卡梅特,看着关小军,阴森森的道:“关先生,您不要生气,欧阳志远的生死,就交给我和杰里斯吧,我们两人一定能把他干掉。” 关小平看了两人一眼,而狠狠的道:“你们两人暂时别行动,欧阳志远已经警觉起来,咱们有的是机会和时间,嘿嘿,等到这件事平息后,欧阳志远放松了警惕,咱们再下手,力争做到,一击必中。” 杰里斯冷声道:“关先生,你太高看那个小白脸了,我一个人出手,足够能干掉欧阳志远。” 关小军嘿嘿冷笑道:“杰里斯,你不要轻敌,欧阳志远的可怕,你没有亲眼看到过,咱们还是小心为妙。” 杰里斯点头道:“好吧,关先生,我们听你安排。” 关小军道:“春节就要到了,嘿嘿,欧阳志远肯定要放松警惕,到时候,咱们在看准机会下手。” 耿剑锋和周玉海连夜审问了郭宵鹏手下的那个杀手。 那个杀手交代了一切,但当他说出来不认识那两个外国杀手,而且从来没见过这两个人的时候,这让耿剑锋和周玉海一愣。这怎么可能? 周玉海又仔细的审问了一遍,那个黑衣杀手说,自己一直跟在郭宵鹏身边,从来没见过那两个外国杀手。 耿剑锋和周玉海回到办公室,两人仔细的分析案情。 周玉海道:“耿书记,我看有没有这个可能,这两个杀手,属于另外的一个集团,并不是和郭宵鹏一伙的,郭宵鹏和另一伙的人,都想干掉欧阳志远。” 耿剑锋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很有可能,可惜那两个人已经死了,查不出来这两个人的来历。” “报告!”门外传来刑侦队长姜玉国的声音。 周玉海道:“进来吧。” 姜玉国走了进来道:“耿书记、周局长,我们在两个外国杀手的胸口上,都发现了一个同样的图案,您看,这个团,您肯定认识。” 姜玉国把一个图案放在了耿剑锋和周玉海的面前。 耿剑锋一看这个图案,不禁吃了一惊。 “罪与罚!” 这个图案,赫然是一个血淋淋的十字架,十字架上,雕刻着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狰狞的蛇头权杖。 周玉海道:“是罪与罚国际杀手的图案,这两个杀手,肯定是罪与罚的杀手。” 姜玉国道:“耿书记、周局长,根据资料显示,这种图案,确实是罪与罚国际杀手的徽标,很有可能,有人花钱,雇佣了罪与罚的杀手,来暗杀欧阳市长的,根据审问的结果,这两个杀手,和郭宵鹏无关,肯定是另一伙犯罪集团,企图对欧阳市长不利。” 耿剑锋看着姜玉国道:“欧阳市长平时得罪的人太多,肯定有人在对他下手。” 周玉海看着姜玉国道:“姜队长,通知下去,立刻对全市所有外国人进行调查。” “是,周局长。” 姜玉国转身走了出去。 耿剑锋看了一眼周玉海,又看了看窗外渐渐发亮的天空,他轻声道:“睡觉。” 欧阳志远是被电话铃声惊醒的,他睁开眼睛一看,天已经大亮,一看手机,他苦笑了起来,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自己睡了好几个小时了。 他一看号码,竟然是中望铝业集团总经理罗玉超的电话。 罗玉超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自己并不喜欢这个人。把老百姓的生命当儿戏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欧阳志远对整个中望铝业都没有好感。他们的企业,虽然创造了很大的利润,但他们的工厂,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污染了环境,做的是断子绝孙的事。 龙州省的蓝明天白云和大草原,早已不存在了,到处是一片散发着腥臭的死水和老百姓那一双双绝望无助的眼光。 宁愿病死,不要穷死,这是哪个王八蛋说的狗屁话。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罗永超的声音:“欧阳市长,咱们能谈谈吗?” 欧阳志远本来不想和这种人谈话,但他想劝罗永超放弃在湖西市投资建厂,欧阳志远道:“罗经理,好呀,你说个地点。” 罗永超道:“我在湖西大酒店的贵宾厅,订好了位置,欧阳市长,您来吧。” 欧阳志远道:“好吧,半个小时后,我到。” 欧阳志远快速的起床,洗脸刷牙,然后换了一套衣服,走下楼去。 寒万重正在洗车。欧阳志远道:“我开奥迪去吧,你在家休息吧。” 寒万重道:“还是我开吧,欧阳市长,我看最近不大太平。”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吧。” 欧阳志远坐进了那辆旧的奥迪道:“到湖西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