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八十六章 扎车胎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八十六章 扎车胎

<>第一百八十六章扎车胎 喝完几杯酒后,周江河端起一杯酒笑道:“这次破了关占平贩毒案子,大家都辛苦了,功劳是大家的,来,没有大家在一线的战斗,这件案子,破不了,我在这里,感谢大家了,来,为我们的胜利破案、为湖西市以后的繁荣富强,干杯。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众人再次站了起来,酒杯碰到了一起。 欧阳志远喝完酒,他道:“可惜的是,关占平自杀了,虽然他死了,但整个贩毒系统,还没有彻底的瓦解,湖西市的走私还是很张狂的,下面的任务还是更加艰巨的。” 周江河道:“志远说的对,湖西市的贩毒和走私,还没有彻底的肃清,耿书记,你们以后的任务,更加艰巨。” 耿剑锋忙道:“请周厅长放心,我们一定能抓住那些贩毒走私分子,还湖西市一个和谐安宁的社会。” “好,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做到,我在省厅等你们的好消息。” 这一顿饭,在一个多小时后结束。 耿剑锋和欧阳志远亲自把周江河送到了住处。 耿剑锋拎出了那三箱玉春露笑道:“耿局,你来一趟湖西市不容易,我们这里有三箱玉春露,是我和欧阳市长的心意,你和何处长,每人一箱,剩下的一箱,就请您捎给王厅长。” “呵呵,玉春露?”周江河一看那三箱子酒,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他笑道:“呵呵,这可是好东西,好,春节就要到了,老领导都喜欢喝酒,我有了春节送礼的好东西了。” 欧阳志远笑道:“给你老领导送礼,每人两瓶就可以了,你要是多送,下次他肯定要问你要一箱。” “呵呵……。”众人都笑了起来。 欧昂志远说着话,拎了一箱放进了何文婕轿车的后备箱里笑道:“文婕,这是给何老和你父亲的。” 何文婕笑道:“谢谢你,志远。” 耿剑锋也把两箱子玉春露放进了周江河的后备箱。 不论好人坏人,都有要求进步、更上一层楼的打算,耿剑锋一样,也有进步的思想。 欧阳志远送完了周江河和何文婕,他又回到了湖西大酒店。他不放心贺媛姬,他要去看看这个丫头。 欧阳志远的车停在了湖西大酒楼前,对过的楼上,郭宵鹏那双毒蛇一般的眼睛,爆发出浓烈的杀气,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 这两天,他一切都布置好了,就等机会。他的目的,就是绑架贺媛姬,干掉欧阳志远。 郭宵鹏在跟踪贺媛姬,但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贺媛姬的几个保镖,在这两天一直没有离开过贺媛姬的身边。 只要自己抓住了贺媛姬,引诱欧阳志远上钩,自己就有机会干掉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又到了湖西大酒店,他不是刚离开吗?怎么又回来了? 难道回来去找贺媛姬? 郭宵鹏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狰狞。你个王八蛋欧阳志远,如果不是你的阻拦破坏,老子就能得到贺媛姬了,新加坡的贵成集团就是自己的了。欧阳志远,你坏了老子的两次好事,我一定要杀了你。 欧阳志远走到了楼梯口,果然看到了贺媛姬房门的不远处,设立了一个保安岗位,一个保安正站在那里,来回的巡逻着。 欧阳志远走向贺媛姬的房间,那个保安认识欧阳志远,他连忙恭敬的向欧阳志远打招呼:“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你好,贺总在吗?” 那个保安道:“贺总在的。”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你去忙吧。” 那个保安连忙到别处巡逻了。欧阳志远敲了敲门。 “谁呀!”门里传来贺媛姬的声音。欧阳志远笑道:“是我,欧阳志远。” 贺媛姬一听是欧阳志远,她打开了房门,笑道:“欧阳市长,您来了。” 贺媛姬的的脸色,白里透红,非常的漂亮,看样子已经从那天的阴影中解脱出来。小丫头头发湿漉漉的,还冒着热气,身上穿着一件真丝浴袍,玲珑凹凸的娇躯,很是诱人。 看样子,刚洗完澡。股股清香飘了过来,沁人心扉,极其的好闻。 欧阳志远笑道:“我来看看你。” 贺媛姬笑道:“进来吧。” 欧阳志远看看了一眼贺媛姬的睡袍,笑道:“方便吗?“ 贺媛姬道:“有什么不方便的,进来吧。” 欧阳志远走进了贺媛姬的房间,贺媛姬关上门。 欧阳志远看着贺媛姬的神情,笑道:“恢复的不错。” 贺媛姬低下了头,轻声道:“欧阳大哥,谢谢你的关心。” “咕噜!”贺媛姬的肚子传来了一声低鸣。 欧阳志远笑道:“贺总,你不会还没有吃饭吧?” 贺媛姬的脸色一红道:“没想吃。” 欧阳志远道:“不吃饭怎么行?我请客,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吃饭。” 贺媛姬看着欧阳志远关切的目光,低声道:“好,我换件衣服。” 贺媛姬走进了卧室,不一会,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小丫头竟然换了一件羊绒外套,下面是一条牛字裤,更加显得身材亭亭玉立,双腿修长。 欧阳志远禁不住一呆,好漂亮的丫头。 贺媛姬一看欧阳志远看着自己,她由的脸色一红,轻声道:“傻啦?看什么?走吧,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丫头,没看什么。” 两人走出房间,来到了湖西大酒店门前,坐进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对过的楼上,郭宵鹏一愣,这么晚了,欧阳志远带着贺媛姬干什么去? 贺媛姬今天真漂亮呀,他妈的,欧阳志远的艳福不浅。看着欧阳志远的越野开出湖西大酒店,这家伙低声道:“远远的跟着,看他们干什么去的。” “是,老板。”两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连忙走了出去,坐了一辆桑塔纳,跟了上去。 不一会,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在一家胡同口,贺媛姬就闻到了一股让人馋涎欲滴的肉香。 “呵呵,真香,这是什么肉香?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笑道:“这是新疆烤全羊,我今天,就请你吃这个。” 贺媛姬笑道:“真的,太香了。” 越野车来到一家新疆烤全羊的店铺前。 欧阳志远和贺媛姬走下来,贺媛姬一看,笑道:“欧阳大哥,烤全羊的味道真香。” 欧阳志远拿出了两瓶玉春露笑道:“这家烤全羊的口味极好,我来过几次,走吧。” 贺媛姬笑道:“太好了,我还没有吃过呢。” 欧阳志远道:“走吧。” 新疆烤全羊老板库尔勒一看欧阳志远来了,他连忙走过来道:“呵呵,欧阳市长,你来了,快里面请。” 库尔勒极其的热情。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小店座无空席,不禁笑道:“库尔勒,生意不错嘛。” 库尔勒笑道:“要不是欧阳市长你给我改了作料配方,我的生意绝对没有这样好,我还要感谢你呀。” 原来,欧阳志远听说这家新疆烤全羊不过,他就来尝尝,吃过以后,他觉得口味虽然不错,但和自己原来在傅山吃过的相比,还是不行,他就给库尔勒改了配方,结果,烤出来的全羊,清香四溢。让人流口水的香味,能飘出百十米 欧阳志远笑道:“我的那个位置有人吗?” 库尔勒笑道:“欧阳市长,您的位置,我一般不安排人,您请吧。” 欧阳志远笑道:“就来只烤乳羊吧。” 库尔勒笑道:“好的,欧阳市长,您想上去,我马上给您上菜。” 欧阳志远和贺媛姬来到二楼的一间雅座,欧阳志远把两瓶玉春露放在桌子上。 不一会,一阵香味飘来,库尔勒亲自端着打托盘走了上来笑道:“欧阳市长,您的烤乳羊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库尔勒。” 库尔勒一边熟练的肢解着烤乳羊,一边笑道:“谢什么,欧阳市长,我们本地新疆的烤全羊都没有您配的口味好呢,我弟弟阿克苏正跟我学习手艺,准备把您的配方,带回新疆。” 正说着话,一位身材魁梧的红脸大汉走了进来,豪爽的大笑道:“哈哈,欧阳市长,我叫阿克苏,我听我哥哥说起您了,您的配方烤出来全羊,真香呀,我来谢谢你了,我给您带来我们新疆最好的马奶酒,来,咱们每人一袋,干了它。” 这个红脸大汉的脸上露出了感激豪爽真诚的笑容,扔过来一个鹿皮袋子,好家伙,袋子里绝对有三斤马奶酒。 每人一袋?贺媛姬一听,吓了一跳。她听说过,新疆维族人特别好客,见面就和人喝酒,如果你不喝,就是看不起人家,人家就会看不起你。 欧阳志远一看,就喜欢上了这个赤诚的红脸大汉了,这人是那样的真诚朴实。他哈哈大笑着接过了阿克苏扔过来的鹿皮囊道:“好,来,干了他。” “好,干了他。”阿克苏一抱拳,两人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的喝起酒来。 看着两人喝酒的样子,贺媛姬惊的目瞪口呆,天哪,三斤马奶酒呀。 不一会,两人就喝干了三斤马奶酒。 “哈哈,痛快,很早没有这么痛快的喝酒了,欧阳市长,您这个朋友,我阿克苏交定了,等您有机会到新疆,我请您喝酒。咱们不醉不归。”阿克苏大笑着,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露出炽热的亮光。 欧阳志远笑道:“好,我欧阳志远有机会到新疆,一定去找你喝酒。” “好,一言为定。”阿克苏大笑着一抱拳,走下楼去。 库尔勒不一会,就熟练的肢解了这只乳羊,笑着道:“欧阳市长,请您慢用。”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库尔勒,你去忙吧。” 库尔勒说完,走下楼去。 贺媛姬瞪大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那……三斤马奶酒到哪里去了?你……你不会都喝进肚子里吧?” 欧阳志远笑道:“不喝进肚子里,还能喝道哪里去?和阿克苏这种真诚朴实的朋友,我可不会使诈。” 贺媛姬惊异的道:“那可是三斤马奶酒呀。”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别说三斤,就是再来三斤,我也不会醉的,来,尝一尝这里的烤乳羊,味道怎么样?” 欧阳志远用公筷给贺媛姬夹了一块清香四溢、热气腾腾金黄色的乳羊。 “谢谢你,欧阳大哥。”贺媛姬加了一小块烤肉放进嘴里,嘴里顿时肉香四溢。 “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烤乳羊。”贺媛姬禁不住又夹加了一块,放进嘴里。 欧阳志远笑道:“好吃,你就多吃点。”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玉春露,又给贺媛姬倒了一杯。 贺媛姬喝过玉春露,知道这种酒不醉人,她也喝了一口。 跟踪欧阳志远的那两个家伙,看到欧阳志远和贺媛姬走进了烤全羊馆,由于越野车的玻璃是防弹的,而且从外面看看不到车里的情况。他们并不知道,寒万重还在里面。 一个家伙道:“欧阳志远是咱们老板的仇人,走,过去把他的车胎给扎了。” 另一个家伙幸灾乐祸的笑道:“好,走,让他狗日的开不成。” 两人顺着墙根溜了过来,来到车前,一个家伙掏出了寒芒四射的匕首,狞笑着,狠狠的扎向车胎。 车里的寒万重早就看到了这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这两个狗东西想干什么? 寒万重猛然看到,一个家伙竟然掏出匕首,狠狠的扎向越野车的前车胎。 寒万重冷哼一声,猛地一开车门。 “嘭!”一声闷响。这家伙根本没有想到车里还有人,车门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把这个家伙打出五六米开外。 巨大的响声,把另一个家伙吓了一跳,他一看车里有人,而且把自己的伙伴打出数米开外,吓得他撒腿就跑。但寒万重一腿就踹在了他的后背。 “嘭!”这家伙感到后背如同遭到了重锤的轰击,猛地飞了起来,很慢恨得砸在了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那家伙身上。 “呯!”两人都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寒万重冷笑一声走了过来,一脚踩在一个人的脸上道:“说,为什么要扎我的车胎?不然,我踩死你。”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们看着您的车不错,就想弄俩钱花,扎了您的车胎,我们偷了您车里的东西后,即使你发现了,也追不上我们,饶命呀,大爷。”这个家伙可怜兮兮的求饶着。 “滚!” 寒万重一脚把这个家伙,又踢出几米远,两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撒腿就跑。 “脓包!呸!” 寒万重鄙视了他们一眼。 两个家伙跑远了,那个扎车胎的家伙看到了已经是安全距离,立刻跳起来破口大骂道:“你个王八蛋,傻大个,你有种别走,老子找人弄死你……。” 另一个家伙连忙拉住了他,低声道:“快走,别让那个王八蛋追来了。 两人上了车,开起来就跑。 贺媛姬很长时间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的食物了,小丫头吃得不亦乐乎。 欧阳志远看着贺媛姬吃得这样高兴,笑道:“丫头,慢慢的吃。” 贺媛姬脸色一红,笑道:“欧阳大哥,你也吃。” 欧阳志远笑道:“我正吃着。”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酒道:“丫头,认识新加坡恒丰集团的李广天吗?” 李广天是恒丰集团韩建国第三位干儿子,他负责新加坡的恒丰集团分公司的所有业务。 欧阳志远从韩建国老人的口气里知道,他的四位干儿子,没有一个好东西,都在算计老人的财产。现在韩月瑶有了自己的骨肉,未来的继承人,就是自己的两位儿子。 香港的老大刘钟书已经死亡,还剩下台湾的王浩海、新加坡的李广天、韩国的耿朝辉,这三个人都心怀不轨,虎视眈眈。 那个一直再找机会暗杀韩建国的人,始终没有找到是谁指使的。 贺媛姬道:“当然认识,他可是新加坡三大电子集团中的翘楚,和新加坡亚洲电子商会联盟主席,茂源集团董事长李嘉兴几乎齐名。他的两个儿子李明瑞和李明祥更是经商的天才,他们把新加坡恒丰集团分公司,做的有声有色,呵呵,欧阳大哥,您认识李广天?” 欧阳志远道:“不认识,但我知道,他是台湾恒丰集团董事长韩建国老人的干儿子。” 贺媛姬喝了口酒道:“韩董事长,我认识,我父亲还和韩建国老人喝过酒。不过,韩建国很长时间没有去新加坡了。” 欧阳志远道:“丫头,李广天为人怎样?” 贺媛姬道:“这人是个笑面虎,表面上笑呵呵的,为人真诚,但他吞并小一点的电子公司,是毫不手软,他两个儿子更是强横至极,他们曾经从我们贵成集团手里抢过投资项目,我爸爸看在韩老的面子上,没有和他们计较。” 欧阳志远道道:“我知道了。” 一只乳羊,让欧阳志远和贺媛姬消灭的干干净净。 贺媛姬笑道:“饱了,很长时间没有吃的这样饱了,呵呵,欧阳大哥,谢谢你,你有时间到新加坡,千万要和我联系,我请你吃饭。” 欧阳志远笑道:“有时间我一定去。” 两人吃晚饭,走下楼结账,库尔勒说什么都不要钱,但欧阳志远还是坚持付了钱。 欧阳志远把贺媛姬送回湖西大酒店后,他走出酒店门,刚想上车,就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 欧阳志远一愣,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后视镜,后视镜里出现一个陌生的男人。 欧阳志远没有乱动,这人是谁?自己怎么不认识他?为什么这人这么仇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