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五十九章 看谁狠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五十九章 看谁狠

<>第一百五十九章看谁狠 随着城市的扩建发展,拆迁就成为城市发展中最必不可缺少的手段。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但是在城市的建设中,最不好做的工作,就是拆迁。每个城市虽然都有政府组成的拆迁办公室,但有的时候,拆迁办公室不好出面,有些强制拆迁的手段,政府拆迁办公室都私下里让拆迁公司出面,出了问题,都推向拆迁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城市就催生了私人的拆迁公司。一般的拆迁公司,都是社会上手段强横的地痞流氓组成,带有黑社会性质的。 他们的手段血腥暴力,而且残忍,不问老百姓的死活。每次强拆,他们都跨地区的召集数百名小痞子,手持木棍钢管,开着钩机,一拥而上。 龙海市最大的拆迁公司,就是平安拆迁公司,他们的总经理叫王思雄。 王思雄出身黑道,犯过严重的伤害罪,蹲过监狱,他出来后,性格变得更加阴毒残忍。但这人的思维敏捷,他凭借自己敏锐的洞察力和嗅觉,成立了平安拆迁公司。 今天上午,孙耀武就找到了平安拆迁公司的王思雄。 王思雄和孙耀武在没蹲监狱前就认识。王思雄一看到孙耀武来了,他连忙站起来,伸出了手笑道:“孙董,您好。” 孙耀武握住了王思雄的手笑道:“你好,王总,见到你很高兴。” 王思雄看着孙耀武道:“请坐,孙董,有事请讲吧。” 孙耀武笑道:“王总,有一笔生意,不知道,你敢不敢接。” 王思雄一听,眉头皱了起来,沉声道:“龙海市的生意,没有我王思雄不敢接的,什么生意?快说。” 孙耀武故意在激将王思雄。 孙耀武看了一眼王思雄道:“老街古玩市场拆迁完了,紧挨着古玩市场的那条老街,同样在规划拆迁的范围内,我想请你拆了那条街。” 王思雄是龙海市土生土长的,他知道那条古街,他一听说,孙耀武让自己帮助拆老街,他微微的沉思了一下道:“那条街可是龙海唯一的一条明清古建筑街道,我记得是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嘿嘿,孙董,你想害我不成?” 孙耀武一听,禁不住嘿嘿冷笑道:“怎么?不敢了?是谁刚刚还说,在龙海没有不敢接的活?” 王思雄冷笑道:“这要看孙董能出多少钱了?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 孙耀武哈哈大笑道:“好,爽快,你把那条街拆了,我出二百万。” 王思雄一听,嘿嘿的冷笑道:“二百万太少,我要六百万。” 孙耀武站了起来,冷笑道:“六百万?你去抢好了,整条街也不值六百万。” 王思雄冷笑道:“这条街,可是省重点保护单位,除了我王思雄敢拆,别人敢吗?” 孙耀武沉声道:“我再给你加一百万,三百万,这是我的底线。” 王思雄道:“我让一步,五百万,少一分钱都不行。” 王思维冷笑着看着孙耀武。 孙耀武道:“成交,五百万可以,下午你就去拆,但是,有一个条件。” 王思雄道:“什么条件?” 孙耀武拿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放下桌子上道:“你在拆迁中,引起的所有纠纷,都和恒信集团无关,这是合同,你同意的话,在上面签字。“ 孙耀武说完拿出一份合同,放在了王思雄的面前。 王思雄哈哈大笑,伸手拿起那张五百万的支票,看了一眼,收了起来,看也不看的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王思雄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孙耀武一看王思雄签了字,不禁嘿嘿笑道:“好,爽快,不愧为龙海市最大的拆迁公司,好,下午就拆,我等你的好消息。” 孙耀武走出平安拆迁公司,坐进了自己的轿车,他拿出电话,拨通了周光睿的秘书庄富国的电话。 “庄秘书,今天下午,王思雄就去拆那条老街。” 庄富国一听,低声道:“我让城管大队长陆右方带人去协助,还有文化街派出所的警察帮他在后面压阵。” 孙耀武一听,连忙道:“好,庄秘书,谢谢你,晚上,帝豪大酒店,咱们喝一杯。” 庄富国笑道:“好呀,不见不散。” 孙耀武挂上了电话,嘿嘿的冷笑起来,欧阳志远,你打老子的时候,是爽了,但现在,老子要拆了你的家,嘿嘿,你个王八蛋在湖西市,又能把老子如何? 下午四点的时候,王思雄叫了一百多名小痞子,开着购机,在城管和警察的压阵下,浩浩荡荡的奔向老街。在五百万的利益驱使下,王思雄什么事都敢做出来。 欧阳宁静的身形极快,不一会,就冲到了老街的街道口。 整条古街的住户居民都冲了出来,但一百多名手持钢管、木棍的小痞子们,在城管和警察的压阵下,更显得极其嚣张,气势汹汹,冲向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王思雄就坐在后面的一辆轿车里,看着自己的手下冲了过去,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冷笑。 小痞子的头目,也是平安拆迁副经理马山虎,他一看 很多居民拦在前面,他脸上的一道伤疤,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的狰狞,他大声叫道:“谁挡住老子的财路,老子就弄死谁,兄弟们,给我冲,谁敢阻拦,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老子出钱摆平。” 那些小痞子就指着打架过日子,一听马山虎下了命令,立刻挥舞着棍棒和钢管冲向人群。后面的几辆钩机,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开了过来,冲向欧阳宁静家的院墙。 “住手!” 欧阳宁静一声爆喝,声若炸雷一般,震得所有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欧阳宁静的这一句爆喝,瞬间镇住了那些冲向老百姓的小痞子们。 平时很嚣张的几个小痞子,一看欧阳宁静拦住了他们,不由得勃然大怒,在平时的时候,那些老百姓,见了他们,都是望风而逃,现在,竟然有人拦住了他们,这个人真是找死呀。 “你他妈个比的,是什么东西?敢拦住老子,你想死不成,快滚开,否则,老子不客气……。” 一个面目凶恶,光头纹身的痞子恶狠狠的嚎叫着,举起手里的木棍,狠狠的劈向欧阳宁静的顶门。 “啊!欧阳大夫快躲开。”众人一声惊叫,连忙大叫起来。 欧阳宁静一声冷哼,伸手一档。 “咔嚓!”一声脆响,那个小痞子手中的木棍顿时断为两截。 那个小痞子看着手里断为两截的木棍,只惊得目瞪口呆。欧阳宁静一脚就踹在这个小痞子的肚子上。 “啊!”小痞子一声惨叫,身体被欧阳宁静一脚踹飞十几米开外,一声巨响,这个痞子砸在了王思雄的轿车上,吓了王思雄一跳。 马山虎一看有人打了自己的手下,他立刻咆哮着道:“给我打那个王八蛋。” 几十个小痞子,挥舞着手中的棍棒和钢管,嗷嗷叫着冲向欧阳宁静。 车上的王思雄冷声道:“钩机铲车,给老子拆。” 五六辆钩机和铲车,冲向了欧阳志远家的院墙,机械臂高高的扬起来……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转了好一会,才来到了自己的诊所,整个古玩市场,拆的乱七八糟,到处是砖瓦石块,一片狼藉。欧阳志远心道,老街的古玩市场拆了?难道要建设新的? 韩贝贝看着外面的景象,大声道:“欧阳哥哥,这里怎么拆的这么乱呀?” 欧阳志远笑道:“可能要建设新的古玩城吧。” 来到了诊所的时候,欧阳志远下了车,走进了诊所,竟然只看到朱文才的两个徒弟王平和苏珊在诊所里。 欧阳志远大声道:“王平、苏珊,我爸爸、妈妈干什么去了?” 王平一看到欧阳志远来了,顿时大喜,连忙大声道:“欧阳大哥,不好了,有人要强拆咱家的老宅子,欧阳师叔赶过去了,你快去看看吧,去晚了就麻烦了。” “什么?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拆省重点文物挂牌的老街?” 欧阳志远一边大声问道,一边上了越野车。 “快走,寒万重,有人要拆我的家。”欧阳志远大声道。 寒万重一听有人要拆欧阳志远家的房子,立刻把越野车开的飞快,向前冲去。 不一会,欧阳志远就看到了几十名手持棍棒的小痞子,在围攻自己的父亲,而五六辆钩机车,举起了很长的机械臂,正要拆自家的院墙。 欧阳志远猛地打开车门,一声爆喝:“住手!” 这一声爆喝,简直如同打了一个炸雷一般,震的所有人的耳膜生疼。 很多小痞子都停下来打斗,欧阳宁静一听这声音,心里顿时大喜,自己的儿子回来了。 欧阳志远早已从车里冲了出来,身形如同一道残影,冲向那几辆钩机铲车,闪电一般的把那几个司机从车里扯出来,每个人拍了一掌,然后扔在了地上。 小痞子头目马山虎一看有人把钩机的司机扯了出来,并扔在了地上,他立刻大怒道:“给老子废了那个王八蛋,每人五百元。” 所有的小痞子一听,每人给伍佰元,顿时眼睛都红了,每个人都嗷嗷叫着,挥舞着棍棒,冲向欧阳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