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五十三章 再次灭口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五十三章 再次灭口

<> 王盛举死命拉着韩贝贝,冲向开过来的的快艇。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十米……八米……五米……。 王盛举马上就能上快艇了,还有五米的距离。 快艇上,两名手持冲锋枪的毒贩,狞笑着对准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扣动了扳机。 “嘭嘭嘭!” 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狂泻过来,打在了越野车的玻璃上,防弹玻璃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上面多出了无数的白点。 寒万重一声大吼,猛地按下了一个按钮,越野车前面隐藏的两挺重机枪伸了出来,冷森森乌黑的枪口,对准了快艇上的两名毒贩,发出了怒吼。 “突突突突突……” 沉闷的重机枪声音传来,粗大的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泼风一般的狂射两名毒贩。 何文婕一看这辆越野车上竟然隐藏了两挺重机枪,只惊得她目瞪口呆。我的天哪,这辆车怎么会有重机枪?这怎么可能?而且是两挺? 快艇上的两名毒贩,做梦都不会想到,这辆越野上竟然有重武器,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刹那间就把两人打的如同马蜂窝一般,污血四溅。 “噗嗤!” 两人的身体,竟然被子弹截成两截,污秽的内脏撒的满船都是。 王盛举看到快艇上的两名来接应自己的手下,两人竟然被打成四截,这让他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这是什么武器?这么厉害?重机枪? “啊!” 看着花花绿绿、让人恶心的内脏洒满天空,韩贝贝发出尖利的怪叫。小丫头被吓得连忙闭上了眼睛,张嘴哇哇的呕吐起来。 还有五米,自己就能上快艇了。王盛举顾不上别的,拉着韩贝贝冲向快艇。 欧阳志远伸手拿过寒万重的阻击步枪,打开了窗户,瞄准着王盛举。 但是,狡猾的王盛举始终让韩贝贝挡住了自己的身体。欧阳志远根本没法开枪。 但欧阳志远的枪口,始终瞄准着王盛举和韩贝贝,他在等开枪的机会。 四米……两米……一米……。 王盛举终于到了快艇的面前,猛一抬腿,他上了快艇。 欧阳志远瞬间就抓住了王盛举上快艇的机会,扣动了扳机。 “呯!”一声闷响,子弹发出沉闷的爆响,打向王盛举的右腿。但是,王盛举极其的狡猾,他知道,欧阳志远的枪口肯定在瞄准他,他上了快艇的同时,一个快捷的虎扑,死死的趴在了快艇的船内。 欧阳志远的子弹打在了快艇的船帮上,火星四溅。 欧阳志远抱着阻击步枪,冲了过来。 王盛举想伸出手去拉韩贝贝,欧阳志远又是一枪。 “呯!”子弹再次打在了快艇的船帮上。 “快趴下,韩贝贝。” 欧阳志远大声喊道。韩贝贝连忙趴下。 王盛举顾不上再去拉韩贝贝,他趴在船底,快速的发动快艇。快艇发出强劲的轰鸣,利剑一般的冲向河道。 “噗噗噗!” 欧阳志远连开数枪,子弹打的快艇火光四溅,但没有打到王盛举。 何文婕拎着手枪冲了过来,看着王盛举的游艇开远了,气的她暴怒至极,跺着脚大声道:“让这个王八蛋跑了。” “呜呜……欧阳哥哥!” 韩贝贝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呜呜呜……。 寒万重跑了过来,看着王盛举开着快艇跑远了气的几乎发疯。 居然让王盛举跑了! 欧阳志远立刻拿出电话,刚要拨打耿剑锋的电话,让他派遣警车的快艇拦截。王盛举开着的快艇,猛然发出强烈的爆炸。 “轰!”一声天崩地裂的猛烈爆炸,王盛举连同快艇在烈焰中,化为灰烬。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这个结果,谁也想不到。 看着化为灰烬的快艇和王盛举,欧阳志远倒吸了一口冷气。要是韩贝贝上了游艇,韩贝贝就死定了。 何文婕大声道:“快艇上有炸弹,有人在杀人灭口。” 韩贝贝吓得脸色煞白,全身颤抖不已。 欧阳志远拍了拍韩贝贝的后背,轻声道:“没事,贝贝……没事。” 韩贝贝在欧阳志远的安慰下,慢慢的平静下来。 “欧阳哥哥,谢谢你救了我,我要是被带上快艇,我也会被炸死了。”韩贝贝捂着胸口,害怕的道。 欧阳志远拍了拍韩贝贝的小脑袋道:“记住,以后不要上任何人的车,也不要跟任何人走,除非我亲自来接你,记住了吗?” 韩贝贝连忙道:“记住了,欧阳哥哥。” 看着老河汊上的烈焰,何文婕掏出了电话,快速的向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汇报着案情。 “王厅长,对不起,王盛举在逃跑的过程中,上了一艘快艇,但快艇上的被人事先放置了炸弹,炸弹爆炸了,王盛举被人灭口了。” “什么?王盛举死了?” 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一听,心里一沉,王盛举后面还有黑手呀!竟然被人灭口了。后面的黑手是谁?能指使一位国家的副厅级干部?王盛举可是政法委书记呀。 何文婕道:“是的,王厅长,王盛举死了。”何文婕详细的把经过向王世杰汇报了一遍。 王世杰道:“何处长,你把王盛举的案件,写一个详细的报告,让人送到省厅来。” 何文婕道:“好的,王厅长。”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幻不停,王盛举被人灭了口,他的背后,肯定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有人害怕王盛举被抓,害怕王盛举会说出来什么。 背后的黑手真是狡猾呀。这人到底是谁?王盛举的逃跑,肯定有人给他通风报信,故意让王盛举从老河汊港口逃跑,然后在快艇上安放炸弹,炸死王盛举,进行灭口。 这本身就是个死亡陷阱。 这时候,后面的警察终于赶了过来,何文婕让他们处理现场。 那名被寒万重打死的阻击手还有两名被打死成了半截的毒贩,都被抬了过来,但三人身上没有任何的信息,三个人的身份,也无从查起。 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被人灭口,炸死在老河汊港口的河道上,这个消息如同炸弹一般,在湖西市的官场里爆炸开来。 欧阳志远安排好韩贝贝后,和耿剑锋一起,去向市委书记宋光明汇报这件事的案情经过。 两人在秘书韦青松的带领下,走进了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办公室。 宋光明已经得到了王盛举被人灭口的消息。这个消息让他感到极度的震惊,同时,又有一种暗暗的欣喜。 让他震惊的是,是谁竟然敢杀一位副厅级的国家干部?王盛举可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呀。让他欣喜的是,自己去掉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市长关占平失去了左膀右臂,在以后和关占平的较量中,自己的胜算将会更大。 自己让耿剑锋主持市公安局的工作,市长关占平并没有表示反对。 从这点看出来,关占平在向自己妥协。 宋光明禁不住在心里笑了。关占平的妥协,会让自己在湖西市更有话语权。王盛举的死亡,让关占平失去了一名常委的支持。这在以后常委会上的表决中,自己更会占到绝大的优势。在一段时间内,关占平将失去和自己抗衡的实力。 如果自己把欧阳志远推到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再把耿剑锋推到政法委书记兼任市公安局长的位置上,关占平将会彻底地丧失在湖西市的说话权。 想到这里,宋光明不禁心潮澎湃,内心激动万分。 宋光明看到欧阳志远和耿剑锋在秘书韦青松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和耿剑锋连忙向宋光明问好:“宋书记,您好。” 宋光明欠了一下身,笑道:“欧阳市长、耿局长,坐吧。” “谢谢宋书记。” 两人连忙说道。秘书韦青松连忙给宋书记续上水,又给两人倒好茶,端给他们,然后退了出去。 耿剑锋道:“宋书记,我是来向您汇报王盛举案件的。” 宋光明点点头道:“你把整个案件的过程,详细的说一遍。” 耿剑锋连忙道:“好的,宋书记。” 耿剑锋就从自己抓到了杀人凶手温振福开始,自己暗暗的调查李虎被冤枉枪毙,李玉冰夫妇上访了十年,到曲刚奉命杀人灭口,自己到精神病医院救出了李玉冰、张春花。王盛举得到消息,劫持了韩贝贝逃走,最后被人用炸弹炸死的整个过程,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整个过程,只听得宋光明怒火冲天,他一掌拍在了办工作上,办工作上的茶杯都跳了起来。 “真是岂有此理,为了自己的私欲前程,竟然诬陷李虎杀人强和奸,而且把人家唯一得儿子枪毙了,李玉冰夫妇竟然上访了十年,没有人过问,信访局、公安局、法院都是干什么吃的?十年呀,上访了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真是草菅人命呀!这些人对得起他们入党时的誓言吗?还配做党的干部吗?” 宋光明气的脸色铁青,看着耿剑锋道:“耿局长,你亲自组成调查组,把这件案子调查清楚,给李玉冰夫妇一个交代,给人民一个交代,这件案子不论涉及到谁,所有贪赃枉法者,一律就地免职。” 耿剑锋忙道:“好的,宋书记。”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这件案子,已经十年了,当年有的办案人员,已经调往别处,有的甚至高升到了省里。” 宋光明大声道:“那就在调查清楚后,把报告抵到省委萧书记的手里,这些人渣,一个都不能放过,坚决追究他们的责任,为了自己的乌纱帽,竟然把人屈打成招,而且还枪毙了人家,这些人还是人吗?简直就是畜生,毫无党性可言,老百姓的命,就这样低贱吗?不,老百姓的命,和我们的一样,没有任何人,能打着国家政府的旗号,为了私利,来剥夺老百姓的生命,查,给我一查到底。” 耿剑锋道:“是,宋书记。” 宋光明看着耿剑锋道:“耿局长,市公安局的所有工作,暂时有你负责,代理公安局长的职位,明天的常委会上,我提出来,在常委会上通过。” 宋光明很有自信心,明天的常委会上,自己能凭借绝对的优势,让耿剑锋代理市公安局局长的职务。 耿剑锋连忙站起来道:“是,宋书记,我绝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殷切期望的。” 宋光明看着耿剑锋道:“好,耿局长,我相信,湖西市公安局,在你的领导下,能走向正规,把湖西市的治安,搞上去。” 宋光明看着耿剑锋道:“搜查王盛举的家里了吗?” 耿剑锋道:“宋书记,我已经派了周玉海带人去了,马上就有消息。” 耿剑锋刚说完,他的电话就响了。 耿剑锋一看是周玉海的电话,耿剑锋忙道:“宋书记,周玉海的电话到了。” 耿剑锋把电话接了过来。 “耿局长,在王盛举家里的地下室里,搜出了大量的毒品。”周玉海大声道。 “什么?在王盛举家里的地下室里,搜出了大量的毒品?”耿剑锋大声道:“我马上赶过去。” 耿剑锋看着宋光明和欧阳志远道:“宋书记、欧阳市长,在王盛举家里的地下室里,搜出了大量的毒品,我要立刻赶过去。” 宋光明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沉声道:“王盛举竟然贩毒?真是岂有此理,耿局长,你去吧。” 耿剑锋连忙先告辞。 宋光明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怎么看王盛举这件案子?” 欧阳志远看着宋光明道:“宋书记,湖西市一定还有一只黑手,在暗中控制着湖西市的贩毒走私,从副市长、矿务局中兴集团董事长彭茂水的被杀,总经理李凡峰的被害,华宇集团的董事长徐宇州的灭口,又到现在王盛举被炸死,这一切,都说明,湖西市不平静呀,背后的那只黑手,很厉害呀。” 宋光明点上一颗烟,吸了一口道:“志远,一定要找出来这个人,才能让湖西市的天晴朗起来。” 欧阳志远道:“这人隐藏的很深,可以这样说,整个湖西市的贩毒走私,都是这个人在指挥的。” 宋光明一听,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有线索了?发现了什么?” 欧阳志远摇了摇头道:“宋书记,要是能发现什么线索,我先向您汇报。” 宋光明沉声道:“一定揪出这个人来。” 欧阳志远笑道:“宋书记,您放心,早晚我能把这个人揪出来的。” 宋光明点头道:“志远,泰文卫和夏传福,你已经请过来了,海阳不冻港的建设速度,要加快呀。” 欧阳志远道:“您放心,宋书记,我会加快建设速度的。” 山南省,省纪委办公室,副书记王盛民的脸色变得苍白,嘴唇哆嗦着,剧烈的抽动着,说不出话来。 自己的哥哥王盛举竟然死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前一阵子,在调查欧阳志远的时候,还和哥哥在一起喝酒,今天就阴阳两隔了。他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浓烈的恨意在眼里变得更加凌厉。 欧阳志远,又是你!又是你逼死了我的哥哥。我的大哥王盛起,被你逼的身败名裂,二哥王盛举又被你逼的在逃走的路上,被人炸死。欧阳志远,我和你的仇恨,不共戴天,你等着,我一定要报仇。 浑浊的烟雾,从王盛民的鼻孔喷出来,是谁炸死了二哥? 二哥在湖西市有什么仇人?可惜的是,二哥的事,什么都不给自己说。 电话铃响了,王盛民一看电话,是三哥王盛鹏的电话。 王盛民接了过来。 “四弟,二哥死了。”电话里,传来了三哥王盛鹏的呜咽声音。 王盛民沉声道:“三哥,我知道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王盛鹏低声道:“我听说,是欧阳志远带着省公安厅的何文婕在追捕二哥,二哥上了一艘快艇,快艇上有人事先安放了炸弹,这是在杀人灭口。” 王盛民冷声道:“我们第一个仇人,就是欧阳志远,第二个仇人,就是放置炸弹的那个人,我们一定要找出那个人,替二哥报仇。” 王盛鹏大声道:“好,四弟,我们一定要报仇雪恨。” 湖西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书记王盛举被人灭了口,而且在他家里,搜出了大量的毒品,这个消息,同样震动了山南省省委省政府。 省委书记萧远山气的脸色铁青,他立刻打电话给王世杰厅长。 “王世杰,你听好了,立刻让周江河去湖西市,让他亲自破这个案子,一个副厅级别的干部,竟然贩毒,真是岂有此理。” 萧远山气的暴跳如雷。 “是,萧书记,我这就派周江河下去。”公安厅长王世杰连忙道。 “立刻去,破不了这个案子,就让周江河在湖西市过年。” 萧远山狠狠的扣死了电话,几乎把电话砸成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