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三十七章 默许的造假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一百三十七章 默许的造假

<> 宋光明确实很紧张,他知道,这个死亡数字,同样关系到自己的仕途。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如果死亡数字不超过那个基数,自己就会没事,只处理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就行了,但要是超过那个数字,自己和市长关占平同样逃脱不了被问责。 他从关占平手里接过报告,他的眼睛首先看向死亡数字。 死亡二十九人! 宋光明的心里一颤,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个数正好,距离三十个人,差一个数,就不会构成特大安全事故了,距离三十六人的基数,更是还差几个。这个数字不会有假吧? 宋光明看了看下面的签字,有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市安全监察局长沈茂山、民政局长高伟的签字。这些签字都是真的。 宋光明看了一眼市长关占平,关占平的脸色很平静,看样子不象作假。 宋光明道:“把报告交上去吧。” 市长关占平轻声道:“宋书记,这个报告,您签上字吧。” 宋光明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关占平让自己签字?嘿嘿,你以为老子是傻子吗?这个死亡数字即使是真的,自己也不会在上面签字的,这个责任,自己可担当不起。要是自己在上面签字了,如果数字是假的,被上面查出来,自己就会受到牵连。关占平这是做好全套让自己向里跳,自己不会签字的。 好狡猾的关占平,你的当,我会上吗?你也太小看我宋光明了。 想到这里,宋光明道:“关市长,你是政府部门的一把手,你签字就行了,我只负责党务工作,你签完字,把报告递交上去就行了。” 宋光明说完,把报告交给市长关占平。 市长关占平一看宋光明不签字,而是让自己签字,他心里恨得牙疼,痒痒的。宋光明真是老奸巨猾呀。关占平知道,宋光明看透了自己的意思。麻痹的,你只负责党务,别的事你真不管吗?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宋光明不签字,自己还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市长关占平站起来道:“那好吧,宋书记,您忙,我先回去了。” 宋光明道:“慢走呀,关市长。” 关占平走出了宋光明的房间,他拿着报告单,走向了省长江川河的房间。宋光明看着关占平的背影,他虽然怀疑这个死亡数字,但是,这个数字是目前最好的数字。在这件事上,自己和关占平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市长关占平敲开了省长江川河的门,秘书侯海涛打开了房门,一看是市长关占平,他低声道:“关市长,我给您通报一下。” 关占平点点头道:“麻烦你了,候秘书。” 侯海涛小声道:“关市长,不要客气。” 过一会,侯海涛走了过来道:“关市长,江省长让您进去。” 关占平走进了省长江川河的房间。江川河的房间,分里外间和客厅,虽然建设的仓促简陋,但环境布局还是不错的。 今天下午,省长江川河就要回去了,他听到秘书侯海涛说关占平来了,他让关占平进来。省长江川河看到关占平走了进来,他一指沙发道:“坐吧,关市长。” 关占平哪里敢在江川河身边坐下,他躬身轻声道:“江省长,事故报告和死亡人数出来了,请您过目一下。”关占平说完,双手把事故报告递给省长江川河。 江川河拿过来事故报告,看了一眼死亡人数,嘿嘿,死亡二十九人,这个数字刚好呀。 省长江川河看了一眼关占平道:“要做到万无一失,明白吗?” 关占平连忙道:“您放心,江省长,我让人连夜都处理好了。” “哼。”江川河冷哼一声,看着签字处道:“你签上字后,多复印几份,给省安全监察厅长蔡宝林送去一份,记住,你一定做好善后处理,如果出现一点纰漏,你就完了。” “嘿嘿,江省长,您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市长关占平连忙道。 欧阳志远接过来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权,他让秘书叶青林去把城建局长郭兴刚叫来,自己要看所有工程的进度和各个项目的承建商的资料。 现在的城建局长郭兴刚,正在忐忑不安。海阳不冻港死了这么多人,他知道,自己也是有一定的责任的,自己熬了半辈子才当上的这个城建局长,就怕干不成了。想到这里,他不禁垂头丧气起来。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已经停职检查了,副市长欧阳志远再次接管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看来,自己也完蛋了。 正当他心灰意冷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叶青林走了进来。 郭兴刚一看叶青林走了进来,不由得吓了一跳,叶青林可是欧阳市长的秘书,他来干什么?难道是来传达撤了自己这个职位的通知? 城建局长郭兴刚连忙站起身来,踹踹不安的道:“叶秘书,您好。” 叶青林道:“郭局长,欧阳市长让你带着海阳不冻港的进度表和每项工程承包商的标书和资料,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郭兴刚一听,竟然不是来传达撤了自己职位的,这让郭兴刚大感意外。他连忙道:“好的,叶秘书,我这就准备一下。” 叶青林道:“你带全资料,欧阳市长在等你。” 郭兴刚大喜过望的道:“我这就准备,叶秘书。” 叶青林道:“我先回去了。” 郭兴刚把叶青林送出了办公室后,他回到办公室,快速的准备欧阳志远要的资料。 欧阳志远现在忙得不可开脚,海阳不冻港的一切工作,自己都要重新熟悉,他现在,急需要的是海阳不冻港的一切材料。城建局长郭兴刚虽然在这次塌方中,也存在着过错,却不是主要责任人,受处分是在所难免的,但还不至于被撤职,自己现在正急人手,郭兴刚还是要使用的。 不一会,城建局长郭兴刚抱着一叠材料,敲着欧阳志远办公室的门。 秘书叶青林让他进来。 “欧阳市长,您需要的材料,我都拿来了。” 郭兴刚连忙走到欧阳志远面前,低声道。 欧阳志远道:“郭局长,把材料放在我办公桌子上吧,对了,你先汇报一下,海阳不冻港的进度。” 郭兴刚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 城建局长郭兴刚就把海阳不冻港的进度,还有各种情况,都仔细的向欧阳志远汇报了一遍。欧阳志远听得很仔细,不断地问这问那, 一个小时后,欧阳志远问完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他看着郭兴刚道:“郭局长,这一段时间,海洋港口的一切工作,你先担当起来,有什么重要的决策,再向我汇报。” 方明海在做海阳不冻港总指挥的时候,郭兴刚也是负责全面的工作。 现在,郭兴刚一听,欧阳志远仍旧让他负责全面的工作,不由得大喜,他忐忑不安的道:“欧阳市长,谢谢您对我的信任,可是,这次塌方,死了这么多的人,我也有责任呀,就怕我也会被处理的。” 欧阳志远道:“虽然你是有责任的,但你只是城建局的局长,责任不大,你先安心的工作,关于你的处分,我会给你求情的。” 郭兴刚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竟然答应给自己求情,这让郭兴刚感激的热泪盈眶,他连忙道:“谢谢欧阳市长,我一定好好的工作,来报答您对我的知遇恩情。” 欧阳志远道:“郭局长,你在我原来负责海阳不冻港工作的时候,和王青峰、肖永成他们一起负责这项工程,现在,王青峰、肖永成他们负责水煤浆化工基地的建设了,这里,我暂时就交给你了,我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郭兴刚感动极了,他立刻有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欧阳市长,您就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秘书叶青林走了进来,轻声道:“欧阳市长,蓝天集团的丁董来了。” 郭兴刚一听蓝天集团的丁晓兰来了,他连忙道:“欧阳市长,我先回去工作了。”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郭局长,有什么情况,向我汇报。” “好的欧阳市长。” 郭兴刚说着话,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知道,城建局长郭兴刚这人的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这次塌方的责任,不在他。这种有工作能力的人,自己要重用,更要把这些人拉到自己的身边来,成为自己的班底。 欧阳志远看着叶青林道:“请丁总进来吧。” 丁晓兰亲眼目睹了这次塌方造成可怕的伤亡事故,本来活生生的人,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冰冷的尸体。自己刚来湖西市的时候,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的相救,自己也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的。 这让她感到一阵阵强烈的后怕。 这次,海阳不冻港的损失不小呀。主体工程的地基,全部被破坏。丁晓兰知道,要想重新建好主体工程的地基,还有随时塌方的拦海大把的地基,非得等到欧阳志远去请泉水市的泰文卫和夏传福不可。 流沙层真是可怕呀。 欧阳志远的秘书叶青林走了出来笑道:“丁董,欧阳市长请您进去。” 丁晓兰走进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一看到丁晓兰走了进来,他连忙站起来,笑着伸出了手道:“您好,丁董,快请坐。” 丁晓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想不到,我们能再次合作。” 丁晓兰一脸的倦色,两眼布满红丝,看样子没有休息好。 欧阳志远松开了丁晓兰的手笑道:“呵呵,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但我很希望能和丁董合作,呵呵,坐吧。” 丁晓兰点点头,坐在了欧阳志远的对面沙发上,她看着欧阳志远,昨天,要不是欧阳志远参加了救人,还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欧阳志远最低抢救了十几名已经被医生判了死刑的危重病人。 秘书叶青林给丁晓兰倒了一杯水,退了出去。 丁晓兰轻声道:“谢谢你,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丁晓兰道:“呵呵,丁董,谢我什么?” 丁晓兰沉声道:“我昨天一夜都没睡好,看到死了这么多人,心里很难受,活蹦乱跳的人,眨眼就失去了生命,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冰冷的尸体。我刚来湖西市的时候,如果不是欧阳市长相救,我也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谢谢欧阳市长的相救。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丁晓兰叹了一口气,想起来那次车祸,这让她感到一阵阵强烈的后怕。因此,她再次感谢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明白了丁晓兰感谢自己的原因,他笑道:“那件事过去很长时间了,呵呵,我都忘了,丁董不要放在心上。” 丁晓兰沉声道:“昨天看到了这么多人的死亡,我知道了生命的脆弱,我们都要好好地珍惜生命。” 欧阳志远看着丁晓兰疲惫的脸色道:“丁董,你受到了惊吓,没有休息好,需要调养一下,不然会生病的,我给你号号脉?” 丁晓兰点点头道:“确实受到了惊吓,昨天一夜没有睡着,脑子里全都是那些死去工人的灰白、毫无生命的脸色和眼睛,还有血淋淋的伤口。” 丁晓兰伸出了自己的手。 丁晓兰平时很着重保养,她的手白皙修长,如同美玉一般。 好美的手呀。 欧阳志远的手指搭在了丁晓兰的脉门上,仔细的给他号了脉,她确实受到了惊吓。丁晓兰没有见过这个血淋淋的血腥场面。 欧阳志远看着丁晓兰道:“丁董确实受到了惊吓了,我给你一颗安神养神的药丸,你吃了以后,就会慢慢的恢复的,今天夜里,保证你睡的很踏实。” 欧阳志远说着话,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盛着各种药丸。这些药丸,是欧阳志远在没有事的时候,配制的各种药丸。 他拿出一颗药香扑鼻的药丸,放在了丁晓兰的手里。丁晓兰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是很神奇的,她端起叶青林给自己倒的水,毫不犹豫的吃了那颗药丸。 “谢谢你,欧阳市长。” 丁晓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欧阳志远道:“呵呵,谢什么?举手之劳。” 丁晓兰道:“欧阳市长,咱们海阳不冻港的施工进度不能停,您什么时候去泉水市,去请泰文卫和夏传福,这两个人?” 欧阳志远道:“下午,省委萧书记和江省长都要回去,这个还要省委协调,虽然是处级干部的调动,但这毕竟是跨市的调动,我明天就去泉水市,去拜访泉水市委书记罗书记。” 丁晓兰点点头道:“呵呵,我听说,你和罗书记的关系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也没有什么交往,罗书记的老家就在湖西市,他上次来湖西市,遇到了车祸,我救了他,呵呵,就这点关系。” 丁晓兰一听欧阳志远救过泉水市委书记罗荣国,她不由得笑道:“看来,会医术,真是不错呀,到哪里都能救人,能给你带来很大的人脉。”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这次在香港,要不是我给几位总裁看病,煤化工产品交易会,怎么会有七百亿的订单?” 丁晓兰笑道:“欧阳市长,你有这一手精湛的医术,为什么不做医生?凭借你的医术,一年下来,几百个亿都可以赚到,如果遇到千亿总裁,他又得了不治之症,你要多少钱,他为了活命,都会给你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做医生,不是为了钱,是为了治病救人,我做官也是一样,是为了给这个社会一个公正,给老百姓一个晴朗的天。” 丁晓兰笑道:“你一个香港交易会的诊金,就挣了八个亿?” 欧阳志远笑道:“一个亿人家亲自要去捐给我父亲的诊所,为那些看不起病的百姓做药费。剩下的七个亿,我无偿的捐献出来,救助那些穷苦的百姓,救助那些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的学生。” 丁晓兰渐渐地改变了对欧阳志远的看法,渐渐地佩服起来他了。 前一段时间,欧阳志远打了自己的哥哥,这让丁晓兰当时很生气,因此,他中断了和欧阳志远的合作,拒绝投资水煤浆煤化工基地。 现在,丁晓兰很是后悔,一是欧阳志远的人品没说的,很是高尚,第二,水煤浆和煤化工产品的价格在飙升,欧阳志远又拿回来了七百亿的订单。这七百亿的订单,以后每年,没有什么大的事件发生,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变化,每年的利润,很丰厚呀。 下午的时候,省委萧书记和省长江川河离开了湖西市,回到了省城南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