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_一百二十二章 斩首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_一百二十二章 斩首

<> 北宫一本已经不耐烦了,他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他使出了他的杀手锏,最厉害的一招。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他要一招干掉欧阳志远。 八重骏雄的重金,让他值得出手。 刀芒一闪,无数道刀锋已经刺向欧阳志远全身的要害。 北宫一本狞笑道:“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感到了凌厉的死亡气息,他知道,北宫一本下了杀手,他冷笑道:“嘿嘿,是么?谁死还不一定吧》” 说完,欧阳志远大喊一声:“五行归一!” 他的身体高速旋转起来,配合着自己结合五行步与影子身法独创的身法,一时间到处是欧阳志远的身影,无数根银针从四面八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爆射北宫一本。 “叮叮叮叮……。” 每一根银针都准确无误的打在了北宫一本的刀锋之上。 北宫一本的刀锋如遭到了重锤的轰击一般,震得他手中的战刀几乎脱手。 怎么会这样?这可是自己的绝招呀? 一道璀璨耀眼的剑芒从狂风暴雨的银针中爆闪,一道无声无息的劈向北宫一本的脑门。 这一刀,又快又急,等到北宫一本发现,已经晚了,耀眼的锐利剑锋,带着毁灭一切的强大气势,劈到了北宫一本的脑门。 北宫一本只吓得魂飞魄散,一声怪叫,全力扭转自己的脑袋。 “噗嗤!” 一声闷响,污血飞溅。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北宫一本的嘴里发出,飞溅的污血中,北宫一本的一条胳膊带着一溜污血,飞上了天空。 欧阳志远使出了五行归一的绝招,一刀砍下了北宫一本的一条胳膊。 欧阳志远再想补上一刀,但北宫一本在惨叫中,猛然消失。 欧阳志远大惊,四面张望想找到北宫一本。耳边却传来北宫一本恶狠狠的声音:“欧阳志远,老子不能杀了你,但你现在能把老子怎么样?老子能宰了这个女人!” 欧阳志远顺着传来的声音看去,只见北宫一本挟持着黄霞,手中的刀锋贴在黄霞的脖子上。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冷笑道:“北宫一本,放了黄霞。” 北宫一本道:“赶紧让开,让我走,我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会放了他!” 欧阳志远道:“卑鄙小人,你刚才不是还说不对无辜的女人下手吗?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可见,你们倭国人都是卑鄙无耻、反复无常的小人。” 北宫一本狞笑道:“老子要活下去,再来找你报仇,所以只有这样做了,不过你要是不逼我的话,我自然也不会对她下手的!” 北宫一本说完,刀锋一紧,一丝鲜血从黄霞雪白的脖颈上渗出。 北宫一本已经受了重伤,被欧阳志远砍掉了一条胳膊。此时为了活命的他精力全部集中在黄霞和欧阳志远的身上!对自己的后面完全没有任何的戒备。 一条人影,在快速的向北宫一本接近。 欧阳志远看见了北宫一本身后的那个身影,他点了点头,道:“我可以放你走,但你能说话算话吗?” 欧阳志远在吸引北宫一本的注意力。 北宫一本拿刀的手一挥道:“当然能……只要……” 北宫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他想说的话,一声咔嚓的声音,从自己的右手手臂传来,他低头一看,自己的右手已经在一个红黑脸汉子的手上。 “啊!”北宫一本一声惨叫。 黄霞不顾一切地朝寒万重冲去,一下子扑进了寒万重的怀里。 失去双臂的北宫一本,狞笑着,如同恶魔一般,狞笑着,猛一张嘴,一根毒针射向黄霞的后脑。 哼,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扬手,一根银针直接将宫本一本的毒针打掉,剑芒一闪,北宫一本的头颅飞上了天空!一代倭国武术大师就此命丧香港码头! 寒万重抱起黄霞,焦急问道:“黄主任,您受伤了吗? 黄霞把头埋在寒万重的怀里大哭道:“傻瓜,这个时候你还叫我黄主任,我以为我今天就要死了,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寒万重心疼地搂着黄霞道:“没事了,没事了,那个坏蛋已经被我们杀死了!”黄霞毕竟是个弱女子,没有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一时间无法平静下来! 欧阳志远道:“万重,你先抱黄霞到车上去等我,我把这里处理一下就来。” 寒万重点了点头,抱起黄霞朝轿车走去! 欧阳志远看着已经成了尸体的北宫一本,掏出怀中的化尸水,朝北宫一本的尸体喷了几下,尸体顿时已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化成一滩水,欧阳志远捡起地上的那把刀,使劲朝大海里扔了出去。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带着黄霞回了酒店,寒万重送黄霞回房间休息。 韩贝贝冲了过来,一看欧阳志远全身血迹斑斑,急的小丫头眼泪都下来了,她一把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眼泪汪汪的道:“欧阳哥哥,你受伤了?伤得重不重?伤到了那里?” 欧阳志远看着韩贝贝着急的样子,他拍了拍韩贝贝的小脑袋笑道:“贝贝,不要紧,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能杀的了你欧阳哥哥,我没有事。” 韩贝贝看着欧阳志远身上的血,焦急的道:“欧阳哥哥,你身上的血?” 欧阳志远道:“是敌人的血。” 韩贝贝连忙道:“欧阳哥哥,你快去洗洗。” 欧阳志远笑道:“好。”一边说着话,欧阳志远一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先找到了一套干净过的衣服,走进了浴室,脱光了衣服,鉄背金翅大蜈蚣亲热的在欧阳志远的胳膊上,欢快的爬来爬去。 今天小家伙,又救了自己一命。 倭国人喜欢操控木偶,欧阳志远没有想到,北宫一本操控木偶的技术竟然如此精湛,一枚毒针竟然伤到了自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欧阳志远把自己泡在浴盆里,鉄背金翅大蜈蚣在水里欢快的游着,一对金色的翅膀,欢快的扑打着水面,不时用触角碰着欧阳志远,好像在撒娇一般。 欧阳志远看着小家伙,看样子,小家伙快要蜕皮了,原来黑色的脊背,渐渐地变成黄色。退了皮后,它的脊背不在是黑色,级别又提高了一个等级,会变成金背金翅,毒性更强,要是咬人一口,立刻会毙命的。 这次香港之行,虽然取得了六百亿的订单,但自己竟然遭到了数次极其危险的追杀。苗四的暗杀是关翱翔指使的,北宫一本的刺杀,是为了给八重一休报仇,但肯定和八重株式会社的八重骏雄有关系。 罪与罚的杀手,是谁指使的? 湖西市肯定有人想让自己死在香港。这个人,自己一定要挖出来干掉,不论用什么手段。 欧阳志远洗干净身上的血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了出来。 小丫头韩贝贝一直等在客厅了,当欧阳志远洗完澡,神采奕奕的走了出来的时候,小丫头的眼睛不由的一亮,开始冒着小星星。 欧阳志远这种英俊潇洒的成熟男人,可是小女孩子梦中的白马王子。 欧阳志远看着韩贝贝笑道:“丫头,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韩贝贝脸色一红,内心一阵狂跳,小声呸了一声道:“有花也是狗尾巴花。” 欧阳志远伸手刮了一下小丫头的鼻子道:“找打不是?” “啊!虫子!” 韩贝贝一声惊叫,指着欧阳志远的手臂,吓得花容失色。 欧阳志远一看,鉄背金翅蜈蚣爬出来了,长在手臂上晃悠呢。 欧阳志远伸手抓起鉄背金翅蜈蚣笑道:“小丫头,不要害怕,这是哥哥养的小宠物,没有我的命令,不咬人的。” 韩贝贝瞪着漂亮的大眼睛,惊奇的看着张这一对金色翅膀的蜈蚣,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道:“你养的宠物?好难看呀。” 欧阳志远笑道:“虽然难看了点,但小家伙很听话,要不,你拿一拿试试?” “啊,我可不拿。”韩贝贝吓得跑到了沙发后面藏了起来。 这时候,黄霞和寒万重走了进来。 黄霞已经回过神来,寒万重这次救了她,让黄霞对寒万重的好感,上升了一大截。 两人相约过来感谢欧阳志远。 “欧阳市长,谢谢您救了我。”黄霞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笑道:“黄主任,别客气,你是我的兵,我当让要维护你的安全了,再说了,救你的事寒万重,要感谢,你就感谢寒万重吧。” 寒万重笑道:“要不是欧阳市长在前面吸引住北宫一本,我根本没有机会救下黄霞,所以呀,我们要感谢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大家准备好,明天咱们就回湖西市,免得再受袭击。” 欧阳志远本来还想在香港玩一天,但这几次的袭击,让他不敢再呆下去了。他明天准备提前回去。 秘书叶青林走了进来,轻声道:“欧阳市长,香港薛家的薛千帆和几个人来拜访你。” 什么?薛千帆?这家伙终于想起来拜访自己了。 欧阳志远笑道:“快快有请。” 秘书叶青林走了出去。 “哈哈,欧阳兄弟,想死我了。” 一声爽朗的笑声从外面传来,薛千帆,白海峰和沈寒弘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一把拉住了薛千帆的手笑道:“千帆,快,里面做。” 白海峰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志远,而我们今天刚从沙特那地方来,听说你来了,我们立刻就赶了过来,找你喝酒。” 欧阳志远道:“咱们坐下说话,你们到沙特干什么去了?” 几个人都走进客厅,黄霞连忙给几个人倒水。 沈寒弘笑道:“我们三大家族在香港工业园都有化工厂,我们本来想去进一批石油,但石油的价格一路飙升,相反,煤化工产品的价格相对较低,我们就立刻赶了回来,结果,煤化工交易会竟然结束了。这不,我们就来找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现在的石油里面能提炼的产品,煤炭照样能提炼,如过你们需要煤化工产品,我们湖西市愿意给你们提供质优价廉的产品。” 薛千帆笑道:“志远,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这件事来的,我们急需要甲醇、二甲醚和煤焦油。” 欧阳志远笑道:“千帆,我可以先给你们发货,不知道你们要多少?” 薛千帆道:“我们三家,准备先要一百亿美元的货。” “一百亿的货?”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大喜。 薛千帆一看欧阳志远一愣,轻声道:“志远,有困难吗?” 欧阳志远笑道:“即使有困难,咱们可是兄弟,当然要先满足你们了。你和黄主任,还有王局长看完产品后,你们谈判签约。” 白海峰笑道:“太好了,志远。” 欧阳志远让黄霞去叫王永山,带着产品的样品和合同,来自己的办公室。 三个人看到了韩贝贝,他们都被韩贝贝的美丽惊呆了。 欧阳志远笑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韩贝贝,韩国奉诚集团老总韩奉诚的女儿。” “韩贝贝!” 薛千帆一声惊呼。韩国奉诚集团可是韩国最大的煤化工产品集团之一,这个女孩子竟然是韩奉诚的女儿? 欧阳志远笑道:“贝贝,这是你的三位哥哥,都叫哥哥。” 欧阳志远把三个人的身份都向韩贝贝介绍了一遍。 “薛哥哥、白哥哥、沈哥哥,你们好。”小丫头的嘴很甜,叫的三个人很是开心。 工业局长王永山和黄霞、项慧静他们和薛千帆他们谈判,谈了一个多小时后,签了合约。 香港同人做生意,感情和生意,是分的很清楚的。 薛千帆、白海峰、沈寒弘三个人,每人签了三十三点三亿美元的供货合同。 这一百亿的订单,欧阳志远没想到,在结束交易会后,还能签订。 现在,湖西市总共就签订了七百多亿的订单了。 薛千帆笑道:“志远,我们三人还没有吃饭,咱们喝一杯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地方你找,我请客。” 薛千帆笑道:“走,香港皇冠大酒店,我已经定好了位置。” 韩贝贝笑道:“欧阳哥哥,我也去。” 薛千帆笑道:“好呀,贝贝,一起去吧。” 为了安全,欧阳志远吩咐湖西市所有的人,都不能再出去香江大酒店一步,他和寒万重、韩贝贝开了一辆车,和薛千帆他们,直奔香港皇冠大酒店。 车子到了皇冠大酒店,欧阳志远让寒万重一起去吃饭,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安全。欧阳志远决定,明天等到退休的特战队队长林武带人来到后,他就带领湖西市的人撤退。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在香港,自己谁也不怕,就怕杀手伤害自己的手下。他们是无辜的。 车子到了皇冠大酒店,他们走进了大堂。大堂经理一看是少董事长薛千帆来了,连忙小跑了过来,恭敬的道:“少董事长,我给您安排了最好的位置。” 薛千帆点点头道:“好的,我们先上去了。” 香港皇冠大酒店,是薛千帆家的产业。欧阳志远看着大堂经理喊薛千帆为少董事长,不由笑道:“皇冠是你家的?” 薛千帆笑着点点头道:“是我家的,走吧,志远,你以后来香港,就来这里住,免费。”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好呀。” 众人走向电梯。 “韩贝贝!”一个男人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欧阳志远一愣,这里竟然有人认识韩贝贝? 欧阳志远抬头一看,一个长得英俊潇洒,但是带着油头粉面的年轻人,眼睛盯着韩贝贝,走了过来。 韩贝贝一看是耿建生走了过来,她不禁一愣。 耿建生不是在韩国吗?他怎么来香港了?自己在脑瘤严重的时候,耿建生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离开了自己,现在,自己的病有希望治疗好了,他又来找自己了?自己重病要死的时候,他到哪里去了? 耿建生在韩国听说了,韩贝贝的脑瘤已经找到治疗的方法,他连忙赶到香港,准备和韩贝贝重归于好。韩贝贝的容貌,让他难以忘怀。耿建生是一个极其好和色的家伙。谈恋爱的时候,他老是想占有韩贝贝,但韩贝贝却是个很保守的女孩子,她最多和耿建生拉过手。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韩贝贝早已伤透了心,她根本不理会耿建生。 现在,韩贝贝的脸色恢复了以前的高贵漂亮,这让耿建生两眼发直,他伸手就去拉韩贝贝的手道:“贝贝,我是耿建生呀?你的初恋男朋友呀?你忘了我?” 耿建生连忙解释道。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瞳孔暴缩。耿朝辉的儿子耿建生?自己爷爷的第二干儿子耿朝辉是他爹?这爷俩都是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欧阳志远心里一阵恶心,他一把推开耿建生,把耿建生推得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滚,拿开你的脏手!贝贝是你叫的吗?” 欧阳志远冷森森的盯着耿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