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八章 线索断了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卷 叱咤风云湖西市第八章 线索断了

<> 徐宇州笑道:“我是一名商人,历来商人都是和官家团结在一起的,我们不会成为敌人的。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王盛举看着徐宇州道:“这要看你经营什么东西?”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大笑起来。 王盛鹏沉声道:“欧阳志远这个人可不能轻视,三弟,我们以后要离他远点。” 王盛举道:“是人都有爱好,爱好就是他的缺点,远离欧阳志远不是办法,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欧阳志远团结过来?” 王盛鹏道:“这种危险人物,最好不要团结,我们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可以了。” 王盛举笑道:“二哥,我知道该怎么做。” 徐宇州举起酒杯道:“来,为了我们的合作,干一杯。” 三个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九点多钟的时候,欧阳志远他们就结束了。欧阳志远没有到王盛举那里去敬酒,而是把王盛举他们的帐给结了。 王战提出来到娱乐城去唱歌。 耿剑锋本来不想去,但欧阳志远没有说不去,而是欣然同意,耿剑锋笑道:“那就去一下。” 李大鹏笑道:“我们自己花钱唱歌,就叫?那些鱼肉人民的贪官,才叫。” 王战笑道:“我们只是唱歌而已,不做什么节目。” 欧阳志远笑道:“娱乐城难道还有别的节目?” 王战笑道:“湖西市最大的娱乐一条街就在东湖街,东湖街上的水上仙境服务最好,咱们就去水上仙境唱歌。” 李大鹏笑道:“走吧,我请客。” 四个人坐着车,开向东湖街。 东湖街其实并不是一条街,而是一条河,湖西市的娱乐城,就建这条河上。整条街的娱乐设施,都是依河而建。 几家最大的娱乐城,水上仙境、梦幻彩楼、河上草原,都在河上。 门前是街道,窗户后面就是河水。 任何城市的娱乐地方,都是最乱的地方,也是藏污纳垢的乐土。 几个人的车刚到街口,就碰到红灯,车子刚一停下,欧阳志远就看到七八个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西瓜刀在狂追一个人。 被追的那个人,手里同样有一把西瓜刀,但他寡不敌众,步态踉跄的从胡同里冲了出来。这人刚一冲出来,手里的西瓜刀就开始疯狂的乱砍,嘴里发出狂躁的嚎叫,眼神有胆狂乱。 开车的寒万重大声道:“有情况。” 但就这时候,一辆拉满小学生的中巴车,正好开了过来,停在了那个狂暴男人的附近,两名穿着演出服装的漂亮小女孩,走下车来。前来接孩子的家长,拉着自己的孩子,走向旁边的小区。 这辆车是湖西第八实验小学的校车,他们刚刚接回来在青少年宫演出的学生,送回每个小区。 不好,危险!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还没等欧阳志远下车,那个被追的走投无路、手里拿着明晃晃的西瓜刀的家伙,嚎叫着冲进了那辆校车,一下关上了车门,寒芒四射的西瓜刀,横在了一个小姑娘的脖子上。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人了!” 这家伙声嘶力竭的嚎叫着。 全车的小学生和一个女老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车里的小学生嘴里发出尖叫,那个校车男司机,也是吓的脸色苍白。 整个校车里,顿时哭喊一片。 孩子们的哭声让这个家伙变得更加狂暴,他狂叫道:“不许哭!再哭的话,老子杀人了。” 追杀这个人的那七八个小痞子,一看这家伙劫持了小学生,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痞子头恨声道:“算你走远,欠下的钱再不还的话,我杀了你全家,走!” 那七八个小痞子呼啦一声,消失在黑暗的胡同里。 周玉海和耿剑锋也看到了这危险的情景,两人快速的冲下车来。 欧阳志远低声道:“不要乱来,那人看样子神智有点狂暴,等机会我上。” 周玉海让司机把车开到一边去,三个人沿着街道的黑暗之处,快速的冲向那辆校车。 可是校车的四周都是空旷地,正处在这个小区的门前,而且四周都是灯光,很明亮的。 很多群众开始拨打110报警。 李大鹏和王战也冲过来。 耿剑锋立刻拿起电话,让特警马上赶过来。 不一会,110的几辆警车和特警的依维柯,就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后面还有很多记者。耿剑锋和周玉海立刻迎了过去。 特警支队长冯永带着十几名特警冲下车来,立刻抢占阻击位置。 警察快速的拉起警戒线。 冯永一看耿局长和周处长在这,心道,耿局长和周处长来的真快。 耿剑锋大声道:“冯永,没有命令,不准开枪,阻击手做好准备,绝对不能伤到孩子。” 冯永道:“是,耿局长。”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怎么办?四周都是空旷地,还有灯光,靠不过去,罪犯四周都是孩子,更不能开枪。” 欧阳志远伸手从一个民警手里接过扩音器,冷声道:“让警察把看热闹的人赶到百米开外,我给这人说话,不要开枪,以免伤到孩子。” “好的,欧阳市长。” 周玉海立刻吩咐警察赶人。 周玉海道看着校车道:“欧阳市长,咱们分两路靠过去,你在前面喊话,我从后面发动攻击。” 欧阳志远道:“不行,你动作慢,如果出现一点差错,就会伤害到孩子。” 欧阳志远看着耿剑锋道:“立刻找来谈判专家,在前面吸引对方,我和寒万重从后面进去。” 耿剑锋道:“好的,欧阳市长,副局长王宝光家就是谈判专家。” 耿剑锋立刻叫来谈判专家王宝光,准备和对方谈判。 这时候,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带人赶了过来,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公安局副局长谢兆国和第六处长郑伟。 郑伟原来担任刑侦一处处长,周玉海来了以后,他调到了六处,专门负责突发事件的处理。 王盛举还没有喝完酒,就接到了副局长薛兆国的电话,说是东湖街口发生罪犯劫持小学生的恶件。 王盛举顾不上喝酒,立刻赶了过来。 王盛举看到了欧阳志远、耿剑锋、周玉海都在,他不禁一愣,他们来的好快。 “欧阳市长,是什么情况?”王盛举大声问道。 欧阳志远立刻把情况和王盛举说了一遍,然后道:“这人被别人追杀,走投无路,冲进了正好停车的校车,劫持了里面的孩子,而且这人性情狂暴,神情有点不清,我怀疑这人吸食了毒品。” 王盛举一听,神情一愣,眼里闪过一丝杀机,他冷声道:“这种社会的人渣,直接让阻击手一枪爆头。” 欧阳志远道:“你看这人,坐在了座位上,身体很低,他的身旁都是孩子,任何一丝差错,都会伤到孩子的,所以,不能开枪。” 耿剑锋道:“谈判专家到了。” 欧阳志远看到了两位警察和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这人就是公安局副局长王宝光,擅长和罪犯交流谈判。 公安局副局长谢兆国透过望眼镜,看到了校车内,那个挥舞着寒芒四射的西瓜刀,在狂叫的犯罪嫌疑人,这人目光狂暴,自言自语,好像神智混乱。他知道,这人肯定吸食了毒品。 副局长薛兆国狠狠的瞪了一眼第六处处长郑伟,眼里又出阴森的杀气,低声喝道:“你麻痹的想死了。” 郑伟感受到了薛兆国如同毒蛇一般的杀气,他心里一寒,吓得冷汗顺着脊梁流了出来。他走到旁边,拨通了一个神秘的号码。 电话一通,郑伟恶狠狠地的道:“你狗日的想死了,你要是管理不好东湖这条街,老子重新换人,你麻痹的是怎么回事?让这人劫持学生?你狗日的想死,老子成全你!” 电话里传来一个惊恐的声音道:“这人叫赵三,欠了一屁股高利贷,被王六一伙追杀,谁知道,这个王八蛋吃了白面,劫持了那车学生。” 郑伟低声喝道:“你狗日的听好了,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我灭了你全家,让王六他们赶紧出去避避风头,立刻就走。” “是,老板。” 郑伟挂上了电话,走进薛兆国道:“这人叫王六,吃了白面,欠了高利贷。” 薛兆国的眼睛盯着校车里的赵三道:“不要留活口!” 郑伟点点头道:“我知道怎么做。” 又是几辆轿车赶了过来,脸色铁青的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赶了过来。 二十几个小学生被劫持,这让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大吃一惊,几乎暴走。任何一个小学生受到伤害,自己都不好向湖西市人民交代,更不好向省委省政府交代。 两人立刻赶了过来。 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看到了欧阳志远在这里,都是一愣。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王市长来了。” 宋光明道:“欧阳市长,你也在这里?” 欧阳志远道:“我正好路过。” 关占平脸色严阴冷的大声道:“王局长,什么情况?你看看湖西市的治安,乱到什么程度?你这个湖西市公安局长和政法委书记是怎么当的?” 王盛举知道关占平极其的生气,湖西市的治安已经影响了关占平的政绩。 王盛举连忙那情况向宋书记和关市长汇报了一遍。 宋光明沉声道:“立刻制定营救方案,不要伤到一个孩子。”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情况紧急,罪犯的情绪很不稳定,随时就有伤害孩子的危险,我有一个方案。” 宋光明急声道:“说,什么方案。” 欧阳志远道:“立刻组织谈判专家,在正面和罪犯谈判,我和寒万重从后面进去,制伏那个歹徒。” 市长关占平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还是让特警上吧,他们的功夫很好。” 欧阳志远道:“我的司机寒万重是从特战部队下来的,身手很好。” 这时候,车里的那个罪犯更加狂暴了,他嘴里不停的喊叫着,西瓜刀再次架到一个孩子的脖子上,眼神里充满着血红的暴戾,随时就有伤害学生的可能。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不能犹豫了,再晚一会,这人就要伤害孩子。” 耿剑锋看着宋光明急促的道:“宋书记,欧阳市长的身手极好,他一个人就可以对付几十个人,让欧阳市长上吧。” 王盛举本来就听说过欧阳志远的身手极好,现在听耿剑锋说,欧阳志远能对付几十个人,他有点不相信。 薛兆国和郑伟领教过欧阳志远的功夫。 宋光明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能保证不让一个孩子受伤吗?” 欧阳志远道:“只要谈判专家吸引过来那家伙的注意力,应该没有问题。” 宋光明道:“好,欧阳市长,我相信你,整个湖西市的人民在看着你,志远,不要让我失望。” 欧阳志远点点头,和寒万重快速的冲向校车尾部的方向。 宋光明看着谈判专家副局长王宝光道:“可以开始了。” 王盛举把喇叭递给谈判专家王宝光。那位谈判专家接过高音喇叭,走向校车。 “里面的人听着,我是公安局长王宝光,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我们可以满足你,条件是,不要伤害孩子。” 王宝光慢慢的走向校车。 “不要过来,你再向前一步,我就杀人!” 狂暴的赵三看到有人过来,立刻警觉起来,再次把刀架在孩子的脖子上,那个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哭。 王宝光大声道:“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我们可以满足你,但你不要伤害孩子。” 赵三看着王宝光,他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大声道:“你说话算数?” 王宝光大声道:“我说话算话。” 后面的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在校车的后尾正方,快速的接近校车。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很多家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 记者游思雨竟然也在,她从古曹县回来了,吕玉娟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明天就可以出院。游思雨手中的摄像机,对着欧阳志远和寒万重拍摄着。 赵三一听可以满足自己的任何要求,他的眼里立刻露出贪婪的神情,他大喜道:“给我准备二百万现金,不,五百万现金,一辆加满汽油的轿车。” 王宝光大声道:“加满汽油的汽车可以答应你,但现在是晚上,五百万现金太多了,怎么准备?” 赵三立刻咆哮着道:“这我不管,我给你们十分钟,十分钟拿不来现金,老子就杀人。” 这时候,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已经来到了车尾的死角,欧阳志远脚尖一点地,身子上了车的后窗户,寒万重也上了后窗户。 两人要避开前面的后视镜。 王宝光大声道:“好,我们立刻准备五百万现金,对了,你还没有吃饭吧,要不,我们给你提供点食物?”王宝光必须让赵三一直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赵三一听对方能提供食物,肚子立刻咕咕噜噜的响起来,他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 赵三立刻大声道:“我要一盘子热菜和馒头。” 王宝光大声道:“放肉丝吗?” 王宝光的这句话,让很多人差点笑出来,现场的气氛一下子松弛了。赵三的神情也有点松懈,他大声道:“最好放点,有猪大肠也可以。” 赵三的这句话猪大肠,让周围忍不住的人笑了出来。 这就是谈判专家呀。 王宝光大声道:“好,今天咱就吃猪大肠。” 口水从赵三的嘴里流了出来。 整个现场的气氛,刹那间变得极其诡异,紧张压抑和松懈纠结在一起。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已经打开玻璃,进入了车内。这时候,是最紧张的时刻。 不一会,一盘子热气腾腾的辣椒爆炒猪大肠、五六个馒头,一瓶二锅头,从后面递了过来。 王宝光看到了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在快速逼近赵三。王宝光立刻大声道:“爆炒猪大肠来了,还有一瓶二锅头,外加馒头。” 赵三一看有酒,他立刻大声道:“快拿上来,你一个人上来。” 王宝光立刻大声道:“好,我一个人上来。” 这时候,随着王宝光的走近,赵三也开始紧张起来,他的刀死死的架在孩子的脖子上。 王宝光端着菜和满头,走进了驾驶室。 气氛刹那间凝结住了,所有的人们都停止了呼吸,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放在那里,退回去,马上准备好现金和车。” 赵三立刻大声喝道。 王宝光故意把菜和酒满头放在发动机的外侧。王宝光退了出去。 赵三的一只手,伸向了那瓶酒。 机会来了。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如听闪电一般扑了过去。欧阳志远死死的抓住了赵三拿刀的手腕,寒万重一把就抢回了刀下的小姑娘,抱在了怀里。 赵三受到突然袭击,一声嚎叫,抓住了酒瓯的手,拎起酒瓶,狠狠的砸向寒万重怀里孩子的脑袋。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脚就踹在了赵三的肚子上。赵三一声惨叫,身子从车门飞了出去。 “呯!呯!” 两声沉闷的爆响,阻击子弹击在了赵三的脑袋上。 “不要开枪!” 欧阳志远大声喊道,但赵三的脑袋,早已在空中爆开。 欧阳志远知道这人吸毒,他想从赵三身上打开缺口,找到毒品的来源。湖西市的贩毒很猖狂。 十几名警察冲了过去,围住了死在地上的赵三。 另外一些警察和医生冲进校车,检查孩子们的情况。 欧阳志远看着污血和脑浆从这人的脑袋上喷出,他知道,线索断了。 远处的薛兆国和郑伟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哗哗哗……” 整个现场顿时掌声如雷,人们欢呼起来,几十名家长流着泪,冲了过来。 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关占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欧阳志远动手的动作,王盛举看的很清楚。厉害呀,身手不错,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一个夺刀,一个抢人。 几十名家长围住了车门前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他们流着泪,握住了两人的手,感谢不已。 记者游思雨冲了过来,微笑着把话筒递到了欧阳志远面前,大声道:“欧阳市长,感谢你救了这些孩子,请您谈谈是怎样救了这些孩子的?” 欧阳志远笑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在市委宋书记和关市长亲自指挥下,市公安局王局长的亲自参战,和所有警察的配合,才完成这次解救的任务。” 欧阳志远的回答,让宋光明、关占平和王盛举都感到很满意。他们都笑了起来。 很多记者涌向了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 欧阳志远走到耿剑锋的面前,脸色很不好看的道:“耿局,谁开的枪?谁下令开的枪?” 耿剑锋道:“特警支队的阻击手。” 欧阳志远沉声道:“这时候,根本不需要开枪,现在,人死了,线索就断了。” 耿剑锋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想找背后的线索?” 欧阳志远道:“这人的胳膊上,布满了针眼,如果他不死,可以从他身上查出来毒品的来源。” 耿剑锋看了一眼东湖街上的娱乐城,沉声道:“我已经安插了线人,毒品就在这条街里。” 周玉海走过来道:“我去查那几个追杀赵三的是什么人,也许能找到线索。” 欧阳志远道:“玉海,贩毒的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你要小心,注意安全。” 周玉海笑道:“我也是从特战部队退役下来的,我的身手,你还不放心吗?” 欧阳志远道:“遇到紧急情况,给我打电话。”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市长。 …………………………………………………………………………………………………………………… 第二天的山南日报,有三条关于湖西市的报到。 头版头条的报道了湖西市欧阳副市长,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激流大河,勇救溺水女子的报到。第二条新闻,就是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从劫持人质的嫌疑犯手里,救了一车孩子的报到。 两篇新闻都配发了欧阳志远救人的多副现场照片。 整个山南省都知道了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的先进事迹。 第三篇报到,对湖西市的负面影响很大。 那就是龙湖公路的问题。文章中使用了极其犀利的语言,报道了龙湖公路在使用了半年后,就 已经成了豆腐渣的事实。这篇报到,更是配了好几副路面塌陷的照片。 市长关占平有习惯在上午有看报纸的的习惯,秘书懂顶义拿来报纸的时候,懂顶义的脸色很不好看。 关占平喝了一口水,拿起了自己办公桌上的报纸,当他看到两篇专门报道欧阳志远救人的文章时,他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为人要低调呀,欧阳志远还是太年轻了。 就是救了人,而不应该这样高调。 当他看到关于龙湖公路报道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昨天山南官方网站上已经报道了龙湖公路的问题,今天山南日报再次报道了龙湖公路的事情。这不是故意给湖西市抹黑吗? 山南日报的所有文章,都要经过报社社长的审核。山南日报社的社长,是山南省宣传部副部长杨佳城。第一篇文章,是在赞扬欧阳志远的精神,第二篇文章,虽然还是在赞扬欧阳志远,但暗地里是在指责湖西市治安的混乱,竟然出现劫持小学生人质的恶件。第三篇文章,就是在打棍子了,说明省委省政府对湖西市的工作很不满意。 看来自己还是反应慢了,自己应该在昨天网站上刚一指责龙湖公路豆腐渣工程的时候,就应该立刻采取行动,彻底查清楚龙湖公路的真相,同时向省委省政府检讨。 看来,龙湖公路事件,对上面和下面,都要有一个交代。 秘书懂顶义小声道:“关市长,常委会的时间到了。” 关占平点点头道:“走吧。” 今天的常委会讨论的主题,就是海阳不冻港的规划和投资问题。 海阳不冻港的规划和投资,是由主管城建的副市长马加山负责。海阳不冻港已经规划完毕,但二百亿的投资,还没有着落。 海阳不冻港是山南省重点工程,省里投资十个亿,市里计划投资五个亿,剩下的一百八十五亿的资金,要由海阳不冻港筹备委员会自己筹集资金。 但是,副市长马加山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没有跑回来多少资金。 湖西市委办公大楼和市政府大楼都在一条街上,开车十分钟就到。 如果一个市是工业强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就有可能是市委常委。湖西市是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地级市,欧阳志远负责湖西市的工业,他自然就是市委常委。 原来的彭茂水就是市委常委。 今天是欧阳志远来到湖西市第一次参加常委会,当他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常委们还没有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