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温馨的家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六十二章 温馨的家

第一百六十二章温馨的家 孔凡生知道,秦墨瑶的母亲要从燕京来,但不知道,秦墨瑶的母亲温依依,竟然就是秦副总理的夫人。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秦墨瑶的母亲怎么可能是总理夫人? 欧阳志远看到孔凡生激动地样子,他一下就明白了,孔老在燕京多年,可能认出外婆来了。志远微笑着走到孔老身边,握住了孔老的手笑道:“孔老,这是我外婆。” 说话间,一股清凉的内力,顺着掌心,流进了孔老的身体内,孔老的内心慢慢的平静下来。 他连忙道:“您好,秦夫人。” 温依依笑道:“您好,孔老。” 众人说笑着,走进了后面院子的大房子里。 主房子古色古香的的格局和走廊,让秦飞扬更是惊异不已。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开始忙碌饭菜。 志远给外婆倒了水,泡上最好的茶叶道:“外婆,您喝水。” 温依依接过水杯,闻了闻笑道:“不错,很香的茶叶。” 志远笑道:“我们龙海的特产,毛峰春茶。这是龙海最好的茶叶,当然要给外婆喝了。” 温依依笑道;“小家伙真会说话。” 志远又给表哥秦飞扬和秦剑,每人端了一杯。 朱文才和孔老没有进屋,他们回到了博物馆的房间。 朱文才看着孔凡生道:“老孔,你看到志远的外婆,你激动个啥?你认识她?” 朱文才行走江湖多年,一辈子在江湖上闯荡,他一眼就看到孔凡生认识志远的外婆。 孔凡生小声道:“我告诉你,你不要乱说。” 朱文才笑道:“我一天到晚给人看病。没有时间乱说话。” 孔凡生道:“志远的外婆,就是秦夫人,副总理秦天涯的的夫人。” “你说什么?志远的外婆就是副总理秦天涯的的夫人?” 朱文才一听,吓了一跳。 孔凡生道:“我知道了,秦天涯副总理,就是志远的外公,是墨瑶的父亲。” 朱文才失声道:“真的?” 孔凡生笑道:“我在燕京呆了将近二十年了,电视上,天天见领导,我经常看到秦副总理和夫人接见外宾的画面。刚才我一看到秦夫人,一眼就认出来她。” 朱文才道:“想不到,宁静还有这样的亲戚。” 志远陪着外婆说了一会话,就到厨房帮助妈妈做菜。 秦墨瑶笑着看着儿子道:“儿子,去陪你外婆吧,我自己做。” 志远笑道:“我帮您快点,外婆可能饿了。” 秦墨瑶笑道:“那好吧,你择菜,我掌勺。” 志远笑道:“还是我掌勺吧,我今天呀,好好地孝敬您和外婆。” 秦墨瑶疼爱的拍了儿子一下道:“那好吧,今天人多,多准备几个菜。” 这时候,那三位工作人员在张光标的带领下,进来帮忙。 秦墨瑶笑着不让他们帮忙,但张光标说,这是他们的工作。 四个人快速的忙活起来。 志远笑着让妈妈去和外婆说话,秦墨瑶只好去陪母亲说话。 志远做饭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后,饭菜做好,一盘盘清香四溢的美味佳肴,被志远端了上来。 “开饭了!” 众人忙着摆好碗筷,秦墨瑶去请朱文才和孔凡生。 朱文才看着秦墨瑶笑道:“墨瑶,我们还是不过去了,你们一家人团聚,再说,秦夫人的身份地位……。” 刚才朱文才和孔凡生两人商量了一会,决定今天不到客厅吃饭。 两人认为,自己就是小老百姓,不能和秦夫人在一起吃饭。 秦墨瑶一听,忙道:“朱大哥,孔老,自从你们进了这个家门,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志远是我的孩子,也是你们的孩子,咱们不应该再分彼此,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不能再见外了。” 秦墨瑶的话,让朱文才和孔凡生很是感动。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睛有点红了。 两人都是无儿无女的老人,而且都在外面飘泊了一生,没有个归宿,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到老了,能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 两人不再多说,跟着秦墨瑶走进了大厅。 欧阳志远连忙招呼朱文才和孔老坐下。大家客气了一番,温依依坐了上首,依次是孔老和朱文才。 欧阳宁静拿出一个精致的瓷瓶道:“我最近刚刚酿制成功了一种能延缓衰老,安神心静、舒心活血的果酒,叫水晶露,大家尝一尝。” 欧阳宁静说话间,打开瓷瓶,先给母亲温依依倒了一杯水晶露。 瓷瓶的盖子刚一打开,一股好闻清新、沁人心扉的淡淡果味甘甜,飘进众人的鼻子中。 这种淡雅的甘甜刚一飘进鼻子里,就让人精神一振,头脑变得一片空明,所有的烦心事,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静如水、神采奕奕。 水晶露的颜色,清澈透明,如同水晶一般。 秦飞扬笑道:“好酒,姑父,您真是酿酒高手。” 欧阳宁静笑道:“只是爱好而已。” 秦剑可是酿酒的行家,他一闻到水晶露的酒香,他的眼睛刹那间亮了起来,他笑道:“姑父,这酒真不错。” 欧阳宁静又给朱文才和孔老到了一杯。志远把瓷瓶接了过来,给每人都倒了一杯。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种好闻的果味甘甜。 欧阳宁静笑道:“大家尝一尝。” 温依依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清澈透明的果酒刚一入口,那种淡淡的甘甜,如同清泉一般,顺着喉咙进入胃里,全身立刻如同沐浴在凉爽的秋天里一样,让人淡泊心醉。 温依依笑道:“宁静,不错凉如秋水,甘若清泉,心静如秋。” 欧阳宁静笑道:“您很懂酒。” 温依依笑道:“你爸爸也是很喜欢喝酒,当年我们江南温家,也是酿酒世家。” 欧阳宁静笑道:“妈妈,您的老家在江宁?是江宁的温家?” 秦墨瑶笑道:“宁静,我外婆的家就是江宁的温家。” 欧阳宁静笑道:“怪不得您品酒这么准确。” 秦剑笑道:“姑姑,江宁最大的的江州泥池酒业,是您温家的产业吧?” 温依依笑道:“呵呵,是的,那是我娘家的几位侄子的产业。” 秦剑笑道:“有时间,和他们认识一下。” 志远喝了一口水晶露,只觉得口感极好,满口留香,虽然甘甜有点淡,但那丝凉意和甘醇,刹那间就满口生津,口齿留香,而且让人神情宁静。 这种酒很适合熬夜工作的人和老年人饮用。 志远给外婆夹了两块清炖山鸡笑道:“外婆,您尝尝我的手艺。” 温依依笑道:“志远,男孩子也会做菜呀?” 秦墨瑶笑道:“妈妈,远儿从小就喜欢做菜,他的技术可是一流,今天您来了,志远说,要亲自下厨,做几样拿手的好菜,来孝敬您。” 温依依疼爱的拍了一下志远说的脑袋笑道:“呵呵,好孩子。” 鸡肉炖的很烂,入口既化,很是香醇。 秦墨瑶给母亲盛了一碗小米粥道:“妈妈,您尝尝我熬的红枣莲子粥。” 温依依笑道:“好,在龙海能吃到这么多的好东西,真是不错。” 志远笑道:“外婆,那您就在龙海多住一段时间。” 温依依笑道:“好呀。” 这顿饭吃了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 撤下饭菜后,众人喝着茶,拉着家常。 朱文才和孔老去了诊所。 虽然温依依是秘密来的龙海,但消息仍旧会传出来的。 龙海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都接到了来自上面的消息。秦夫人来龙海了。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消息来源。 现在整个龙海市,都已经暗中戒严,等候秦副总理的到来。 两人没有惊动任何人,只带了司机,前来拜访温依依。 两人来到欧阳宁静家门前,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眼里露出了一丝笑意。 周天鸿和任海涛在龙海,是互相合作的伙伴,是战友,又是对手。 两人看着欧阳宁静家的大门楼,都露出了惊奇的神情。两人是第一次来欧阳宁静家。 他们都想不到,志远家竟然是一座高大巍峨的知府老宅。 任海涛笑道:“周书记,这宅院真是不错。” 周天鸿在看旁边的介绍,他点点头道:“这就是龙海孔家知府的老宅。” 两人走进了大门,任海涛没有和周天鸿并肩而行,而是走在了周天鸿的身后。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换届,周天鸿走进省领导的行列已经确定,任海涛不想和周天鸿发生任何的碰撞,他的目标,就是周天鸿的位置。 官场里并不只是无休止的争斗。 两位工作人员毫不客气的拦住他们。 “同志,你们找谁?” 周天鸿一看有人拦住了自己,他一看,就知道对方是工作人员。 任海涛连忙道:“同志,我们来拜访秦夫人,请您给通报一声。” 任海涛说着话,递过来自己的工作证。 工作人员没有看任海涛的工作证,看着两人,他们心道,这两个人怎么会知道秦夫人来到了龙海? 温依依是秘密来龙海的,先前已经吩咐下来了,任何官员都不会见的。 一位工作人员道:“对不起,这里没有秦夫人,你们请回吧。” 龙海的官员,在这两位工作人员的眼里,根本不是官员。 这两位在龙海说一不二的领导,互相看了一眼,苦笑起来。看来,秦夫人不想见下面的官员。 两人没有继续说什么,慢慢的离开了门前。 任海涛看着周天鸿道:“周书记,那你看?” 两人吃了闭门羹,周天鸿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秦夫人是来走女儿的,不想会见下面的官员。” 周天鸿说着话,拿出了电话,他知道,欧阳志远肯定在家里。 他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志远正和外婆说话,他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 欧阳志远心道,周书记打电话找自己干嘛? 欧阳志远走了出去,按下接听键。 “周书记,您好。” 周天鸿笑道:“志远,我和任市长就在你们家门前。”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周书记和任海涛竟然在自己家门前?难道他们知道了外婆来龙海了?他们肯定是来拜访外婆的。看样子,工作人员没有让两人进来。 外婆不想见下面的官员。 欧阳志远忙道:“我这就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外婆道:“外婆,我出去一会。” 温依依笑道:“今天不要去上班了,陪陪外婆说话。” 欧阳志远笑道:“这几天我都不去上班,在家里陪您。” 志远说完走了出去,在走到张光标的身旁,小声道:“外婆不想见下面的官员?” 张光标道:“最好不见,秦总理二十号就到。” 欧阳志远点点头。 当他来到大门前的好后,志远看到了周天鸿和任海涛站在自己的车旁。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来,伸出手道:“周书记、任市长,您们好。” 周天鸿握住了志远伸过来的手道:“走,找个地方说说话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 他又和任市长握了握手。 任海涛看着年轻的欧阳志远,他的心里充满着一种深深的妒忌,他原来只知道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却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还是秦副总理的外孙。 人和人不能比呀。欧阳志远今年才二十三吧,二十三就做到了处级,真是不可思议。 欧阳志远有了强大的背景,再加上他自己的强悍能力,他的仕途,应该能走的很远很远。 自己以后尽量的不要和这个年轻人发生什么冲突,相反,还要很好的和他发展关系。 官场中最重要的不是斗得你死我活,而是互相利用,达到自己的目的。 原来的市长郭文画和欧阳志远多次碰撞,不是找死吗?自己可不想做上面人的炮灰。自己的目标,就是下一届的市委书记。 任海涛笑道:“志远,做我的车吧。” 欧阳志远一指自己的路虎笑道:“我自己有车。” 周天鸿和任海涛一看欧阳志远的车,竟然挂了燕京的军牌,两人都是一愣。 这个小家伙真能整,竟然弄了辆军车。 周天鸿知道,欧阳志远和谢老将军深厚的关系,他弄辆军牌的车开开,还不是小菜一碟。 欧阳志远笑道:“跟我走吧,咱们到江南茶社喝茶,我请客。” 周天鸿和任海涛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笑了。 江南茶社是一家环境优雅的高档茶社,来这里喝茶的人,都是龙海的上层人物。 欧阳志远要了一壶雨前龙井,和市委书记周天鸿、市长任海涛走进了包间。 欧阳志远走在最后,关上了门。 欧阳志远在关门的时候,让一个人看到了。这人是主管龙海城建的龙海副市长裴元奎 副市长裴元奎一愣,冷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心道,欧阳志远在这里干什么?市长任海涛的儿子任雨峰正恨死欧阳志远了,这两天恨不得宰了欧阳志远。 副市长裴元奎和欧阳志远有仇,欧阳志远打了他的儿子裴洪刚两次了。 运河县的旧城改造招标工程,九州集团的任雨峰,竟然一个工程都没有中标。这让任雨峰把欧阳志远恨得要死。他知道,自己没有中标,就是欧阳志远记仇,在暗中捣鬼,阻止自己中标。 旧城改造和开发区的建设,是一块大肥肉。 今天,任雨峰请主管龙海市城建的副市长裴元奎、主管招商的副市长吕胜泉吃饭,来商讨运河县的投资工程。 几个人吃完饭后,来江南茶社喝车。 裴元奎看到了欧阳志远。但他没有看到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周天鸿和任海涛先走进的包间。 裴元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嘿嘿,今天自己要借任雨峰的车手,教训一下欧阳志远。 裴元奎快速的走进了他们的包间,任雨峰正在和副市长吕胜泉说话。 “雨峰,你猜我看到谁了?” 裴元奎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任雨峰道:“裴市长,你碰到了谁了?” 裴元奎狞笑道:“欧阳志远。” “什么?你碰到了欧阳志远?在哪里?” 任雨峰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裴元奎。 裴元奎道:“二楼的绿水厅包间。” “欧阳志远和谁在一起?”任雨峰眼里露出了浓烈的杀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