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落叶归根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三十三章 落叶归根

第一百三十三章落叶归根 第一战斗小分队队长寒万重看到了欧阳志远一扬手,一道比电还疾的寒芒一闪,那道让人恐怖的寒芒,就穿透了苏茂军的脖子。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寒万重没有见过这么快的刀芒,刀芒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无声无息。 但接下来,欧阳志远的身法更是彻底颠覆了寒万重对人体速度的理解。欧阳志远的身影一闪,如同一道青烟电芒,瞬间就抱住了王展辉滚到了一边。 寒万重立刻第一个扣动了扳机。 他的子弹,刹那间,准确的打爆了苏茂军的心脏。 寒万重现在终于知道,欧阳志远在和自己比武中,人家就是没有运用全力,欧阳志远这种神秘快捷的身法,自己的拳头,根本打不着人家。还有欧阳志远的飞刀绝技,这么远的距离,刀芒竟然贴着王展辉的脑袋,刺穿了张茂军的脖子,这个角度,就是阻击手用枪,都不敢扣动扳机。 苏茂军的尸体飞起来后,带着污血,砸在了地上,警察、特警立刻扑了上去。 警察和特警看到那把军刀后,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 那把军刀,几乎把苏茂军的整个脖子切断。 好恐怖的一刀呀! 寒万重的特战小队快速的撤离了现场,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石振武一看苏茂军被打死,顿时松了一口气。 霍加臣、冯浩淼、乔振宁和年英豪都冲了过来,连忙拉起王展辉和欧阳志远。 “大哥,没伤着吧?” 几个人的眼睛里露出了极其关心的神情。 王展辉看着兄弟姊妹眼里的关心,这让他心里暖暖的,很是感动。 王展辉道:“我没事。”他没有说一声谢,谢谢两个字,已经表达不出来兄弟姊妹之间的情分。 王展辉用力的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他知道,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这一刀,自己今天就危险了。 “好兄弟!” 王展辉只有用力握住欧阳志远的手。欧阳志远救过自己的爷爷王老,现在,又救了自己。 “展辉,没事吧。” 王开国带着人,走了过来,一脸关切的看着王展辉。 王展辉笑了笑道:“叔叔,我没事。” 王开国拍了拍自己侄子的肩膀道:“没事就好。” 王开国快速的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把电话递给王展辉道:“给你爷爷报个平安。” 王老一直在担心自己孙子的安全。 王展辉接过叔叔的电话,对着电话道:“爷爷,我没事,安全了。” 王老在家里,早就急的来回乱转,现在一听孙子安全了,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 “呵呵,展辉,安全就好。” 王老高兴的眼泪流了出来。 王展辉道:“爷爷,是志远救了我。” 王老一听,连忙道:“志远?你说是那个志远?” 王展辉笑道:“就是给您看过病的欧阳志远呀。” “什么?志远来燕京了?是志远救了你?这个臭小子,来到燕京也不来我这,你让他听电。” 王老大笑道。 王开国一听,救了自己侄子的年轻人,竟然就是给父亲看过病的欧阳志远,副总理的外孙。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 小家伙的身手真好,飞刀绝技真是厉害呀。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县级干部了,自己在二十三岁,还在上大学,没有毕业。 王展辉把电话递给欧阳志远道:“志远,爷爷和你说话。”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电话,恭恭敬敬的道:“王老,您好。” 王老一听欧阳志远称呼自己为王老,立刻脸色一板道:“臭小子,叫我爷爷。” 王老这样让欧阳志远称呼自己,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孙子和志远结拜成兄弟了。 欧阳志远连忙改口道:“王爷爷,您好。” 王老笑道:“呵呵,志远,你救过我这个老头子,现在,又救了展辉,有时间,来我这里坐坐。” 欧阳志远笑道:“王爷爷,我正想去拜访您,我给您带来一箱子玉春露。” 王老一听,兄啊呵呵的道:“玉春露?好,我等你。” 王老笑着挂上了电话。 王开国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好,志远。” 王展辉连忙道:“志远,这是我叔叔,在公安部工作。”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王伯伯,您好,我早就听说大哥说起您。” 王开国笑着握住了志远的手道:“志远,谢谢你,救了展辉。” 欧阳志远笑道:“王伯伯,展辉是我大哥,救他是应该的。” 王开国笑道:“你那手飞刀,练得真厉害,呵呵,有没有兴趣来公安部工作?” 王开国身边,就是缺少欧阳志远这种身手极好的公安人员。 欧阳志远笑道:“王伯伯,呵呵,我还是干我的县长吧,公安部离家太远。” 宁英豪笑嘻嘻的道:“志远,离家远?你不会想家吧?” 欧阳志远笑道:“本来不想,你一提示,我就想了。”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众人都笑了。 这时候,燕京文物管理局局长董彦倡来到了,但那几个文物管理人员,已经被警察控制住了。 董彦倡看到了王开国在这里,他禁不住吃了一惊,连忙跑了过来道:“王部长………您好。” 王开国知道这件事,有董彦倡手下的人参与,他冷声道:“董局长,你回去吧,那几个文物管理人员,已经被警方拘留。” 董彦倡的冷汗流出来了,他连忙道:“王部长,对不起,是我没有做好工作。” 王开国很忙,他一边走一边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别忘了到我家去,你王爷爷等着你呢。” 欧阳志远道:“王伯伯,我明天去。” 王开国和手下人快速的离开。 警察们过来,走进孔老的家里,给孔老做笔录。 石振武连忙走过来,看着王展辉道:“王总,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让你受惊了。” 石振武的年龄要比王展辉大,他只能称呼王展辉为王总。 王展辉冷声道:“石局,希望你尽早破案,这些人是受到谁的指使,来抢孔老的收藏品的。” 石振武连忙道:“王总,您放心,我一定尽早破案。” 虽然王展辉不在官场,但石振武仍旧向王展辉点头哈腰。因为石振武这个局长,是王开国提拔起来的。 石振武又走到欧阳志远面前,主动地伸出手道:“志远,你好。” 石振武是燕京太极高手高贵山的徒弟,本来就和欧阳志远认识。他现在主动和欧阳志远打招呼,是因为欧阳志远和王展辉在一起,王开国又和欧阳志远说了那几句话。 欧阳志远的手和石振武的手握在了一起。 “呵呵,石局,你好。” 石振国又连忙和霍加臣、冯浩淼、乔振宁、年英豪打招呼。这些太子爷,他都认识。 警察给孔老录完口供,勘察完现场,还拍了大量的照片,然后才撤退。 欧阳志远连忙把王展辉他们介绍给孔老。 众人虽然不很精通古董,但长时间的耳闻目睹,也能鉴别出一些古董,当他们看到孔老一屋子都是古董的时候,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年英豪大叫道:“我的天哪,孔老,你有这么多的古董呀。” 孔老有点气喘吁吁的道:“呵呵,这是我一生积攒下来的东西。” 欧阳志远看着孔老的脸色很憔悴,而且脸色很黄,眉心暗淡无光,气息有点乱。他心里一惊,一把握住了孔老的手腕,给孔老把了一下脉。 志远的心里一沉,眼角闪过一丝痛惜。孔老年纪大了,全身的各大器官都在衰老,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阶段,最多还有半年的时间。 “志远,我没有事吧?” 老人满脸希望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笑道:“孔老,你没事,就是受到了那些警察和文管局人的惊吓,这颗药丸您先吃下去。” 欧阳志远不敢说出来实情,他拿出一颗药丸,递给孔老。 孔老接过来药丸,倒了一杯白开水,把药丸服了下去道:“那些警察和文物管理人员,简直就是土匪,进来就说我私藏买卖国家文物,要没收我的藏品,还推倒了我,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道:“孔老,案子很快就会破的,您放心。对了,孔老,我父亲欢迎你回到龙海老宅子居住,他已经收拾好了西厢房,就等着你回去。” 孔凡生一听,眼睛顿时亮起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真的?你父亲不计前嫌?让我回去?” 当年孔凡生卖给欧阳宁静房子的时候,狮子大开了口,而且少一分钱都不行。 欧阳宁静咬咬牙,倾家荡产买下了孔凡生的房子。结果,全家人过了好几年的苦日子。 孔凡生之所以要这么多钱,是为了给老伴看病。 欧阳志远道:“根本没有什么前嫌,您当时要钱,是为了给家属看病,我父亲从来没有记恨您什么。” 孔老看着志远道:“志远,谢谢你父亲,我最近感到身体不是很舒服,天天老是做梦回到龙海的老宅子,我想,今天就收拾这些古董,明天就走。” 欧阳志远知道老人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心里很是悲哀,但生老病死,谁也逃脱不了。自己的医术再高,也救不好生机渐渐衰老的人。 欧阳志远知道老人在归心似箭。他点点头道:“好的,孔老,我找人找车,把您的宝贝都运到龙海。” 王展辉道:“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们公司有货箱车,可以替孔老运走这些宝贝。”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大哥。” 孔老一听,连忙道:“谢谢您了展辉。” 王展辉道:“孔老,不用谢,您是志远的亲戚,我是志远的大哥,帮助您,是应该的。” 王展辉说完话,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小李,你开来一辆新的货箱车,带几个精通包装的人,带着减震的包装材料,来城墙派出所东面,我在这里等你。” 王展辉安排的很全面。 “好的,王董,我马上倒。” 王展辉挂上电话道:“孔老,咱们今天下午包装,明天就可以回龙海了,我给您定机票,您坐飞机走,让志远的父亲在龙海机场接您,您的古董和你一起坐飞机回去。” 孔凡生一听,高兴地的道:“谢谢你,展辉。” 货箱车来到后,志远和王展辉他们,在空老家忙乎了半下午,把孔老的所有宝贝都包装好装箱,准备运回龙海。 傍晚的时候,欧阳志远回到了霍老的家。志远来接萧眉,去拜访谢老将军。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救了王老的孙子王展辉?”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爷爷,我救了王展辉。” 霍老点点头道:“不错,王展辉这个年轻人很不错,你可以好好的结交他。” 欧阳志远道:“爷爷,他是我们的大哥。” 霍老道:“我知道,你们结拜的事。见到谢老将军,替我问好。” 欧阳志远道:“好的,爷爷。” 志远和萧眉开着车,先回外婆家。自己托运的酒都在外婆家放着。 赵智羽花了四个亿,拍下来这把汉代的椅子,虽然有点心疼这四个亿,但他知道,自己用四个亿狠狠地打了王展辉的脸,这四个亿花的值,极其的爽快。 只要能打击王展辉,赵智羽不会放弃任何机会的。 现在,这把价值四个亿的东汉御用椅子,就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