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拍卖会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三十章 拍卖会

第一百三十章拍卖会 年英豪和欧阳志远走了过去,欧阳志远连忙王展辉他们打招呼:“大哥、三哥、五哥、六哥,您们早到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王展辉一听欧阳志远到了,抬起头来笑道:“志远,你昨天来的燕京?”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大哥。” 冯浩淼笑着道:“志远,你对古董很有研究,看看这把古玉椅子,怎么样?”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呀。” 欧阳志远看着这件古代的椅子简介,上面写着:“东汉宫廷御椅,起拍价,二千万人民币。 这件椅子制作的极其考究大气,工艺精湛,古迹斑斑,玉质细腻,花纹清晰。椅子后背上,雕刻了一条仰天长啸、张牙舞爪的四脚螭龙。整条龙极其凶猛,怒目圆瞪,獠牙外漏,尾巴高高的甩起,透出一种绝霸天下的强大气势。 乔振宁道:“志远,这条龙是标准的东汉螭龙,这把椅子真是不错。” 霍加臣笑道:“不如我们把这把椅子拍下来,放在咱们的办公室里,预示着咱们精慧投资联盟的事业,大展宏图、龙啸九天。” 年英豪笑道:“好呀,我也尝尝做皇帝的滋味,过去皇帝竟然坐的是玉石椅子。” 乔振宁笑道:“好,咱们拍下来他,志远懂得古董,让志远负责拍下来。” 冯浩淼笑道:“振宁,你父亲可是主管文化方面的,你怎么会不懂文物?” 乔振宁笑道:“文物鉴定,是要靠悟性的,在我的眼里,真的和假的都是一样的。”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笑了。 不懂文物的人,真的假的,是分不清的。乔振宇的父亲主管文化?是什么官员? 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这把椅子,这把椅子真是不错。他猛然感到,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欧阳志远看到,赵智羽和赵斌、楚浩南、颐秋水,还有几名男人,都在看自己这一方,他们的目光有点不怀好意。 其中有一个张着一双三角眼的男人,更显得阴毒。 当赵智羽看道欧阳志远和精慧投资联盟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不由的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这些人在一起?精慧投资可是不好惹的主。 看样子,欧阳志远对这把玉石椅子很感兴趣。 王展辉看着志远道:“志远,我们一会拍下这把椅子。”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远处的赵智羽和那个三角眼的男人,然后轻声道:“就怕有人要和我们争。” 王展辉一听,他抬起脸来,看到了赵智羽几个人。 王展辉的眉头皱了起来。王展辉的鹏程集团在燕京的生意,和赵智羽碰撞过很多次,闹得很不愉快。 两人的爷爷,都属于燕京三老之一,两人谁也不服谁。 “志远,一定要拍下这把椅子。” 王展辉盯了一眼赵智羽。 欧阳志远笑道:“这把椅子底价可是二千万,要想拍下来,就怕要过亿,如果赵智羽也想拍下来,不知道多少钱能拍下来。” 王展辉道:“钱,对于我来说,就是数字,记住,不惜任何代价的拍下来。” 远处的赵智羽看着赵斌道:“看到了那把椅子了吗?精慧投资联盟肯定想要,一会拍卖的时候,把椅子给我拍过来。” 赵斌点头道:“好的,大哥,这件事,我来办。” 年英豪道:“志远,有一把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剑,我很喜欢,咱们去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好,看看去吧。” 王展辉让乔振宁去办拍卖手续。 众人和年英豪走到了青铜器的展览柜前。 青铜器有很多是国宝重器,国家不允许拍卖和交易。但一般的青铜器是可以的。欧阳志远看到了那把寒芒四射的青铜战剑。这把青铜剑,虽然经过了千年岁月的洗礼,但现在仍旧完好无缺,剑锋闪烁着凌厉的寒光,剑脊背上,闪烁着神秘的花纹,剑把是一只变异的螭龙。 好剑! 这是一把真正的春秋战国的青铜宝剑。起拍价一百万元。 欧阳志远笑道:“七姐,人家女孩子都喜欢翡翠项链宝石戒指什么的,呵呵,你却喜欢刀枪剑戟。” 年英豪道:“我也喜欢,但没有人送呀?” 欧阳志远笑道:“七姐要是喜欢,我送你。” 乔振宁笑道:“七妹喜欢的东西,可都是上百万的宝石翡翠,你一个小县长的工资,就怕……。” 欧阳志远笑道;“说的也是。” 众人又看了几件相中的古董,在九点五十的时候,大家进了拍卖大厅。 十点钟,拍卖正式开始。 拍卖师是一位年轻妩媚的女子。这位女儿长得极其漂亮,身材高挑,身穿一件名贵的江南苏州旗袍,把迷人的娇躯勾勒的凹凸有致。特别是她把漂亮的秀发高高的盘起,漆黑的秀发上,插着一根青翠欲滴的翡翠簪子,让白皙修长的细腻脖颈展露出来,如同白天鹅一般的高贵,让人心跳加速。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燕京古玩城夏季拍卖会现在开始。” 这位美女拍卖师口才极好,声音十分的悦耳,让人听起来如同沐浴了三月春风一般。 “第一件拍卖品,明代和田白玉五福临门白玉牌,起拍价十万。” 服务小姐用木盘子端着那块晶莹剔透的白玉牌,在台上展示着。同时,台上大屏幕中,不断播放着这块和田白玉的多角度图片。 拍卖师大声道:“玉牌上,有五只可爱的小蝙蝠,互相依偎在一支开满梅花的枝头上。五只蝙蝠,蝠和福同音,梅花和门同音,这块白玉牌地意境就是五福临门。整块白玉牌子,晶莹剔透、宝光四射,做工精湛,是送给老人和孩子的最佳礼品,现在开始拍卖,起拍价十万,每次最低加价一万,高了不限。” 拍卖师的话音未落,就有人开始叫价。 “十一万!” “十二万!” “十三万!” 王展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这件白玉牌子,是真的吗?” 欧阳志远点头道:“是真的。” 王展辉从欧阳志远手里接过八号牌,举了起来:“十五万。” 王展辉打算把这块玉牌拍下来,送给爷爷王老。 这边王展辉刚报出来十五万,赵智羽向赵斌一使眼色,赵斌立刻举牌道:“十六万。” 王展辉再次举牌:“二十万。” 赵斌立刻举起牌子:“二十一万。” 王展辉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年英豪大声道:“大哥,赵斌是故意和你过不去,他报的价比你多一万块。” 本来有人想跟着报价,但一看这两位太子爷在较劲,很多的人立刻打消喊价的念头。这两位太子爷,谁敢惹? 那为漂亮的女拍卖师一看到两位太子爷在较劲,顿时大喜之极。这些借助上一代功绩的太子爷们,有的是钱,今天第一件拍卖品,就能拍出个好价钱。 女拍卖师的眼睛立刻盯着王展辉,大声道:“赵少出了二十一万了,还有人要举牌的吗?” 王展辉举起了牌子:“三十万!” 赵斌再次举牌:“三十一万!” 参加拍卖会的人,大多数都知道,这块白玉牌子的价值在二十万左右,三十万是到顶了。 王展辉一声冷哼,举起了牌子:“五十万!” 女拍卖师瞬间兴奋起来,我的天哪,王展辉竟然出到了五十万。 还是太子爷有钱呀。 远处的祥宝斋老板顾正祥看到了王展辉身旁的欧阳志远,他禁不住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竟然和王展辉他们坐在一起,这……这怎么可能? 王展辉他们的身份,顾正祥是知道的,人家是太子爷。 年英豪看到王展辉喊出了五十万,不由的笑道:“对,每次加上二十万,砸死那兄弟俩。” 女拍卖师大声道:“五十万!王少出了五十万了。” 赵斌看了一眼赵智羽。赵智羽微笑道:“继续。” 赵斌再次举牌:“五十一万。” 看热闹的人们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没有人想到,第一件拍品,就这样火爆。 王展辉的脸色一片铁青。欧阳志远也没有办法,不论你出多少,人家就加价一万元。 王展辉不是疼钱,他这口气咽不下去。 但现在,王展辉不得不再次举牌:“一百万!” 所有看热闹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王展辉竟然喊出了一百万的价格。 女拍卖师知道,今天自己的提成厉害了。她兴奋的脸色发红,立刻大叫道:“一百万,王少出了一百万。” 赵斌看着赵智羽道:“大哥,咱还出价吗?” 赵智羽笑眯眯的道:“不出了,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让王展辉多出八十万,是给他个教训。” “一百万!一百万第一次!” 女拍卖师大声喊着:“一百万第二次。一百万第三次,好,成交。” 女拍卖师的拍卖槌落了下来。 王展辉多花了八十万,终于拍下了这块玉牌。 王展辉的脸色终于平静下来了。就算再花一百万,他还是想把这块玉牌拍下来,送给父亲。 下面的几件东西,也都顺利的拍了出去。 第十件的拍卖品,就是年英豪看上的那把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剑。 服务小姐把那把青铜剑在看台上展现着。 大屏幕上,也在播放着这把青铜剑的画面。 女拍卖师大声道:“这是一把品相完好的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剑,拍卖底价一百万,加价不低于五万。” 女拍卖师的话音一落,年英豪拿过王展辉手里的牌子道:“一百零五万。” 年英豪把价格加了五万。 有几位收藏古剑的爱好者,本来想喊价的,但一看是年英豪在喊价,那几个人连忙放下了牌子。 在燕京的圈子里,很多人都知道,这位姑奶奶不好惹。一个不好,拳头相加。 女拍卖师一看报价举牌的又是这几位太子爷里的一位女孩子,顿时高兴的几乎发狂了。哈哈,要是那边的赵少们再次较劲,自己今天就发财了。 女拍卖师立刻大声道:“漂亮的八号,报出了一百零五万,一百零五万了。” 女拍卖师一边喊着,一边看着赵斌他们。拍卖师希望的是,赵斌他们再次和这面较劲。 赵智羽可不想和年英豪较劲,为了家族的利益,自己还要追这个小丫头呢。 女拍卖师喊了几遍,竟然没有人举牌,这让女拍卖师困惑不解。 “一百零五万第一次!一百零五万第二次!一百零五万第三次,好,成交。” 女拍卖师想不到,这把青铜剑竟然只拍卖了一百零五万。 年英豪想不到,竟然没有人和自己挣这把青铜剑。 在拍卖了十几件东西后,那把汉代御用玉石椅子,终于出场了。 这件大气、古迹斑斑、做工精湛的汉代御用玉石椅子,被几个人抬着,走到拍卖台上。 女拍卖师大声道:“女士们、先生们,本次拍卖会的压轴大件——汉代御用玉石椅子,就要开始拍卖了,请大家踊跃竞拍,起拍价二千万,每次加价不低于十万。” 这件宝贝一出来,整个拍卖现场立刻变得骚动起来。但起拍价两千万的价格,让很多人望而止步。 赵智羽微笑着赵斌道:“只要王展辉出价,你就加上五万,一直拍下这把椅子为止。” 赵斌点头道:“好的,大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