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凄惨的身世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凄惨的身世

第一百二十五章凄惨的身世 萧远山看着萧眉冲进了自己的房间,他知道,萧眉是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任何人都接受不了这种突如其来的现实的。 萧远山示意欧阳志远去看看萧眉。 欧阳志远道:“爸爸,你们去休息吧,我一会再去看她,让她先哭一会,哭出来就会好受一些。” 萧远山和魏海娟点点头,但没有离开,仍旧坐在沙发上。萧远山拿出一支烟,欧阳志远拿起火机,给他点上烟。萧远山深深地一一口,眼睛看着二楼女儿的房门,眼睛里满是担心的神情。 欧阳志远小声道:“我去看看。” 萧远山点点头。 欧阳志远走到萧眉的房间门前,欧阳志远听到房间里隐隐传来了萧眉的哭声。 萧眉绝没想到,自己已经二十六了,竟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现在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母竟然早已离开自己,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孤儿。 萧眉的内心如同针刺一般剧痛,痛的撕心裂肺。 她禁不住泪流满面。现在她终于知道了,自己每次给霍叔叔、李阿姨上坟的时候,为什么会这那么的心痛,他们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自己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亲生的爸爸妈妈长得是什么样子? 萧眉再要强,但泪水还是不停地流了出来。 欧阳志远走了进来,看着萧眉的双肩还在剧烈的抽动着,志远感到了心痛心酸,他的眼睛湿润了,他毫不犹豫的把萧眉搂在了怀里。 “志远……呜呜呜……。” 萧眉一下子扑进了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 志远知道,萧眉哭出来以后,心情就会好起来。 “眉儿,你觉得心里难受,就哭吧。” “呜呜……呜呜……。” 萧眉哭了好一会,终于把心里的痛哭发泄了出来。 志远拍着眉儿的后背道:“眉儿,你看,你的脸都哭成小花猫了。” 萧眉抬起脸来,呆呆的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谢谢你,志远。” 欧阳志远伸手擦去萧眉的泪痕,疼爱的道:“眉儿,咱们之间还能说谢谢吗?” 萧眉小声道:“我去洗洗脸,爸爸妈妈还没休息吧?” 志远道:“还没有,他们很为你担心。” 萧眉走到洗手间洗完脸,看了志远一眼,轻声道:“我去看看爸爸妈妈。” 欧阳志远道:“去吧,眉儿。” 萧眉轻声道:“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永远是我的父母。” 欧阳志远一听萧眉的话,他知道,自己的萧眉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知道感恩的女人。 欧阳志远抱了一下萧眉道:“我老婆真懂事,去吧,爸爸妈妈都没睡。” 欧阳志远拉着萧眉走出了房间,沿着楼梯走了下来。 萧远山一看萧眉和欧阳志远走了出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担心的神情慢慢的消失。 “眉儿。” 魏海娟和萧远山都站了起来。 萧眉走到了萧远山和魏海娟面前,伸出了手,和萧远山、魏海娟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爸爸,妈妈,谢谢您们。” 萧眉这句话,让萧远山和魏海娟的眼睛湿润了。 这一句话,让萧远山和魏海娟都知道,自己没有白养这个孩子二十多年。 欧阳志远看着一家人抱在了一起,他的内心也是很感动。 “爸爸、妈妈,萧眉,坐下吧。” 萧眉又给萧远山和魏海娟,每个人端了一杯茶道:“妈妈、妈妈,您们辛苦了。” 萧远山接过茶杯道:“好孩子,这次你到燕京,好好的给你爷爷说说话,代我问好。” 萧眉道:“我知道,爸爸。”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已经是十一点了,他看着萧远山道:“爸,您明天还要上班,您和妈妈去休息吧。” 萧远山和魏海娟站了起来,两人看着萧眉道:“好的,志远,你们也早点休息。” 萧眉和欧阳志远看着萧远山和魏海娟走近他们的房间,欧阳志远伸手握住了萧眉的手。 “眉儿,走吧。” “志远!” 萧眉再次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 欧阳志远知道,萧眉现在的内心非常苦,现在是最希望得到安慰的时候。 志远轻声道:“走,咱们休息吧。”他说完话,轻轻地抱起萧眉,走向二楼的房间。 志远洗了个澡,他没有离开萧眉的房间,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萧眉炽热的嘴唇,使劲的亲在了志远的嘴唇上,咬的志远很痛。 志远感到了萧眉的热烈和疯狂,他知道萧眉为什么变得这么疯狂热烈。眉儿要把自己的痛苦发泄出来。眉儿是自己的爱人,自己要 好好的爱她。给眉儿最大的快乐。 萧眉热烈的亲吻着欧阳志远,娇躯剧烈的扭动着。 “喔,眉儿……我爱你……我爱你……永远的爱你。” 欧阳志远一边喃喃的叫着,一遍脱着萧眉的衣服。 “我的小坏蛋……我的志远……我的爱人,我的港湾,好好的爱我吧,我也爱你,让我们一起飞吧…………………………………………………………………   志远轻轻的调整好一个位置,侧过身来,让萧眉的身子睡得更舒服。 萧眉微微的动了一下,整个娇躯紧紧的缠绕在志远的怀里,两手下意识的死死抓住了志远的脖子没有松开。虽然萧眉在极尽欢乐之后睡着了,但眼角上,还挂着泪滴,长长的睫毛还在不断地颤抖,小鼻子还不时的抽动一下。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苍白的脸和流下来的泪珠,志远的心里很痛,眉儿的身世竟然这样凄惨,从小就失去了双亲。 欧阳志远爱怜的擦去萧眉脸上的泪滴。 眉儿,我要用自己的一生来呵护你。 萧眉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第二天,萧眉、欧阳志远起的很早,告别了萧远山,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飞机是上午十点的。 冯秀梅对待萧眉,就如同对待自己的的亲生女儿一般,她帮助萧眉收拾好了行李。 冯秀梅很喜欢娜娜、王雪和林小雅,每个人送了一张银行卡。 三个小丫头说什么都不要,最后,冯秀梅的眼光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娜娜、王雪、林小雅,你们冯姨很喜欢你们,这是冯姨的一片心意,呵呵,你们都在上学,收下吧。”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三个小丫头才收下。 “谢谢冯姨。” 三个小丫头的嘴很甜。 冯秀梅一生没有结婚,但很喜欢孩子。她拍了拍三个小丫头的小脑袋笑道:“呵呵,不用谢,你们放假后,来看看我就行了。” 王雪抱住了冯秀梅的胳膊道:“冯姨,国庆节放假,我们来看您。” 冯秀梅笑道:“好呀,王雪,到时候,你们在这里多住几天,来陪陪我。” 林小雅笑道:“冯姨,我们以后也和眉姐姐一样,也叫您干妈得了,您就有四个女儿了。” 冯秀梅一听,笑道:“好呀。” 娜娜、王雪、林小雅立刻齐声喊道:“干妈。” “唉!” 冯秀梅高兴的嘴里答应着,眼睛有点湿润了。她想不到林小雅竟然带头认了自己做干妈,这让冯秀梅百感交集。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您现在一下又多出了三个乖巧的女儿了。” 冯秀梅眉笑眼开的道:“是呀,可惜,你们这就要坐飞机到燕京。” 娜娜抱着冯秀梅的另一条胳膊道:“干妈,我们会经常来看您的,我们毕业后,就来您身边工作,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冯秀梅笑道:“好呀,到时候,你们都来天信集团,我给你们安排好位置。” 三个小丫头都知道天信药业在全国都是一流的制药企业,现在一听干妈要给自己留好,三人都很高兴。 “谢谢干妈。” 众人辞别冯秀梅,直奔飞机场,飞机在十点准时起飞。 王雪、娜娜、林小雅没有坐过飞机,今天是第一次,三个小丫头很是兴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萧眉靠在欧阳志远的身旁,没有太多的话语。欧阳志远伸出手,握住了萧眉的手。 “眉儿,你要是困得话,就睡一会。” 欧阳志远爱怜的握着萧眉的手。 萧眉把头靠在志远的肩膀上道:“不困,志远,爷爷和奶奶的身体还好吗?”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霍老和你奶奶的身体很好,两位老人健康的很。” 萧眉看着志远道:“爷爷,奶奶是怎样找到我的?” 欧阳志远道:“上次,我去给霍老看病,就发现了霍老家的客厅里,挂着一幅照片,上面有一位年轻的女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这吓了我一跳。后来我才知道,这张照片是霍老大儿媳的照片。” 萧眉没等欧阳志远说完,一双手死死地抓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指甲都刺进了志远的皮肤。 “志远,你……你是说,爷爷家有我妈妈的照片?” 萧眉的眼睛红了,她激动地整个娇躯都在颤抖。她从来没看到过自己妈妈的照片,不知道自己的妈妈长得是社么样子。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眉儿,你爷爷家有你妈妈和爸爸的照片。”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要尽快见到我妈妈的照片。” 欧阳志远道:“好的,眉儿,咱到了外公家,安排好娜娜他们,我就带你去见你的爷爷奶奶。” 萧眉点点头。 两个小时后,飞机在燕京机场降落。 欧阳志远带着萧眉和三个小丫头走出机场出口,就看到自己的表哥秦飞扬正冲自己招手,快步跑了过来。 秦飞扬是二舅秦明阳的大儿子,他一直在燕京经商,二舅还有一个小儿子叫秦胜,跟随父母在阳山省。 欧阳志远笑道:“表哥。” 秦飞扬看着欧阳志远笑道:“表弟,你们来了。” 萧眉见过秦飞扬,她连忙和秦飞扬打招呼:“表哥,你好。” 娜娜笑嘻嘻的道:“大表哥,你好,我是娜娜。” 娜娜和秦飞扬是第一次见面,秦飞扬看到这三个青春逼人的三个女孩子,很是惊异。娜娜一和他打招呼,他连忙笑道:“呵呵,小表妹,你真漂亮,你好。” 娜娜脸色一红,笑嘻嘻的道:“大表哥,这两位是我的同学,王雪和林小雅,她们长的更漂亮,你们认识一下。” 王雪和林小雅也是脸色红红的,但两人生性都很活泼,两人连忙和秦飞扬打招呼。 林小雅笑道:“我们和娜娜是好朋友,我们也叫你大表哥吧。” 王雪微笑着伸出手道:“大表哥,你好。” 秦飞扬反而有点不还意思的笑着握住了王雪的手道:“想不到我一下子多了三位这么漂亮的表妹,呵呵。”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走吧,外公在家吗?” 秦飞扬道:“在家,奶奶和爷爷在等你们,萌萌一会下班就到。” 秦飞扬带来一辆商务车,众人刚好坐下。 虽然有秦飞扬开车,但到了那片神秘、戒备森严的别墅区,武警和特卫团的战士们,检查的仍旧很严格,而且身份还要登记。 王雪和林小雅看着全副武装的战士,在仔细的检查,两人心里感到很奇怪,秦爷爷住的是什么地方?检查这么严格? 娜娜没有告诉王雪、林小雅,自己的外公是秦副总理。 车子在经过三次检查后,终于进入了一片豪华的别墅区,但这里仍旧是三步一岗,戒备森严。 林小雅看着娜娜道:“娜娜,秦爷爷住的这是什么地方?这么多站岗的?还有枪?” 欧阳娜笑道:“我也不知道,我是第一次来,这可能是秘密。” 王雪笑道:“娜娜,我敢说,秦爷爷绝对是一位大领导,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多站岗的?” 欧阳娜伸了伸可爱的小舌头道:“可能吧。” 不一会,商务车就来到了秦副总理居住的地方。 别墅外面,仍旧有警卫。但这次警卫并没有在检查。商务车直接开进了很大的院子里。 “呵呵,到了,漂亮的表妹们,都下车吧。” 秦飞扬很开朗,他比欧阳志远大不到一岁,很喜欢开玩笑。 欧阳志远和萧眉、娜娜、王雪、林小雅走下商务车,几位工作人员帮助搬着行李。 欧阳志远的外婆温依依早就微笑着迎了出来。 家里有外婆的照片,欧阳娜早就看过了无数遍,小丫头早就大叫着跑了过去。 “外婆,您好,我是娜娜。” 娜娜直接扑进了外婆的怀里。 “呵呵,我的宝贝娜娜,是你吗,想死外婆了。” 温依依一下子把欧阳娜搂在了怀里,老人家的眼泪流了出来。 “外婆,我也想你。” 娜娜在外婆的怀里,还是个孩子,她在外婆的怀里撒着娇。 欧阳志远和萧眉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叫道:“外婆,我们来了。” 温依依搂着娜娜笑道:“志远,萧眉,呵呵,进屋吧。” 王雪和林小雅看着温依依,连忙道:“外婆,您好。” 温依依连忙拉着王雪和林小雅的手道:“好孩子,走,进屋坐。” 萧眉扶住了外婆的胳膊,众人走进了很宽敞的大客厅,秦总理微笑着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娜娜早就跑过去,抱住了外公的胳膊道:“外公,我是娜娜。” 秦天涯一看自己唯一的外孙女来了,他很是高兴,笑呵呵的道:“娜娜,呵呵。” 欧阳志远和萧眉走过来道:“外公,您好。” 秦天涯微笑着道:“志远、萧眉,你们来了,坐吧。” 旁边的王雪和林小雅在看到秦天涯的那一瞬间,两人都惊呆了。 秦副总理!                                            两人都在电视的新闻里,经常看到秦副总理视察全国各地,接见外宾,对秦副总理很熟悉,现在秦副总理竟然就在眼前,两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娜娜的外公竟然是秦副总理。 秦天涯转过脸来,慈祥的看着王雪和林小雅微笑道:“你们是王雪和林小雅吧?呵呵,不错,都是县里的高考状元。” 两人没想到,秦副总理竟然知道自己,两人的脸红了。 王雪连忙道:“秦爷爷,您好,我是王雪。” 秦天涯微笑着拉住了王雪的手道:“王雪,你家庭的不幸,你欧阳大哥给我说了,你能自强不息、刻苦学习,考了个傅山县的状元,还考进咱们国家最好的燕京大学,很了不起吗。” “秦爷爷。” 王雪的眼圈一红,眼睛湿润了。 林小雅道:“秦爷爷,我叫林小雅。” 秦天涯笑着拍着林小雅道:“我知道,你叫林小雅,运河县的高考状元,从小家庭贫困,但学习刻苦认真,和娜娜一样,考进了燕京大学,真是了不起的好孩子。” 林小雅的脸色红了。 温依依笑道:“孩子们,都坐下吧,天不早了,咱们洗手吃饭。” “呵呵,奶奶、爷爷,我来了。” 秦萌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温依依笑道:“萌萌,你欧阳哥哥和萧眉姐姐来了,娜娜也来了。” 秦萌萌一步走了进来,看着欧阳志远和萧眉笑道:“我是听说表哥和萧眉来了,才回来的。” 欧阳志远笑道:“萌萌,下班了。” 萧眉早就拉住了秦萌萌笑道:“萌萌。” 秦萌萌道:“眉姐姐,你好。” 娜娜跑了过来大声道:“萌萌表姐,你好,想死我了。” 秦萌萌笑着和娜娜抱在了一起道:“小丫头,真厉害,说考上燕京大学,就考上燕京大学,真是羡慕你。” 娜娜笑道:“我更羡慕你,你现在都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了。” 秦萌萌笑道:“我只是一般的记者。” 娜娜笑道:“萌萌姐,这是我的同学王雪和林小雅,他们都考上了燕京大学,是我的好朋友。” “萌萌姐姐,你好。” 王雪和林小雅连忙和秦萌萌打招呼。 秦萌萌看着王雪、林小雅道:“王雪、小雅,你们真漂亮,我敢说,今年燕京大学新生里面你们三个人是最漂亮的女孩子。” 娜娜笑道:“不会吧,萌萌姐,你也很漂亮。” 秦萌萌摇头道:“和你们相比,我老了。” 温依依笑了。 “小丫头,你才多大?就老了?开饭开饭。” 温依依和秦天涯知道,家里早就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两位老人很是高兴。 大家洗了手后,都坐在桌子旁。娜娜的小嘴很甜,依偎在外婆和外公的身旁,这让温依依和秦天涯对这个外孙女很是疼爱。 工作人员开始上菜。 欧阳志远开了一瓶玉春露,给外公和外婆倒了一杯,又给秦飞扬倒满。 外公和外婆在平时经常喝一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