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爱意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一十二章 爱意

第一百一十二章爱意 这个王八蛋真会演戏呀,湖西市离不开这位宋书记?他妈的真会拍马屁,地球离开谁,照样转。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这人拍马屁的功夫,绝对一流,看这样子,这位宋书记一定很看重这名官员。 欧阳志远对湖西市的领导们,立刻有了看法。 宋书记显然听到了范中伟的话,他的眼角露出一丝笑意,微微的点点头。范中伟一看宋书记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话,宋书记一定听到了,并向自己点头。 范中伟的脸上立刻留露出感激涕零的样子。 所有的官员看到宋书记苏醒过来,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刚才过来叫宋佳佳的那位年轻人立刻拿过一个枕头,轻轻地抱起宋书记的头,把枕头放在宋书记的后背,然后拿出一杯水道:“宋书记,您刚才出了很多汗,您喝一口水。” 这位年轻人叫韦青松,是宋书记的秘书。 宋书记点点头,宋佳佳连忙接过韦青松的水杯,慢慢的喂父亲喝水。 欧阳志远快速的起掉所有的银针,站起身来,离开人群。 所有的官员都在想宋书记问好。 欧阳志远心中冷笑道,真是一群马屁精。 没有人理会欧阳志远,也没有人感谢他。他们的眼里,只有宋书记。欧阳志远转身走出人群。 “你好,我叫项永臣,在湖西市人民医院工作,能认识一下吗?” 那位随队医生微笑着向欧阳志远伸出手。 这是唯一没有向宋书记献媚的男人。欧阳志远知道他的医术精湛,也想认识他一下。 欧阳志远握住了项永臣的手笑道:“我叫欧阳志远,在龙海市运河县政府工作。” “呵呵,你不是医生?” 项永臣看着欧阳志远,惊异的道。 欧阳志远道:“原来是医生,现在不做了,但我碰到病人,一定会抢救的。” 项永臣笑道:“你的医术很精湛,针灸很独特,要不是你抢救,这次宋书记就怕……。” 欧阳志远笑道:“项医生你的医术也很精湛,抢救心脏病人的方法也对,但是,宋书记的心脏病极重,可能飞机下降,血液冲击了心脏,伤了心瓣膜,所以,就是你的抢救方法很对,但对他也是无用的,下了飞机后,立刻让宋书记住院治疗,要动手术,最好在龙海市里医院,不要再回湖西市了,免得路上颠簸,加重病情。” 项永臣道:“好的,我会建议的,我比你年龄大,我叫你志远吧。” 欧阳志远道:“当然可以,项医生。” 欧阳志远辞别项永臣,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飞机到达龙海机场的时候,龙海市立医院的救护车,早已在机场等候。在机场等候的,还有湖西市很多的官员。 看样子,项永臣的建议被采纳了,宋光明先住在龙海医院。 欧阳志远看到龙海市立医院院长张延清亲自带领医生,把宋光明接走。 宋光明虽然不是龙海市市委书记,但他是湖西市省纪委书记,级别和周天鸿是一样的,张延清也不敢怠慢的。 “哥们,您好,还没问你的你的名字?” 金发男青年从后面赶上来,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这才发现,这小子的年龄要比自己小一点,身高竟然和自己差不多,有一米八一。 欧阳志远笑道:“我叫欧阳志远。你呢?” 金发青年笑道:“我叫王战,南州人,你以后到省城南州,给我打电话,就冲你飞机向下掉时,你那股镇静劲,是个男人,到南州我请你喝酒。” 说着话,他递给欧阳志远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他的电话号码。 欧阳志远想不到,金发青年竟然是省城的人。欧阳志远也是喜欢结交朋友的人,他接过纸条笑道:“好的。” 金发青年道:“哥们,我先走了,外面有人接我。” 金发青年说完话,快步走出候机大厅。 欧阳志远走出了飞机场大厅,两眼开始找人,他的眼睛猛然一亮,不远处的台阶上,身穿一身紫色套裙的黄晓丽,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一双充满柔情的大眼睛,正深情的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微笑着紧走几步,来到黄晓丽的身旁,笑嘻嘻的小声道:“黄书记,穿的这么漂亮,想勾和引谁呀?” 黄晓丽脸色一红,压低声音道:“想勾和引你个小坏蛋。”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我可是共党员,党的干部,立场坚定,不怕勾和引的。” 黄晓丽小声道:“我就是党,你应该向我靠拢。” 欧阳志远小声坏笑道:“晚上再向党靠拢吧,我要深入到党的内部。” “呸!” 黄晓丽的脸色红红的,象彩霞,眼睛能滴出水来。 “爸爸!” 一帆兴奋急切的稚嫩声音,从一辆车的车窗传来。小丫头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兴奋的挥舞着小手,两眼泛着光亮,又蹦又跳。 欧阳志远心里一热,自己好长时间没看到一帆了。他跑向那辆轿车,冲进车内,一下把一帆抱在怀里,紧紧地不放,狠狠的亲一帆的小脸蛋。 一帆兴奋的咯咯直笑。 “爸爸,我都想你了,你干嘛去了?你不要一帆和妈妈了吗?” 一帆紧紧地搂住爸爸的脖子,再也不松开,小丫头的眼里竟然含着泪水。 欧阳志远搂着一帆,擦去小丫头的眼泪道:“爸爸也想你们,爸爸怎么不要一帆和妈妈呢?妈妈出了一趟远门,这不,今天刚回来,妈妈就接你回来了,来见爸爸。” 黄晓丽坐进车里,关好车门,她看着这父女俩亲热的样子,眼睛也是有点湿润。 “爸爸,以后不许离开一帆和妈妈这么长时间,可以吗?不然我和妈妈都会想你,想的非常厉害。” 一帆亲了志远一下,看着自己的爸爸道。 “好,一帆,爸爸今后要常来看我的宝贝一帆。” 欧阳志远刮了一下一帆的小鼻子。 一帆笑嘻嘻的道:“那拉钩。”小丫头说着话,伸出了小手。 志远笑道:“好,我和一帆拉钩。” 欧阳志远伸出小手指,和一帆的小手指勾在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志远和一帆一起笑着。 “爸爸,你的手好大呀,我的手什么时候,才能长得和爸爸一样大?” 一帆张开小手,和爸爸的大手比划着,对在一起,笑嘻嘻的看着志远。 欧阳志远亲了一下一帆笑道:“一帆,很快的。” 看着父女两人的亲密,一种久违的温馨,在黄晓丽的心头升起。 欧阳志远看着一帆道:“一帆,看看爸爸给你带回来的礼物。” 欧阳志远打开行李,拿出专门给一帆买的白雪公主娃娃。 “啊!白雪公主!” 一帆一看到这个漂亮的娃娃,立刻发出夸张的尖叫,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谢谢爸爸,我太喜欢了。” 一帆抱住了白雪公主娃娃,狠狠的亲了一下志远。 黄晓丽笑道:“不要太宠一帆了。” 欧阳志远笑道:“一凡是我女儿,给她买个娃娃,算不了什么。” 欧阳志远说着话,拿出一礼品盒道:“给你的。” 黄晓丽笑道:“什么?” 欧阳志远笑道:“打开看看。” 黄晓丽接过礼品盒,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心里热乎乎的。自己从来没有收到礼物。 她慢慢的打开礼品盒,一条宝光璀璨、晶莹剔透的翠绿翡翠项链,出现在眼前。 黄晓丽的心脏狂跳。没有不爱美的女人。这条翡翠太漂亮了。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喜欢吗?” 黄晓丽点点头,小声道:“太漂亮了,很喜欢。” 欧阳志远道:“我给你戴上。” 黄晓丽脸色一红,微微的点下头,把白皙修长的脖颈微微的伸过来 旁边的一帆在和白雪公主娃娃玩的很专心。 欧阳志远轻轻揽着黄晓丽的娇躯,把项链戴在了黄晓丽的脖颈上。黄晓丽炽热的娇躯和急促的呼吸,让欧阳志远有点反应,黄晓丽也感到了志远某一个地方火热。 黄晓丽娇嗔的白了志远一眼,示意一帆就在旁边。 志远看着黄晓丽笑道:“真漂亮。” 黄晓丽轻声道:“谢谢。” 她说完,把项链放进衣领内,让项链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 志远笑道:“放在外面漂亮的,放在里面给谁看?” 黄晓丽小声道:“只给你一个人看。” 外面,一位警察走过来,示意他们把车开走。 黄晓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慢慢的发动起来轿车。 欧阳志远道:“到诊所吧,看看咱爸爸和妈妈。” 一句看看咱爸爸和妈妈,让黄晓丽的心里热乎乎的。自己虽然这辈子无法和志远走进婚姻的殿堂,黄晓丽始终把志远当做自己的丈夫,也把志远的爸爸妈妈,当做自己的父母。 轿车开到诊所,慢慢的停下来,小一凡抱着自己的娃娃,跑下车。 一遍跑着一边喊着:“爷爷、奶奶,爸爸来了,看看爸爸给我买的布娃娃。”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走下车来。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一听儿子来啦,秦墨瑶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意,看着欧阳宁静道:“远儿来看咱们了,快出去。” 欧阳宁静看着秦墨瑶笑道:“儿子一来,你就心慌。” 秦墨瑶笑道:“你不心慌,你不要出去。” 欧阳宁静道:“儿子好长时间没来了,我也想这个臭小子了。” 欧阳宁静一把抱起来跑进来的一帆笑道:“娃娃真漂亮,爸爸真疼一帆。” 一帆骄傲的抬起小脸蛋道:“爷爷,那当然了,爸爸最疼一帆了。” 朱文才笑道:“志远很长时间没来了。” 欧阳宁静道:“可不是?这个臭小子忘了我们了。” “爸爸,我哪能忘了您们呢?也忘不了妈妈和朱师叔。”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笑着走了进来。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道:“臭小子,还能想到到家看看?” 秦墨瑶早就拉住了儿子的手,微笑着看着儿子。 黄晓丽道:“阿姨、欧阳伯伯、朱伯伯,你们好。”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连忙道:“晓丽,快坐。” 欧阳志远道:“爸爸、妈妈、朱师叔,最近我出了趟差,刚下飞机,这不,就来看你们了。” 一帆笑嘻嘻的道:“我妈妈到飞机场接的爸爸,爷爷,我看到了大飞机了,飞机好大好大。” 秦墨瑶道:“儿子,今天不回单位了,走,咱回家好好和妈妈说句话,我给你做顿好吃的。” 欧阳志远看着还有不少的病人,他笑道:“妈妈,看完这些病人吧,下午咱们歇业,都回家一起吃饭。” 秦墨瑶道:“那也好。” 今天是周六,下午又来了很多病人,秦墨瑶和黄晓丽先回家,准备饭菜。 欧阳志远和欧阳宁静、朱文才给病人看病,一直看到下午四点多。 小一帆一直粘着志远,就是给病人看病,一帆也绕在爸爸的身边。 朱文才的两个徒弟留在诊所,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和朱文才,三人一起回到了家里。 欧阳志远刚到家,欧阳娜和陈雪就从外面回来了。陈雪现在已经没有亲人了,她一直和娜娜在一起,秦墨瑶已经把陈雪认作干女儿了。 “哥哥,你什么时间来的?” 欧阳娜一把抱住了哥哥的手臂。 陈雪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你回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王雪道:“我刚进家,你们就来了。” 一帆一看娜娜来了,立刻扑到了娜娜的怀里道:“姑姑抱抱。” 娜娜抱起来一帆笑道:“一帆,谁给你买的白雪公主?” 一帆指着爸爸道:“是爸爸。” 欧阳娜道:“哥哥,你什么时候陪我在燕京呀,我要去看外公、外婆。” 欧阳志远原来打算提前一段时间,陪娜娜到燕京看外公外婆,但一直没有时间。 “娜娜,你们燕京大学九月份开学,咱们提前十天到校,去看外公外婆怎么样?” 欧阳娜娜笑道:“那好吧。” 欧阳志远拿出两个小盒子,里面是欧阳志远买的两个生肖翡翠吊坠,是两只小羊,娜娜和王雪都是属羊的。志远笑道:“娜娜、王雪,来,我刚从外地回来,这是给你俩带来的礼物。” 娜娜一听有礼物,笑嘻嘻的道:“哥哥,里面是什么?”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礼物放在两位小丫头的手里道:“自己打开看?” 娜娜和王雪接过小盒子,打开一看,一只晶莹剔透、纯净的如同冰雪一般、笑眯眯的可爱小羊,躺在盒子里。 “啊!哥哥,太可爱了,我喜欢,谢谢哥哥。” 娜娜笑嘻嘻的抱了一下欧阳志远。 王雪也是极其喜欢这只笑眯眯的小羊,看着志远道:“谢谢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笑道:“不用谢,小礼物,你们带上吧。” 这种水头极足的纯净翡翠,价格极高,每只小羊将近二十万元。 两个小丫头可不知道这个价格,她们只知道,是一件好玩的小礼物。 黄晓丽和秦墨瑶端着菜走了过来。 娜娜和王雪连忙向黄晓丽打招呼。黄晓丽经常来接一帆,两个小丫头和她很熟悉。 欧阳志远看着秦墨瑶道:“妈妈,我给你买了一条项链,您看看喜欢不?”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那条纯净的如同湛蓝天空的翡翠,从礼品盒里拿出来。 “哇,妈妈,太漂亮了。” 欧阳娜看着这条项链,大声道。 秦墨瑶接过儿子给自己买的项链,笑着道:“儿子,出差还想着妈妈。” 欧阳志远道:“我当然要想着妈妈了,我是妈妈最疼爱的儿子么。” “来,妈妈,我给您带上。” 娜娜笑嘻嘻的把项链给妈妈带上。 这条项链很适合秦墨瑶佩戴,光彩夺目的蓝色翡翠,让秦墨瑶更显得雍容华贵。 “宁静,好看吗?” 秦墨瑶微笑着看着丈夫,两眼露出幸福的笑容。 欧阳宁静笑道:“很好看,还是儿子有眼光。” 欧阳志远拿出一套意大利名牌西装和一套名贵的唐装,递给父亲和朱文才,笑道:“爸爸,朱师叔。你们的,看看合适吗?” 朱文才笑道:“呵呵,志远,谢谢。” 朱文才没想到志远给自己买了一套唐装,这让老人的心里暖呼呼的,很是感动。 志远笑道:“朱师叔,这里就是您的家,我就是您的孩子,咱们还客气啥?” 秦墨瑶笑道:“是呀,朱师兄,志远就是你的孩子,不要客气了。” 娜娜和王雪连忙帮助欧阳宁静和朱文才打开包装,娜娜帮着欧阳宁静、王雪帮助朱文才穿好。 欧阳宁静本来长得就玉树临风,现在一穿上这套意大利名牌西装,更显得英俊潇洒。 娜娜看着父亲笑道:“不错,很合适,爸爸穿上这套西装,能年轻十岁。” 欧阳宁静道:“爸爸老了。”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一点都不显老。” 欧阳宁静转了一圈,看着秦墨瑶道:“怎么样?” 秦墨瑶笑道:“不错,还是儿子有眼光。” 朱文才也穿上了那套名贵的紫色唐装,老人在唐装的衬托下,精神了不少。 “呵呵,不错,更加精神饱满了。” 欧阳宁静看着朱文才笑道。 欧阳志远道:“朱师叔,这套唐装,比你的长袍好看多了,您呀,以后就穿唐装吧。” 朱文才也是很喜欢这套唐装,他笑着道:“行,很不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