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袭击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袭击

第一百零八章再遇袭击 石博文的府邸大厅。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啪!” 石博文狠狠地一掌打在了石景阳的脸上。 “饭桶,畜生,你坏了我的大事。” 石博文气的全身哆嗦,双眼露出愤怒和失望的表情。自己费尽心机让大儿子和香港总督史密斯的女儿玛丽娅接近,目的就是让大儿子追到玛丽娅,借着史密斯的势力,凌驾于另外三大家族之上,想不道,自己不争气的大儿子,竟然被人拍了淫和乱的视频,而切还在史密斯家里的大屏幕上放出来,破坏了自己儿子的求婚。 石景山看到父亲打了打个一记耳光,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但这笑意一闪而没。 石博文转过脸来,看着石景山道:“谁干的?” 石景山看着父亲道:“玛丽娅的生日舞会,另外的三大家族的人都到了,嫌疑最大的就是薛千帆和薛万水。现在,薛家和我们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石博文狠狠地把一只茶杯摔到地上,眼里露出浓烈的杀机。 嘿嘿,薛顶天,既然你的儿子找死,就别怪我心狠手毒。 石景山道:“爸爸,得到线报,薛千帆他们去了明珠大酒店喝酒。” 石博文道:“好,这是个机会,美国的毒蝎到了吗?” 石景山阴笑着道:“到了,我安排他去了明珠大酒店。” 石博文看着自己的儿子道:“毒蝎能得手吗?” 石景山笑道:“毒蝎是世界s级别杀手中的强者,不论他能否得手,我们都赢定了。” 石博文看着儿子道:“此话怎讲?” 石景山笑道:“要是毒蝎能完成任务,这就达到了我们的目的,要是他完不成任务,他就会死,嘿嘿,毒蝎一死,罪罚杀手团里的那些变态杀手,肯定会蜂拥而至,嘿嘿,无论谁招惹了罪罚杀手团,都会没有好日子过,罪罚杀手,是不死不休的。” 石博文大笑道:“好,我要让薛家在四大家族中消失。” …………………………………………………………………………………………………………………… 欧阳志远和众人来到了明珠大酒店,走进了预定好的房间。 薛千帆的年龄最大,坐到了上首,欧阳志远的年龄最小,他和韩月瑶坐在了下首。 服务小姐上菜很快。 沈寒泓上了两瓶路易十四,服务小姐倒好了酒。 薛千帆端起了酒杯笑道:“来,志远,能在香港相识,就是有缘,来,为我们的相识,干一杯。” 欧阳志远、白海峰、沈寒泓、韩月瑶共同的举起了酒杯。 欧阳志远道:“薛大哥、白大哥、沈大哥,来,小弟初到香港,能认识各位哥哥,是我欧阳志远的荣幸,来,咱干一杯。” 几个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发出清脆的清鸣。 几个人都互相欣赏,说话十分的投机,众人连干了三杯酒。 沈寒泓看着欧阳志远不像在经商,他对欧阳志远有点好奇,他笑着道:“志远,你在大陆做什么工作?” 欧阳志远的身份也不是什么秘密,他还想邀请他们到运河先看看,能否投资。志远笑道:“沈大哥,我在运河县做一名县长。” “什么……你……是县长?” 薛千帆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他的印象中,在大陆能当县长的,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欧阳志远现在,也就二十出头而已。 韩月瑶看着薛千帆吃惊的样子,禁不住笑道:“欧阳哥哥在运河县确实是县长,亚洲电子商会联盟主席李嘉兴和富佳康集团的霍岩栋都知道。” 白海峰一听韩月瑶这样说,眼里露出惊奇的目光。 香港四大家族在香港很有势力,但在财力上,根本不能和恒丰、富佳康他们比。 恒丰、富佳康、李嘉兴的茂源集团,都是国际性质的跨国集团,他们的财力,不是四大家族能比的。欧阳志远和李嘉兴、霍岩栋竟然很熟? 欧阳志远笑着点点头道:“是的,薛大哥。” 白海峰笑道:“志远,这么年轻,就能做到县长,真是了不起。” 沈寒泓道:“不错,直是年轻有为。”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来,各位大哥,志远敬你们两杯酒,欢迎你们到运河县做客。” 薛千帆笑道:“几年前我去过,过一段时间,有空的话,我去龙海市看看。” 白海峰笑道:“我也去。” 沈寒泓道:“一起去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我在运河县等你们。” 不到一个小时,两瓶路易十四,被五个人喝光。 沈寒泓又让人开了两瓶。 欧阳志远的酒量极好,还不上脸,当四瓶路易十四喝光后,薛千帆他们就不行了。 薛千帆站起来,走向洗手间。 欧阳志远看到薛千帆走路晃动,脚步不稳,他知道,薛千帆喝多了。欧阳志远跟了过来。 洗手间就在走廊的西头。 “薛大哥,你走慢点。” 欧阳志远看着薛千帆小声道。 “没事,志远,我没喝多。”薛千帆一边说话一边去开洗手间的门。他的手刚一接触到没把手,洗手间的门猛然自动打开一道缝,一把带血槽的军刺,如同毒蛇的信子,无声无息的刺向薛千帆的心脏。 这柄军刺的速度又快又很,竟然坐到了无声无息,瞬间就插到了薛千帆的心脏。 薛千帆喝了酒,他躲不开这把军刺,就是没喝酒,他也没有这个能力。但薛千帆想躲开,他极力扭转自己的身子。 欧阳志远就在薛千帆的身后,他猛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在洗手间里传来,他同时看到了一抹让人毛骨悚然的寒芒。 杀手! 这种浓烈的血腥杀气,只有经常杀人的杀手身上才有。 欧阳志远一把抓住了薛千帆的腰带,向后猛的一拉。 薛千帆的身形闪电一般的倒退半米。 “嘶!” 那把军刺刺破了薛千帆心脏部位的西装和衬衣,但力道已尽,只是在薛千帆的皮肤上留下来一点血痕。 欧阳志远一掌拍在这把军刺的刃背上。 “呯!” 一声刺耳的轰鸣,韧性极好的军刺被欧阳志远一掌拍断,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一拳打向洗手间的房门。 “噗!” 欧阳志远的拳头如同穿豆腐一般穿透了洗手间的房门。但房门没有炸裂,只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咯吱!” 门后传来让人心悸的骨头碎裂声。 欧阳志远如同游鱼一般滑进了洗手间的门,他看到了一双诡异闪烁着血芒的阴森眼睛和一张带着惊愕不甘的表情。 这人的胸骨,被欧阳志远一拳打碎,断了的胸骨刺进了他的心脏。 股股带着内脏的碎片和污血,在嘴里喷出。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的盯住这名杀手,沉声道:“你是谁?” 但这人已经说不出话来,喉咙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 随即,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狞笑,头一歪,一头栽倒在地。 欧阳志远一下把薛千帆拉进来,插上门。 薛千帆知道,欧阳志远再一次救了自己。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自己现在就是尸体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搜查这名杀手身上的东西,他只搜出来一个带着十字架的金属牌子,牌子上是耶稣在受难是的情景。 他看到这块牌子,脸色不由得一变。 这名杀手的胸口上,纹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美洲沙漠的毒蝎子。 欧阳志远拎起死尸,放进水池子里,倒上化尸水。 “嘶嘶!” 尸体如同冰雪见到热水一般的快速溶解着,不到一分钟,这名杀手已经完全的在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薛千帆看的目瞪口呆。我的天哪,一个人眨眼间就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 欧阳志远真是一位县长吗? 欧阳志远捡起断成两截的军刺,双手一折。 “啪啪啪!” 钢性极好的军刺在欧阳志远的手里,如同秸秆一般,被欧阳志远折成数段,扔进了下水道。 欧阳志远看着薛千帆道:“忘掉刚才发生的一切,这个杀手,不是你们四大家族能惹的起的。” 薛千帆的酒早就吓醒了,他看着欧阳志远凝重的神情,点点头苦涩的道:“我知道。” 欧阳志远所表现的身手,让薛千帆彻底的颠覆了对欧阳志远的看法,他知道,欧阳志远绝对不是一位平凡的人。特别是那把极其坚硬的军刺,在他手里,竟然如同秸秆一样,被折成数段,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谁要是和他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两人回到酒桌,半小时后,这顿饭就结束了。 众人分别告辞。薛千帆等到几位保镖赶到,他才和手下人离开。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开着车行驶在大街上。香港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整条大街,灯火辉煌、夜色阑珊。 车子进入一条空旷的街道。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笑道:“月瑶,送你一件礼物。” 韩月瑶放慢车速,让车慢慢的停下来,转过漂亮的脸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漆黑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送我什么礼物?” 欧阳志远看着小丫头微微激动的样子,他拿出那条彩色的翡翠项链。 “哇,欧阳哥哥,好漂亮呀。”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手里漂亮的彩色翡翠,眼睛亮了起来。 欧阳志远轻声道:“月瑶,喜欢吗?” 小丫头兴奋的小脸红红的,羞涩的小声道:“喜欢,欧阳哥哥送的,我都喜欢。” 欧阳志远看着月瑶道:“来,我给你戴上。” 寒月瑶乖巧的伸过来一头秀发的小脑袋,露出了细腻的如同白玉一般的修长脖颈,一双纯净的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欧阳志远。 眼睛里充满着浓浓的爱意。 欧阳志远把月瑶的黑秀发顺到一边,然后,伸出双臂,揽过小丫头的脖子,把翡翠项链,戴在了月瑶的脖子上。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笑道:“不错,很漂亮。” 韩月瑶拿出一个小镜子,看着漂亮的项链,转过脸来,轻轻的在欧阳志远的嘴唇亲了一下,小声道:“谢谢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笑道:“走吧,累了一天了,回去好好地休息。” 韩月瑶慢慢的启动车子,转过一个弯,猛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车前。 韩月瑶现在还沉醉在巨大的幸福之中,有点走神。小丫头看到这个黑影的时候,立刻猛打方向,踩下了刹车。 车子发出尖利的刹车声,终于停了下来。 但那道黑影已经被撞出去数米开外。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会撞人。韩月瑶吓得脸色苍白,坐在车里狂喘不已。 欧阳志远连忙下车,跑向那个倒在地上的黑影。 星光下,倒在地上的是一位老人,老人的七窍在流血,眼睛半睁,看样子伤的很重。 欧阳志远连忙伸手去查看他的伤势,把手搭在他的脉门上。 地上的老人的眼睛猛然睁开,露出恶毒的杀意,一道惨碧的绿烟从嘴里喷出,喷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欧阳志远做梦都不会想到,这是一个经过精心设置的陷阱。 地上的这个杀手身上,没有一丝的杀气和血腥气息。他竟然骗过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毒烟喷向自己的面门,他立刻躲闪,闭上自己的呼吸。 “啊!” 几乎的同时,韩月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韩月瑶这声尖叫,分了欧阳志远的心神。 欧阳志远的鼻子中闻到了一丝香甜。 不好,那毒烟有剧毒。欧阳志远快速的后退,但那杀手手腕一翻,现出一把惨碧的毒刀,一刀划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这一刀又快又狠,速度极快,如同电芒一般。 欧阳志远感到自己的行动有点迟缓,自己中了毒。他试图去到怀里去拿解药,但那道刀芒,已经划到了欧阳志远的咽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