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幕后老板是他 - 我和美女院长

第六十五章 幕后老板是他

第六十五章幕后老板是他 欧阳志远走的有点急,他急于想知道,这盒磁带里到底隐藏了什么。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他刚出大厅,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杀气,在前面的一辆车里传来。 从小就练武的欧阳志远,反应极快,猛地一侧身,一个翻滚,砰砰砰,三声轻微的沉闷枪声传来,三发子弹贴着自己的胸前,发出尖利的刺耳轰鸣,飞了过去。 ,有人想杀自己。 欧阳志远的身形,猛然如同一根弹簧,在地上高高的蹦起,闪电一般的扑向那辆奥迪车。 青铜面具人看到,欧阳志远竟然能躲过自己的子弹,而且如同大鸟一般,扑了过来,他不由得一惊。 但这人临危不乱,手中的枪对着欧阳志远的身形再次开枪。 “砰砰砰” 欧阳志远的身体如同大风车一般在空中高速的旋转,躲避着子弹,快速的接近奥迪车。 奥迪车猛然发动,如同利箭一般冲了出去。 欧阳志远一看奥迪车冲了出去,立刻奔向自己的越野。 奥迪车里的青铜面具人一看欧阳志远上了他的越野车,不由得狞笑起来。 哈哈,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冲尽自己的越野车,直接把磁带放进车上的放音机,一边高速发动越野,追了下去。 但放音机里的一个陌生和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陌生人的声音很低,好像是故意压低的:“王书记,这是一个亿的现金支票,您收好。” 那个熟悉的声音道:“呵呵,梁总,不错,大堤工程就这样定了,这一个亿,并不是我一个人。上面的人还要再分 欧阳志远听了好一会,冷汗湿透了自己的衣服。 我的天哪,里面受贿的金额,竟然有几个亿。这这王广忠的担子也太大了吧。 那个叫王书记的人,正是上午还勉励自己好好工作的运河县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声音。 磁带里,竟然是王广忠在石坝乡的运河大堤和傅山县工业园受贿是的录音。那个陌生的男子声音,就是梁夫中。 这家伙竟然留有后手,偷偷的录了音。 现在,欧阳志远终于明白傅山县老工业园的钱到哪里去了。 在傅山老工业园和石坝乡大堤的建设中,王广忠竟然捞到了几个亿,难道这几个亿都让王广忠自己贪污了不,不可能,录音里说,还要和上面的人分,上面的人是谁 不好,对方现在想干掉自己,就说明他们知道了自己已经取得了证据,要防止对方杀人灭口。 欧阳志远立刻调转车头,开向县委办公大楼。 王广忠一般上午不回家,就在县委办公室里吃饭休息。 欧阳志远哪里知道,对方在他的车里安装了窃听器。 欧阳志远一播放磁带,奥迪车上的青铜面具人的监听器,立刻传来了磁带里的声音。 青铜面具人一听,顿时大吃一惊,连忙拨通了七爷的电话。 七爷在候机大厅角落的一张椅子上坐着。 “七爷,不好了,让欧阳志远逃掉了,他在银行取出的是梁夫中贿赂王广忠时的录音。” 七爷一听,也是一惊,梁夫中,老子一定要干掉你的妻子和孩子。 七爷沉声道:“立刻干掉王广忠。” “是,七爷。” 青铜面具杀手,狞笑着拿出一个遥控器,启动了欧阳志远车上的爆炸装置。 他在欧阳志远的车上,按装了定时炸弹。炸弹在启动后五秒钟爆炸。但他没想到的是,欧阳志远的手机,带有功率强大的扫描器,他刚一启动炸弹,欧阳志远的手机立刻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欧阳志远顿时大吃一惊,不好,车上有炸弹。 欧阳志远猛打方向,把车开向无人的地方,闪电一般的拿出磁带,跳了下去。 一米两米三米。 欧阳志远刚冲出三米左右。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传来,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在强烈的爆炸声中,炸到了空中,支离破碎。 爆炸的气浪把欧阳志远轰出十几米开外。 欧阳志远刚一落地,立刻拨通了周玉海的电话,大声道:“周玉海,立刻带人赶到县委,有人要杀王广忠灭口,要快,快” 欧阳志远声音有点声嘶力竭。 周玉海虽然不明白事情的缘由,但他听到欧阳志远的口气极其的急促,知道事情的危机,他立刻带人赶往县委。 欧阳志远冲向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大声道:“我是县长欧阳志远,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开到县委。” 车上本来有了一位乘客,这人长得五大三粗,是个大胖子,有点弱智,有二百多斤,他一看欧阳志远没说什么,拉开车门就进来了,说自己是县长,要到县委,但坐车的人,看到欧阳志远满脸是汗水灰尘,身上的衣服又脏又湿,他以为欧阳志远是疯子,这人嘿嘿一笑,也立刻大叫道:“我是省委书记,请你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开往省委大楼。“ 欧阳志远顿时暴怒,大骂道:“你妈隔壁的找死。” 欧阳志远一用力,一拳就打在了这人的脸上。这个二百多斤的家伙,立刻惨叫着飞了出去。 紧接着,欧阳志远一下把司机也扔了出去,自己坐到了驾驶室里,发动车子,扑向县委大楼。 司机从地上爬起来,破口大骂道:“你,两个都是疯子疯子。” 欧阳志远开着出租,连闯几个红灯,箭一般的开向县委大楼。 交警看的目瞪口呆。,刚才一辆奥迪闯了过去了,又来一辆闯红灯的出租车,今天的人都怎么了,都吃火药了 几辆警车立刻鸣笛,追了过来。 青铜面具人的奥迪车高速的扑向县委大楼,这人知道,欧阳志远死定了。他听到了自己放置的炸弹猛烈的爆炸声。 奥迪车来到县委大楼前的门卫,青铜面具人快速的拿掉青铜面具,露出了自己的真面容,竟然是市刑警一处处长范正法。 范正法一亮证件,门卫立刻放行。 奥迪车直接开到了大楼前,范正法走下车,快速的走进了大厅,他一亮证件。大厅门卫一看是市局的人,连忙放行。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出租车和周玉海的警察高速的开来。 范正法一惊,警察来的好快。 他伸手拿出手枪,冲向二楼王广忠的住处。 欧阳志远的出租车没停,直接撞坏了栏杆,冲了进来。 奥迪车司机立刻拿枪,对着欧阳志远射击。 “砰砰砰 子弹打在了玻璃上。欧阳志远一个翻滚,冲下了出租车。 “砰”欧阳志远手里多出了一把手枪,一枪打在了司机的手腕上。 司机一声惨叫,手枪掉在了地上,他刚想跑,高速冲来的周玉海他们,一拥而上,按住了他。欧阳志远一声长啸,身体如同一只大鸟,腾空而起,上了二楼。 凄厉的枪声和警笛声,惊醒了正在睡觉的县委书记王广忠。他一咕噜爬起来,房门开了,他看到了市局刑侦一处的处长范正法冲了进来。 “范处长,是怎么回事” 范正法的枪口对准了王广忠的心脏扣动了扳机。 身在空中的欧阳志远看到了范正法。 “不” “砰” 范正法的枪响了,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的枪也响了,子弹打进了范正法的手腕。 但范正法的子弹,击中了王广忠的心脏。 “噗通” 王广忠口喷鲜血,一头栽倒在地。 周玉海冲了进来,看到王广忠中弹,口喷鲜血。 欧阳志远冲进房间,一根银针射到王广忠的的眉心,他想吊住王广忠一口气。 欧阳志远抱住王广忠,大声吼道:“是谁要杀你快说快说” 周玉海扑向范正法,但范正法一咬牙,嘴里流出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惨碧的绿血。他服毒了。 已经弥留之际的王广忠,睁开了眼,看到了欧阳志远。王广忠想笑,但已经笑不出来,他想笑自己所做的一切,一切都将成空。 “是谁要杀你快说快说” 欧阳志远大声吼道。 王广忠的嘴再喷血沫子,他艰难的道:“赵大山。” 欧阳志远一听,大吃一惊。我的天哪,幕后黑手竟然是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赵大山。周玉海一听,也是大吃一惊。 “还有谁那几个亿到哪里去了你给了谁快说。” 欧阳志远把一股内力送了过去。 “是是咯吱” 王广忠的喉咙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头一歪,咽了气。 欧阳志远连忙放下去王广忠,去看范正法,但范正法早已毒发身亡。 周玉海大声道:“志远,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大声道:“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你立刻让人,把那个司机控制住,封锁王广忠死亡的消息。” 周玉海点头道:“好。” 欧阳志远已经不相信龙海市任何人了,更不相信市公安局。他立刻拨通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事,详细的汇报了一边。 省委书记萧远山一听,顿时大吃一惊,立刻命令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带人赶往运河县。 欧阳志远道:“肖书记,我现在不相信龙海市的任何人,现在怎么办” 萧远山立刻道:“请你相信市委书记周天鸿,立刻和他商量下一步的计划,派人抓捕原公安局长赵大山。” 欧阳志远道:“好的,萧书记。” 欧阳志远立刻拨通了周天鸿的电话,并详细的汇报了事情的经过。 市委书记周天鸿立刻大吃一惊。他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赵大山竟然派人暗杀欧阳志远和王广忠。 周天鸿立刻给周茂航打电话,让他代理市局的工作,抓捕赵大山。 欧阳志远立快速的把自己的计划和周天鸿说了一遍。 周天鸿道:“好,就这样办。” 一辆救护车从运河县医院冲了出来。 十分钟后,医务人员冲了进来。 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抢救王书记。” 两个医生立刻对王广忠进行抢救,并挂上了点滴。欧阳志远用白布蒙上了王广忠的面孔,让医务人员快速的把王广忠台上救护车。 欧阳志远随车而行,坐在了救护车里。 一个小时后,市委书记周天鸿带领市局副局长周茂航赶了过来。 两个小时后,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和副厅长周江河,还有纪委书记何振乾带人赶了过来。 但赵大山没有抓到,这人竟然凭空消失。 这时候,狡猾的赵大山,已经秘密到了广州,去了香港。 运河县人民医院,所有参加抢救王广忠的大夫护士,都被收了通讯工具,市立医院的专家大夫,也赶了过来。 抢救室的外间屋里面,欧阳志远正向市委书记周天鸿、省厅的王世杰厅长、副厅长周江河、省纪委书记何振乾,详细的汇报了事情的经过,并把那盘磁带拿了出来。 市局局长周茂航带人审问那名奥迪司机。 王广忠重伤的消息,已经被放了出去,一张大网已经张开,等待猎物的来临。 抢救室外,十几名警察,在守护着王广忠。 大夫护士快速的忙里忙外。 几乎的同时,根据磁带里的声音,运河县很多官员被秘密逮捕,第一个被抓起来的,就是原水坝乡乡长赵宗彪,也就是原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儿子。第二个被抓捕的是王广忠的秘书冯济远。第三个是原主管环保的副县长蒋安山。第四个是原开发区主任孙庆山。 原市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被捕。主管交警的市局副局长付桂山被捕。 同时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监狱里的佳腾集团董事长魏桂堂死了,死于心肌痉挛。 龙海市发生的事,震动了整个山南省。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按照省委省政府的指使,随后赶到龙海市运河县。 龙海市一座秘密别墅里。 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在暗影中,来回急速而焦急的走动,如同被困的野兽一般。 他就是幕后最大的黑手老板。 赵大山的电话,打不通了,市局没有抓住赵大山。赵大山竟然凭空消失。 他感到了自己的末日已经来临了。 王广忠竟然没有死赵大山这个王八蛋哪里去了难道他逃走了 事情不妙呀,要是等到王广忠清醒过来,自己就完蛋了。 自己为什么不早干掉王广忠应该在干掉傅山傅山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时候,干掉王广忠。一招走错,全盘皆输。 必须要干掉王广忠,不能让他开口说话。 老板打了一个电话。 “想办法干掉王广忠,你外国老婆孩子的账户上,会多出一千万,否则,你永远见不到他们了。” 老板的声音阴森森的透出冷酷和阴毒。 这人一听,他的脸上露出了死灰之色。老婆孩子已经出国还几年了,老板是怎么知道的一千万,就等于买了自己的命呀。 现在,抢救室戒备森严,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怎么能刺杀王广忠 自己不杀王广忠,老板就会杀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怎么办呀自己要是杀了王广忠,自己能逃出去吗 想到老板的阴毒和冷酷,这人脸上的冷汗,噼里啪啦的流了出来。 看来,自己要孤注一掷了,拼了吧,自己做好退路。 这人狞笑着拿出了自己的手枪。 负责看护王广忠抢救室的公安干警,被欧阳志远全部换成运河县的干警和特警,龙海市的警察,欧阳志远一个都不敢用。 运河县的警察由局长周玉海、副局长丁宝山、刑警队长陈克剑亲自来带队,分成三班,每班十名警察和武警值班。 今天白班是周玉海,中班是陈克剑,夜班是丁宝山。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市委书记周天鸿和欧阳志远,就秘密的守在抢救室的隔壁,抢救室安装了监控设备,大屏幕上,抢救室里面看的一清二楚。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对方一定能来吗” 欧阳志远道:“王广忠知道幕后的那个人是谁他杀了魏桂堂,一定会派人来暗杀王广忠的。今天不来,明天咱就散发出一个消息,就说王广忠的伤情好转,就要苏醒,嘿嘿,幕后的黑手,绝对沉不住气,我们等他。”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看着欧阳志远道:“他会不会识破这是个计谋” 欧阳志远道:“不会,王广忠的死亡只有周玉海、我和周书记、您知道,别人不会知道的,所有的护士医生,他们的通讯工具,都收上来了,消息应该传不出去。” 秦明月看着周天鸿道:“教训呀,周书记,你看看龙海,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竟然是黑手,龙海的工作有缺陷呀。” 周天鸿连忙道:“秦省长,我检讨,是我的工作失误。” 第一天过去了,杀手并没有出现。 第二天,抢救室里传出来好消息,王广忠病情稳定,就要醒来。 整个天空阴沉沉的,一道道毒蛇一般的闪电,狂爆的发出震耳的轰鸣。瓢泼大雨,急速而至。 夜里十点半,值班的是刑警队长陈克剑。 “咔嚓” 一个炸雷霹雳,在天空响起。一楼的楼后,猛然的出现一道黑影。这黑影的身影十分的矫健,顺着水管,如同猿猴一般,攀上了二楼。 他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把手枪,一个翻滚,跳了进来,顺着走廊的暗影,快速的接近抢救室。 “谁口令” “砰” 黑影抬手就是一枪,一名警察应声倒地。守护在抢救室门前的五六名警察、特警和陈克剑,闪电一般的扑向那道黑影。 “砰砰砰砰” 顿时枪声大作。 站在欧阳志远的身旁的周玉海一声冷哼,冲了出去。 他刚一冲出去,楼梯间的窗户上,竟然又出现一道黑影,对着周玉海抬手就是一枪。 “砰” 周玉海是武警退役下来的,他的身手,极其的矫健。一个翻滚,躲开了子弹。几乎的同时,和抢救室对过的楼上,出现在一道黑影。 “砰” 一声轻微的闷响,一根细线射了过来,死死地射进了抢救室窗户的墙壁上。 那个身影高速的顺着细线,滑了过来。 欧阳志远敏锐的耳朵听到了细线的呼啸声和钢丁射进墙壁的闷响声。 好狡猾的杀手,竟然派遣俩个黑影来引开警察和特警,这个滑过来的杀手,才是真正的杀手。 欧阳志远高速的冲进抢救室,滑过来的黑影对着欧阳志远就是一枪。 “砰” 欧阳志远一个翻滚,躲开子弹,甩手一枪。 “砰” “哼”那个黑影一声闷哼,子弹打进了他的手臂,手中的枪掉了下来。这家伙立刻滑了回去。 “哪里走”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顺着钢丝,冲了出去。 副局长丁宝山拿着手枪冲了进来,大声喊道:“志远小心。” 丁宝山冲到了王广忠身旁,对着王广忠的头部就开了枪。 “砰砰砰” 两名看护王广忠的警察顿时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副局长丁宝山竟然对着王广忠开枪。 “砰砰” 丁宝山狞笑着,甩手就是两枪,打在了两名警察的胸口。两名惊呆的警察倒在了血泊之中。 谁也没想到,副局长丁宝山竟然是内奸。 丁宝山极其的冷静,他打死两名警察后,转身就走。 他刚一转身,一声冷哼传来,又是一名欧阳志远出现在门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丁宝山,你竟然是内奸,我等你多时了。” 丁宝山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狰狞,他抬手就要开枪。 欧阳志远的速度更快,一道寒芒一闪,手术刀穿透了他的手腕。 丁宝山绝望的就想咬碎嘴里的毒牙,但欧阳志远的身形和手术刀一样快捷,一拳打掉了他的下巴,拔下了那可颗毒牙。仔细的检查完没有毒牙后,又把他的下巴给安上。 丁宝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刚才那个假的欧阳志远冲了回来,手里拎着一个半死的黑衣人。这个家欧阳志远是副局长耿剑锋装扮的。 周玉海听到抢救室内传来枪声,他冲了进来,看到欧阳志远抓住的那人竟然是副局长丁宝山,这让周玉海难以接受,目瞪口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的好兄弟、知己副局长丁宝山,竟然是内奸杀手。 周玉海声嘶力竭的大声道:“丁宝山,为什么” 丁宝山狞笑道:“我的老婆孩子在他手里。” 欧阳志远也没想到,丁宝山竟然是内奸。这真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这人还有朋友吗欧阳志远已经和丁宝山在一起吃过好几次饭了。 欧阳志远拎着丁宝山走到隔壁。秦明月和周天鸿早已通过监控,看到了欧阳志远擒下丁宝山的情景。他两人想不到欧阳志远的身手这样好。 欧阳志远看着丁宝山道:“说,那个人是谁。” 丁宝山狞笑道:“我不会说的,我老婆孩子在他手里。” 欧阳志远道:“你不说,别人不会说吗那三个杀手,都已经抓住,你说出来,就可以立功。” 丁宝山道:“那三个人不知道任何事,只是小喽啰,只有我知道那人是谁。” 欧阳志远道:“你老婆孩子在哪我负责救回来。” 丁宝山狞笑道:“在美国,你怎么救赵大山也知道,但突然失踪了,他肯定出国了,我要说出来那人是谁,我老婆孩子都会死。” 欧阳志远一看丁宝山这样顽固,他一指头点在丁宝山的缩筋穴上。 丁宝山的全身的经脉和筋脉,慢慢的开始收缩,痛入骨髓的剧痛,立刻让他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啊啊啊。” 丁宝山的全身在剧烈的收缩,本来身材高大的身躯,竟然缩成很小的一团,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 秦明月和周天鸿被欧阳志远的审问方法惊呆了。 欧阳志远害怕幕后的人跑了,已经跑了一个赵大山了。 丁宝山的惨叫如同厉鬼,汗水已经把全身的衣服湿透,脸上的肌肉抽搐不已。 “我说啊我说” 丁宝山的眼角瞪得都裂开了。 欧阳志远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大声道:“说,是谁。” 丁宝山眼泪鼻涕一起流着,股股恶臭从下面传来,他痛的大小便失和禁了。 丁宝山艰难得道:“是是市长郭文画。” 欧阳志远早就推测到那人就是郭文画。但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和市委书记周天鸿,却大吃一惊,简直都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竟然是市长郭文画 欧阳志远大声道:“谁是七爷” 丁宝山道:“七爷就是赵大山。” 周天鸿大声道:“丁宝山,你要为你的话负责。” 丁宝山瘫软在地上,气喘吁吁的道:“我说的是实话。你们抓住郭文画就知道了。”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立刻把这一情况汇报给省委书记萧远山。 萧远山虽然暗暗地吃惊,但他立刻道:“抓捕郭文画。” 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和副厅长周江河,还有纪委书记何振乾走了进来,他们一听,所有的幕后指使人,都是郭文画。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和副厅长周江河立刻带人奔向龙海市。 两个小时以后,传来了一个消息,郭文画从市政府大楼跳了下来,当场毙命。 三天后,经过山南省委常委会举手表决,原山南省政府办公厅主任任海涛,担任龙海市市长。原龙海市纪委书记戴宝楠不再担任纪委书记一职,纪委书记由副书记张正强担任。 任何地方的官场,讲究的是都是平衡和牵制。 本来,省委书记萧远山提名龙海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担任龙海市市长,但遭到了省长江川河和另外几名常委的反对,没有通过。 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市委书记周天鸿是萧远山的人,而马明远,同样站在了萧远山的队列里,如果马明远再担任市长,整个龙海市的官场,就是萧远山的了。这个局面,不是另外几大势力想看到的。 如果马明远没有站到萧远山的队列,说不定就是龙海的市长了。 这种机会,谁能把握住呢 当省长江川河提出,让省政府办公厅主任任海涛担任龙海市的市长,另外几大势力都举手通过。 任海涛是省长江川河的人。 这样,龙海市的官场,还是平衡的。 同时,龙海市市委常委讨论通过,运河县县长黄晓丽,担任运河县县委书记。副县长欧阳志远担任运河县县长。副县长张茂盛,担任运河县常务副县长。 这个任命,是市委书记周天鸿在任海涛没有到任前,直接抢先在常委会上表决通过。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走了一趟亲戚,看望了自己的亲姐姐秦墨瑶。 秦明月虽然是在秘密的情况下走的亲戚,但很多官员,都知道了,欧阳志远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亲外甥。 “大姐,您一点都不显老,还是这样年轻。” 秦明月拉着大姐秦墨瑶的手,微笑道。 秦墨瑶笑道:“明月呀,大姐老了,没事的时候,你带王娟和秦剑、萌萌,来坐一坐。” 王娟是秦明月的夫人。 秦明月笑道:“秋天吧,秋天咱爸爸可能要来傅山县视察,到时候,我们也来,看看傅山县的风光,我听说,傅山县建设的不错。” 马上就要高考了,欧阳娜娜已经离开学校,在家复习了,她拉着舅舅的手道:“舅舅,傅山县建设的这样好,还不是哥哥的功劳,所有的投资,都是哥哥拉过来的,但这个够功劳却被别人抢去,哼。” 欧阳志远笑道:“娜娜,别乱说,傅山建设的这么好,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再说,运河县也建设的不错,春江古栈道、运河古城、巨山湖古留城、十万亩荷花湿地,这些项目,都已经动工了,很快就能对外开放,绝对不比傅山县差。” 秦明月笑道:“呵呵,志远说的对,一个地方的建设,不能靠某一个人。” 欧阳宁静端起酒杯道:“来,大家共同喝一杯酒吧,来庆祝我们家人的相聚。” 大家都一起举起了酒杯。小一帆举着一瓶可乐大声道:“还有我,爷爷,来干杯。” 一帆的可乐瓶和秦明月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呵呵,是的,还有我们的一帆,来,干杯。” 众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秦明月喝了一杯酒后,欧阳志远连忙给舅舅和父亲满上。 秦明月看着欧阳志远,眼里含着殷切希望道:“志远,你现在已经是一县之长了,你要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做事不要象过去那样冲动了,一切应以大局为重,团结在县委黄书记的周围,尽快把运河县的开发区建立起来。” 欧阳志远忙道:“谢谢舅舅的指点,我一定把您的话记在心中。” 秦明月道:“好的志远,我等着你的成绩。” 当天下午,秦明月回到了山南省,向省委萧书记汇报了这次时间的详细过程。 龙海市恒洋集团总部大楼。 郭文画的画像挂在正前方。董事长郭宵鹏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遗留下来的画像,他跪在那里,久久不肯站起来。 “父亲,您安息吧,您的儿子,一定会替您报仇的。您的血不会白流,我要拿欧阳志远的人头,来祭奠您。父亲,我郭宵鹏说话算话,您看着吧。” 郭宵鹏把父亲的死,都算到了欧阳志远的头上。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自己的父亲,就不会跳楼。 欧阳志远,你等着,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郭宵鹏跪在那里,他的脑海里快速的转动。 春江水电站,是龙海市运河县的重点工程,投资四十个亿。恒洋集团的郭宵鹏是最大的投资商,他的投资在十五亿。 现在已经到了建设的关键期,嘿嘿,欧阳志远,你是运河县的县长吗老子撤资,我看你怎么见建设春江水电站。 想到这里,郭宵鹏狞笑着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你等着吧,老子要参加运河县经济开发区的建设,老子玩死你。   ...

下一篇   第六十六章 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