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救救我儿子 - 我和美女院长

第六十一章 救救我儿子

第六十一章救救我儿子 颐秋水端起酒杯道:“来,郭县长、张县长、欧阳县长,今天我和楚懂非常荣幸的请到三位县长,很是高兴,来,为了运河县以后的发展,为了我们能更好的合作,干三杯如何” 郭振红笑道:“颐懂,你客气了,来,为了运河县的美好前途,干杯。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五个人都举起了酒杯碰在了一起。 众人连干三杯后,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颐秋水端起酒杯笑着道:“欧阳县长,我听说,下个星期开发区所有的项目就开始招标,欧阳县长,透漏一点消息如何” 欧阳志远和颐秋水碰了一杯道:“颐懂,运河县的发展,离不开您们这些开发商,我太年轻,什么事情,我都在向郭县长和张县长学习,关于招标的事,我这两天忙着跑资金。没顾得上过问,张县长和郭市长都参与讨论了,你向他们请教一下。” 招标的事,欧阳志远确实么有参加讨论,他忙着跑资金。他把这个皮球踢到了张茂盛的身上。招标纪律早已明确规定,不准向外泄露任何消息。 张茂盛看到欧阳志远把皮球踢道自己身上,他笑道:“有关招标的具体事项,还在讨论之中,等下星期才能定下来。定下来之后,颐懂,你到时候参加投标就可以了。” 由于欧阳志远没有参加招标的讨论事宜,张茂盛不好把皮球再踢到欧阳志远的身上。 楚浩南笑道:“张县长,到时候,我们参加投标,张县长、郭县长和欧阳县长,要照顾我们一下,毕竟我们都是老朋友了。” 欧阳志远笑道:“好说,好说。对了,冰点乐队和迈克尔来演出的时候,我给楚懂和颐懂留好最佳位置的票。” 楚浩南一听,笑道:“好呀,我在这里谢谢欧阳县长了。” 楚浩南也是很喜欢迈克尔的摇滚,现在欧阳志远这样说,自己正好向欧阳志远多要几张票,好送人。他哪里知道,坐在中间位置的人,都要掏钱赞助。他要是早知道有赞助这一环节,打死他也不会要票了。 颐秋水和楚浩南请客吃饭,今天并没有具体要求什么,只是联络一下感情。真正的博弈时候,是封标之后和投标之前这段时间。 楚浩南和颐秋水看好的几个项目,他们准备花费大价钱,购买标底的信息。 这一顿饭,一个小时后,就结束了。 两天后,高家镇的高家祖坟迁移的最后期限到了,但高满堂没有一丝迁走的意思。欧阳志远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的脸变得极其难看,高满堂耍人玩吗打输了就要实现自己的诺言,不实现自己的诺言,还是男人吗 欧阳志远立刻打电话通知县公安局局长周玉海带着防暴警察和特警,协助自己,进行强推。 欧阳志远首先向县委书记王广忠和县长黄晓丽,汇报了自己执行强迁的决定。 县委书记王广忠和黄晓丽都支持欧阳志远的行动。 早晨九点整,欧阳志远带着人马,和推土机、记者,还有开发区办公室的所有同志,浩浩荡荡的直奔高家祖坟。 欧阳志远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几百口子高家的子孙,在族长高满堂的带领下,手持棍棒早已在墓地的等侯多时了。 欧阳志远一看这阵势,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两眼死死的盯着高满堂大声道:“高满堂,你也是高家镇几万人口的族长,你打败了,就要拆迁,难道你说话不算数吗你以后还怎样再担当高家镇的族长。” 高满堂呵呵大笑道:“欧阳县长,你等一会,我们请来了高手,你要是能打败了我们的高手,我立刻就迁坟。”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们是故意拖延时间,在等候聘请高手的到来” 高满堂大笑道:“我们根本不用聘请别人,我的大哥马上来到,只要你战胜了我大哥,我二话不说,立刻迁坟。” 欧阳志远冷笑道:“那就请你大哥出来吧。” 高满堂一指远处道:“你看,我大哥来了。” 欧阳志远一看,几辆高级轿车高速的开了过来。众人连忙让开路。车门打开,几个三十左右的男人走了出来,随后,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走了下来。 欧阳志远一看,不由得哈哈大笑,他走过来道:“我以为高家的高手是谁竟然是高老您呀。” 走下来的来人,赫然就是燕京太极武馆的主人高擎天和他的儿子高贵山。 高擎天在接到自己的弟弟高满堂的电话后,得知运河县政府要拆自己的祖坟,高擎天连忙安排好武馆的事,带人连忙赶来。 高擎天也不同意迁走自己的祖坟。他同样认为,老祖宗的尸骨不能动。 高擎天更没想道,在这里会碰到欧阳志远。 后面的高贵山看到欧阳志远,更是大吃一惊。我的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在这里 高擎天一看,带人来强推自己祖坟的竟然是自己在燕京认识的忘年交欧阳志远,下了他一跳。 在燕京,高擎天的消息,本来就是四通八达,高贵山早就知道,欧阳志远的背景,非同凡响,后来从自己的师弟燕京市公安局长石振武那里,打听到了欧阳志远的背景是谁,这让高贵山大吃一惊。 高贵山把欧阳志远的背景,告诉给了自己的父亲高擎天。 高擎天决定和欧阳志远好好地结交一下。但现在,实在想不到的是,欧阳志远竟然在运河县工作。他不是在傅山县吗 高擎天早晨到的,他只知道,县政府要强迁走自己的祖坟,但却不知道,欧阳志远调到了运河县,升迁副县长,兼任开发区主任。带人来强迁自己的祖坟。 高擎天一看是欧阳志远,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他知道,凭借自己的力量,就是自己的侄子,纪委第六室监察主任高贵挺也不行。 高擎天脸上的肌肉有点僵硬,他强作笑脸到:“欧阳主任,你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志远笑道:“高老,人生何处不相逢,呵呵,想不到,咱们在这里见面,更没想到,你老人家的老家,也在龙海,上次在燕京,您怎么不早说” 高满堂一看自己的大哥和欧阳志远竟然认识,也是吃了一惊。 高贵山走了出来,伸出了手道:“志远,你好。” 欧阳志远握住了高贵山的手到:“高大哥,你也好。”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看着高满堂道:“高族长,我看这武,就不要比了吧,我和高老在燕京比过,呵呵,我赢了高老半招。” 高满堂一听欧阳志远竟然能赢了自己大哥半招,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高擎天走到自己的弟弟面前,叹了一口气道:“迁坟吧” 高满堂看着自己的大哥,他知道,大哥在外面经过见广,他的话,自己是从来不反对的。 可是,这可是祖坟。他刚想问几句,远处又有几辆高级轿车,开了过来。车牌竟然是京a的牌子。 一看这车牌子,欧阳志远就知道是谁来了。欧阳志远快速的向外拨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会,又收起了电话。 几辆挂着燕京车牌的轿车,慢慢的停了下来,几位工作人员走了下来,他们给一辆轿车打开车门,一位四十多岁,面目阴沉,眼光锐利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 他的眼光向四处一扫,所有的人都打了一个寒战,在他的犀利眼光下有种瞬间被扒光的感觉。 几位面目严肃的工作人员走向欧阳志远,向欧阳志远一亮证件道:“我们是中纪委监察第六室的公安作人员,我们接到举报,运河县副县长欧阳志远的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一下。” 这几个人话音一落,两个面目冷酷的车人,一左一右,夹持住了欧阳志远。 跟随欧阳志远前来的工作人员,一看是中纪委的人,亲自来调查欧阳志远,禁不住的大吃一惊,连忙躲的远远的。 现场的气氛,刹那间降到零度,冰冷至极。 公安局长周玉海,更是吃惊不已,欧阳志远是自己的兄弟,自己一定要搞清楚这些人的身份。他走过来道:“我是运河县公安局局长周玉海,我要看看你们的证件。” 周玉海能在这个时候,能替自己出头,检查他们的证件,这让欧阳志远很感动,心里生出了股股暖意。谢谢你,玉海,好兄弟。 一位工作人员鄙视的看着周玉海道:“你的级别太低,不能检查我们的证件。” 周玉海的脸色一沉,大声道:“我头上带着的是国徽,我代表国家的权力机构来执法,请你们亮出证件,否则,全部扣起来。” 周玉海的双眼如同刀锋一般射向那个工作人员,那个工作人员毫不示弱的瞪着周玉海、 “给他看工作证。” 那个中年男人冷声道。 那个和周玉海对视的工作人员,拿出来工作证,扔给周玉海。 周玉海仔细的看着工作证,对方的证件是真的。周玉海只得还给对方。 那人鄙视的看了一眼周玉海道:“这种证件,你肯定么见过。” 周玉海刚想发作,欧阳志远看着那个中年男人道:“你就是中纪委第六监察室的高主任吧,” 高贵挺冷冷的道:“我是高贵挺。”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只是个小小的副县级,中纪委监察六室的高主任,竟然亲自来,您不觉得您越级了吗我即使有错误,也应该有县级的纪委,或者是市级的纪委来调查,哪里能让中纪委的人来越级拿人高主任,我怀疑你公报私仇,嘿嘿,弄不好,你会丢官的。”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高满堂和高擎天都吓了一跳,特别是高擎天知道欧阳志远的背后是谁高贵挺竟然带着中纪委第六监察室的人,来直接抓人,这是典型的越级,欧阳志远的外公知道了,就怕高贵挺吃不了兜着走。这小子行动之前,为什么不和自己打一声招呼 高贵挺冷笑道:“因为你的财产来历不明的数目太大,所以,我们中纪委亲自来拿你。”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拿我,我要看看手续。嘿嘿,你要是没有手续,你就是私自行动。” 高贵挺还真没有手续,他本来的意思,就是想先拿住欧阳志远,就是审问不出来什么,也要关他一个月,看看谁还敢动自己的祖坟 高贵挺冷笑道:“中纪委拿人,从来不要手续,想抓谁就抓谁,来呀,把欧阳致远带走。”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中纪委拿人,从来不要手续想抓谁就抓谁好,我记住你的话,我已经录音,我要到上面告你。” 高贵挺的脸色一变,冷笑道:“搜他的身。” 两个工作立刻就去搜欧阳志远的身,欧阳志远一声冷笑,一抖胳膊,两人一声闷哼,身子就飞了出去。“噗通噗通” 两人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荡起一层尘土。 高贵挺的脸色一变,大声道:“拿住他。” 剩下的三个人,立刻一拥而上,就想抓住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一抖身子,这三个人也闷哼着飞了出去。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高贵庭,你没有手续,私自行动,官报私仇,我看你的第六监察室主任的小官干不成了,你等着被撤职吧。” 欧阳志远刚说到这里,高贵挺的电话就响了。 高贵挺一看电话,吓了一跳,竟然是纪委检查司王副司长的电话。 高贵挺连忙把电话接过来。电话里立刻传来王副司长恼怒的声音:“高贵挺,你奉了谁的命令下去抓人的谁让你私自行动的我命令你立刻返回来,等候处理。” 高贵挺的脸色一变,冷汗顺着脸颊,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自己是秘密出来的,是那个王八蛋,这么快就把消息捅到上面去了 欧阳志远的耳朵很灵,他把电话里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刚才他打的电话,就是给自己的外公秦副总理打得,他把高贵挺干扰地方建设,让开发区给他家祖坟让路的过程,和外公说了一遍。 秦天涯听后,非常气愤,立刻给中纪委监察司打电话。 欧阳志远看着高贵挺道:“高贵挺,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高贵挺的脸色变得十分的苍白,他一挥手道:“回京吧。” 高贵挺和那几名工作人员灰溜溜的上了专车,开走了。 高擎天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请你放过高贵挺吧,这孩子走到这个位置,也不容易。” 欧阳志远道:“高老,你求错了对象吧,我有这么大的权利吗我就是个副县级的小干部,高贵挺可是厅级。再说,任何人都会为自己犯过的错误负责的。” 高擎天摇了摇头,看着高满堂道:“迁坟吧。” 高满堂所倚仗的高贵挺,灰溜溜的走了,高擎天已经同意迁坟,高满堂的老泪流了出来。 谁也不相信,眼前的事实。高家气势汹汹的来,灰溜溜的离开。特别是中纪委监察六室的高贵挺。 竟然没有拿下欧阳志远,这让所有的官员感到震惊。 周玉海快步走了过来,握了一下欧阳志远的手道:“,好险。”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玉海,谢谢你。” 周玉海笑道:“谢我干嘛我只是尽到我的职责。” 一天的时间内,高家终于把所有的坟头,全部迁走,另寻别的地方掩埋。 县委书记王广忠得到消息后,不由得暗中庆幸,自己的策略是对的,以后尽量的不要和欧阳志远为敌,自己只能利用他的强大背景,来为自己服务。 高贵挺怪牛逼,但同样灰溜溜的回去了,等待他的将是无情的打击和报复。 周铁山的铁山运输大队,已经来时大量的备料,沙子、水泥和石子,在料场堆得满满的,凯旋集团和金鑫集团开始铺路。 这天下午临下班之前,市委办公室主任宗鹏飞的电话,直接打到欧阳志远的电话上。 “志远,明天你来市委,周书记和你一同到南州筹集开发区的资金。” 欧阳志远道:“好的,宗主任。” 欧阳志远和周书记一起道南州要钱,是几天前商量好的。 周天鸿之所以要和欧阳志远一起去,因为欧阳志远的身份特殊。要钱,需要省委书记萧远山签字。要想要省委书记顺利的签字,只有让欧阳志远去。 第二天,欧阳志远安排好开发区的工作,开着越野车,直奔龙海市。在半路上,欧阳志远就接到了表哥秦剑的电话。 “志远,在干嘛” 欧阳志远道:“表哥,什么事” 秦剑笑道:“记住,大后天早八点,咱们傅山的酒厂开始投产,你是股东,必须到场庆贺。” 欧阳志远笑道:“我明天就到南州,大后天尽量赶回来,参加酒厂的投产典礼。” 秦剑道:“你到南州干嘛” 欧阳志远苦笑道:“还不是要钱。” 秦剑道:“省里虽然答应给你们六个亿,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位,你要一边要钱,一边自筹资金。” 欧阳志远道:“对了,七月十六号,别忘了来看迈克尔的演出,我给你留好票。” 秦剑笑道:“要钱吗” 欧阳志远笑道:“表哥,不要钱才怪,呵呵,不要钱我请国际巨星来演出还有台湾的程琳琳。香港的王欣怡” 秦剑笑道:“你们的用酒我全部包了。”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表哥,关键我缺钱,招标会一开完,第一期的工程款就要给中标企业一部分,你说,我上哪里弄钱去” 秦剑道:“志远,你的路子这么广,巨星迈克尔一到,你就可以拉赞助,我敢肯定,有很多的企业会主动找你做广告的。而且,你可以拍卖演出的转播权,中央电视台和各个省里的电视机台都会转播。还有,街道上的广告条幅,巨星们居住的酒店,演出的舞台,同样可以打广告,这可都是钱。”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茅塞顿开。 我靠,这么多挣钱的地方,自己怎么没有想到从南州回来,这些事立刻开始抓起来。 秦剑道:“要不,我让你嫂子的广告公司该给你帮忙设计”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表哥,你让嫂子参加完酒厂的投产典礼,就过来帮我。” 秦剑道:“好的,我和你嫂子说。” 欧阳志远道:“表哥,冰点乐队和迈克尔,程琳琳、王欣怡来运河县县演出的消息,能否在中央电视台上做广告” 秦剑道:“你知道你嫂子的电话,你可以给她联系。” 欧阳志远道:“好的。” 欧阳志远拨通了王诗茹的电话。 王诗茹正在自己的燕京红都传媒办公室,他一看是欧阳致远的电话,笑道:“志远,有事吗” 欧阳志远就把冰点乐队和迈克尔、程琳琳、王欣怡来运河县演出,自己的广告设计,告诉给了王的诗茹。 王诗茹笑道:“好,我给你设计出来,大后天我带人就到傅山县,先参加你表哥的酒厂开业典礼,然后带人住到你们那里,给你设计,中央电视台的广告,也给你设计好,你把广告费打过来就是了。” 欧阳志远笑道:“太好了。嫂子。” 欧阳志远高兴地手舞足蹈。 来到市委的时候,欧阳志远直奔市委书记周书记的办公室。 宗鹏飞看到了欧阳志远,连忙过来道:“志远,周书记在等着你,进去吧。” 欧阳志远和宗鹏飞走进了周天鸿的办公室。 “周书记,您好。” 周天鸿道:“坐吧,志远。” 宗鹏飞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 欧阳志远坐在了沙发上,周天鸿道:“高贵挺回去了” 欧阳志远道:“高贵挺私自带人想来抓我,没有任何手续。再说,开发区不会给任何人的祖坟让路的,这家伙是不自量力。” 能让高贵挺狼狈回去的,只有中纪委,看样子,欧阳志远给他的外公打了电话。 周天鸿道:“任何人想以私利和国家抗衡的,都没有好下场。”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我建议免去高家镇镇长王家坤、书记高贵峰的职务,这两个人在这次事件中,根本没有起到任何领导的作用,就是聋子的耳朵,瞎摆设。” 周天鸿道:“这件事,回来再办,十点的飞机,咱们去机场。” 市委书记周天鸿、秘书宗鹏飞、财政局长苗加军和欧阳志远四个人,直奔龙海机场。 十点的飞机,一个小时后,就到了南州飞机场。 四个人首先找到酒店住下,下午,市委书记周天鸿要去拜访省长江川河,欧阳志远级别小,不能同去。下午,欧阳志远自由活动,晚上,周天鸿和欧阳志远要去家里拜访省委书记萧远山。 欧阳志远下午没事,他没有给萧眉打电话,这家伙想给萧眉一个惊喜,他打车直奔天信药业集团总公司。 萧眉刚开完会,走出会议大厅,就看到了欧阳志远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志远你怎么来了也不打电话说一声” 萧眉连忙跑了几步,恨不得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但走廊里有很多的员工和管理高层,她站在志远面前,眼睛有点湿润。 欧阳志远也不管有人没有人,一下子把萧眉拥在怀里。 萧眉的脸羞得如同彩霞一般,但他不想离开这温暖炽热的怀抱。她很累,她恨不得立刻在志远的怀里睡上一会。 很多员工都认识欧阳志远,人们羡慕的看着这一对金童玉女,悄悄的放轻脚步,微笑着离开。冯秀梅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萧眉拥在一起。老人家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欧阳志远听到了干妈的脚步声,轻轻推开萧眉道:“干妈来了。” 萧眉的脸色透红,连忙离开志远的怀抱。 冯秀梅笑道:“志远,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准备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准备什么我做饭给您吃吧。” 萧眉笑道:“上午就在公司吃吧,晚上再回去。” 冯秀梅道:“我让人去安排。” 欧阳志远道:“谢谢干妈。” 欧阳志远和萧眉走进了办公室,志远一脚关上房门,一下把萧眉搂在了怀里,大嘴印在了萧眉的小嘴唇上,使劲的吮吸着萧眉的小舌头。 “眉儿,我想你。” “呜呜志远,我也想你。” “呜呜小坏蛋,轻一点呜呜。” 两人不知道亲吻了多长时间,眉儿轻轻地推开欧阳志远,娇羞的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走,到干妈的办公室里吃饭。” 欧阳志远道:“眉儿,我想吃你。” 萧眉脸色一红,小声道:“小坏蛋,晚上随便你吃。” 欧阳志远不由得笑了起来。 “小坏蛋,笑的这样难看,肯定在想做坏事。” 小丫头说着话,漂亮的双眼,能滴出蜜水来。欧阳志远笑道:“走吧,别让干妈等急了。” 欧阳志远看着眉儿娇羞的样子,禁不住笑了。 两人整理好衣服,来到干妈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已经把饭菜送来了。 冯秀梅笑道:“志远,上午就简单一点吃,晚上咱回家吃。” 欧阳志远洗了手道:“干妈,晚上我要陪着周书记去拜访爸爸,眉儿也一起去。” 冯秀梅道:“你和周书记来南州干吗”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建设新开发区,省里要下拨六个亿,我们是来要这个钱的。” 萧眉道:“六个亿肯定一次不能到位,省重点工程有很多,僧多粥少。” 欧阳志远道:“能给多少就给多少吧,所以,下个月的十六号,我们请冰点乐队和迈克尔、程琳琳和王欣怡来演出,看看能不能集资。” 萧眉笑道:“给我们留点票,我和干妈去看演出。” 冯秀梅笑道:“你们年轻人去看吧,我要替眉儿守护总部。” 欧阳志远和眉儿吃过饭,欧阳志远道:“干妈,眉儿,你们认识南州血液病医院的领导吗” 萧眉道:“我认识院长,院长姓赵,叫赵丰德,是我同学赵欣欣的父亲。” 欧阳志远道:“正好,眉儿,你下午陪我去看一位病人。” 萧眉道:“可以,这位病人是你什么人” 欧阳志远道:“眉儿,是一个朋友的孩子,白血病,在那里住院。” 有些事,欧阳志远不想让萧眉知道。 下午的时候,萧眉开着一辆奔驰,直奔南州血液病医院。 两人在院长办公室见到了院长赵丰德。赵丰德可是知道萧眉是谁所以,赵丰德对萧眉积极地客气,让他知道欧阳志远是萧眉的未婚夫,他连忙伸出双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认识你很高兴。” 欧阳志远道:“赵院长,我有一个朋友,叫梁建的,是白血病,在你这里住院吗” 赵丰德一听欧阳志远打听梁建,连忙道:“志远,那个叫梁建的病人,已经下了两次病危通知单了。”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连忙道:“赵院长,你说说情况。” 赵丰德道:“这个病人的病情很厉害,好在对方有一百多万,骨髓移植,配型成功,可是,他的身体由于长期住院,太弱,经不起化疗和放疗,如果强行化疗后,再移植骨髓,他根本下不了手术台,就会死掉。所以,一直不敢给他做骨髓移植,现在,就剩下一口气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快带我去看看。” 梁建是跳楼的梁夫中的儿子,欧阳志远想从梁建的母亲王燕的口中,得到佳腾集团的内幕真相,就必须救活王燕的儿子梁建。 王燕这两天过的生不如死。儿子已经被两次下了病危通知单了。 自己的丈夫为了救儿子的命,跳楼了,得到了一百多万的救命钱。本来以为有了钱,就可以给儿子移植骨髓,儿子就有救了,谁也想不到,由于儿子住院的时间太长发,身体及其的虚弱,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了,医院不敢给做放化疗。 骨髓移植之前,要彻底杀死全身的癌细胞,同时连同产生抵抗力的的细胞也都杀死了,梁建的身体太弱了,根本承受不了。 王燕几乎崩溃绝望了,她早已哭干了眼泪,她看着儿子被病痛折磨的样子,她恨不得自己替儿子去死。她曾经给大夫使劲的磕头,连自己的额头都磕破了,求求大夫快点给儿子移植骨髓。 但大夫也无能为力。 王燕已经打算好了,只要儿子一咽气,自己立刻就从楼上跳下去。儿子是自己的全部,是自己的生命,自己不能没有儿子。 王燕一边呼唤着自己儿子的名字,一边用湿毛巾给儿子擦脸。 这时候,王燕看到了院长赵丰德带着两位年轻人走了进来。王燕仿佛看到了希望,她发疯一般的跑到赵丰德面前,噗通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给赵丰德磕头,哭喊着道:“赵院长,求求你,求求你了,救救我的儿子。” 欧阳志远快速的走到梁建的床前,当他看到梁建那死灰色的脸色时,吓了一大跳。如果自己晚上来,梁建就会死了。真是危险至极。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弹出几根银针,寒芒一闪,银针刺进梁建的眉心穴上。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一颗救命补气药丸,塞进梁建的嘴里,一拍他的后背,药丸进入胃里。 “金针渡穴” 赵丰德失声叫道。赵丰德也是中医出身,他没想到,欧阳志远竟然会使用这种早已失传的救命金针,来提高病人的抵抗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