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兄弟之情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五十章 兄弟之情

兄弟之情第五十章   欧阳志远真是个天才呀,武功很好,医术精湛,还会酿酒、烹饪、炒茶,这家伙是怎样做到的 一丝妒忌在郭宵鹏的眼角闪过。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欧阳志远的炒茶和烹饪都是在那本古书上学到的。看来,那位五行门的长老,绝对是一位全才和天才。 欧阳志远看着郭宵鹏笑道:“我是炒着玩的,入不了法眼。” 郭宵鹏心道,真会装逼呀,凌波仙子这种极品茶叶,能是炒着玩的 透过后窗户,欧阳志远看到一个几十辆大货车的车队,开进了后面的料场。呵呵,周铁山的铁山车队到了。 “志远,想死我了,我来了。” 还没看到周铁山的人影,周铁山豪爽的声音早已传了过来。周天山并没有称呼欧阳志远为欧阳县长,而是称呼志远。 这个称呼让郭宵鹏很是奇怪,能亲切称呼欧阳志远的名字的,结对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不一般。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笑道:“铁山大哥,你来了,今天咱们要不醉不归。” 周天山一步跨进来,早已和欧阳志远抱在两人一起。 郭宵鹏看到欧阳志远来了客人,站起来笑道:“欧阳县长,你来了朋友,我告辞了。” 欧阳志远笑道:“郭董,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大哥周铁山,周大哥,这位是恒洋集团的董事长郭宵鹏。 两人都互相握手问好 郭宵鹏告辞后,欧阳志远道:“料场有建好的宿舍,让兄弟们,都住在哪里,我让人安排,晚上我给你接风。” 周天山把一张卡递给欧阳志远道:“志远,这是铁山车队的分红,你拿着。” 欧阳志远笑道:“我又不缺钱,这卡还是留在车队里吧,现在咱们有四十辆车,开发区一建设起来,肯定不够用,卡里的钱,留着买新车吧。” 周铁山笑道:“公司里有钱买车,已经留下了,这钱你还是收下吧。” 欧阳志远听说公司了有钱,就把卡收下了。 两人说了一会话,周铁山和工作人员去安排车队的司机,欧阳志远通知宋忠军他们,晚上在阳泉大酒店聚会。 下班后,志远开车直奔阳泉大酒店。他想起来,璀璨星海怎么会这么快开业的 欧阳志远拨通了公安局长局长周玉海的电话。 “玉海,佳腾集团的魏桂堂、魏传临他们都还没有出来,璀璨星海重新开业了,这个大酒店转人了” 周玉海道:“志远,我给你查查。” 过了一会,周玉海的电话打过来了。 “志远,是魏传临的姐姐,也就是魏桂堂的女儿魏寒梅接收的。”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道:“玉海,晚上有时间吗来一块吃饭。” 周玉海笑道:“不巧,志远,晚上有件案子,我盯的正紧,下次再一起吧。” 欧阳志远道:“呵呵,行呀。” 欧阳志远开着越野,直奔阳泉的酒店。在路上,接到了国安的李玫电话。 “头儿,发现了林跃峰的踪迹。 李玫小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道:“在哪儿” “在青山绿水大酒店。” 欧阳志远道:“严密监视林跃峰,如果发现他有毒品交易,立刻抓现行。” “是” 李玫回答的很利索。 自从欧阳志远在林小雅的父亲林跃峰的手臂上,发现注射毒品的针孔,欧阳志远就让李玫和王超然一起监视青山绿水大酒店。 今天终于发现了林跃峰。 上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石新桥在阳泉大酒店陷害自己贩毒,谁也没想到,会在服务员的口袋里搜出了毒品,更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佳腾集团的魏桂堂竟然会贩毒。欧阳志远一直认为,绝对是石新桥在背后高的鬼,那个毒品是石新桥放的。但事后,石新桥反而没事,照样做他的刑警队长。 运河县到底谁在贩毒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林跃峰。只要抓到林跃峰从谁的手里买的毒品,自己就能顺藤摸瓜,抓住幕后的贩毒黑手。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他猛然发现,后面有一辆高级奔驰车跟着自己。 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是谁在跟踪自己 陈雨馨对开发运河古城很有信心,一千年的文化底蕴,让运河古城,古味十足,那古老的青砖城墙,青苔斑驳的水乡胡同,四通八达的水巷,高大巍峨的庙宇,仿佛听到艄公在歌唱的古老运河码头,都让陈雨馨留恋往返。 陈雨馨敢肯定,投资五个亿,几年之内就可以赚回来,古运河的景点可以和春江水库的古栈道连接起来,现在的人,都喜欢找古代的遗迹。 唯一让陈雨馨不放心的事,就是焦化厂的污染,不知道焦化厂什么时候停产。 王广忠下班后,他让司机把自己送到了二哥王广军的家里。 王广军要好了菜,在等着王广忠。 王广忠进来后,王广军看着自己的三弟弟道:“广忠,坐吧。” 王广忠坐下,叹了一口气道:“二哥,我对不住您,就怕焦化厂保不住了,上面压得太紧。”王广忠说完话,把那份关于关闭六六型焦炉的通知递给了王广军。“ 王广军接过通知,看了一遍笑道:“三第,你不要难过,做什么生意都有赚有赔,我想好了。好在焦化厂已经赚回来一多半了,今年的税不是还没交吗政府拆我的焦炉,一个多亿的税就免了,就算现在要拆焦炉,加上政府给的补贴,也算没有亏多少,就算我白干了两年,三弟,你的两个亿,得来的不易,你的投资,我一分不少的给你,谁让咱们是兄弟,兄弟是什么兄弟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 王广忠的眼圈一红,沉声道:“二哥,谢谢您。” 王广军笑道:“老三,咱兄弟换还气什么咱们是一母同胞,不要客气。 王广忠道:“那四家焦化厂的兄弟们怎么说” 王广军笑道:“那四家焦化厂都是我的兄弟,不瞒三弟,那四家焦化厂的投资,有咱大哥的一多半投资,说话权还是掌握在我们兄弟手里,我知道,三弟,焦化厂的事情,让你为难了,我和大哥领你的情了,亏了几个亿,小菜一碟,呵呵,等你升迁到龙海市,当上市长,我们难道还没有挣钱的机会吗到时候,我相信,三弟不会忘记我们的。” 王广忠的眼睛更红了,眼泪差点流出来,他一把握住二哥王广军的手动情的道:“我谢谢大哥和二哥了,以后,我的东西,就是你们的。明天我带人来拆焦化厂了,到时候,很多记者会到场,二哥,你的姿态高调点。” 王广军道:“可以,三弟,你知道,人有再多的钱,国家一个政策,就可以让你一无所有。有钱的,永远斗不过有权的,我们王家兄弟,就你一个人有出息,你的官位高了,就可以罩着我们,你现在已经有两个亿了,以后就收手吧,不要涉险,缺钱的时候,说一声,大哥和二哥有的是钱,我们有钱了,就等于你有钱了。” 王广忠道:“我知道,二哥,我也想明白了,我以后会收手的。” “二哥,你不是说,要回山西承包煤矿吗你把我的两个亿,转到王磊的名下,然后带到山西投资煤矿吧,两个亿放在我身旁,就等于是定时炸弹,早晚会出事的。” 王广忠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王广军道:“那也好,三第。” 王广忠道:“你到山西的时候,把王磊带走,带到山西去,省着他老是在运河县惹是生非,但俩个亿的事,绝对不能和王磊说,免得他知道我给他留了两个亿,他会更加肆意妄为。” 王广军道:“好的三弟,焦化厂一拆,我们和王磊就走,我们到山西后,听你升迁的好消息,来,咱们干一杯。” 王广军笑道:“干杯。” 兄弟两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跟在欧阳志远车后的那辆奔驰上,坐的是运河县大佬岳老大岳意林。 岳意林一直垄断着运河县三分之一的建筑工地,巧的是,运河县的开发区工业园,正是建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 岳意林不由得狂喜至极,嘿嘿,二十个亿的投资,光建筑用料就怕要一个多亿,老子发财了。老子的地盘,老子做主,嘿嘿,不论谁在老子的地盘建开发区,老子都要送料,如果谁敢阻挡老子给工地送料,老子让他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前面就是新来的欧阳副县长,新任开发区的主人,看样子,是到阳泉大酒店吃饭,好,老子一会就去认识认识一下。 岳意林向后看了看,自己的十几个气势汹汹的保镖,跟在自己的身后,他笑了。这个世界,拳头硬了就是老大,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欧阳志远看着后面的奔驰,他不由的冷笑一声。 不一会,车子到了阳泉大酒店,欧阳志远停好车子,直奔陈雨馨的房间,轻轻地敲了敲门。 欧阳志远真是个天才呀,武功很好,医术精湛,还会酿酒、烹饪、炒茶,这家伙是怎样做到的 一丝妒忌在郭宵鹏的眼角闪过。 欧阳志远的炒茶和烹饪都是在那本古书上学到的。看来,那位五行门的长老,绝对是一位全才和天才。 欧阳志远看着郭宵鹏笑道:“我是炒着玩的,入不了法眼。” 郭宵鹏心道,真会装逼呀,凌波仙子这种极品茶叶,能是炒着玩的 透过后窗户,欧阳志远看到一个几十辆大货车的车队,开进了后面的料场。呵呵,周铁山的铁山车队到了。 “志远,想死我了,我来了。” 还没看到周铁山的人影,周铁山豪爽的声音早已传了过来。周天山并没有称呼欧阳志远为欧阳县长,而是称呼志远。 这个称呼让郭宵鹏很是奇怪,能亲切称呼欧阳志远的名字的,结对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不一般。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笑道:“铁山大哥,你来了,今天咱们要不醉不归。” 周天山一步跨进来,早已和欧阳志远抱在两人一起。 郭宵鹏看到欧阳志远来了客人,站起来笑道:“欧阳县长,你来了朋友,我告辞了。” 欧阳志远笑道:“郭董,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大哥周铁山,周大哥,这位是恒洋集团的董事长郭宵鹏。 两人都互相握手问好 郭宵鹏告辞后,欧阳志远道:“料场有建好的宿舍,让兄弟们,都住在哪里,我让人安排,晚上我给你接风。” 周天山把一张卡递给欧阳志远道:“志远,这是铁山车队的分红,你拿着。” 欧阳志远笑道:“我又不缺钱,这卡还是留在车队里吧,现在咱们有四十辆车,开发区一建设起来,肯定不够用,卡里的钱,留着买新车吧。” 周铁山笑道:“公司里有钱买车,已经留下了,这钱你还是收下吧。” 欧阳志远听说公司了有钱,就把卡收下了。 两人说了一会话,周铁山和工作人员去安排车队的司机,欧阳志远通知宋忠军他们,晚上在阳泉大酒店聚会。 下班后,志远开车直奔阳泉大酒店。他想起来,璀璨星海怎么会这么快开业的 欧阳志远拨通了公安局长局长周玉海的电话。 “玉海,佳腾集团的魏桂堂、魏传临他们都还没有出来,璀璨星海重新开业了,这个大酒店转人了” 周玉海道:“志远,我给你查查。” 过了一会,周玉海的电话打过来了。 “志远,是魏传临的姐姐,也就是魏桂堂的女儿魏寒梅接收的。”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道:“玉海,晚上有时间吗来一块吃饭。” 周玉海笑道:“不巧,志远,晚上有件案子,我盯的正紧,下次再一起吧。” 欧阳志远道:“呵呵,行呀。” 欧阳志远开着越野,直奔阳泉的酒店。在路上,接到了国安的李玫电话。 “头儿,发现了林跃峰的踪迹。 李玫小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道:“在哪儿” “在青山绿水大酒店。” 欧阳志远道:“严密监视林跃峰,如果发现他有毒品交易,立刻抓现行。” “是” 李玫回答的很利索。 自从欧阳志远在林小雅的父亲林跃峰的手臂上,发现注射毒品的针孔,欧阳志远就让李玫和王超然一起监视青山绿水大酒店。 今天终于发现了林跃峰。 上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石新桥在阳泉大酒店陷害自己贩毒,谁也没想到,会在服务员的口袋里搜出了毒品,更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佳腾集团的魏桂堂竟然会贩毒。欧阳志远一直认为,绝对是石新桥在背后高的鬼,那个毒品是石新桥放的。但事后,石新桥反而没事,照样做他的刑警队长。 运河县到底谁在贩毒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林跃峰。只要抓到林跃峰从谁的手里买的毒品,自己就能顺藤摸瓜,抓住幕后的贩毒黑手。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他猛然发现,后面有一辆高级奔驰车跟着自己。 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是谁在跟踪自己 陈雨馨对开发运河古城很有信心,一千年的文化底蕴,让运河古城,古味十足,那古老的青砖城墙,青苔斑驳的水乡胡同,四通八达的水巷,高大巍峨的庙宇,仿佛听到艄公在歌唱的古老运河码头,都让陈雨馨留恋往返。 陈雨馨敢肯定,投资五个亿,几年之内就可以赚回来,古运河的景点可以和春江水库的古栈道连接起来,现在的人,都喜欢找古代的遗迹。 唯一让陈雨馨不放心的事,就是焦化厂的污染,不知道焦化厂什么时候停产。 王广忠下班后,他让司机把自己送到了二哥王广军的家里。 王广军要好了菜,在等着王广忠。 王广忠进来后,王广军看着自己的三弟弟道:“广忠,坐吧。” 王广忠坐下,叹了一口气道:“二哥,我对不住您,就怕焦化厂保不住了,上面压得太紧。”王广忠说完话,把那份关于关闭六六型焦炉的通知递给了王广军。“ 王广军接过通知,看了一遍笑道:“三第,你不要难过,做什么生意都有赚有赔,我想好了。好在焦化厂已经赚回来一多半了,今年的税不是还没交吗政府拆我的焦炉,一个多亿的税就免了,就算现在要拆焦炉,加上政府给的补贴,也算没有亏多少,就算我白干了两年,三弟,你的两个亿,得来的不易,你的投资,我一分不少的给你,谁让咱们是兄弟,兄弟是什么兄弟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 王广忠的眼圈一红,沉声道:“二哥,谢谢您。” 王广军笑道:“老三,咱兄弟换还气什么咱们是一母同胞,不要客气。 王广忠道:“那四家焦化厂的兄弟们怎么说” 王广军笑道:“那四家焦化厂都是我的兄弟,不瞒三弟,那四家焦化厂的投资,有咱大哥的一多半投资,说话权还是掌握在我们兄弟手里,我知道,三弟,焦化厂的事情,让你为难了,我和大哥领你的情了,亏了几个亿,小菜一碟,呵呵,等你升迁到龙海市,当上市长,我们难道还没有挣钱的机会吗到时候,我相信,三弟不会忘记我们的。” 王广忠的眼睛更红了,眼泪差点流出来,他一把握住二哥王广军的手动情的道:“我谢谢大哥和二哥了,以后,我的东西,就是你们的。明天我带人来拆焦化厂了,到时候,很多记者会到场,二哥,你的姿态高调点。” 王广军道:“可以,三弟,你知道,人有再多的钱,国家一个政策,就可以让你一无所有。有钱的,永远斗不过有权的,我们王家兄弟,就你一个人有出息,你的官位高了,就可以罩着我们,你现在已经有两个亿了,以后就收手吧,不要涉险,缺钱的时候,说一声,大哥和二哥有的是钱,我们有钱了,就等于你有钱了。” 王广忠道:“我知道,二哥,我也想明白了,我以后会收手的。” “二哥,你不是说,要回山西承包煤矿吗你把我的两个亿,转到王磊的名下,然后带到山西投资煤矿吧,两个亿放在我身旁,就等于是定时炸弹,早晚会出事的。” 王广忠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王广军道:“那也好,三第。” 王广忠道:“你到山西的时候,把王磊带走,带到山西去,省着他老是在运河县惹是生非,但俩个亿的事,绝对不能和王磊说,免得他知道我给他留了两个亿,他会更加肆意妄为。” 王广军道:“好的三弟,焦化厂一拆,我们和王磊就走,我们到山西后,听你升迁的好消息,来,咱们干一杯。” 王广军笑道:“干杯。” 兄弟两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跟在欧阳志远车后的那辆奔驰上,坐的是运河县大佬岳老大岳意林。 岳意林一直垄断着运河县三分之一的建筑工地,巧的是,运河县的开发区工业园,正是建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 岳意林不由得狂喜至极,嘿嘿,二十个亿的投资,光建筑用料就怕要一个多亿,老子发财了。老子的地盘,老子做主,嘿嘿,不论谁在老子的地盘建开发区,老子都要送料,如果谁敢阻挡老子给工地送料,老子让他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前面就是新来的欧阳副县长,新任开发区的主人,看样子,是到阳泉大酒店吃饭,好,老子一会就去认识认识一下。 岳意林向后看了看,自己的十几个气势汹汹的保镖,跟在自己的身后,他笑了。这个世界,拳头硬了就是老大,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欧阳志远看着后面的奔驰,他不由的冷笑一声。 不一会,车子到了阳泉大酒店,欧阳志远停好车子,直奔陈雨馨的房间,轻轻地敲了敲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