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两个重点任务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三十一章 两个重点任务

欧阳志远刚一进来,就看到一位五十出头、长相极其威严的中年人,半躺在沙发上,宽阔的额头上,捂着一条毛巾。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周书记这位病人竟然是龙海市委书记周天鸿。 欧阳志远在电视里,经常看到周天鸿的新闻。 周天鸿猛一睁眼,一种磅礴的官威,带着让人不可抗拒的威严,如同刀锋一般刺来,让欧阳志远的呼吸一滞。 但欧阳志远的内息在全身一绕,呼吸顿时顺畅,面不改色,神情自若。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那波澜不惊的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内心不由得大为惊奇,这小子好强的定力。即使自己是周书记的嫡系,但在周书记的官威眼光下,也会冷汗津津,这小子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 这小子太会装了吧。 当周天鸿一眼看到,何振南给自己找来的老中医,竟然是一个嘴上没毛的小白脸,年龄最多只有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狠狠的看了一眼何振南。 心道,这就是你何振南找的胡子没有一根的老中医 何振南一看周天鸿那不满意的目光,吓得没敢说话。 欧阳志远一看这位周书记的表情,就知道,这位领导看着自己年轻,不相信自己的医术。 欧阳志远微微一笑,轻声道:“周书记,您年轻的时候,头部受过伤,受伤以后,又经过夏天的雨淋,中了热寒,您年轻时,身体强壮,热寒没有发作,但在四十岁左右的时候,气血开始衰竭,热寒开始发作,偏头痛开始,但只是隐隐约约,到了五十岁的时候,头痛加剧,每天晚上疼的厉害,最近有点加剧,不知道我说的对吗” 欧阳志远用了中医中的望,早已把周书记的气色看了一遍。 当欧阳志远第一句话,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头部受过伤,就把周天鸿吓了一跳,下面的几句话,更让周天鸿脸色一变。 对方说的一点不错。 自己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到了阳山公社做秘书,再一次抢修山体滑坡的战斗中,被一块小石头击中了头部,当时情况紧急,滑坡下还有十几户村民,自己坚持战斗,轻伤不下火线,结果淋了雨。年轻的时候,根本没有觉察到什么,做到了古雪县委书记的职务时,头痛开始出现,但那时,只是隐隐约约的疼,自己没有在意,在做到龙海市委书记的时候,头痛开始加剧,特别是晚上,痛的更加厉害,自己跑遍了多少医院,都没有看好,很多老中医都说,自己中了寒气,但没有说中了热寒的。这寒气还有热寒吗这可是第一次听说过。 何振南从周书记的表情中,看出来,周书记的病情,被欧阳志远说中了。 何振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心道,好小子,没有把脉,就能看出病因,厉害呀。 周天鸿轻声道:“欧阳医生,请坐,你说的不错,但很多老中医都说我中了寒气,但没有说我中了热寒的,酷热中,还有寒气吗” 周天鸿说着话,亲自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双手接过那杯水,轻声道:“谢谢周书记。” 欧阳志远远没有坐下,他的面前可是龙海市的一号人物,自己起码得做到尊重的礼节。他只是微微笑道:“寒气分为热寒、温寒、赤寒、冷寒,一般的中医,不知道热寒这一说,结果,就按照冷寒来治疗,用的药物,都是驱寒的,结果,越治疗,越厉害,病情没有减轻,反而加重。” 周天鸿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心里很是高兴,指了指身旁的沙发,让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的身旁,轻声道:“能治好吗欧阳医生,这几年,这个偏头痛,差一点把我折磨死,快给我看看。” 周天鸿的老伴王正红,脸上顿时露出来极其惊喜的表情,看着微笑着的欧阳致远。 周天鸿刚才让欧阳志远坐,欧阳志远一直没敢坐下,他知道,以自己的地位,根本不能和周天鸿坐在一起。但现在,自己要给周天鸿把脉,只能坐在周天鸿的身旁了,但屁股只是坐了一小半,没有坐实。 何振南看到欧阳志远这么知道进退,更加坚定把欧阳志远拉到自己身边的想法。 欧阳志远把手指放在周天鸿的手腕上,微微的闭上眼。 何振南、周天鸿、王正红他们的几双眼睛,死死的盯住欧阳志远的神情。何振南的内心更是激动不已,如果欧阳志远能把周天鸿的病治好,自己是奇功一件,以后和周天鸿走的将会更近。 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睁开了眼睛,没有说话。 所有的人一看欧阳志远的表情,心里一沉。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周天鸿。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的表情,就知道,这个病,不是这么好治疗的,一种深深的失落,在心头升起。 周天鸿站起身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没办法治疗吗” 欧阳志远看着周天鸿道:“周书记,能治,但需要一种药引子,这种药引子,并不好找,如果没有这种药引子,我只能把热寒毒给你聚集在一起,却不能化解,这样的话,虽然您的偏头痛能缓解,甚至不痛了,但每个月的阴历初一那天夜里,寒气最重,您的头,会剧烈的疼痛,几乎不能忍受,所以,必须在初一之前,找到药引子。” 周天鸿一听能治,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意,连忙道:“志远,你先给我止住痛,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什么药引子不好找”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温泉旁边的金背银翅大蜈蚣。” 欧阳志远道。 “为什么要这种蜈蚣”何振南问道。 “生长在温泉旁边的这种金背银翅大蜈蚣,它的属性,正好和周书记的热寒相反,它的毒性是寒热,找到这种金背银翅大蜈蚣,我就可以把周书记的热寒用这种蜈蚣的寒热之毒来中和,偏头痛就可以除根了。” 欧阳志远轻声道。 “呵呵,志远呀,这种蜈蚣不好找,虽然崮山镇的山上就有温泉,但都是铁背蜈蚣,哪里有金背银翅蜈蚣那种传说中的蜈蚣,可是带翅膀会飞的,人根本抓不住。” 一直在山区工作的周书记,并没有见到过金背银翅蜈蚣,但却听说过这种毒物。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崮山镇属于傅山县,我给崮山镇书记袁成军打个电话,让他到崮山药材批发市场看看,有没有你说的那种金背银翅蜈蚣。” 欧阳志远道:“可以在崮山药材市场发个公告,高价收购这种金背银翅蜈蚣,也许老一辈的捉蜈蚣能手,见过这种蜈蚣。” 欧阳志远知道,现在是扑捉这种蜈蚣的最好时节,每当春天到来的时候,山区的村民们,就会上山,扑捉蝎子,捉蜈蚣、挖药材,这是村民的主要收入。 寻找金背银翅蜈蚣的事,就这样定下来。 “周书记,您躺好,我给你下针。” 欧阳志远在怀里取出银针,开始给银针消毒。 周书记的老伴王正红和何振南一起帮助周书记躺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