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绑架苏晓红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九十九章 绑架苏晓红

  第二百九十九章绑架苏晓红 艾丽娜一看欧阳志远和陈雨馨走向大厅,小丫头也跟了过来。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陈雨馨看着这位儒雅的中年人,微笑着道:“您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请问您是” 那位儒雅的中年人微微笑道:“您好,我是恒天源,恒源珠宝集团。” 陈雨馨一听,内心吓了一跳,恒源珠宝集团这人竟然是燕京三大珠宝集团之一的恒源珠宝董事长恒天源。怪不得志远说这个人不简单。 欧阳志远一听这人就是恒源珠宝董事长恒天源,也是心中一动。 在燕京,祥宝斋集团董事长顾正祥买的那块战国玉璧,就是恒天源卖给顾正祥的,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碰到恒天源。恒天源来这里干什么来旅游的 陈雨馨笑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燕京三大珠宝集团的恒董事长,幸会幸会。” 恒天源一听对方竟然知道自己,对方也是不简单的人物,他微笑道:“您是” 陈雨馨笑道:“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 恒天源一听这位漂亮典雅的女人,竟然是全国五百强企业中的红太阳集团的董事长陈雨馨,顿时微笑着伸出手道:“呵呵,陈懂,你好,想不到您就是畅销全国、出口世界果饮的陈董事长,这样年轻漂亮、高贵典雅。” 陈雨馨笑道:“恒懂说笑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傅山县副县长欧阳志远县长。” 恒天源一听,吓了一跳,这位很阳光的年轻人,竟然是一位副县长,这也太年轻了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手道:“您好,恒懂。” 恒天源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想不到欧阳县长这样年轻,竟然做到了副县长的位置,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在商场里纵横多年的恒天源知道,能在二十出头就能做到副县长位置的欧阳志远,他背后的势力,绝对是极其强大的,能力更是强悍,所以,恒天源也就起了结交之心。 欧阳志远连忙转移话题,笑道:“恒懂来傅山旅游” 恒天源道:“下星期,南州有个世界珠宝展销会和一个大型的拍卖会,我们公司有展位。在南州看到了崮山风景的宣传,就被吸引来了,想不到,崮山风景,竟然这样迷人,今天为的就是来看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却想不到,没找到住的地方。” 欧阳志远微笑道:“对不起,是我们招待不周,这样吧,我们有专门给贵客留下的高档别墅房间,您是贵客,我们给您安排一套,您看可以吗 欧阳志远给恒天源戴了一顶高帽子,这让恒天源很是高兴。 恒天源笑道:“太感谢欧阳县长了。” 陈雨馨笑道:“走吧,恒懂。” 恒天源和手下人,跟着陈雨馨走向别墅群,他看到了一位极其漂亮的外国少女和欧阳志远走在一起,那位少女的手腕上,带着一只极其漂亮、玻璃地的三色翡翠,眼里不仅露出一丝惊异。玻璃地的三色翡翠,又叫福禄寿,是在翡翠中,仅次于福禄寿喜四色翡翠中的极品,价格比黄金还要贵上十倍不止,很难碰到,想不到,今天竟然在这里见到一只,而且是清代的老翡翠。 欧阳志远一看恒天源在看艾丽娜手腕上的翡翠镯子,笑道:“恒懂,介绍一下,这位漂亮的小姐,是美国惠瑞尔制药集团的未来董事长艾丽娜小姐。” 恒天源一听,顿时吓了一跳,美国惠瑞尔制药集团可是世界五百强企业里的大型制药集团,这位少女,竟然是惠瑞尔的女儿,真是想不到。 “您好,艾丽娜小姐。” 艾丽娜笑道:“你好。” 当恒天源走进为他安排的别墅之后,非常的高兴。这座别墅就坐落在度假村旁边,风景十分的秀丽,蝴蝶泉形成的小溪,就从别墅旁流过,小溪旁,鲜花灿烂,鸟语花香,蝴蝶翩翩起舞,温泉烟雾缭绕,简直就是仙境。 恒天源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的环境。工作之余,到这里度假休息,简直就是神仙的生活。 恒天源笑道:“陈懂,不知道,你们这种别墅,出售吗” 陈雨馨笑道:“不好意思,恒懂,这种别墅我们不出售,如果恒懂喜欢,我们就一直给您留着,以后,就不会安排别的人来住。” 恒天源笑道:“好,这套就给我留着吧,我先预付两年的租金。” 钱对恒天源来说,就是个数字而已。 欧阳志远、艾丽娜和陈雨馨立刻恒天源的那幢别墅后,陈雨馨笑道:“走,去看看我给你留下的那套别墅,工作之余,可以来这里放松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这里的环境这是不错,怪不得恒天源想买下来。” 陈雨馨笑道:“我肯定不会卖,我只收取租金,现在龙海市已经下了文,风景区不允许建别墅了过去建的,维持原状。” 欧阳志远想起自己在观日峰买的那套别墅,呵呵,现在的价格,已经翻了数倍了。 三个人来到这幢别墅,欧阳志远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这座别墅的位置,比恒天源的那幢还要好,环境还要优美,建设的风格,是古代中国亭台楼阁的园林风格。登上别墅,一眼望去,对面就是成片的野生的百日红,现在正是百日红盛开的时节,放眼望去,一片鲜花簇拥的火红海洋。无数只漂亮的蝴蝶在偏偏起舞。 最让人满意的是,通过特殊装置,把温泉的水,引到了房间的浴室里,在房间里,就可以泡单间温泉了。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道:“喜欢吗” 欧阳志远笑道:“简直就是仙境一般,住在这里,就不想出去了。” 欧阳志远刚说完话,电话就打进来了。 电话书副县长魏光海打进来的,检查团到了,正在入住蝴蝶谷度假村。 欧阳志远笑道:“魏县长,我就在蝴蝶谷,你先安排领导们游览蝴蝶谷和石头城,晚上游览萤火洞。” 魏光海道:“好的,欧阳县长,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魏光海今天高兴坏了,领导所有的旅游事项,欧阳志远交给了自己,这让魏光海终于有机会在市里和省里领导面前露面。 自己能有这个机会,说不定,自己的级别还能提上一级。 正是这次机会,在一年后,本来要进政协的魏光海,竟然出乎意料之外的被提到了市里。 这让魏光海一直就很感激欧阳志远。 陈雨馨先回去了,这么多的领导入驻蝴蝶谷度假村,这也是对度假村的一个挑战,所以,陈雨馨要回去指挥。 欧阳志远陪着艾丽娜,混在人群中,和领导们一起看完萤火谷之后,回到了度假村的房间。 欧阳志远悄悄的敲了敲何县长的门,何振南的新任秘书周光书开的门。 “欧阳县长,请进。” 周光书对欧阳志远很尊敬。 欧阳志远道:“何县长在干嘛” 周光书道:“何县长在看关于把崮山风景区申请成为aaaa风景区的报告。”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你去说一声,我来了。” 周光书敲敲了门,进了里面的办公室,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欧阳县长来了。” “快让志远进来。” 何振南笑着道。 何振南今天根本就没感觉到一丝的劳累,这要是在平时,早就累趴下了。 省里的几位领导,对傅山县的取得如此好的工作成绩,很是满意,特别是绿蔬集团的有机绿色蔬菜大棚的种植,红太阳集团的林果基地、生态园,给了极大的肯定。 他们对崮山风景的开发,感到震惊和惊奇,并让县政府立刻向国家旅游局申请aaaa级风景旅游区。 今天,何振南县长,在领导面前,成为了焦点,所有投资项目和景点的解说,都是何振南亲自解说介绍,记者的镜头,也是一直对准了他。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只是陪伴省委副书记赵云峰、主管农业的副省长楚晓宇、主管卫生旅游教育的副省长姜大年,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他们的身旁。 有很多的镜头是现场直播,县长何振南一时间成为山南省官场之中的明星。 何振南知道,凭借这次的政绩,再加上自己老爷子的人脉和哥哥省委纪委书记何振乾的关系,那个副市长的位置,非自己莫属。 刚才,老爷子何渡江从南州打来了电话,表扬了自己。 何振南感觉到,今天是自己一生之中,最意气风发的一天。 秘书周光书走了进来,说欧阳志远来了。 何振南让欧阳志远进来。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笑道:“一天都没看到你,你小子跑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就连眉毛都在笑。 “呵呵,我一直跟在队伍中,就离你不远,你没看到我,你眼里只看到省里的领导和闪光灯。” 欧阳志远笑道。 “臭小子,怎么给我说的话 何振南并没有生气。整个县政府,只有欧阳志远敢这样和何振南这样说话。 欧阳志远手掌一翻,多出了一颗香气扑鼻的药丸,递到何振南的面前道:“你讲了一天的话,喉咙怕是在冒火,给。” 何振南的嗓子早已经在冒火了,他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微笑着接过药丸,放进嘴里,含着。药丸刚一入口,一种清凉舒服的凉意,在口腔向嗓子里面扩散,刚才还在冒火的嗓子,一下子变得清凉。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省里的三位领导,对咱们的工作很是满意,更是充分了肯定,志远,这一切,离不开你的功劳。” 何振南这句话,说出了事情的事实,让欧阳志远心里舒服了一点。欧阳志远也是人,他也有一般人的感受。 崮山风景区的开发,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请求韩建国投资开发,韩建国根本不打算投资。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清灵药业集团的药材基地,都是欧阳志远招商引资过来的。 如果没有欧阳志远,这一切都根本不能实现。 欧阳志远一听何振南这样说,笑道:“呵呵,我可没有这么大的功劳,我们能取得这些成绩,是在县政府何县长的领导下才完成的。” 何振南一愣,看着欧阳志远笑道:“你小子也会拍马屁了,这不是你的风格。” 欧阳志远笑道:“要不是你把领进官场,我现在还在手速台上,给人做手术呢,能当上副县长” 何振南笑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如果你没有能力,你现在还是一个小秘书,根本不会成为副县长。” 欧阳志远微笑不语。 何振南笑道:“一会我带着你,拜会一下省里的领导” 欧阳志远连忙摆手道:“你饶了我吧,我可不想见他们,那啥,你休息吧,我也累了一天了,我明天上午就回工业园,做好迎接检查团的工作。” 欧阳志远可不想和省委副书记赵云峰、主管农业的副省长楚晓宇见面,自己都揍过两人的儿子赵斌和楚浩南,欧阳志远敢肯定,两人绝没有电视里那样光明正大、正气凛然的样子。 何振南笑道:“那好,工业园是最后的一站,坚决不能出现什么差错。” 欧阳志远告辞了何振南,来到自己的房间,拎了一箱子玉春露,敲开了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的房门。 周江河一看是欧阳志远,笑道:“志远,进来吧。”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周叔叔,我来给你送礼了。” 周江河早就看到欧阳志远手里的那一箱子玉春露,眼睛立刻发出了亮光。 “臭小子,哪有你这样大呼小叫的送礼的呵呵呵。” 周江河早就一把接过那箱子酒,立刻藏了起来道:“上次你送给我的一箱子酒,我一瓶都没有捞到喝,全让几位老领导抢走了,最可恼的是,有一位老领导不相信我没有酒了,非得拧着我的耳朵,问我要一瓶,结果,我跑到秦剑那里要了一瓶给了老领导,这才保住了耳朵,你看,最后,我还搭上一瓶,你可把我害苦了。” 欧阳志远不禁 笑道:“秦剑的酒厂快要生产了,等生产了,你想喝多少,我管你饱。” 周江河笑道:“秦剑的酒长生产出来的玉春露,绝对没有你家手工酿造的口味纯正,我先说好了,你一年给我送几箱这种手工酿造的。” 欧阳志远笑道:“好东西不能多吃,你要是天天喝玉春露,那口感就不行了。” 周江河笑道:“手工酿造的,再不行,也比工厂成批量生产的要强的多。” 欧阳志远看着周江河道:“周叔叔,谢谢你了,上次南州的事,多亏了你帮忙。” 上次,欧阳志远在南州,打了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结果引起省长江川河和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博弈,最后,省长江川河不得不低头。 周江河毫不犹豫的站到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一方。 周江河笑道:“志远,那件事也不是我的功劳,江宗帆那小子在南州横行霸道,省厅的王厅长早就想敲打他一下,你那次打了他,省厅正好找到了一个锲机。如果再不敲打他,这小子会上天。” 这时候,有人敲门,周江河的秘书去开门。 市公安局局长赵大山毕恭毕敬的走了进来。 “周厅长,您好。” 欧阳志远一看到是赵大山,他站起来和赵大山打了一声招呼,就和周厅长告辞。 周江河把欧阳志远送出了房门。 赵大山看到周厅长竟然把欧阳志远送到门外,顿时感到很吃惊。 欧阳志远和周江河的关系,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 赵大山是来拜访周厅长的。赵大山本来要调到省公安厅担任副厅长,但最后没有调成,被常务副省长秦明月一票否决下来。 赵大山是省长江川河的人,他要上调,肯定要过省委书记萧远山和常务副省长秦明月这一关,萧远山不方便否决,但秦明月直接投了反对票。 那些省委常委们,可知道秦明月的后台是谁,他们一般不和秦明月碰撞。赵大山的上调,就此搁浅。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房间,泡了个澡。洗澡水是直接从蝴蝶温泉里引过来的,是纯天然的地质热泉,温度微微感觉到有点烫,泡起来极其的舒服,全身的毛孔都被泡的张开。 欧阳志远洗完澡,换好衣服,他要去拜访市委书记周天鸿。 欧阳志远是故意最后去拜访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志远知道,周书记肯定要拜访省里的三位领导。等周书记拜访完了领导,自己才能去拜访他。 果然,欧阳志远敲开周书记房门的时候,周书记刚回来,喝了一口茶。 秘书宗鹏飞打开了房门,欧阳志远走进了房间,看到周书记在喝茶,一脸的疲惫。 欧阳志远笑道:“周书记,您好。” 周天鸿微微欠了一下身,微笑道:“坐吧,志远。” 欧阳志远没有坐,而是走到周天鸿身后,伸出手道:“周书记,您累了,我给你按摩一下。” 周天鸿笑道:“好呀,你上次给我按摩了一次,我全身舒服了一个星期,干脆,我把你调到市委来工作吧。” 欧阳志远一边给周天鸿按摩,一边笑道:“好呀,能和周书记您一起工作,我很高兴。” 周天鸿这样一说,吓了宗鹏飞一跳。 但当他看到周书记的表情时,他知道,周书记在开玩笑。 宗鹏飞仔细的看着欧阳志远的手法,他要学会这套手法,以后好为周书记按摩。但宗鹏飞哪里知道,欧阳志远给周天鸿按摩的手法里面,用了内劲气功,宗鹏飞书记学不会的,即使他学,只能学个皮毛。 周天鸿微微闭上眼道:“志远,傅山县搞的不错,今年肯定能甩掉贫困县的帽子。” 欧阳志远笑道:“傅山县近十个最贫困的乡镇,都和清灵集团签订了中药材种植协议,都得到了药材的预付款和扶贫款,吃饭和孩子上学,已经不成问题。到了秋季,这批药材收获后,另一半的药材款下来,傅山县所有人的收入,都将连翻数倍。崮山镇的风景区旅游,能带动乡亲们发家致富,等到工业园建成投产,所有的职工,都在傅山县内招工,我们已经开始统计十八到三十五岁闲置的村民,准备提前给他们培训,让他们进厂工作。” 周天鸿点点头道:“傅山特殊的地理环境,适合各种各样的草药生长,你们要有两手准备,一是完成和清灵集团中草药的种植,但你要调查出市场上什么药材紧缺名贵,价格高、销量大,形成自己的种植特色来,力争把崮山药材批发市场,建成全国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让所有的人一看到中药,就会想到傅山县。”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你的想法和我一样,下一步,我准备到江南省秦山市药材批发市场看看,引进名贵中药材,进行种植。” 周天鸿笑道:“我给你们再申请一笔药材发展资金,志远,好好的干吧。”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这太好了,傅山县缺的就是钱呀。” 很晚的时候,欧阳志远才离开周天鸿的房间。 欧阳志远在艾丽娜的房间外听了一下,小丫头这几天在傅山旅游,肯定累了,睡得正香。 欧阳志远笑了笑,走下楼,直奔陈雨馨留给自己的那座别墅。 别墅在摇曳的树丛中亮着灯光,一丝笑意在他的嘴角露出。呵呵,小丫头在等着自己。 欧阳志远没有从大门进入,一抬腿从墙头翻了进去。 这家伙刚到一层门口,就看到,身穿真丝旗袍的陈雨馨,正用那双如水的眼睛,在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知道我要来” 陈雨馨脸色一红,秋水一般的眼睛,露出一抹羞涩。 “我不光知道你要来,更知道你不走大门,要翻墙头。” 陈雨馨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小丫头刚说完,一下子就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两只修长的手臂一紧,一下子紧紧地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炽热的嘴唇,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陈雨馨幽香的柔软小舌头,如同游鱼一般的滑进了志远的口腔,一下子缠住了他的舌头,那种滑腻的幽香,让欧阳志远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舌头一卷,一下子和雨馨的小舌头,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喔志远抱紧我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陈雨馨流着泪,呢喃着,炽热的小嘴,疯狂的亲吻着欧阳志远,亲的欧阳志远几乎窒息了。欧阳志远本能的双手一紧,一下子把陈雨馨搂在自己的怀里,使劲的抚摸着雨馨那绸缎一般细腻的白皙后背。两人疯狂的亲吻着,剧烈的喘息着。 皎洁的月色,如同秋水一般,飘洒下来,照在两人的身上。 “雨馨,我爱你我爱你”   苏晓红拿着欧阳志远开的药方,自己开着车,去了医院。 一辆警车远远地跟在了后面,车上,有两位警察。 苏晓红没有麻烦医院的领导,自己直接找到一位中医大夫,让大夫按照这个药方再开一次。 那位老先生看完了苏晓红手中的药方,示意给她号号脉。 老先生很负责的又给苏晓红号了一遍脉,又看了一遍欧阳志远的药方,点点头道:“不错,这药方开的很好。” 老先生又把药方抄了一遍,然后让苏晓红去拿药。 苏晓红进医院去拿药的时候,两位暗中保护苏晓红的警察正在车上向四周巡视。 猛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抢包了,救命呀,里面可是我娘的救命钱呀。” 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姑娘,摔倒在地,两个染着绿毛红毛的小痞子,开着摩托车,手里拿着从小姑娘手里抢来的包,扬长而去。 两个警察立刻发动警车追了过去。 这两个小痞子的车速极快,但跑到前面的拐弯之后,没看到有人追来,两人就放慢了车速。后面的那个小子快速的打开那个包,里面有个用花布抱着的一卷东西,这个家伙用手一捏,哈哈笑道:“哥们,咱发财了,里面有两千块钱,咱一人一千,一会喝酒去,那个小娘们可骚了,上次被我干了三次,竟然还要,嘿嘿,今天一定要干她十次。” 这家伙刚说到这里,就感到一辆车高速冲了过来,这人抬头一看,一声惊叫道:“快走,有条子。” 开车的小痞子立刻猛一加速,后面的家伙,由于慌乱,竟然没有坐稳,一头栽了下来。 警车立刻停了下来,一个警察冲了下来,立刻抓住了这个抢劫犯,另一个警察,开着警车追了过去。 苏晓红拿了药,开着车上了公路,准备回家。 后面,一亮黑色的桑塔纳快速的超了过去,一双如同毒蛇一般的诡异眼睛,死死地盯着苏晓红。 何振南,你害死了我的弟弟,嘿嘿,我干掉你的妻子和孩子,哈哈哈 苏晓红的车子停在自家的楼下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停在不远处,她下了车,刚走进楼道,一条人影一下子扑了过来。 苏晓红一惊,刚想喊人,一条毛巾瞬间捂住了自己的嘴和鼻子。苏晓红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郑晓水狞笑着抱起苏晓红,冲向自己的黑色桑塔纳,把苏晓红放进车里,桑塔纳快速的开出了宿舍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