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看病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九十一章 看病

第二九十一章看病 欧阳志远并不知道,叶琴的大外公就是王老,现在一听秦剑这样说,不由得吓了一跳道:“什么王老表哥你是说,叶琴的外公是和霍老齐名的王老” 秦剑笑道:“你还不知道叶琴亲外公的哥哥,就是王老王时国,和霍老、谢老他们,都是开国的元勋。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欧阳志远笑道:“我不知道,你们又没有和我说。” 秦剑笑道:“好好的给王老看病,王老的病,被你治好后,有你的好处。” 欧阳志远笑道:“这些国家元老元勋,可都是公私分明的老干部,我可不指望他们照顾我,我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根本不入他们的法眼。” 秦剑笑道:“好好的给王老看病,我这次直接回傅山县工业园,力争两个月后,酒厂能生产出酒。” 欧阳志远道:“你放心吧,所有的病人,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我会尽力的。” 秦剑看着欧阳志远和艾丽娜下了车,他拨通了爷爷的电话。 秦天涯正在外地考察农业生产,他接到了孙子秦剑的电话,当他听到王老得了急病,而自己的外孙欧阳志远要给王老看病的消息,秦副总理怕自己的外孙有什么想法。 王老是和自己有不同的政见,但都是为了国家的繁荣富强,两人没有什么个人的恩怨。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王老的出身,和谢老一样,都是出身于军界,两人在朝鲜战场上,打的敌人望风而逃,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是国家的元勋。 后来,王老走进了政坛,而谢老仍旧留在军界。 按照日程,王老不是要会见一个由多国老人组成的一个访问团吗王老怎么会病了 这些访问团的老人,来自二十多个国家,和谢老、王老,在朝鲜,都是强劲的对手。当年谢老和王老带领志愿军,在朝鲜彻底击败了由二十多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部队。 这些老人,早已放下了过去的傲慢和狂热,组团来中国访问交流的。 秦天涯立刻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和艾丽娜在等叶琴的车。 电话铃响了,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外公的电话。欧阳志远立刻接过来。 “志远,一定要把王老的病治好,全力以赴,不要有什么想法。” 欧阳志远连忙道:“外公,您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 秦天涯道:“好的,志远,我等你的好消息。” 秦天涯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王老是在和那些老人举行迎宾酒会上,由于高兴激动,情绪发生波动,中风的。 工作人员立刻把王老送往燕京老干部医院。 国家最高级别的医学教授医生,全力抢救,王老转危为安,脱离了生命危险,但面部发生了扭曲,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很多访问团里的外国老人,都在医院看望等候,希望自己的老朋友,尽快好起来。 但中风遗留下来后遗症,十分的难治,这让那些医生教授门,束手无策。 叶琴接到大外公中风的消息,立刻赶往医院。她看到了大外公嘴歪眼斜的样子,心里很难受,还有在医院等候的那些访问团里外国的老人们。 叶琴想到了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的精湛医术,叶琴是知道的。 她准备把欧阳志远的情况,向守候在病房前的舅舅,王开元副总理说。 王开元副总理看着自己父亲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心里十分的难受,现代十分发达的医术,竟然治不好中风的后遗症,这让王副总理很郁闷。 “舅舅,您知道,上次霍老病了,是谁治好了霍老的病吗” 叶琴看着舅舅道。 正看着自己父亲的王副总理一听外甥女叶琴提起霍老看病的那件事,他的眼睛一亮。霍老前一段时间生病的事,他当然知道。听说是一位中医大夫治好的。 王开元副总理看着外甥女道:“听说过,是一位中医大夫治好的。” 叶琴道:“这人我认识,他现在就在燕京。” 王副总理连忙道:“叶琴,这人是谁身份底细清楚吗” 叶琴点点头道:“舅舅,清楚,他叫欧阳志远,是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的一位副县长,还是秦副总理的外孙。” “秦副总理的外孙” 王副总理一听,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秦副总理可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呀,下一届的总理,就要在自己和秦副总理中间产生。没有听说过,秦副总理还有外孙呀 王开元看了一眼病床上,还没有醒来的父亲,他点点头道:“把他请来看看。” 叶琴点点头,快速的向外走去。 王开元看着叶琴道:“用我的车去接。” 叶琴一听舅舅要用他的车去接欧阳志远,不由得一愣。 王开元道:“不要慢待了人家。” 叶琴点点头道:“好的,舅舅。” 王开元只所以要叶琴用自己的车去接欧阳志远,因为,王家现在还不能离开自己的父亲,用自己的车去接欧阳志远,表示自己尊重秦副总理,尊重欧阳志远。 现在,外面那个代表团的老人们,还都在贵宾大厅等着。 看着叶琴走出病房,王开元立刻让工作人员调来欧阳志远的资料。 欧阳志远看到了一辆高级防弹轿车,向自己开了过来,停在了自己的身旁。 叶琴走下车来道:“志远,快上车。” 艾丽娜和欧阳志远连忙坐进车。 “叶琴姐姐,你好。” 艾丽娜连忙向叶琴打招呼。叶琴笑道:“艾丽娜,到了傅山,注意安全,不要一个人乱跑。” 艾丽娜点头道:“知道了,叶琴姐姐。 轿车快速的开向老干部医院。 “叶琴,王老的病怎么样了” 叶琴看着欧阳志远道:“外公现在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你看看就知道了。” 欧阳志远道:“国家老干部医院,可都是教授级别的一流医生,还能用到我这个小医生” 叶琴道:“霍老的病,也在这个医院看过,不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毛病,后来不是被你看好了” 欧阳志远道:“王老是怎样中风的” 叶琴道:“我大外公出身军队,当年在朝鲜战争中,他和谢老并肩作战,打败了以美国为首的二十多个国家的联合部队,那些当年参加过战争的外国老将军和士兵们,经常组团来和他们的老对手聚会,今天酒会刚开始,我大外公由于情绪波动太大,就中风了。” 欧阳志远道:“谢老参加了吗” 欧阳志远这次来燕京,没有时间拜访谢老。 叶琴道:“我没看到谢老,不过现在,谢老对我的大外公,意见很大。” 欧阳志远笑道:“现在,你大外公和赵老赵鸿远走的近,所以,谢老对你大外公有意见呀。” 叶琴笑道:“他们是政见不一样,都是为了国家的发展,没有个人恩怨。” 轿车停在了医院贵宾厅的大楼前,虽然叶琴带路,但负责守卫的特卫团,检查的很严格,欧阳志远为了不让把自己身上的很多秘密搜出来,他悄悄的亮出了自己特战部队的特殊军官证。 那几名特卫仔细的核对了证件后,敬了一个军礼,就放行。 贵宾大厅里,坐着很多的外国老人,都是这次来访问的老人,他们在大厅里说着话,焦急的等待着。 艾丽娜在病房的走廊入口处,被特卫团的人,拦了下来,按照规定,艾丽娜不允许进入病房。 欧阳志远道:“艾丽娜,在大厅里等候。”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那些个个吃的肥头大耳的老年人,他把崮山风景区的带子交给艾丽娜道:“去找大厅里的负责人,把带子放给老人们看。” 叶琴笑道:“你呀,什么时候,都忘不了给你们傅山县风景区打广告。” 欧阳志远笑道:“你看这些外国佬,个个吃的给肥贼似的,我敢说,他们中间肯定有大财团大总裁,呵呵,欢迎他们到傅山投资建厂。” 叶琴笑着推了欧阳志远一把道:“快去给我外公看病。” 两人再次经过严格的检查后,才允许进入戒备森严的病房走廊。 大夫和医生忙碌着,进进出出。 欧阳志远看到病房门口,四名目光敏锐、全身透出强大气势的便衣特卫,站在病房门外。这四名特卫,绝对是中国最神秘的中南海保镖。 欧阳志远的内心猛然有一种想和他们交手的强烈愿望。这些人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 呵呵,不知道,自己能在几招之内,放倒他们。 “进来” 叶琴一拉欧阳志远,两人走进了病房,那四个特卫的眼睛,立刻如同刀锋一般的划来。 欧阳志远看到病房房内,竟然有两位外国专家在会诊。 床前不远处,一位五十多岁、带着金丝眼镜、极其儒雅的中年人,正极其关心的看着病床上一位老人。我的天哪,这不是王总理吗 “舅舅,志远来了。” 欧阳志远在电视上,经常看到这位主管工业的副总理。 看着王副总理眼里关切的神情,难道,王老是王副总理的父亲 王副总理的目光,并没有让人窒息的强大官威,更没有让人拘束的威严,眼里露出的是一种深邃的儒雅智慧。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双手道:“总理,您好。” 王副总理看到了欧阳志远和叶琴走了进来,他刚才从欧阳志远的资料里,知道了欧阳志远毕业于山南医科大学,学的是胸外科,祖传中医,而且具有行医証和中医医师证。 欧阳志远曾经评借精湛的医术,在龙海市,救过谢老和谢老的老伴,在燕京救治过霍老。 看来,欧阳志远的医术,不是假的。 他的年龄只有二十三岁,但看到欧阳志远的面貌,王副总理还是露出了一丝惊奇。欧阳志远看上去,还要年轻阳光。就是这样的年轻干部,在半年内,为傅山这个贫困县,引进了一百多个亿的资金,建立了新的工业园,并把整个傅山县向种植经济作物引导,让傅山县成为全国种植药材最大的药材县。 我们中国要是多出现一些象欧阳志远这种敢于开拓进取的年轻干部,我们中国何愁不富强农民何愁不富裕起来 王副总理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你好,志远。” 欧阳志远感到王副总理的手掌温润宽大,很是温暖。 “总理,我给王老看看。” 欧阳志远轻声道。 王副总理点点头道:“好的,志远,麻烦你了。” 欧阳志远坐在王老的床前,伸出手,仔细的给王老号脉。 两位聘请来的外国专家,看到这个年轻人握着病人的手,在做什么。他们立刻问旁边的翻译道:“那个年轻人在做什么” 中国的翻译告诉那两个外国专家教授医生道:“是聘请来的中国中医师,来给王老看病的。” 其中一位德国医生叫贝尔德,最看不起中国的中医,他立刻用中文大声道:“不,这里不需要什么狗屁中医,那些草草根根和虫虫都是骗人的东西,请你们让那个狗屁中医生快走。” 贝尔德这几句话,让在场的工作人员,十分的难看。 负责王老病情的中国专家领导小组的官员周主任,看着贝尔德道:“贝尔德医生,请您不要侮辱我们中国的中医,实践证明,世界上有很多的疑难杂症,都是我们中国的中医治疗好的。” 另一名外国医生,是美国专家休斯敦,他耸耸肩膀道:“我也不相信你们的中医,既然你们相信你们的中医,何必请我们来给王老看病如果你们再让那个年轻人在这里捣乱,我们就走。” 杰瑞尔这么一说,贝尔德眼中的鄙视,更加浓烈。 这样一闹,工作人员都看着副总理王开元。 王副总理微笑道:“贝尔德医生,休斯敦医生,很感谢你们在这所医院工作,西医和中医都是人类战胜疾病而发明的一种治疗手段,都有优点和缺点,如果我们让中西医互相结合起来,来挽救病人的生命,我们为什么不试一试” 欧阳志远抬起眼睛来,看了一眼贝尔德道:“这位先生,你看不起中医,我可以说说你身上的疾病吗” 贝尔德脸色一沉道:“年轻人,我很健康,没有什么疾病。” 欧阳志远道:“你有没有病,我说说看,你虚火上升,口气浓重,经常口腔溃疡是吗而且有慢性胃炎,虽然在吃药,但疗效不明显,经常胀气打嗝对吗” 贝尔德一愣,看着欧阳志远,说不出话来。自己确实经常口腔溃疡,有慢性胃炎,而且经常打嗝。 欧阳志远接着道:“你这个星期,痔疮犯了,流血很厉害,对吗” 贝尔德脸色一变,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贝尔德这个星期,他的痔疮真的犯了,一大便,就会流很多的血,这个星期正想做手术,割掉痔疮的,但还没来得极。现在竟然让这个中国人说出来了,真是活见鬼了。 欧阳志远道:“中国的中医,讲究的就是望闻问切,我一看你的眼睛和说话的舌头,就知道你的病情,你的痔疮和胃病,我给你三副中药,不需要动手术就可以治愈。” 休斯敦一看贝尔德不再说话,知道这个年轻的中国人,可能说准了,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年轻人,你看看我有病吗” 欧阳志远看着休斯敦,微笑道:“你肯定有病。”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众人差点乐出来。平时说一个人有病,是骂人的话。 休斯敦知道自己的身体非常健康,一听对方说自己有病,休斯敦不由得暴怒道:“年轻人,不要乱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从不打针吃药。” 欧阳志远笑道:“你不打针不吃药,不说明你没有病。你和你妻子的感情好吗” 欧阳志远这一问,休斯敦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和妻子的关系,已经到了离婚的地步,正准备离婚。 欧阳志远道:“你想让我说你和你妻子的感情为什么不好吗” 休斯敦的脸色一白,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中国人咆哮道:“就算是我和妻子感情不好,但我也没有病呀。” 欧阳志远笑道:“你是医生,我也是医生,你不能满足你的妻子,难道不是病吗” 欧阳志远这一说,众人顿时一呆。 休斯敦长的高大魁梧,身高有一米九多,体重二百多斤,这样的体格,竟然不能满足妻子,这谁信 叶琴的脸色一红,心道,死欧阳,什么话都敢向外说,也不给休斯敦留点脸面。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休斯敦的呼吸一窒,脸色变得煞白。 自己确实满足不了自己的妻子,特别今年,自己竟然阳痿了,吃了很多伟哥,当饭吃,都不见效。 欧阳志远看着休斯敦煞白的脸道:“你前年,在和妻子亲热的时候,受到过惊吓是吗” 休斯敦一听,脸色一红,再也没有先前的嚣张,结结巴巴的道:“能治吗” 休斯敦一直在中国工作,前年回国探亲,外国人比较开放,他和妻子在公园无人处亲热,战得正酣,想不到被两名罪犯抢劫,而且中了一枪,从此以后,他就不行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就用你们看不起的那些草草根根和那些虫虫给你治疗,但你要等一会,我给王老看完病再说。” 房间内所有的工作人员,看到这名年轻人,三言两句就把这两个高傲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外国人,制的没有了脾气,都暗暗的叫好。 王副总理看着欧阳志远说中了对方的要害,他同样暗暗地佩服欧阳志远的医术。 欧阳志远给王老号了一会脉,转脸看着王副总理道:“总理,我要给王老扎针。”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看着王副总理。 欧阳志远拿出自己的行医证和中医医师证,递给那位负责王老病情的周主任道:“这是我的行医证和中医医师证。” 周主任仔细的看了一遍志远的行医证和中医医师证,又递给欧阳志远,周主任的看着王副总理。 王副总理点点头道:“志远,你试试吧。” 欧阳志远道:“给我准备酒精,我要消毒。” 护士给欧阳志远准备好酒精。欧阳志远拿出银针盒子,开时慢慢的给银针消毒。 贝尔特和休斯敦看着欧阳志远手里很长的银针,吓了一跳,这么长的银针呀。 欧阳志远又用酒精给王老的头上和脸上的穴位消毒。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欧阳志远。贝尔德和休斯顿也在盯着欧阳志远。这两个人原来根本不相信中医,刚才,欧阳志远给他们两人诊断的病情,让两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欧阳志远慢慢的调理着自己的内劲,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平稳起来。 王老由于情绪过于激动,伤到了头部的经脉,脑部的经脉受损堵塞,这才引起中风。欧阳志远要用木灵之气,修复王老头部的经脉。 欧阳志远把王老的头部垫高一些,手指拿起一根银针,猛的一捻,长达十几公分的银针,刺进了王老的顶心。 随着银针的颤抖,股股浓郁的木灵之气,随着银针进入了王老头部的经脉,快速的修复着那些破损的经脉。 一位三十多岁地男人,从病房外,快步走了进来。这人是王老的孙子王展辉,王副总理的儿子。王展辉刚想说话,王副总理摇摇头。 “嗖嗖嗖” 六根银针,全部扎进了王老的头部。欧阳志远的双手不断地捻动,在第六根银针刚一扎完的同时,王老的睫毛颤抖了一下,随即,眼皮又动了。 这个细微的颤抖,被叶琴看到了。 “外公的眼皮动了,外公的眼皮动了。” 叶琴大声道。 王副总理也看到了父亲的眼皮动了,总理的眼睛亮了起来。 欧阳志远一看王老就要醒来,立刻十指狂舞,十几根银针闪电一般的次第扎进王老面部的穴道,所有银针的尾部,在剧烈的颤抖着,发出嗡嗡的声音。 王老本来歪着的嘴和斜着的眼,随着银针的颤动,竟然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慢慢的回到原位,嘴不歪了,眼睛也不斜了,脸上所有的肌肉,都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所有的人看的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苍天呐,这怎么可能 贝尔德和休斯顿看到这个神奇的扎针过程,两人的嘴张得很大,连忙揉着自己的眼睛。我的上帝呀,这是魔法吗 王副总理和儿子王展辉高兴地差点跳起来。 这时候,王老慢慢的睁开眼。 欧阳志远快速的收针,眨眼间,十几根银针被他收起。 王副总理连忙扶住自己的父亲,轻声道:“爸爸,您醒了。” 叶琴激动地眼圈红了。 王展辉轻声道:“爷爷,您感觉怎么样” 欧阳志远笑着走到一边,休斯顿和贝尔德对欧阳志远佩服极了。 贝尔德伸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激动地道:“欧阳大夫,你真厉害,你的针灸是魔法吗我欢迎你到贝尔德医学院去讲学。” 欧阳志远笑道:“贝尔德先生,你现在相信我们的中医了” 贝尔德不好意思的笑道:“太神奇了,我亲眼看到了中国中医的神奇,欧阳医生,我的病能治好吗” 欧阳志远道:“咱们到贵宾大厅里去吧,这里是病房。” 贝尔特笑道:“好的,走,到贵宾厅。” 贵宾大厅里,艾丽娜早已把崮山风景区的带子,放了出来。 很多老人都被神奇美丽的崮山风景吸引住了,都纷纷询问这是哪里的风景。艾丽娜就把傅山县风景区的宣传单,散发给众人。 “艾丽娜,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位六十多岁的美国老太太,惊喜的看着艾丽娜。 艾丽娜一看,失声大叫道:“凯琳舅母,您怎么在这里” 这位老太太凯琳,是美国凯琳集团的总裁戴凯琳,是艾丽娜的舅母。老太太随同访问团来中国旅游的。 凯琳笑道:“我是随同访问团来旅游的,你父亲还在燕京吗” 艾丽娜笑道:“凯琳舅母,我父亲回国了。” 这时候,欧阳志远和贝尔德、休斯顿来到了贵宾厅的沙发上,欧阳志远仔细的给两人号了脉,开了药方。 访问团里的老人,年龄大了,都有一些老毛病,他们一看有中国的中医在给人看病,都纷纷的走过来,让欧阳志远给看看。 欧阳志远微笑着给每一位老人号脉,由于欧阳志远能准确的说出来几位老年人的病情,立刻在访问团里,引起了轰动。 欧阳志远给每位老人看病开药方,看的一丝不苟。 艾丽娜看到了欧阳志远在给人看病,连忙道:“凯琳舅母,您不是有高血压吗,来,我找一位朋友给您看看。” 凯琳跟着艾丽娜走了过来。 “欧阳大哥,你给王老看完病了” 艾丽娜大声道。 欧阳志远一看是艾丽娜带着一位美国老太太走了过来,微笑道:“看完了。” 艾丽娜道:“欧阳大哥,这是我舅妈凯琳,美国凯琳集团的总裁,” 凯琳集团美国五大汽车制造商之一的凯琳集团 这可是一个特大的汽车制造集团,他们在上海投资了一百多亿美元,和中国上海合资,建成了上海凯琳合资汽车制造集团。现在中国公路上,每十辆车,就有一辆是上海凯琳轿车。 一定想办法,让这位老太太在傅山工业园建设汽车配件分厂。 欧阳志远伸出手来道:“您好,凯琳总裁。” 艾丽娜笑道:“凯琳舅妈,这位是我朋友欧阳志远,他是位医生,又是一位县长,那个风景区就是他们的傅山县。” 凯琳笑着道:“你好,欧阳先生,你们县的风景不错,我有时间,到你们那里去旅游。” 欧阳志远道:“欢迎凯琳总裁到傅山来看看。” 凯琳到:“欧阳医生,您给我看看。” 欧阳志远道:“可以。” 欧阳志远给凯琳号了脉,老人血压高,睡眠不好,经常做恶梦,而且有眩晕的感觉。 欧阳志远道:“凯琳总裁,您血压高,睡眠不好,经常做恶梦,而且有眩晕的感觉,您受到过惊吓吗” 凯琳一听欧阳志远说的很对,顿时很惊奇的道:“欧阳大夫,你说的很对,你怎么知道的我今天受到过一次惊吓,出了车祸。” 欧阳志远笑道:“号脉号出来的,我给你开三副药,保证你药到病除。” 欧阳志远写了药方,递给了凯琳太太 欧阳志远看了两个小时,才给这些人看完病,让欧阳志远欣慰的是,很多人都表示,要到傅山风景区去旅游。 这时,一位工作人员走过来道:“欧阳县长,总理想见你。” 欧阳志远连忙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了一间办公室。 王总理正坐在临时的办公室里,一看到欧阳志远来了,笑道:“志远,坐吧,在贵宾厅,宣传你们傅山县的风景吧。” 欧阳志远笑道:“总理,呵呵,这些人中间有很多是大财团的总裁,我给他们看病,借机宣传一下我们的傅山,看看能不能拉点投资,充实一下我们的工业园。” 总理笑了,看着欧阳志远道:“你真会想办法,你们傅山县可是被发改委列为重点考察对象,离十月份的考察,还有不到六个月的时间,你们要努力,一定要评上全国二十强旅游绿色大县。” 欧阳志远忙道:“请总理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的。” 这时候,工作人员进来,轻声道:“总理,时间到了。” 总理看着欧阳志远,伸出手道:“谢谢你,志远,你看好了我父亲的病。” 欧阳志远连忙伸双手,握住了王总理的手道:“我是医生出身,这是应该做的。” 总理在护卫和工作人员的簇拥下,离开了医院。 王展辉走了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