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浴室里的惊叫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八十九章 浴室里的惊叫

第二百八十九章浴室里的惊叫 石门区警察局长侯军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侯军给自己的电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的生气。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陶光明一听是小吃一条街出了事,陶光明立刻知道肯定是钱四这个王八蛋在闹事。 这个狗东西真不让自己省心呀,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收保护费,而且打人,真是岂有此理。 老子今天绝不会放过你的。 钱四是自己辖区的一个老油子的混混,已经是进局子的常客,但一直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滚刀肉,平时拿他还真没办法。今日惹事,竟然让自己的顶头上司,石门区公安局长侯军亲自打电话责问,这让陶光明十分的恼怒。 当他听到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外国女孩子口无遮拦的说自己和黑社会互相勾结,鱼肉老百姓,私自分赃的话,这下可把陶光明吓了一条。 自己身后可就站着石门区的公安局长。这不是在局长面前,告自己的黑状吗这两个年轻人是谁为什么这样乱说 陶光明一步跨了过来,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道:“年轻人,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小心我按照造谣诽谤,把你抓起来。” 陶光明最喜欢拿话威吓人。这要是在平时,他早已让警察动手抓人了。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说错了吗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收保护费,一个小吃部,每个月要一万块,嘿嘿,真是天下奇闻呀,我不知道,这里的派出所是干什么吃的,这个叫钱四的家伙,收保护费,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嘿嘿,我知道了,你是这里的派出所所长” 欧阳志远一看这人的警衔,就知道他是个小官。 陶光明的脸色都黑了,千万不能让那个家伙在乱说了,局长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陶光明一挥手,指着欧阳志远阴森森的道:“是你在这里打架吗来呀,把这人带走。” 几个警察一听领导发话了,立刻拿着手铐,扑了过来。 陶光明心道,让你乱说话,老子把你弄到派出所里,老子要活剥了你的皮。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警官恼羞成怒,让警察来抓自己,不由得嘿嘿冷笑道:“我说了俩句实话,你就来抓我吗怪不得钱四来收保护费,这么多人没有人敢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原来谁说实话,你就抓谁,嘿嘿,你真厉害呀。” 艾丽娜一看警察要来抓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不许抓我欧阳大哥,否则我就把你们今天的丑行告诉给你们的局长石振武。” 艾丽娜的父亲惠瑞尔和燕京公安局长石振武很熟悉,因此,艾丽娜也就认识石振武。 陶光明一听这个外国年轻女子说认识燕京公安局长石振武,顿时吓了一跳。 这个外国女人竟然认识燕京公安局长石振武 “住手,陶光明。” 石门区警察局长侯军冷冷的道。 秦剑给侯军打电话,并没有说提起欧阳志远在这里,只是说,在小吃一条街的老冯头爆肚店有人在强收保护费,快出人命了,让他立刻带人过去。 侯军立刻带人赶了过来,陶光明来的快一点,自己随后就到了。 刚一进来,他就看到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外国的年轻女孩,在说钱四在收保护费的事。 侯军也想不到,在自己的辖区内,竟然有人敢收保护费,这不是给自己惹祸吗 他听了几句话和看到的情景,侯军知道,钱四收保护费的事,陶光明绝对脱不了干系,甚至是陶光明默许的,也有可能他们勾结在一起的。 现在,陶光明要抓人家,而这个外国女孩子竟然认识自己的上司燕京公安局长石振武,看来,人家的身份不低呀,这件事要是被捅到石局长那里,自己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侯军连忙微笑着看着艾丽娜道:“请问小姐,你叫什么名字你父亲是谁” 欧阳志远有点鄙视侯军了。欧阳志远知道,这些警察最害怕的就是外国人,他们害怕引起外交事端,这和解放前一样,你问人家父亲干什么 艾丽娜道:“我叫艾丽娜,父亲是惠瑞尔集团的总裁。” 侯军一听,心里一惊。好家伙,这个女孩子竟然是惠瑞尔的女儿。 侯军知道惠瑞尔集团,是世界五百强的企业集团,他们在燕京高科技园,有投资的项目。惠瑞尔和高层,经常接触。今天的事让艾丽娜知道了,传出去,影响不好,说不定,就会影响自己的仕途。 侯军刚想说话,门外停下两辆车,秦剑、秦萌萌和叶琴走了出来。 侯军一眼就看到了这三个人,内心不由的吓了一跳。 秦剑打了电话,怎么还亲自来了难道老冯头是秦剑的亲戚不可能吧没听秦剑说过呀。叶琴可是中央电视台最著名的主持人,秦萌萌是记者。 艾丽娜一看秦剑、秦萌萌和叶群来了,立刻大声道:“秦大哥,叶姐姐,秦姐姐,你们快来,这些黑心警察要抓欧阳大哥。” 陶光明不认识秦剑,但他认识中央电视台最著名的主持人叶琴。叶琴的出现,吓得陶光明差一点晕过去,叶琴来干嘛不会是来抓自己的典型吧来进行媒体曝光 侯军连忙迎了过来,向秦剑伸出手道:“秦哥,您好。” 侯军要比秦剑大很多,但秦剑的背景,比侯军大上千倍,在燕京这个城市,任何人拼的都是背景,都在拼爹拼爷爷。侯军的背景不行,年龄再大,也要叫秦剑为大哥。 侯军一看,艾丽娜竟然和秦剑认识,不要说了,那个年轻人肯定也和秦剑认识。 能和秦剑认识的人,背景肯定不一般。 秦剑笑着道:“侯局,你好,志远,是怎么回事呀” 果然,这个年轻人和秦剑认识。 欧阳志远一指陶光明道:“那个叫钱四的人,来这里收保护费,一个月一万块,差点逼死这里的老板,钱四收保护费绝对不时一天两天了,我怀疑这里的派出所是故意不作为,而且在放纵,派出所说我造谣诽谤,非要抓我不可。”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陶光明死的心都有了,能让侯局长主动笑脸相迎,主动伸出手握手的人,这人绝对不简单,这位年轻人竟然和局长叫秦哥的人认识,大事不好呀。 侯军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连忙道:“误会,这是误会,陶光明,你立刻把收保护费的人抓起来,严加审问,给秦哥和这位兄弟一个交代。” 秦剑一听欧阳志远这么说,秦剑看着侯军故意道:“不会吧,志远,燕京这个地方,竟然还有人在白天,收保护费” 侯军一听秦剑这样说,连忙道:“秦哥,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要调查清楚,如果有人胆敢包庇黑社会,我要严加处理。” 秦剑道:“侯局长,你把调查的结果向石局长回报就行了。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表弟欧阳志远。” 侯军一听,这个年轻人,竟然是秦剑的表弟,连忙转过身,伸出手来道:“志远你好,刚才是误会误会。” 欧阳志远笑道:“误会说开就行。” 这时候,陶光明已经押着钱四和那几个小痞子,上了警车。 秦剑笑道:“侯局,麻烦你了。” 侯局长笑道:“秦哥,这是我们的工作失误,才造成收保护费这种丑恶的事情发生,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欧阳志远走到老冯头的面前,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了他道:“以后再有人敢来收保护费,你给我打电话,我来给你出气。” 老冯头感激的眼泪下来了,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侯局长走过来,看着老冯头道:“大爷,对不起了,是我们的工作失误,我们审完人后,给您一个交代。” 几个人走出老冯头的爆肚龙虾店,开车直奔燕京大剧院。 剧院门前有很多的警察在站岗,人们开始进场。 几个人停好车,走上台阶。 叶琴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也喜欢吃老冯头的爆肚龙虾” 欧阳志远笑道:“我听说过,今天是第一次去吃,就碰到了收保护费的,我一直认为,燕京的治安,应该是中国最好的,想不到,竟然和别的地方都一样,同样存在黑社会,而那个叫陶光明的派出所长,肯定和钱四有勾结。” 秦剑笑道:“你又证据吗没有证据,一切都是假的。” 欧阳志远道:“虽然没有证据,但我凭借直觉可以感觉出来,陶光明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秦剑道:“我给石局长打电话,把这个情况给他说一下,如果陶光明真的和黑社会有勾结,一定会查出来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明天下午就回去,算了,不问了”。 志远给三位女孩子买了很多零食,五个人走进了燕京大剧院。 七点正,王欣怡的个人演唱会,正式开始。 身着晚礼服的王欣怡刚一入场,整个大剧院传来雷鸣一般的掌声,人们都沸腾了。 身穿白色晚礼服的王欣怡,极其的漂亮,如同不食人家烟火的仙子一般,是那样的清纯空灵。她的每一歌,都让人们疯狂,那种远古空灵的音质,让人们都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王欣怡连续唱了二十多首歌,大剧院就掀起了二十多次震荡人心的热带风暴。 人们拼命的喊着,拼命的拍着手掌,喊哑了嗓子。 两个多小时后,演唱会才结束。王欣怡谢了一次有一次的幕。 这次的演唱会,比去年更加成功,让经纪人徐国忠高兴的几乎发狂。 当他带领团队回到燕京宾馆后,兴奋的他睡不着,他干脆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微微的闭上眼睛,盘算着燕京之行,自己能有多少进账。 刚想到这里,徐国忠感到心脏一阵撕裂一般的剧痛,这种疼痛,让徐国忠根本受不了,他一声惨叫,仿佛灵魂被撕碎一般,他惨叫着一头从浴缸里栽了出来,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看着地上鲜红的血液,徐国忠吓得冷汗瞬间湿透了全身,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有病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不好,自己还有老婆孩子,自己不能死,自己的事业才刚刚开始。 徐国忠颤抖着穿好浴袍,踉跄的走向客厅,他要打求救电话。 他刚走出浴室的门,就看到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着自己冷笑。 吓得徐国忠一声大叫。 “嘿嘿,徐国忠,想不到你这样胆小。” 欧阳志远冷笑的盯着徐国忠。 徐国忠结结巴巴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你是怎么进来的你你想干什么”徐国忠没想到,欧阳志远能无声无息次的走进自己的房间,这家伙来干什么 欧阳志远的双眼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住徐国忠道:“徐国忠,刚才浴池里的疼痛,滋味如何” 徐国忠一听,顿时吓了一大跳,欧阳志远怎么会知道,刚才自己在浴缸里的疼痛。想到这里,徐国忠的脸色狂变,难道自己的心脏剧痛和吐血,是欧阳志远暗中下的毒手 想到这里,徐国忠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你你真卑鄙。” 徐国忠脸色狰狞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徐国忠,你比我更卑鄙,赵斌给了你什么好处,你把赵斌带到王欣怡的房间后,让赵斌侵害王欣怡赵斌给你多少钱嘿嘿,今天下午有女孩子在场,我没有对你施展酷刑,嘿嘿,现在吗,刚才的滋味如何这种滋味,以后每天发作一次,一次比一次厉害,发作十次后,你就会心脏爆裂,吐血而亡。” 徐国忠一听,吓得脸色更加苍白,全身哆嗦。刚才在浴池里的剧痛,根本不是人能承受了得。 “你你想干什么” 徐国忠的心里防线,终于崩溃,满脸惊恐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笑道:“说出你为什么要赵斌伤害王欣怡解除你和王欣怡的经纪人的合约。” 徐国忠一听,脸色开始变幻不停。 自己说出来赵斌给自己二十万块钱的秘密,欧阳志远会不会杀了赵斌自己好不容易做了王欣怡的经纪人,事业才起步不久,自己可不舍得放弃王欣怡。 可是,欧阳志远要是杀了自己,自己可什么都没有了。 欧阳志远冷笑着道:“徐国忠,你考虑清楚,人一死,什么都没有了,老婆和孩子都成了别人的,你老婆改嫁后,你留下的钱,别的男人替你花,别的男人在你老婆身上做运动,嘿嘿。” 徐国忠一咬牙,看着欧阳志远道:“赵斌给了我二十万,他说,他想干了王欣怡,让我带着王欣怡来燕京开演唱会,在酒店里,让我把保镖支走。我不敢得罪赵斌,他背后的势力极大,所以我就答应了。” “啪” 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了徐国忠的脸上。 “畜生王欣怡给你挣了多少钱,你却要害她,你真是找死呀,把你和王欣怡的合约拿出来。“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盯住徐国忠。 徐国忠从保险柜里,拿出来合约。 欧阳志远自习的看了一遍,没有假,看着徐国忠道:“你写一份和王欣怡解除合约的声明,签上你的名字。” 徐国忠为了活命,只得写了一份和王欣怡解除合约的声明,交给了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检查完后,放进自己的怀里。 欧阳志远看着徐国忠道:“举行完燕京演唱会,你们回到香港后,各奔东西,以后不许找王欣怡的麻烦,否则,我会追到香港干掉你。” 徐国忠忙道:“不敢。” 欧阳志远拿出一颗解药,丢给了徐国忠道:“这颗内服,两个月后,到傅山找我,我再给你一颗解药,你才能痊愈。” 欧阳志远说完,身形一闪,消失在门外。 欧阳志远不一次治好徐国忠,是防止他再陷害王欣怡。 徐国忠连忙吞下那颗解药,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呆呆的发愣。王八蛋赵斌,你害死老子了。如果不是你想侵犯王欣怡,我能落到和王欣怡解约吗 王欣怡今天的演唱会,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自己一连唱了二十多首歌曲,竟然没有感到累。但现在一回到房间,王欣怡感到累极了。 她放好洗澡水,把衣服脱了,雪白细嫩的绝美娇躯,躺在浴池里。 今天多亏了欧阳大哥和叶琴、萌萌,救了自己,否则,自己就会受到赵斌的侮辱。王欣怡的脑海里,出现了欧阳志远那英俊潇洒的面容。 自己在演出现场,看到了欧阳大哥他们,看到了秦大哥、叶琴姐姐和秦萌萌。感谢他们来支持自己。 王欣怡累了,温热的水,滋润着小丫头的身体。王欣怡禁不住眼皮一沉,慢慢的睡着了。 她梦到了欧阳志远正在微笑着看着自己。 这下把王欣怡吓了一大跳,连忙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胸脯。 欧阳志远那双清澈、如同星辰一般的深邃眼睛看着自己,微笑着走了过来。 这这怎么可能欧阳大哥怎么会来到自己的浴室王欣怡想挣扎着站起来,但全身竟然不能动一分一毫。 欧阳志远不说话,微笑着看着自己,并轻轻的伸出手来。他的手,好温暖,好宽大,让自己的全身剧烈的颤抖着。 王欣怡想喊,但就是喊不出来,内心剧烈的狂跳着。 “砰砰” 敲门声一下子把王欣怡从梦中惊醒。 “啊” 王欣怡一声尖叫,她终于能喊出来声音。她一下子从浴缸里站起身来,内心狂跳。 欧阳志远拿着徐国忠的合同和他写的那份声明,走向王欣怡的房间。 几名保卫和陆海山都认识欧阳志远,没有阻拦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来到王欣怡的门前,轻轻的敲了两下。 猛然,房间里传来王欣怡的尖叫。 欧阳志远内心一紧,吓了一大跳。王欣怡怎么会尖叫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一张卡一划,房门就被他打开。在特战队训练的开锁技巧,在这里用上了。欧阳志远听到王欣怡的尖叫声,是在浴池,他毫不犹豫的冲向浴池,一脚踹开浴池的房门。 “嘭” 浴池的房门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开。 浴池中,一具细腻的如同白玉雕刻一般的绝美娇躯,正站在那里。 ,那双饱满高翘,如同大白兔一般,颤颤巍巍的弹跳着,灯光下,雪白的饱满上,两点、,是那样的鲜艳,那样的白皙细腻,是那样的饱满高翘,随着人的急促呼吸,微微上下起伏,透出强烈的诱惑,特别是两粒圆润。 欧阳志远脑袋嗡的一声,他惊呆了。 王欣怡竟然在洗澡。 “对不起” 欧阳志远连忙退了出去,快速的关上浴室的门。 “啊” 王欣怡又是一声尖叫,连忙蹲在浴盆里,内狂跳,脸色透红,眼泪流了出来。 我的天哪,这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刚刚做了一个羞死人的梦,梦到欧阳志远在,自己刚一惊醒,就看到欧阳志远闯了进来。 这羞死人了。 王欣怡蹲在水里,心乱如麻,脸色红红的,就连耳朵和脖颈都变得潮红。 自己怎么会做那个让人脸红心跳的梦呢 王欣怡在水里顿了好一会,连跳下来,擦干身子,穿上真丝浴袍。王欣怡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看着镜中的自己,修长的身材,玲珑有致的娇躯,真丝睡袍下面,凹凸有致,饱满高跷的胸脯,随着两臂的上扬,更显得汹涌澎湃,颤颤巍巍,两粒圆润的蓓蕾,明显的凸出来。 王欣怡的脸色更红了。 王欣怡抬起手,微微的犹疑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拉开了门。 欧阳志远在沙发上,过了好一会才静下心来。小丫头的身材太漂亮了。 自己以为王欣怡遇险了,毫不犹豫的踹开了浴室的门,他没想到,王欣怡竟然在洗澡,而且在自己踹开门的同时,她在水里站了起来,被自己看了个正着。 欧阳志远苦笑道,对不起,王欣怡,我不是故意的。 浴室的门开了,透过门缝,王欣怡看到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好像木偶一般,。不敢乱动。 王欣怡终于静下心来,她知道,欧阳志远肯定不是故意的。 王欣怡轻轻的咳嗽一声,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看着王欣怡,刚刚洗完澡的王欣怡,脸色红红的,妩媚极了,全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漆黑的头发下,白皙修长的脖颈,极其的精致,圆润的肩头,在灯光的照射下,细腻光滑,白色睡袍里,那双饱满高跷,隐隐约约的颤抖着。纤纤细腰,两边优美的弧度下,是丰满高跷的诱人臀部。一双修长圆润的长腿,亭亭玉立,如同一棵挺拔的小白杨。 欧阳志远心虚,不敢再看王欣怡,他连忙站起来道:“欣怡,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在门外听到你一声尖叫,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所以破门而今,没想到,你在洗澡,对那不起了。” 王欣怡看着欧阳志远不安的神情,轻声道:“欧阳大哥,我不怪你,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欧阳志远一听王欣怡不怪自己,顿时大喜,连忙举起手中的合同书和徐国忠的那份声明道:“欣怡,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了。” 王欣怡看到欧阳志远手中的和同书,连忙接过来一看,快速的翻着,禁不住的狂喜:“这是我和徐国忠签订的合同书欧阳大哥,你怎么得到的” 王欣怡在去年就不想和徐国忠合作了,可惜的是,她和徐国忠的合同签了五年,自己不能单方面的撕毁合约。今天下午,徐国忠又和赵斌勾结在一起,企图伤害自己,自己更不想和徐国忠合作了,想不到,欧阳大哥能把合同书拿来。 欧阳志远笑道:“欣怡,你不要问我是怎么拿来的合同,你再看看徐国忠的声明。” 王欣怡道:“什么声明我看看。” “我自愿和王欣怡解除代理人的合约,签字人:徐国忠。” “我的天哪,这,欧阳大哥,你是怎么让徐国忠写这个声明的,这太好了,我终于脱离徐国忠了。” 王欣怡不由得狂喜,一下子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高兴地摇晃着。 一种温润的饱满和少女的坚挺,从胳膊上传来,让欧阳志远内心狂跳。小丫头的浴袍没有系好,两朵雪白的弧度和中间充满强烈诱惑的山谷,让欧阳志远内心狂跳。 欧阳志远连忙移开自己的目光,笑道:“欣怡,你和徐国总解除了合约,以后怎么办” 王欣怡笑道:“香港天翔娱乐传媒早就邀请我加盟,由于我和徐国忠的合约没到期,没能加盟,现在,我回到香港后,可以加盟香港天翔娱乐传媒,里面很多的天王和歌后。” 欧阳志远知道,香港天翔娱乐传媒是一家最著名的娱乐传媒集团,董事长卫天翔为人正直,在演艺圈里的名声最好,王欣怡要是加盟了香港天翔娱乐传媒,还是很不错的。 欧阳志远道:“什么时候回香港” 王欣怡道:“明天吧。” 欧阳志远笑道:“明天我送你。” 王欣怡那双灵动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谢谢你,要不是你救了我,我不会有今天。” 欧阳志远笑道:“谢什么,你是我妹妹,我是你大哥。” 王欣怡的眼圈红了,小丫头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更没有能保护自己的哥哥,现在自己终于有哥哥了。 欧阳志远看到欣怡的眼圈红了,他并不知道王欣怡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 欧阳志远看着欣怡道:“小丫头,眼圈怎么红了” 王欣怡红着眼圈抬起头笑道:“我终于有能保护我的哥哥了。” 欧阳志远笑道:“以后,谁欺负你,给哥哥我打电话,不论多远,我去狠狠地揍他。” 王欣怡的鼻子一酸,扑到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呜呜哥哥哥哥。” 王欣怡是坐第二天早晨飞机回香港的,欧阳志远亲自把她送到了机场。 上午九点的时候,欧阳志远开车直奔燕京太极武馆,去拜见太极宗师高擎天。 欧阳志远在武馆前,把车刚停好,后面就有一辆奥迪开了过来,这家伙竟然没停好车,一下子撞到了欧阳志远左后尾上。 这下可好,左后尾的灯被撞碎了。 欧阳志远走下车来,看到左后尾碎掉的车灯,还来的及说话,奥迪车的门打开了,一个年轻人跳下车,一看自己的奥迪车前大灯撞烂了,顿时咆哮如雷,看着欧阳志远就破口大骂道:“你 妈个比的,瞎了眼了,乱停。“ 欧阳志远认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就是母亲。母亲含辛茹苦的把孩子养大,最不容易。 谁要骂自己的母亲,就是天王老子,欧阳志远都敢揍。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掌打在了那个年轻人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这个小青年,被欧阳志远打得在地上转了一个圈。 “你妈个” “啪” 欧阳志远又是一个大嘴巴扇过去,这个年轻人又被打得倒转了三圈。 “住手” 一声极其威严的暴喝,从车里传来。一位相貌威严、五十多岁得出中年男人,走了出来。这个人长得极其魁梧,一双眼睛精光四射,目光犀利,如同刀锋一般,全身透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这人看了一眼被打得两边脸都肿了起来的年轻人,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为什么打人没有王法了吗” 那个年轻人立刻咆哮着道:“爸爸,他打我,你快把这个王八蛋抓起来。” “住口” 中年男人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这位威严的中年男人道:“谁都有母亲吧,你儿子撞了我的车,下来就骂人,你说,你儿子该打吗” 中年男人的呼吸一窒,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这时候,从武馆里走出两位三十多岁的精壮男人,这两个人,一个叫任百川,是高擎天的第八个徒弟,另一个叫夏开伟,是高擎天的第九徒弟。 任百川一眼看到了三师哥石振武和他的儿子石海峰来了,两人连忙跑过来。 “三师哥,你们来了。” 任百川看着石振武大声道。 石海峰一看到自己的八师叔和九师叔来了,立刻捂着脸大声道:“八师叔、九师叔,我被这小子打了,你们快替我报仇,打死这个王八蛋。” 石海峰指着欧阳志远,大声狂叫道。 任百川一看石海峰捂着自己肿的老高的腮帮子,而三师哥石振武脸色阴沉的十分难看,就知道,有人欺负了三师哥的儿子。 三师哥由于有身份,不能动手,所以,三师哥气的脸色铁青。 任百川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你也不长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在燕京太极武馆门前殴打我的师侄,你不想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