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少女的心事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三十四章 少女的心事

第二百三十四章少女的心事 秦墨瑶看着吃惊的丈夫,大声道:“宁静,志远在燕京遇到了我的母亲,现在,志远就在他外婆家。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欧阳志远看着兴高采烈、喜极而泣的妻子,欧阳宁静相反没有多少喜悦。 他静静的看着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妻子,在知道了母亲下落之后的那种欣喜,让欧阳志远的心痛楚起来。 二十多年来,妻子不知道有多少次在梦中呼唤妈妈的声音,把自己惊醒。 人世间最难以割舍的就是母女之间的亲情。可是,自己的妻子为了能和自己在一起,毅然和家庭决裂,跟着自己浪迹天涯。 一种深深的歉意在欧阳宁静的心里升起。 他伸出手臂,紧紧地把妻子搂在怀里,亲了一下妻子的嘴唇,小声道:“我陪你去燕京。” 秦墨瑶转过脸来,看着欧阳宁静,伸出手,抚摸着自己丈夫的脸颊,轻声道:“你还记恨爸爸吗他们都老了。” 欧阳宁静摇了摇头道:“都二十年了,所有的记恨都随着二十年的岁月消失了,我早就忘记了你父亲说过的那些话,我只知道,你现在是我欧阳宁静的妻子,我要陪妻子去看望她年迈的母亲和父亲。” 秦墨瑶听着丈夫温馨的话语,她的眼泪扑簌的流了下来。 欧阳宁静没有记恨自己的父亲当年对他的侮辱,这让秦墨瑶很是感动,她的眼睛湿润了。 还是自己的丈夫理解自己。 自己的一生,能拥有这样的丈夫,自己一辈子还有什么遗憾 两人相互理解的画面,王倩在厨房的门后面,看着一清二楚。她对秦阿姨和欧阳宁静之间的那种理解和默契,感动极了。 人的一辈子能找到这样理解妻子的丈夫,这个女人,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宁静,咱们带什么去” 秦墨瑶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着自己的丈夫。 欧阳宁静笑道:“我记得爸爸最喜欢喝酒,呵呵,多带点玉春露和神仙醉,还有志远留下的茶叶,母亲年纪大了,就带点滋补和美容的礼物吧。” 秦墨瑶笑了,他看着丈夫道:“妈妈年纪都这么大了,滋补德才东西还可以,但美容的就算了吧。” 欧阳宁静笑道:“你们江南女人,就是活到一百,照样化妆,越是老年人,越着重自己的仪表,眉儿送给你的养颜美容膏,不是还有两盒吗都带上。” 欧阳娜马上就要高考了,为了不影响女儿的学习,秦墨瑶和欧阳宁静没有通知女儿,两人把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好,秦墨瑶给萧眉打了电话。 当萧眉听到,自己的婆婆找到了失散二十年的母亲时,很是为婆婆高兴。秦墨瑶让萧眉立刻来龙海,和自己一起到燕京。 萧眉立刻坐车赶到龙海,和婆婆坐晚上六点的飞机,赶往燕京。 秦飞扬立刻给父亲秦明阳打电话,向父亲报告了找到了姑姑的消息。 担任阳山省委书记的秦明阳,在阳山省坐飞机和妻子王娟、小儿子秦胜,赶了过来。 同样,山南省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和妻子庄凤兰,带着女儿秦萌萌也赶了过来。秦剑在龙海傅山正忙着,他却不知道,自己的亲姑姑就在龙海。 两个小时后,欧阳志远和秦飞扬在机场接到了母亲、父亲和萧眉。 欧阳志远早就跑了上去,大声喊道:“爸爸、妈妈、眉儿。” 四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当秦飞扬看到自己的姑姑秦墨瑶和姑父欧阳志远的时候,禁不住大吃一惊,目瞪口呆。 姑姑秦墨瑶的年轻容貌和绝代风姿,以及姑父那种英俊潇洒的面容,彻底颠覆了秦飞扬对人年龄认识的世界观。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姑姑的年龄应该在四十五左右吧,但眼前的姑姑,看上去竟然竟然只有二十五六岁,如同年轻的小姑娘一般,江南人再会打扮,也不能打扮的这样年轻呀 还有姑父的年龄,应该有五十多岁吧,但和自己的表弟欧阳志远站在一起,竟然好像弟兄俩一般,好象只有三十岁左右。 欧阳志远看着惊呆石化了一般的秦飞扬,笑道:“飞扬,你傻了还不叫姑姑和姑父” 秦飞扬这才反应过来,但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秦飞扬走到秦墨瑶面前,结结巴巴的道:“姑姑,你真是我的姑姑嘿嘿,年龄和我差不多。” 秦墨瑶看着自己大哥的孩子秦飞扬,不由得笑了道:“你是飞扬我离开江南,你四岁,你应该记得姑姑呀。” 秦飞扬挠挠头道:“我依稀记得姑姑突然失踪的时候,是这个样子,但二十年后,姑姑还是这样年轻漂亮,我都不敢认了。” 秦墨瑶一听秦飞扬这样说,禁不止的笑了,她伸出手抚摸了一下秦飞扬的脑袋道:“你还记得我的样子,但你肯定不记得,跟姑姑睡觉,尿了姑姑一床的事吧。” 欧阳志远和欧阳宁静、萧眉一听,顿时都笑了起来。 秦飞扬脸色一红,连忙道:“姑姑,不会吧,我四岁还尿床” 众人又都哄笑起来。 秦飞扬走到欧阳宁静面前,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姑父,您好。” 欧阳宁静答应了一声,看着秦飞扬道:“好孩子,姑父不能让你白叫,这件小玩意,拿去吧。” 一件晶莹剔透,青翠欲滴、水头很足的绿色玻璃地的翡翠蝉,放到秦飞扬的手里。 蝉,象征着高洁清廉。 秦飞扬也很喜欢古董,平日里就收藏了很多老东西,他一看这件这么漂亮的翡翠蝉,神情一变,就知道是一件老东西,价值连城。 去年燕京的一个拍卖会上,一只成色还没有这么好的翡翠蝉,竟然拍到了一百多万。 这只翡翠蝉,起码要价值二百万以上。 秦飞扬神情激动的看着欧阳宁静道:“嘿嘿,姑父,这件礼物,太贵重了吧。” 欧阳宁静笑道:“呵呵小玩意,不值钱的,十几年前,这东西,我花了一块钱买的。” 秦飞扬笑道:“十几年前,全国各地还没有古玩市场,姑父肯定是私下买的。” 欧阳宁静笑道:“那时候,还不允许买卖这些老东西,抓住是要按照投机倒把罪,关起来的。” 秦飞扬收起来这只翡翠蝉,看着萧眉笑道:“志远,表弟媳妇真漂亮。” 萧眉大方的笑道:“表哥,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飞扬,你还没有找到媳妇” 秦飞扬苦笑道:“志远,媳妇哪有这么好找的” 欧阳志远笑道:“你姑父身上肯定还有不少好玩意,你要是没有媳妇,那礼物也就没有了。” 秦飞扬笑道:“临时找一个成不” 欧阳宁静笑道:“也可以,不过不能是假的。” 几个人说笑着,到货物转运站取了托运的行李,开着车,直奔香风山别墅。 秦天涯夫妇早就站在别墅的门前,翘首以待。五六名国家工作人员,就站在周围。 当秦飞扬开着的商务车出现在温依依的视线里的时候,温依依的嘴唇就开始哆嗦着, 秦天涯感到了自己妻子的激动,他紧紧的握住了妻子的手,再也不松开。 “依依,不要激动,咱们的女儿就在眼前。” 当秦墨瑶透过车窗,看到了母亲那苍老的身影和雪白的华发,一刹那间,秦墨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夺眶而出。 妈妈,女儿回来了,您的头发怎么这样白了 车停了下来,秦飞扬打开了车门,秦墨瑶一个踉跄,就从车里冲了出来。萧眉紧紧地扶住婆婆。 秦墨瑶在萧眉的搀扶下,慢慢的走向自己的母亲。 泪水止不住的狂流而下。秦墨瑶看着母亲剧烈颤抖的身体,还有满头的雪白头发,心里极痛。 “妈妈,妈妈,女儿来看你了” 秦墨瑶流着泪,喃喃的道。 温依依看着女儿从车里走下来,她的全身剧烈的颤抖着,女儿,自己的心头肉回来了,女儿,是你吗 “妈妈” “女儿” 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放声大哭。 萧眉的眼泪扑簌的流下来。 欧阳宁静看到了自己的岳父,岳父也老了,头发花白,但老人仍旧如同一杆笔直的标枪,站在那里,看着欧阳宁静。 欧阳宁静很平静的走到秦天涯的面前,轻声道:“爸爸。” 秦天涯的心里很不平静,他看着欧阳宁静,心里不知道怎样开口。 当年秦天涯反对欧阳宁静和女儿的婚事,主要是,当时耀州军分区司令员胡宝国的儿子胡福军已经向自己求婚,自己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再说,当时欧阳宁静只是一位浪迹天涯的野大夫。谁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个好人家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 任何人处在自己的角度,都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欧阳宁静的。 二十年过去了,岁月已经改变了世界上的一切。 秦天涯点点头道:“进屋坐吧。” 秦墨瑶搀着母亲,两人互相看着,走进了客厅。 秦墨瑶看着母亲憔悴的脸和雪白的头发,抽泣着道:“妈妈,您老了。” 温依依看着自己的女儿道:“二十年了,妈妈天天想你,能不老吗” 秦墨瑶看着妈妈到道:“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您,我要伺候您一辈子。” 温依依听着女儿这样说,她终于笑了,她看着女儿道:“傻丫头,竟说傻话。” 秦墨瑶拉过萧眉,看着婆婆道:“眉儿,这是你外婆。” 萧眉拉住温依依的手,乖巧的叫道:“外婆。” 温依依一把拉过萧眉的手笑道:“好漂亮的丫头,这是谁呀” 欧阳志远笑道:“外婆,这是你外孙媳妇。” 萧眉脸色一红,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温依依一听自己的外孙这样说,笑的合不拢嘴道:“志远呀,你真有本事,找了这么漂亮的媳妇,真不错。” 欧阳志远又把萧眉介绍给外公。 萧眉甜甜的喊着:“外公。” 秦天涯早被欧阳志远逗乐了。 众人刚坐下说话,外面就开来了几辆轿车。 秦天涯的大儿子秦明阳夫妇和儿子秦胜、二儿子秦明月夫妇和女儿秦萌萌从车里走了出来。 这两家人来的真快。 秦胜和秦萌萌早就冲了进来,大声叫道:“爷爷、奶奶,我们来了。” “爸爸,妈。” 秦明阳夫妇和二儿子秦明月夫妇走了进来。 秦天涯夫妇一看自己的两个儿子和媳妇带着孩子都来了,高兴的合不拢嘴。 秦墨瑶站起来,轻声道:“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你们来了。” 秦墨瑶这一句话刚叫完,秦明阳夫妇和秦明月夫妇,以及秦萌萌、秦胜,个个都目瞪口呆。 她们的表情和秦飞扬见到姑姑的表情一模一样。 自己的孩子在自己面前,永远是孩子,秦天涯和温依依都没有发觉秦墨瑶的容貌几乎没有变化。但这两对夫妇,连同孩子们可都大吃一惊。 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妹妹和二十年前没有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年轻。秦胜和秦萌萌在二十年前,只有一两岁,对姑姑根本没有什么印象,但按照年龄来算,秦墨瑶要四十五岁了吧,但眼前的姑姑,就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难道姑姑是神仙 就在这时,秦萌萌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更是大吃一惊,同时,欧阳志远也看到了秦萌萌,欧阳志远也吃了一惊。两人几乎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欧阳志远” “秦萌萌” 欧阳志远几乎的同时,看到了常务副省长清明月。欧阳志远和市委书记周天鸿拜访过秦明月。欧阳志远绝没想到,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竟然是自己的二舅,而秦萌萌竟然是自己的表妹。 秦明月也看到了欧阳志远,他一下仔明白了,哈哈,欧阳志远这小子,原来是自己的亲外甥,这也太巧了吧。 欧阳志远笑道:“秦副省长二舅,呵呵。” 秦明月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喊我二舅。” 欧阳志远笑道:“二舅。” 秦明月呵呵的笑了起来。我的天哪,弄了半天,自己的妹妹,就在山南省,自己的外甥竟然拜访过自己。 秦萌萌尖叫着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大声道:“欧阳志远,哈哈,你你竟然是我的表哥。”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我也不知道你是我表妹。” 秦萌萌和欧阳志远互相看着,大笑了起来。 人们都被秦萌萌这一声尖叫惊醒了,秦明阳看着妹妹笑道:“墨瑶,你一点都没有变。” 秦墨瑶笑道:“大哥和二哥也没变。” 女人对容貌最敏感,庄凤兰和王娟早已惊奇秦墨瑶的容貌为什么二十年没有变化,两人在就拉住了秦墨瑶的手,三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秦墨瑶把萧眉喊过来,把萧眉和两位舅母引荐。 两人看到志远的媳妇竟然这么漂亮,两人都惊呆了。 秦墨瑶看着两人道:“眉儿,把你带给两位舅母的礼物拿出来吧。” 萧眉微笑着拿出两盒经过重新包装的美容养颜膏,微笑着递给两位舅母。 秦墨瑶笑道:“这是眉儿天信药业集团生产的化妆品,你们用这种化妆品,我保证你们同样显得更加年轻。” 庄凤兰接过这种用名贵红木礼盒包装的化妆品一看道:“养颜美容膏换包装了萧眉,这就是前一阵子卖疯了的养颜美容膏你们公司生产的你在天信集团做什么职务” 庄凤兰早已辞职下海,在阳山省成立了凤兰集团,几乎垄断了阳山省的化妆品市场。她在阳山省早就注意到了养颜美容膏的广告,但阳山省距离山南省太远,这种高档化妆品,来到阳山省,竟然被炒到一万元一套,但还是买不到。 自己正打算代理这种产品。 秦墨瑶看着自己的嫂子,笑着道:“眉儿就是天信集团的董事长,天信药业,就是眉儿自己的企业。” “你你说什么眉儿就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天信药业可是中国五百强之内的企业,资产已经达到数百个亿。” 庄凤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年轻的萧眉,竟然身价数百亿。 萧眉笑着道:“舅母,我就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萧眉,这种产品,是志远开发出来的。” 庄凤兰笑道:“太好了,萧眉,我可是专门经销化妆品的,你的养颜美容膏在阳山的代理,还没有定下来吧” 萧眉笑道:“我们正打算,在全国拍卖所有省份的代理权,每个省份只设一个省级代理。” 庄凤兰笑道:“这还真新鲜,竟然能想到拍卖代理,呵呵,萧眉,把阳山省的代理权给我们凤兰集团吧。” 萧眉笑道:“舅母,你知道,集团公司都有董事会的,我会重点向董事会推荐凤兰集团的。” 庄凤兰很高兴的道:“好,萧眉,我等你的好消息。” 王娟不经商,她是中国工商行山南省分行的行长,她没想到,自己的外甥媳妇,竟然是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呵呵,一定要把天信药业的资金拉进工商行来。 这边几个女人叽里咕噜的说着话。 那边欧阳志远正和大舅、二舅、外公说着话。 温依依让工作人员准备晚餐。 秦萌萌立刻拨通自己哥哥秦剑的电话。 秦剑正在工地上忙着,很多的设备正在加班安装。秦剑一看是妹妹的电话,连忙按下接听键:“萌萌,什么事呀” 秦萌萌大声道:“哥哥,我们到燕京了。” 秦剑笑着道:“见到姑姑了姑姑变样了吗”秦墨瑶离开江南省的时候,秦剑已经八岁了,他记得姑姑的模样。 秦萌萌笑道:“你先别问姑姑的事,我告诉你,你绝对想不到,姑姑的儿子是谁” 秦剑笑道:“姑姑的儿子是谁” 秦萌萌道:“是谁我先不告诉你,你答应我的电脑,什么时候给我买” 秦剑一听妹妹拿这件事要挟自己,他笑道:“你说姑姑的儿子是谁,我公司里,刚进了一批笔记本电脑,你可以去提一台。” “哼小气鬼,我要白色苹果的,你公司的那些电脑,都是杂牌子,谁用” 秦萌萌撅着嘴道。 秦剑笑道:“好,我回来就给你买苹果的,小姑奶奶,快告诉我,说是我的表弟” 秦萌萌一听,顿时跳了起来,狠狠地对着电话亲了哥哥一下道:“好,说话算数,姑姑的儿子就在我身旁,他可以作证,哈哈,我让我的表哥,你的表弟,给你说说话。” 秦萌萌把电话递给了欧阳志远。 众人看着可爱的秦萌萌,都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接过电话,笑着道:“秦剑表哥,你好。” 秦剑一听这声音,不由得大吃一惊,瞪大了双眼,差一点从楼上栽了下去。 “你你欧阳志远你是我表弟是我姑姑的儿子这怎么可能我的天哪。” 欧阳志远笑道:“表哥,我也没想到,呵呵,这真是太离奇了,我还在市委周书记的带领下,去过你家,拜访过二舅,呵呵,真想不到。” 过了好一会,秦剑笑道:“志远表弟,你可真狠,两种酒你要了我山南酒业的百分之二十四的股份,现在咱们既然是亲戚,哈哈,股份作废了,你就当赞助了。” 欧阳志远笑道:“秦剑表哥,你我都说了不算,哈哈,合同说了算。” 秦萌萌把电话开了免提,众人一听,志远竟然拥有山南酒业集团的百分之二十四的股份,顿时大吃一惊。 山南酒业集团的百分之二十四的股份,就怕有十几个亿吧。 他们要是知道,欧阳志远还拥有江南省清灵药业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更会震惊不已。 欧阳宁静心道,这两种酒的开发价值,竟然这么厉害,那本古书上,还有几种酒,等有机会,都开发出来。 兄弟两人说了一会,挂了电话。 秦明月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们的新工业园怎么样了发改委在考评前,你的工业园能否投入使用” 欧阳志远需笑道:“发改委考评之前,绝对能投入使用,现在工业园已经进入高速建设期,我拉来的六个亿的投资,已经到位,市里的四个亿也全部到位了,现在,要的就是时间。” 欧阳志远绝没有想到,自己拉来的六个亿一到位,郭文画的刀就已经举起来了,随时把欧阳志远劈下马来。 一场更大的阴谋,正在等着他。 秦明月笑道:“志远,千万不能大意,整个山南省都在看着你们傅山,发改委也在看着你们,千万不要出差错。”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秦省长不,呵呵,二舅,你放心吧,所有的事,我都亲自抓。” 众人都笑了起来。 秦明月道:“一个月后,省政府有个检查团要到你们傅山县视察,带队的是主管工业的副省长王海峰和主管农业的副省长楚晓宇,你们要做好接待。” 欧阳志远一听,眉头皱了起来,副省长楚晓宇可是楚浩南的老子,他来视察傅山县,不会给自己小鞋穿吧。 欧阳志远道:“我们一定做好接待。” 秦明阳笑道:“志远今年二十三了吧,当年你们走的时候,你已经三岁了,当年我抱你的时候,你还尿了我一身,呵呵,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时间真快呀。” 秦萌萌顿时捂住嘴,嘻嘻的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道:“大舅,我还隐隐的记得您,我记得,我们临走的前一天,我饿了,你从窗户爬进厨房,偷了一个窝头给我,嘿嘿,那个窝头里,竟然有个枣,真甜那,那是我吃过的最甜的枣儿了。” 秦明阳看着欧阳志远,惊奇的道:“你竟然记得那天的事你当时才三岁,你怎么能记得” 欧阳志远笑道:“我就记得这一件事,别的不记得了,我当时都饿了一天多了,所以,印象特深。” 秦天涯一听,接口笑道:“你们偷的那个窝头,可是给你们老奶奶过生日用的,就七个,结果少了一个,当时全家就只有那七个窝头,当时还以为被老鼠叼走了,呵呵,没想到,是你们偷了。” 这时候,温依依和秦墨瑶、庄凤兰、王娟走了过来。 温依依道:“马上开饭了,今天是我们秦家大团圆的日子,我们要好好的庆贺一下” 秦墨瑶道:“妈妈,您还有一个外孙女,叫欧阳娜,在上高三,马上就要高考了,我没告诉娜娜。” 温依依一听,笑道:“娜娜多大了呵呵,我还有一个外孙女,不错。” 秦墨瑶笑道:“十八了,今年很有可能要来燕京上大学,京华大学亲自到学校要她了。” 秦天涯一听,立刻笑道:“好,娜娜来上学,就让她住在这里。” 秦家一大家人,终于在二十年后,又重新坐在了一起。 欧阳宁静开了几瓶玉春露,众人一起举杯,庆祝这个团园的日子。 谢老将军的孙女谢诗苒,为了等欧阳志远,当天没有回部队,为的是和欧阳志远说上一句话。可是,等到了晚上八点,欧阳志远还没有回来。 谢老将军还有话要交代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这边,一家人的团圆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秦明阳、秦明月、秦天涯,就是秦飞扬和秦胜,都是海量,而欧阳志远和欧阳宁静,一人喝了一瓶玉壶春,脸上竟然一丝酒意都没有,这让秦家父子大吃一惊。 一家人竟然喝了一箱子玉春露和四瓶茅台。 吃过饭后,欧阳志远向秦飞扬要了一辆车,直奔军区大院。 欧阳志远给老将军带来了一箱子玉壶春,其中有两瓶神仙醉。 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怎么才来文副总理老伴的病,你给看好了吗” 欧阳志远看着老将军道:“谢老,呵呵,我外婆的病,我给看好了。” 谢老将军道:“什么志远,你外婆” 欧阳志远笑道:“谢老,我告诉您,亲副总理是我亲外公。” 谢老将军一听,吓了一跳,看着欧阳志远道:“什么秦副总理是你亲外公这怎么可能你原来难道不知道” 欧阳志远就把整个过程向谢老说了一遍。 谢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欧阳志远道:“这是真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母亲下午在龙海赶过来了,我大舅和二舅都来了。” 谢老沉思了一会,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回到龙海,尽量不要透露你和文副总理的关系,否则,会由很多的麻烦找到你的头上。” 欧阳志远道:“为什么” 谢老将军道:“你外公有两大政敌,就是燕京三大势力中的王家和赵家,如果你和秦副总理这个关系传出后,你就会受到这两股势力的无穷打击。” 欧阳志远道:“谢老,王家和赵家,同样也是霍老的政敌吗” 谢老将军道:“是的,王家和赵家,同样也是霍老的政敌,也是你外公的政敌。” 欧阳志远道:“也是您的政敌” 谢老将军道:“军队虽然不参加政治,但我和你外公交情不错,也可以这样说。” 欧阳志远笑道:“为什么您和外公、霍老,不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他们” 谢老笑道:“政治斗争,不像你考虑的这样简单,先不说这些了,我先给你布置任务。” 欧阳志远道:“谢老,您说吧。” 谢老道:“根据情报显示,外国势力对我们龙海军区的潜艇研究所和明珠潜艇基地很感兴趣,你要配合龙海军区的特战队,严密监视那里的一切,同时,敌人已经开始注意天信药业生产的生肌膏,敌人很想获得这种药物的配方,他们很有可能要袭击天信药业的生产车间,来获的生肌膏的配方,你要提高警惕,粉碎敌人的阴谋。” 欧阳志远点头道:“是,将军,敌人想要的配方,在我的脑海里,我敢保证,敌人得不到配方的一丝一毫的信息。” 谢老将军道:“生肌膏的效果十分的好,我已经把报告递到军委了,生肌膏要和急救包一起,发到每一位战士的手中。你告诉天信药业,让他们加快生产。” 欧阳志远道:“新工业园里,天信药业的新厂房,上了好几条生产线,很快就能投产,到时候,生肌膏的供应紧张,就会缓解。” 谢老将军道:“我回来让龙海军去派部队驻扎,保护药厂。” 欧阳志远又和老将军谈论了很多事情,十点钟,欧阳志远告辞。 谢诗苒送着欧阳志远,走向门外。 谢诗苒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欧阳大哥,你还好吗” 欧阳志远看着谢诗苒道:“诗苒,还可以,你在部队上,过的还可以吧。” 谢诗苒停下脚步,月光下,那美丽的娇容,带着一种灵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的关心,欧阳大哥,我在部队上很好,一边学习一边训练,又是就是就是。” 一丝红晕爬上了谢诗苒的娇容。 她的内心在剧烈的跳动。 欧阳志远笑道:“就是什么,诗苒” 谢诗苒好像鼓足了勇气,红着脸,声音细的像蚊子:“就是想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神情一呆。他没有想到,谢诗苒还是对自己念念不忘。 欧阳志远慢慢的伸出手,握住了谢诗苒的小手道:“诗苒,不要这样,你还小,你是我的妹妹。” 诗苒看着欧阳志远,倔强的抬起头来道:“我不做你的妹妹,志远哥,我忘不了你。” 谢诗苒说着话,晶莹的眼泪在眼眶里转着,但倔强的谢诗苒,就是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欧阳志远叹了口气。 谢诗苒垂下长长的睫毛,轻声道:“志远哥,我不要求你什么,我要让你知道,有个叫谢诗苒的女孩子喜欢你。” 谢诗苒说完话,转过身去,跑进了大院。 在转身的一刹那,她眼里晶莹的泪滴再也忍不住,在月光下扑簌而下。 欧阳志远看着谢诗苒的背景和月光下的泪滴,他叹了一口气,坐进了轿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