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狠狠的打脸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三十五章 狠狠的打脸

第二百三十五章狠狠的打脸 周玉海道:“张兴军的四通集团,有两个车队,一个是四通,另一个就是八方车队,志远,你怎么会不知道”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真不知道,玉海,你想法敲开王坤的嘴巴,一方要让他说实话,现在周铁山的运输队遇到麻烦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周玉海一听,连忙问道:“什么麻烦事” 欧阳志远就把周铁山的副队长王光杰打死人的事说了一遍。周玉海一听,眉头皱了起来。 周铁山的车队,竟然打死了人,这就怕有点麻烦。 周玉海道:“志远,一定想法见到失手打死人的王光杰,问清楚事情的真相,一般的情况下,用铁锨不会拍死人的,人的头盖骨是最坚硬的骨头,另外,要看到尸体。市局的法医我认识,我一会打听一下情况。你现在去找周铁山,了解详细的情况。” 欧阳志远道:“好的,玉海,我立刻赶到市水泥一厂。”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安排了一下工作。发动越野车,开出了工业园。 齐威的车就守候在工业园的路口,他看到一辆越野车冲了出来。整个工业园,就欧阳志远一辆越野车。 齐威看到了坐在驾驶室的欧阳志远。 这个年轻人比照片上还要英俊潇洒,眼神更加犀利深邃,真是一个不错的对手呀。 齐威立刻通知齐一峰和齐一山,发现欧阳志远的踪迹。 齐一峰和齐一山一听说发现了欧阳志远,两人顿时很兴奋,立刻快速的赶来。 三辆车远远的跟在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后。 齐一峰、齐一山是齐威的远房兄弟。 “大哥,动手吗” 齐一峰通过电话问道。 齐威摇摇头道:“先观察一天再说,我们要找到一个最好的下手机会,力争一击必中。” 欧阳志远的车速很快,他赶到市水泥一厂的时候,周铁山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周铁山看到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来到,连忙迎了上去。 “志远,你可来了。” 周铁山满脸急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周铁山道;“铁山,你亲眼看到王光杰用铁锨拍死了王振王光杰有武功吗” 周铁山连忙道:“王光杰并没有武功,当时王振打了一下王光杰,王光杰还手,用一张薄铁皮铁锨,去拍王光杰的头,王光杰竟然不躲闪,王光杰一铁锨就拍到了王振的头上,王光杰一声闷哼,一头栽倒在地,就昏了过去,没想到,竟然会死” 欧阳志远道:“王光杰竟然没有躲闪” 周铁山点头道:“一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当时我也感到很奇怪。” 欧阳志远道:“你去找一把和打死王振相似的铁锨来,我看看。” 周铁山从旁边的车上,挑了一把铁锨,递给欧阳志远道:“就是这种铁锨。” 欧阳志远接过来周铁山递过来的铁锨,仔细的看着。这是一种薄铁皮做的大瓦铁锨,铁皮很博,如果不灌注内力,根本拍不死人。 欧阳志远道:“是谁送王振取得医院” 周铁山道:“是八方车队的队长常定山和副队长彭涛。” 欧阳志远道:“你们当时为什么不陪同去” 周铁山低下头道:“我们当时惊呆了,等我们反应过来,再想跟去,常定山把王振抱上车,彭涛已经开车,我追了好长时间,没追上,一个小时后,警察就来了,说王振已经死了,他们就把王光杰拷走了,连同那把铁锨也一同带走了。” 这个时侯,早已回来的常定山看到了欧阳志远在和周铁山说话,立刻给张兴军打电话。 “张总,欧阳志远来了,他正在和周铁山说话。” 张兴军嘿嘿冷笑道:“嘿嘿,欧阳志远来了有什么用记住,别露出来破绽。” 常定山道:“好的,张总。” 张兴军道:“有什么事,随时联系。” 常定山道:“好的,张总。” 欧阳志远看到了常定山,他冷笑一声,慢慢的走向常定山。 常定山一看欧阳志远向自己走过来,他连忙稳住心神,做好应付一切的准备。 “常定山,原来规定你们八方车队负责沙子和石子的运输,水泥的运输全由铁山运输公司负责,谁让你们过来的你们为什么两辆车夹击铁山运输公司的一辆车我现在命令他们,立刻退出水泥运输。” 欧阳志远的声音,如同重锤,狠狠的砸向常定山的心神。 常定山以为欧阳志远过来,一定会问王光杰砸死王振的事情,他已经想好了回答的答案,但没想到,欧阳志远并没有问这个问题,而是直接问八方车队为什么要进入水泥运输。 常定山虽然为人心机极重,但现在被欧阳志远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想不到怎样回答,被问的目瞪口呆。 但常定山的反应也是很快,他在停顿了一会,冷声道:“欧阳主任,是戴立新副县长允许我们进入水泥运输的,如果有问题,你去找戴副县长吧。” 常定山立刻拿出戴立新来压欧阳志远。 嘿嘿,欧阳志远,你敢不听戴副县长的吗 欧阳志远一听常定山说是戴立新批准的,他的脸色一沉,两眼死死的盯着常定山道:“常定山,我欧阳志远是新工业园的一把手,新工业园的事,由我欧阳志远说的算,就算是何县长想过问工业园的事,也要和我商量,何况是戴副县长从现在起,八方车队只能运输沙子和石子,水泥由铁山运输队运输,你的车队,立刻撤出水泥厂。” 欧阳志远的话说的铿锵有力,不容置疑,极其的强势,强大的威压和气势,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压向常定山。 欧阳志远的强势和强大的官威,让常定山的呼吸几乎窒息了。 “你你你没有权利这样做,你要通过戴副县长才行。” 常定山的脸色变得铁青,两眼死死地瞪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常定山说自己没有权力这样做,而且还要通过戴立新。欧阳志远顿时怒不可破道:“带着你的车队,滚” 常定山一听欧阳志远让自己带着自己的车队滚,顿时气的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常定山,立刻掏出电话,拨通了负责财务的副主任张吉言的电话。 “张吉言,你听好了,从今以后,八方车队的费用结算,必须有我的亲笔签字,就是市长的签字也不行,否则,一分钱都不能给。” “咔嚓” 欧阳志远挂断了电话。 常定山一听欧阳志远给主管财务的副主任张吉言打了电话,八方车队的运输费用,要欧阳志远的亲笔签字才能给钱,这一下掐住了常定山的七寸。 眼看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到了,马上就要结算运输费用了。欧阳志远的目的十分明确,自己如果不撤走,运输的费用,欧阳志远就会死死的卡住不放。 常定山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如同斗败了的公鸡,走向自己的车队,带着自己的车队,撤离了市水泥一厂。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看着周铁山道:“周铁山,记住,如果有人要开除你们铁山运输队,但没有我的命令,你就只当是放屁,你照样运输你的水泥,你立刻给我打电话。” 周铁山看到欧阳志远撵走了常定山,心里对欧阳志远的武断更加佩服。 “好的,志远,我听你的,只要你不说开除我,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撕毁我和工业园的运输合同。” 周铁山大声道。 欧阳志远安排好一切,立刻开车,直奔龙海市公安局。 他在车里,拨通了龙海市公安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周叔叔,我是欧阳志远。” 周茂航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他的心立刻一沉,不由得苦笑起来。欧阳志远打电话来,肯定是要问铁山运输队的王光杰打死王振的事情。 这件事,真是不好办,局长赵大山已经吩咐过了,让自己不要过问这件案子。难道欧阳志远得罪过局长赵大山赵大山为什么不要自己过问这件案子 难道赵大山在记恨前一阵子,欧阳志远大闹公安局的事情 龙海市公安局副局长付桂山指使交警大队长魏宗宝扣下周铁山的车,欧阳志远抓住魏宗宝,在公安局里,暴打了付桂山,让赵大山暴跳如雷,欧阳志远当着公安局长赵大山的面,收缴了所有警察的手枪,丢进鱼缸里。这让赵大山颜面扫尽。 看来,局长赵大山,这次要借机对欧阳志远发难了。 周茂航心里犯了难了。 自己可是局长赵大山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没有赵大山,就没有自己。现在,赵大山就要调走了,局长的位置就是自己的。 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和赵大山唱对台戏,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吗龙海市公安局长的位置,就会离开自己。 欧阳志远是自己儿子的朋友,更救过儿子的性命。但是,和局长的位置比起来,那些都是次要的,自己一辈子只有这一个机会,失去了这个机会,自己永远都不会当上公安局长。 欧阳志远,对不起了。 周茂航沉声道:“志远,什么事” 欧阳志远一听周茂航的口气,心里就是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自己的心头升起。 但为了自己的大哥周铁山,欧阳志远还是开了口道:“周叔叔,我是想问一下,王光杰的案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我能否见到王光杰” 周茂航道:“志远,我在外地开会,局里的情况我不知道,我回头给你打听一下。” 周茂航说完,挂断了电话。 欧阳志远一听周茂航挂断了电话,他的心,一下子凉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周茂航怎么会不帮自己自己正想找周茂航,托关系自己去见王光杰了解情况。这下,全完蛋了。 欧阳志远的车来到了龙海市公安局的大门前,看着高大的公安局大门,欧阳志远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无能。 市公安局,自己只有周茂航这个关系,周茂航不帮助自己,自己连公安局的大门都进不去,就连王光杰被关到什么地方,自己都不知道。 看来,自己还是太弱小了。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一看,是周玉海的电话。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 “志远,情况不妙,王振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王振尸体的头部痕迹和那张铁锨的凹痕完全吻合,法医填写的报告是,王振受到了那张铁锨的重击,造成头盖骨碎裂而死。” 电话里,传来周玉海的声音。欧阳志远一听,心顿时凉透了。 如果真是这样,王光杰就怕要被判重刑,周铁山的车队,肯定要被开除,自己也会要受到牵连。 现在有很多人恨不得让自己下台。 欧阳志远道:“玉海,能想法让我见到王光杰么让我看到王振的尸体也行。” 周玉海笑道:“这件事好办呀,你给我父亲一个电话,让他安排。” 欧阳志远心里一动,问道:“周叔叔在龙海吗” 周玉海道:“在呀,上午我从家里来的时候,还看到父亲。” 欧阳志远一听,终于知道,周茂航是故意说在外地开会的。 周玉海的反映更快,他已经从欧阳志远的话里感觉到了什么,立刻大声问道:“志远,我父亲怎么说” 欧阳志远苦笑道:“周叔叔说,他在外面开会。” 周玉海一听,连忙道:“志远,我给我父亲打电话。” 周玉海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不帮助欧阳志远。他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周茂航一看是儿子的电话,他就知道,自己的儿子肯定是为了王光杰的杀人案子。 “爸爸,志远想让你帮忙,您为什么不帮” 周玉海不敢过于责问自己的父亲,他只是轻声的问道。 周茂航沉声道:“玉海,这件案子,赵局长亲自过问了,他不许我插手,玉海,你明白了吗” 周玉海道:“我不明白,我只知道,欧阳志远救过您儿子的命,您应该帮他。” 周茂航道:“不是我不忙他,欧阳志远上次大闹市公安局,还要把市局的事,曝光给媒体,结果惹得赵局长亲自去求市长郭文画,郭市长亲自出面,才把事情摆平。这件事,让赵局长丢进了脸面,玉海,你知道赵局长的性格,他可是睚眦必报的人物,你明天就要到运河县上任了,你知道,你的运河县公安局长的位置,是谁给你安排的吗是人家赵局长安排的,再说,你父亲的位置,也是赵局长安排的,你要明白事情哪一头轻,哪一头重。” “咔嚓” 周茂航挂断了电话。 周玉海的心很刺痛,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势利,他一时也失去了主意。 父亲不帮助志远,自己帮。 周玉海拨通几位在市局工作的同学,询问了王光杰关押的地点,先前的几位同学都说不知道,最后的一位同学说,王光杰关押在龙海第一看守所。 周玉海一听,知道事情不好办了,龙海市管理最严的看守所,就是第一看守所。如果关押在别的地方,自己还有办法,但关押在第一看守所,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周玉海艰难的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志远,王光杰关在龙海市第一看守所,我们再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托关系进去。” 周玉海苦涩的道。 欧阳志远从周玉海的口气里,感到了事情的棘手,知道,他肯定给周茂航打了电话。 “玉海,谢谢你打听出来王光杰的关押地点,我看看能想办法吧。” 欧阳志远关上了电话,坐在车里,他现在知道,自己的能力还是不行呀。在一个市局面前,自己就毫无办法。 电话铃再次想起,是周铁山的电话。 “志远,不好了,新工业园贴出了通告,已经解除了我们铁山运输公司和新工业园的运输合同。” 周铁山大声道。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没有我的同意,谁的通告都不算数,下面是谁签的字” 周铁山道:“副县长戴立新。” 欧阳志远冷笑道:“没有我的签字,所有的通告,全部作废,周铁山,你等着,我立刻赶往工业园。”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和戴立新彻底决裂的时候到了。 戴立新竟然勾结张兴军,欺骗自己,暗中把张兴军的八方运输车队,调进新工业园。欧阳志远最愤恨的就是有人欺骗自己。 两个小时后,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出现在新工业园的办公室前。欧阳志远脸色铁青,走向新工业园发布公告的黑板前,看到了那张解除和铁山运输公司合约的公告。欧阳志远看着戴立新的签名,他的嘴角露出了不屑的讥笑,猛然伸出手。 “撕啦”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手撕掉了那张通告,扔在了地上。 副县长戴立新在上午的时候,接到了副市长张兴勇的电话,张兴勇把铁山运输公司的副队长王光杰打死了八方集团的司机王振的消息,告诉了戴立新,并让戴立新立刻解除工业园和铁山运输集团的运输合约。 副县长戴立新一听,内心狂喜,不由得哈哈大笑,心道,这真是一个好机会呀,欧阳志远,你带来的铁山运输公司也有今天,你过去能撕毁四通集团的合约,我今天也能撕毁铁山公司的合约。 戴立新立刻让自己的秘书起草解除铁山运输公司和工业园的运输合约。 戴立新认为,自己是傅山县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自己下的命令,就是欧阳志远也不敢违抗。 可惜的是,他过高的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任何人过高的高估自己的实力,都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他在欧阳志远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当他透过窗户,看到欧阳志远一把撕扯掉自己的公告时,戴立新气的暴跳如雷,他认为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衅。他顿时失去了理智,立刻冲出办公室,大声道:“欧阳志远,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撕去我发布的通告” 欧阳志远看到戴立新的脸色十分的阴冷,嘴角在剧烈的抽动。 嘿嘿,王八蛋,你凭什么开除老子招来的铁山运输车队,这是你自取其辱,怪不得我欧阳志远了,说叫你,联合张兴军来骗我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两眼射出锐利的刀锋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盯住戴立新,一字一句的道:“戴副县长,我是郭市长亲自任命的新工业园第一把手,任何人无权在我的地盘上发号施令,包括你在内。” 欧阳志远这句话,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戴立新的脸上。 “你你你这是目无领导我是主管工业园的副县长,我有权这么做。” 戴立新被欧阳志远这句话差点气晕过去,结结巴巴的道。 欧阳志远冷笑道:“工业园我欧阳志远说了算,就是有什么决定,我们工业园的主任和副主任商量解决,戴副县长,难道你要越权不成干脆,我的工业园主任,让给你好了,嘿嘿,就是让给你,你有本事筹集六个亿的投资吗别说六个亿,就怕你一个亿都筹集不来吧”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再次狠狠的打了副县长戴立新的脸。 戴立新的脸顷刻间,变得一阵红一阵白,眼里露出极度的怨毒和愤恨。 欧阳志远这句话说的十分的刻薄,欧阳志远也知道,市长郭文化也是看重了自己拉来的六个亿投资,没有这六个亿的投资,傅山的新工业园,就建不起来。 欧阳志远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周围看热闹的工作人员,只惊得目瞪口呆。 我靠,欧阳主任真是傅山牛逼第一人,连副县长都敢顶撞,厉害。 办公室里,宋忠军和陆建冲着欧阳志远竖起了大拇指,两人互相看着,不禁笑了起来。 戴立新看着欧阳志远走进他的办公室,他的眼睛露出毒蛇一般的寒芒。 欧阳志远,你等着,老子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你。 欧阳志远刚坐下来,自己的手机响了,欧阳志远一看,是周玉海的号码。 “玉海,什么事” 欧阳志远道。 周玉海道:“志远,我也怀疑王振的死有蹊跷,有个好办法,能查清事情的真相。” “什么你说什么玉海,快说你有什么办法” 欧阳志远一听说周玉海有办法能查清事情的真相,顿时高兴万分,连忙问道。 “呵呵,今天晚上,我也不要让你送行了,咱们一块去抓一个人。” 周玉海低声道。 欧阳志远立刻小声道:“去抓谁” 周玉海道:“常定山,或者彭涛。” 欧阳志远一听周玉海这么说,眼睛不由的一亮。他知道了周玉海的计策了。 如果王振没有死在王光杰的手里,那么,半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常定山和彭涛两人知道。只要抓住了这两个人,欧阳志远有的是手段,让他两人说出实情来。 欧阳志远笑道:“玉海,还是我自己去抓吧,你明天就要去上任了,免得连累你。” 周玉海笑道:“咱们是兄弟,你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在什么地方喝酒,嘿嘿,我知道,晚上等我电话。” 周玉海说完,挂上了电话。 有了解决王光杰的方法,欧阳志远顿时感到很轻松。他这才想起,齐雯还在自己的别墅里。 欧阳志远立刻开车直奔自己的别墅。 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人在背后跟踪自己。 不是欧阳志远没有警觉性,而是齐威的跟踪技术是在高明。欧阳志远的车在和齐威的车交错的时候,齐威在欧阳志远的车上,沾了一颗特制的药丸。 欧阳志远的车即使不在他的视线里,他根据药丸的特殊气味,也能找到欧阳志远的位置。 现在,齐威他们就远远的跟在欧阳志远的车后。欧阳志远根本没有发现他们。 齐雯在别墅里,看了一天的电视,觉得无聊极了,她正坐在阳台上,看着不远处,几个小孩子在放风筝。小孩子的欢声笑语,仿佛把齐雯带进自己的童年。 “啊,风筝。” 一个小女孩子一声惊叫。 齐雯一看,只见小女孩子的风筝,挂在了一颗开满白色玉兰的玉兰树上。 几个小孩子急的哭了起来。 齐雯连忙跑下别墅,走出院子,来到几个小孩子面前,笑着道:“小朋友,别哭,姐姐给你们拿下来好吗” 几个小孩子一看有人帮忙给自己去拿风筝,立刻破涕为笑。 “谢谢姐姐” 那个扎着两个小羊角辫的小女孩,脸上还挂着泪滴你,就笑了,稚声感谢齐雯。 “呵呵,不用谢,小囡囡。” 齐雯虽然是个女孩子,但身手还是不错的,攀爬这颗白玉兰树,还是轻松的。 当齐雯给孩子们拿下来风筝的时候,孩子们齐声欢呼。 “小朋友们,姐姐陪你们放风筝好吗” 齐雯的心性还是位女孩子好玩的心性。 她终于找到解闷的方法,和这几个小孩子放起了风筝。 欧阳志远透过车窗看着长发飘飘的齐雯和那些小孩子在放风筝,天真的像个孩子,欧阳志远笑了,顿时放下心来。 手里拉着线坠的齐雯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立刻拉着线坠,跑了过来。 “欧阳哥哥,你回来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下车来笑道:“回来了,齐雯,你饿了吗” 齐雯笑道:“我泡了两包方便面。” 欧阳志远笑道:“走,回家,我给你做饭。” 齐雯把风筝交给那些小孩子,转身上了欧阳志远的车,越野车开进了别墅的院子里。 远处的齐威看着自己的妹妹齐雯竟然和欧阳志远在一起,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让他不由得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这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自己的妹妹怎么会和仇人欧阳志远在一起 就连齐一峰、齐一山也是大吃一惊,目瞪口呆。 齐威看着妹妹齐雯上了欧阳志远的车,车开进了一幢别墅,两人关上了门,上了别墅。 妹妹难道和欧阳志远同居了难道齐雯原来在山南省医科大学大一谈的那个男朋友就是欧阳志远天哪,不会这么巧吧父亲还等着齐雯回去,和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儿子陈幕雪相亲。要是父亲知道,齐雯和欧阳志远住在一起,还不被气疯 欧阳志远,你要是敢伤害了齐雯,老子一定要灭了你全家。 齐威的眼睛里立刻透出了凌厉的杀气。 齐威担心的是,妹妹和欧阳志远在一起,会不会失和身于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可不知道自己的敌人齐威,就在外面。他和齐雯来到客厅,欧阳志远没想到齐雯竟然不会自己做饭,吃了一天的方便面。 这让欧阳志远哭笑不得。 “齐雯,我给你做饭。”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齐雯。 齐雯笑嘻嘻的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笑嘻嘻的道:“谢谢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感觉到,从自己的胳膊上传来的柔软饱满,吓得他连忙道:“我去做饭,你在客厅看电视。” 齐雯却不舍得松开欧阳志远的胳膊,撒娇道:“欧阳哥哥,我要看着你怎样给我做饭等我学会了,我好给你做饭。”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齐雯,你抱着我的胳膊,我怎么做饭快松开,小丫头。” 齐雯松开欧阳志远的胳膊道:“欧阳大哥,你教我做饭好吗” 欧阳志远笑道:“好,一会我教你,今天,咱们要做个鸡蛋西红柿肉丝面汤,再炒个香菇小鸡、调个香椿豆腐。” 欧阳志远知道,冰箱里有自己买的菜。 “嘻嘻,两菜一汤,好呀,欧阳哥哥,一听你说的这个菜名,一定很好喝很好吃的。” 齐雯笑嘻嘻的道。 欧阳志远道:“那是当然,你欧阳哥哥做的菜,要比那些一级厨师做的还要好吃。” 齐雯笑道:“真的欧阳哥哥,在山南大学的时候,你可不会做饭的。”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人都会变的,我后来学会了做饭,来,咱用这个煤气灶做汤,看好了,我是怎样蛋西红柿肉丝面汤的。”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边快速的做着鸡蛋西红柿肉丝面汤,这下只看得齐雯眼花缭乱。 不一会,鸡蛋西红柿肉丝面汤就在灶上慢慢的温着。 “看,香菇小鸡。” 欧阳志远开始做香菇小鸡这道菜。欧阳志远的配料,齐雯根本没见过,只看得她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当锅里传来香菇的清香和小鸡的肉香,齐雯还没有从惊愕中醒来。 欧阳志远做菜,就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很是好看熟练,这让齐雯很是佩服。 香菇小鸡在灶上炖着,欧阳志远的香椿豆腐已经调好,碧绿欲滴的香椿和雪白的豆腐,调在一起,那种清香,早已让齐雯流口水了。 碧绿欲滴的香椿和雪白的豆腐,刚一调好,欧阳志远笑道:“香菇小鸡也好了,鸡蛋西红柿肉丝面汤也可以出锅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碗筷,先把鸡蛋西红柿肉丝面汤盛出来,鲜红的西红柿、碧绿的菜叶,金黄的蛋黄丝,让整个鸡蛋西红柿肉丝面汤清香四溢。香菇小鸡,花朵一般的香菇和色泽金黄的鸡肉块,竟然如同水晶一般透明香酥,这让齐雯根本来不及找筷子,立刻下了五指龙爪手。 她快速的用手指捏了一块鸡块,放进嘴里,那种让人的肉香,立刻让齐雯食欲大增。 “喂,小丫头,饭前便后要洗手。”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 齐雯一听欧阳志远的话,脸色一红,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跑到洗手间里去洗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