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打死人了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打死人了

第二百三十四章打死人了 朱文才的眼光依依不舍的从本草纲目上拔出来道:“不行,你是日本人,我不能教你。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朱文才的内心在挣扎着,但明代第一版的本草纲目上面,有很多的东西,是现在图书馆里没有的。 山泽一郎看着朱文才在挣扎,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狞笑,把另外两本的本草纲目都推到朱文才的面前,小声道:“本草纲目上中下三本,都送你了。” 山泽一郎再次加重砝码。嘿嘿,只要朱文才接收了这三本书,书页上的无色无味的毒素就会随着朱文才大的手指,进入他的大脑,自己就可以控制朱文才。 朱文才一听,山泽一郎要送给自己一套本草纲目,他的眼睛立刻瞪得好像铜铃一般,眼睛深深的被吸引住了。 朱文才在挣扎,在犹豫。 山泽一郎不像是坏人,这家伙天天来诊所义诊,看样子,对中国人还是很友好的。 山泽一郎看着朱文才在犹豫,他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朱先生,算了,这一套本草纲目,没有任何的条件,送给你了。” 山泽一郎知道,只要朱文才一接受,大脑一受药物的控制,到时候,自己还不是想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朱文才一听山泽一郎要白这套本草纲目给自己,不由得大喜。 “呵呵,那就谢谢山泽先生了。” 朱文才急不可耐的抓过三本本草纲目,立刻看起来。 三泽一郎看到朱文才的样子,心里冷笑道,你再狡猾,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么 朱文才看了一会,抬起头道:“山泽先生,太好了,我回去看书了。” 山泽一郎道:“这三本书,你只能一个人看,不能让任何人见,包括欧阳志远和欧阳宁静、柳出尘他们,因为这三本书太珍贵,所以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朱文才站起身来道:“山泽先生,这个条件,我能答应,我走了。” 朱文才把书藏在怀里,走出帝豪大酒店。 山田株式会课长柳生静一走了出来,狞笑着看着朱文才的背影,嘿嘿的道:“成功了” 山泽一郎笑道:“只要找准中国人的弱点,就可以达到我们的目的,我只要学会五行神针的手法,我就能完善这套古老的绝技,为我们最优秀的大和民族服务,美容养颜膏和生肌膏,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 柳生静一看着山泽一郎道:“你爷爷传给你的五行神功心法,你已经练了二十年了,现在练的如何” 山泽一郎笑道:“就差五行神针的手法,如果我再能得到这套绝技的手法,我就会融会贯通,让这套绝技,回到我们日本。” 柳生静一道:“可惜,当年你爷爷在五行门,只得到了五行神功心法,却没有得到这套绝技的手法,就去了,如果你得到了这套手法,你立刻回日本,和你父亲山泽田野一起参悟。” 山泽一郎立刻站直身子道:“嗨” 齐威带着人把整个崮山镇找了几遍,连同崮山顶峰都找了,还是没有发现齐雯的踪影,五个人却被风景秀丽的崮山群峰吸引住了。 齐威站在天柱峰的峰顶,看着从云海里磅礴而出的金色太阳,喃喃的道:“真是个美丽的好地方,可惜自己要来这个地方杀人。” 等到金色的太阳,冉冉升起的时候,齐威带着人下山了。 他们在药材市场终于打听出来,齐雯和一名年轻男子开车去了傅山县。 这个消息让齐威大吃一惊。妹妹怎么会在崮山认识一个年轻的男子妹妹没来过崮山呀怎么可能和这里的人认识难道妹妹遇得到了坏人 齐威仔细的问了那人,让他描绘一下那个男子的相貌。 当齐威听到对方是个年轻的小白脸的时候,齐威就知道,妹妹可能遇到坏人了。他顿时心急如焚,立刻带人,驾车直奔傅山县城。 他没敢把这个不好的消息,告诉给父亲。 以自己的能力,一天之内,就可以在傅山找到妹妹齐雯。 如果那个小白脸是坏人,自己立刻就干掉他。要是那人敢伤害自己的妹妹,自己要凌迟刮了他。 五个人来到傅山后,立刻对大酒店进行盘查。 一个上午过去了,他们没有查到齐雯的踪影,但在彤辉大酒店的住宿登记上,竟然查到了欧阳志远这个名字。 这让齐威一愣,嘿嘿,欧阳志远还没有退房,这太好了。 齐威留下齐一峰在彤辉大酒店守候欧阳志远的到来,他又让齐一山在县政府对过,守候欧阳志远。 齐威自己赶到工业园的路口,守候欧阳志远。 他让齐一水和齐一石继续查找妹妹齐雯。 新工业园的建设突飞猛进,高高的脚手架开始搭建起来,整个新工业园,机器轰鸣,一派繁忙的景象。 八方和铁山两个运输队的矛盾开始激化起来。 八方运输队队长在王坤刚一被抓起来的时候,常定山立刻把情况报告给了张兴军。 张兴军一听王坤被抓起来,就知道他破坏铁山运输队车辆的事暴露了。 张兴军立刻给自己的哥哥傅山副市长张兴勇打电话。 张兴勇不敢拖延时间,立刻给傅山县公安局内部人员打电话,让王坤把所有的事,一个人担起来,他的家人全部生活费用,有四通公司照顾。 公安局里,王坤不论周玉海怎样审问,王坤一口咬定,自己和周铁山的车队起过摩擦,就是想报复他们。因此,才下的黑手。 公安局的经过调查,果然,这家伙和铁山车队起过摩擦。 由于四通车队的车辆,并入了八方车队,八方车队拉水泥的车,立刻多出了将近二十辆大货车。 八方车队由于接到了张兴军找茬的命令,气焰十分的嚣张,他们采取了两辆车夹击铁山公司一辆车的方法,阻碍铁山公司的车辆,进入装水泥的货场。 而八方的车辆轻而易举的抢到货位。 一个上午,周铁山的车辆,没有装上一车水泥,货位全部杯八方车队抢走。 这让周铁山爆跳如雷。 铁山车队副队长张光杰开着一辆拖挂车,正准备进货位,八方车队的副队长彭涛立刻把车一横,正拦在张光杰的车前,让张广杰的车不能开动,而八方车队的一辆车趁机冲了过去,把货位抢了去,立刻装水泥。 周铁山和张光杰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自己车队的车闸,竟然是八方车队派人搞的破坏,虽然王坤别抓住了,但自己这方死了一个司机,如果不时欧阳志远发现,这三辆车的司机也会完蛋。 八方车队欺人太甚,现在竟然使用卑鄙的手段,公然强抢货位,这让周铁山和张光杰十分的恼怒。 早已火冒三丈的副队长张光杰,伸手摸出来一把铁锨,大叫道:“你八方车队,欺人太甚,老子今天要修理你。” 张光杰挥舞着铁锨,冲向八方车队的副队长彭涛。 张光家收下的山南汉子们,早就火冒三丈了,一看副队长挥舞着铁锨嗷嗷叫着冲了过去,所有的人立刻拿着铁锨木棍,冲了过去。 八方车队队长常定山和付队长彭涛一见铁山车队的人上当,挥舞着铁锨冲了过来。常定山狞笑着大声喊道:“兄弟们,铁山车队的人冲过来了,抄家伙,干死他们。” 八方车队的人也立刻挥舞着铁锨冲了过去。 “砰砰砰” 两家的司机立刻混战在一起。 混战中,一个八方车队的司机王振拦在张光杰的面前,一棍砸向张光杰的胳膊。 张光杰一声大吼,连忙一躲,手中的铁锨一下拍在王振的头上。 “哼”一声闷哼。 八方车队的司机王振,被张光杰一铁锨拍倒在地。 八方车队的人一看到王振被拍到,常定山知道目的已经达到,立刻大声喊道:“铁山车队打死人了铁山车队打死人了,快救人去医院 常定山这一喊,立刻把周铁山、张光杰他们惊醒。张光杰一愣,心道,自己下手有分寸的,怎么会打死人 常定山和彭涛连忙架起满脸是血,昏死过去的王振,跑向一辆轿车,彭涛立刻发动自来轿车。 周铁山和张光杰傻了眼,坏了,出人命了。 周铁山立刻冲向彭涛的车,就想跟去医院,但车门早就关上,那辆轿车发疯一般,开向龙海市的医院。 这下,周铁山和张光杰都傻了,这要是打死了人,自己的车队就得被解聘,张光杰要被判刑坐牢的。 那辆轿车内,被打晕的王振嘿嘿笑着醒过来道:“队长,我装的像吗” 常定山狞笑着道:“兄弟,你装的太像了,但我们今天要借你一样东西用一下。” 王振笑道:“常队长,只要兄弟有,尽管拿去。” 王振身后的彭涛狞笑着道:“这可是你说的,老子借你的命用一用。” 彭涛说话的同时,手中多了一个铁锨头,恶狠狠的拍在王振的头顶。 “咔嚓” 一声闷响,王振的头盖骨瘪了下去。 王振做梦都会想不到,彭涛会借的自己的命,他的身子一软,一下子倒在车里。 “呵呵,彭涛,手段真利索,真不愧为杀过人的,找个地方,把铁锨都掉。” 彭涛把车停下,猛一甩手,那个沾满鲜血的铁锨头,被他扔到山崖下。 “哈哈,大功告成,王振的死,就是张光杰打的,哈哈,铁山公司完蛋了。” 两人哈哈狂笑着。 这个计策,就是张兴军吩咐常定山这样做的,故意挑起事端,然后借助王振的命,来陷害周铁山的车队。 这时候,一辆救护车拉着凄厉的笛声,赶了过来。 彭涛连忙摆手停车。 救护车立刻停下,三个大夫冲了下来,快速的把王振接到救护车上,拉走。 彭涛上了救护车,一边哭着,一遍喊着王振的名字,车上的大夫快速的开始抢救王振,可惜,王振的头盖骨都塌下去了,根本抢救不过来。 救护车刚到龙海医院,王振就死了。 常定山拨通了张兴军的电话。 “张经理,事情进行的很顺利,王振死了。” 常定山大笑道。 张兴军一听王振死了,立刻大笑道:“好,你和彭涛两人,每人五万奖金,这下,铁山运输公司,完蛋了。” 常定山一听说自己和彭涛每人五万,不由得狂喜道:“谢谢张经理。” 张兴军哈哈狂笑道:“好好的跟我我干,我保证亏不了兄弟的。” 张兴军立刻给哥哥张兴勇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龙海市副市长张兴勇。 张兴勇道:“你立刻给副县长戴立新打电话,让他开除铁山运输公司。” 张兴军兴奋的道:“是,大哥。” 八方车队的人,早就有打电话向龙海方面报警。龙海市刑警大队长沈传飞接到报警电话,立刻带人赶向龙海市第一水泥厂,同时派人赶往龙海医院。 赶到龙海医院的警察,已经获得王振死亡的消息。警察立刻拉走了王振的尸体,进行法医鉴安。 龙海市刑警大队长沈传飞立刻命令拘捕铁山运输公司的副队长张光杰。同时传唤两方证人,了解事情讲过。 这边周铁山和张光杰正在着急,就看到三辆公安局的越野车,拉着凄厉的警笛,开了过来。 沈传飞带着警察冲了下来,来到周铁山和张光杰面前道:“谁叫张光杰。” 张光杰正在后悔自己的冲动,一看到警察来了,而且问谁叫张光杰。 张光杰立刻道:“我叫张光杰。” 沈传飞立刻大声道:“张光杰,王振已经死亡,你涉嫌故意杀人,我们立刻拘捕你。” 周铁山和张光杰一听,顿时大吃一惊。 两个警察一拥而上,给张光杰戴上了手铐。 沈传飞立刻在现场给众人录口供,调查事情的经过,并把张光杰用来拍打王振的那把铁锨找到。 周铁山立刻给欧阳志远打电话。 “志远,不好了,出大事了。” 欧阳志远刚视察完工业园,就接到了周铁山的电话。 欧阳志远一听周铁山说出大事了,连忙问道:“周大哥,慢慢说。” 周铁山急促的道:“八方车队猛然多出了二十几辆大货车,他们在龙海水泥厂,两辆车夹击我们一辆车,强抢我们的货位,致使我们装不了水泥,结果两边打起来了,王光杰失手打死了八方车队一个司机,现在警察正在取证,你快来吧。” 欧阳志远一听说王光杰打死了人,心里顿时一沉,吓了一跳,就知道事情闹大了。 人命关天呀。 欧阳志远知道王光杰是一位豪爽的汉子,如果不是对方把王光杰逼急了,王光杰不会动手的。但现在死了人,事情不好办呀。 就怕有人要借机对自己发难呀。 八方车队怎么会多出来二十多辆车这怎么可能自己一直不知道八方车队后台老板是谁,只知道,八方车队的队长常定山是一个阴险的人物。 八方车队为什么派遣王坤破坏周铁山的车辆今天八方车队为什么突然夹击周铁山他们八方车队是副县长戴立新找来的,现在周铁山他们打死了人,就怕戴立新借机开除周铁山他们。 现在要查查八方车队后面是谁。 欧阳志远拨通了周玉海的电话。 欧阳志远问道:“玉海,审讯王坤的结果怎么样了” 周玉海沉声道:“志远,事情不好办,王坤一口咬定自己和周铁山他们起了摩擦,是他个人想报复周铁山,所有的罪过,他都一个人揽下来了。”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这里面有事。 欧阳志远问道:“玉海,八方运输车队是谁的车队” 周玉海道:“志远,你不知道八方车队是四通集团张兴军的车队,你怎么会不知道” “你你说什么八方车队是张兴军的车队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一听说八方车队和四通车队一样,仍旧是张兴军的,欧阳志远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副县长戴立新玩了自己。 那就是说,市公安副局长付桂山和交警大队长魏宗宝,故意扣下周铁山的车,让工业园的水泥沙子供应不上,戴立新给自己打电话,推荐了八方车队。由于工业园就要停产待料,自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戴立新的推荐。 我靠,自己刚把张兴军的四方车队开除,副县长戴立新就玩了个阴谋,让张兴军的另外一个车队进来,然后两个车队拼在一起,想挤走周铁山呀。 破坏周铁山的车辆,现在故意激怒周铁山的人,让王光杰失手打死人,这肯定又是一个阴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