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赵丰年之死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一十八章 赵丰年之死

第二百一十八章赵丰年之死 根据郑俊熙的交代,赵丰年涉嫌贪污的款项竟然有四千多万。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一个小小的贫困县的常务副县长,竟然能贪污这么多,这让萧远山极其的愤怒。 “何振乾,立刻对赵丰年秘密实行双规,不能走漏一丝消息。” 萧远山立刻给何振乾下了命令。 省纪委副书记王虹雨和郭处长亲自带人,直奔赵丰年的家。 七爷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每天早晨,要用热水沐浴。 沐浴后的身体,血液循环加快,让人全身暖洋洋的,如同母亲温暖的怀抱。 想起母亲,七爷的心里就有一种温暖从心里升起。 他小时候的唯一记忆,就是自己在四岁的时候,那个极冷的冬天,那天下着鹅毛大雪,冰天雪地,饿了两天的自己,蜷缩在母亲的怀抱里,饿的昏了过去。 当他从梦中醒来,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母亲抱着自己,手里竟然多了半块热气腾腾的馍馍。 母亲抱着自己,在大雪里步行了五十多里路,到镇上讨饭。 一位好心人,看到了可怜的母亲,还穿着单衣,而那时的七爷,竟然还光着双脚。 那位好心人给了母亲半块热乎乎的馒头,还给了母亲一件露着棉花的破棉袄。 母亲当场就给人家跪下了。 那半块馒头和那件棉袄,救了自己和母亲的命。那块馒头,母亲没有舍得咬一口,分成了好几半,给了自己一小块,剩下的,全部藏在怀里。 每当自己饿的不行的时候,母亲就拿出一小块馒头给自己。 那个冬天,是自己小时候,最幸福的一个冬天。 七爷想到这里,走向母亲的房间。 母亲老了,头发全部白了,近来一旦时间,经常生病。今年是老人家的一道坎,八十四岁了。 七爷给母亲盖了一下被子。母亲还在熟睡。 七爷走出母亲的房间,来到客厅。 他有种不好的感觉,郑俊熙就怕撑不了多少时间。他在军营里秘密关押着,自己的手下,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手下的人,只有在外面秘密的监视着。他已经布置好了,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行动。 自己的手机传来了震动。 七爷一看号码,连忙按下接听键。 “老板,您有什么吩咐” 七爷一看是老板的电话,神情变得恭恭敬敬。 “郑俊熙交代了,你立刻动手,掐断那条线,火速。” “咔嚓” 老板挂断了电话。 七爷自己预感的事终于来了,郑俊熙果然熬不住了,招认了一切。 七爷连忙拨通了一个号码,冷森森的道:“立刻动手。”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这几天,坐立不安,眼皮直跳。 自己的儿子赵宗亿死了,让他一天之间,苍老了很多,头发变得花白起来。 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造成的,他恨不得咬死欧阳志远。 他恳求七爷动手,但七爷没有答应。 他只好自己动手,他已经密密的卖通了一个人,干掉欧阳志远。可惜,这两天,欧阳志远竟然没在傅山。这让自己的计划落空了。 还有一件事,让自己心惊肉跳,那就是郑俊熙的神秘失踪。 郑俊熙被撤职的当天,就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踪影,难道这个狗东西逃跑了 赵丰年看了看表,六点半正。到了上班的时间了。 赵丰年有早上班的习惯,他的办公室窗户,正对着县政府的大门,他喜欢坐在窗户前,看着每一位县政府的人走进县政府的大门。看到每一个人的表情和动作,来推测揣摩每个人今天的情绪。 这样,他就能了解大多数人的思维。 司机早已在楼下等着自己了。 赵丰年和老伴告别,走下楼去。 司机早就在车前等候,他看到了赵丰年走下楼,连忙替他打开车门,用手捂住车门的上方,防止碰到赵丰年的头。 赵丰年上了车,还有一条腿没放进车里。司机献媚的连忙用双手把赵丰年的腿,轻轻的捧起,放进了车里,还弹了弹本来就没有灰尘的裤腿,小心的关好门。 赵丰年很高兴自己的司机这样做。 下层人就应该这样,先当好孙子,然后才能当老爷。当不好孙子的人,永远别想当老爷。 车子平稳的开向县政府。 赵丰年的车子,正好要经过县城的老城区,西南这块老城区,已经开始旧城改造了,拆迁在进行之中。 其中有一块地,正在向外拉土渣。 一辆辆拉土渣的工程车,为了赶工期,开的好像疯了一般,拐弯根本不减速。 这块地是赵丰年一手促成的,开发商就是万通集团的颐秋水和楚雄集团的楚浩南。 万通集团的颐秋水和楚雄集团的楚浩南,为了拿到这块地,他们送给赵丰年一百万,外加两套商品房。 赵丰年看着外面的工地,他笑了。当官就是好呀,有人送钱送房,还送女人。 那天,在清泉大酒店自己喝多了,楚浩南给自己开了个房间,竟然送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姐。 据说,那位小姐来自山南的省城,毕竟是大地方来的小姐,把自己伺候的欲仙欲死,而且口活真是精湛熟练,弄得自己第二天竟然没起来,全身酸痛,差一点精尽而亡。 赵丰年刚想到这里,一辆高大的工程渣土差,猛一打方向,整个车身顿时倾斜,轰的一声巨响,整个车身砸在赵丰年的轿车上。 强大的压力,把赵丰年的车,砸的扁扁的。 欧阳志远把韩月瑶扶进自己的车里,关好门。 他拿出那只在天信药业厂房里,被自己打下来的那只电子鸟,递给李玫道:“这是我在天信药业仓库里,打下的一只遥控电子鸟,李玫,你能找到电脑高手,修好吗最好我们能用。” 李玫一看欧阳志远手中的电子鸟,顿时露出惊奇的神情,看着欧阳志远道:“组长,你你竟然能打下来这种东西我看看。” 李玫很激动的接过来那只电子鸟。 王超然看着欧阳志远道:“组长,你是找对人了,李玫就是一位电脑高手,更擅长航模的研究,她制造的电子遥控微型飞机,我们一直在用。”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喜。 李玫看着欧阳志远道:“不错,你这一枪,伤到了它的动力系统,电子方面只是受到了稍微的损伤,我把它改造过来,给我们用。” 王超然道:“组长,根据情报显示,天信药业生产的生肌膏,已经被几个国家的间谍盯上了,他们想得到这种药物的配方,这种药物,已经被我们国家的军方全部订购了,上级命令我们,要协同军方,要严密保护。” 欧阳志远一听,嘿嘿的冷笑道:“就算是他们得到配方,中国的中药神奇之处,岂是他们能理解的” 欧阳志远自己配制的生肌膏母液,费尽了自己的心血,那种中药之间的配制,极难掌握,就是同一种草药,在不同时候、就有不同的用法,显示的属性不同。 看来,自己要主动的接触山田株式会社和凯迪斯集团了。他们带来的保镖们,绝对不是一般的保镖,他们身上的那种杀气和血腥气,绝对不是保镖身上能有的。 这些人到底是社么人间谍军人 李玫和王超然先告辞,欧阳志远开着车,直奔彤辉大酒店,他要把韩月瑶送回酒店。 他们来到韩月瑶的房间,韩月瑶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呜呜的哭着。 欧阳志远知道,小丫头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委屈。可惜的是,田宝武竟然再次逃脱,这给自己留下了更多的麻烦。 欧阳志远让韩月瑶在自己怀里哭个够。 韩月瑶哭了很长的时间,才慢慢的止住哭声。欧阳志远拍着小丫头的头道:“好了,月瑶,要是哭成熊猫眼,就不好看了。” 韩月瑶哭完后,静静的伏在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道:“欧阳哥哥,谢谢你救了我,司马爷爷他们死了,是那两个独眼龙杀了他们。” 欧阳志远一听,和自己的推断差不多,果然,斩杀上帝的杀手们,先向保护韩月瑶的两个保镖下了手。 欧阳志远道:“我已经干掉了那几个杀手,给他们报了仇,可惜,让田宝武跑了,好了,月瑶,快去洗个澡,换好衣服,忘掉刚才的事。” 韩月瑶点点头,忙着去换衣服洗澡。 欧阳志远给王彤辉打个电话,让他重新开两个房间,一套给韩月瑶住,另一套给自己,要挨在一起。 欧阳志远怕田宝武再来绑架韩月瑶。 省纪委副书记王虹雨和郭处长带着人,赶到赵丰年家的时候,赵丰年刚刚离开家,已经去了县政府。 他们立刻赶向县政府。就在一个岔路口,王虹雨看到了赵丰年的轿车。 王虹雨松了一口气,立刻大声道:“抄过去,拦住赵丰年的车。” 但就在她的话音刚落的时候,一辆拉满渣土的工程车,快速的开了过来,根本没有减速,赶向赵丰年的轿车。 这辆工程车就要超过赵丰年的轿车的时候,猛然一打方向。 “轰” 一声闷响,工程车一下子侧翻在地,把赵丰年的轿车,砸在车底,几十吨的砖头瓦块,连同巨大的车体,砸在了赵丰年的轿车上。 王虹雨看的目瞪口呆。 现场一片灰尘和烟雾升起。 “轰” 砸在一起的工程车和轿车碰撞产生了火花,两辆车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巨大的恐怖爆炸力,让两辆车变成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飞起数米。 王虹雨和负责来双规的人,都傻了眼。 这绝对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灭口。 这时候,现场一片混乱,爆炸产生的冲击力,伤了不少行人,顿时哭声一片。 王虹雨第一时间拨打了120和110,报了案。 她让车停在路旁,拨通了省纪委书记何振乾的电话。 “何书记,对不起,我没有抓到赵丰年。” 何振乾就在办公室里,等候王虹雨抓获赵丰年的电话,但却听到王虹雨说没有抓到赵丰年。他心里一沉,以为走漏了消息,赵丰年跑了。 他没有说话,他在等待王虹雨的下文。 “赵丰年出了车祸,两辆车都爆炸起火。” 王虹雨小声道。 何振乾一听,就知道,有人走漏了消息,赵丰年被人灭了口。 “原地待命吧,继续审问郑俊熙,查出是谁走漏了消息。” 何振乾的脸色很难看,狠狠的挂上了电话。 保密措施,是省纪委工作最重要的一项工作。王虹雨在审问完了郑俊熙,竟然走漏了消息,这是王虹雨的失误,就怕有人要拿这件事做文章。 欧阳志远安排好韩月瑶,开车直奔县政府,刚一进县政府,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很多人在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了 欧阳志远看到了高小敏,连忙问道:“高小敏,出了什么事了” 高小敏一看是欧阳志远,连忙把欧阳志远拉到一旁道:“你还不知道赵丰年出车祸了,被烧成了灰。” “什么被烧成了灰”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 “是的,就在来上班的路上,车都爆炸了,司机和赵县长,都死了。” 高小敏小声道。 欧阳志远心道,活生生的人,说死就死了,人的生命太脆弱了。赵丰年也太倒霉了吧,儿子刚死,现在他自己又死了。 欧阳志远可不知道,赵丰年贪污了几千万。后来,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在赵丰年家里的床下,搜出来两麻袋人民币和几十张存折。 欧阳志远敲开了何振南的办公窒,走进来。 “志远,回来了,坐吧。”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高小敏给何县长和欧阳志远各自倒了一杯水,递给他们。 欧阳志远看着波澜不惊的何振南道:“何县长,赵丰年死了。” 何振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世界上,哪一秒钟不死人这有什么奇怪的” 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看着平静的何振南道:“我就不相信,你的政敌对手死了,你的内心不高兴” 何振南道:“我和赵丰年不是政敌,也不是对手,只是政见的不同,没有丝毫的个人恩怨,都是为党和为人民工作,他的死,确实很可惜。” 欧阳志远笑道:“虚伪,呵呵,有人太虚伪了。” 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是在说自己。他两眼一瞪,指着欧阳志远的二郎腿道:“欧阳大秘书,请你放下你的二郎腿,我可是县长,你是秘书。” 只有欧阳志远才敢在何振南面前翘着二郎腿。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把这茬给忘了,是的,赵丰年死了,虽然他多次打击我,但我也高兴不起来,算了,不去想了,我来向你回报到南州的成果。” 何振南笑道:“我都知道了,你是首功一件,能让张兴强低头,真是让人想不到呀,说说过程。”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到南洲的过程说了一遍。 当何振南听到,王瑞国厅长已经答应把张兴强调走,这让何振南更是高兴不已。 何振南脑海里在快速的转动着,现在赵丰年死了,傅山县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就空下来了,副县长的位置,还差两位。 欧阳志远能提上来么 现在,傅山县有五个副县长,主管工业的戴立新,主管旅游、卫生的魏光海,主管招商引资的江宗武,主管农业、妇联的黄晓丽,主管教育的胡福军。 常务副县长,要在这五个人中间提一个。 最有可能的是黄晓丽和江宗武。 黄晓丽从党校调来傅山县担任副县长,是市委书记周书记一手提拔的。而江宗武,可是省长江川河的侄子。 看来,又有一场龙争虎斗了。 黄晓丽占了一个很大的便宜,就是国务院才下发的一个文件,县政府常委里,要有一位女性的常委。 现在,黄晓丽还不是县常委。何振南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周书记要提拔黄晓丽进县政府。 欧阳志远如果能提上来,担任一个副县长,这对自己的工作,将是一个极大的帮助。可是,欧阳志远的资历太浅了,而且太年轻。 这件事,要和周书记好好的酝酿一下。 “志远,一会工业园里的几个项目就要招标了,你先去看看吧,宋忠军正在主持招标会议,外省的和别的市,来了很多的工程公司,他们都想参加新工业园的建设,以目前的建设速度,半年内,新工业园建成投产,不是问题。你招来的宋忠军、陆建和张吉言,这三个人的工作能力,都很不错。” 何振南笑着道。 欧阳志远一听今天新工业园招标,连忙告辞,开车直奔新工业园。 山田株式会社已经不再坚持要韩国的那块地,他们的电子场和汽车装配厂,也委托工业园一块招标。 欧阳志远来到新工业园,就看到新工业园办公室前,停了几十辆豪华的轿车。看样子,来了不少人。 欧阳志远很佩服宋忠军的能力。 欧阳志远刚走下车,一辆奥迪停在了自己的身旁,颐秋水从车里走出来,满脸微笑着伸出了手道:“欧阳主任,你好。” 欧阳志远一看颐秋水的假笑,不由得心里发毛。 原来这家伙还会笑呀,自己在以前,从来没见过他笑过,每次见到自己,就好像,自己欠了他十块钱似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从西面出来了这家伙和楚浩南在傅山,拿了几块地,正在搞房地产开发,难道要他也要想参加招标他能忙的过来吗距离自己痛揍他的时间,有几天了吧 抬手不打笑脸人,欧阳志远道:“颐秋水,找我有事吗” 颐秋水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我们江南省省清灵药业集团的大楼和厂房,我想承包下来,你看可以吗”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颐秋水道:“颐秋水,清灵集团这次建设的制药厂,可是一座大型的现代化制药工厂,投资四个亿,你前一锻时间干嘛去了为什么不找康静总经理谈谈,你到现在才找我,是不是有点晚了,招标就要开始了,清灵药业集团的招标,有好几家建筑集团在竞争,我看你还是参加竞标吧。” 颐秋水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嘿嘿冷笑道:“我原来并不知道江南省的清灵药业集团在这里投资,我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我们江南省的工程,能让别人来承包吗欧阳主任,我实话告诉你,江南省在这里的投资,都要由万通集团来承建,要由我颐秋水负责,你明白吗” 颐秋水说的这话,极其的嚣张和无理,而且霸道。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的火腾的一声上来了,他冷冷的盯着颐秋水道:“颐秋水,这里是傅山工业园,是我欧阳志远说话算数的地方,你又算那根葱清灵药业集团总经理康静,已经委托新工业园,替清灵药业集团,公开对外招标,你说要归你万通集团来承建我怎么没接到清灵集团的通知” 颐秋水对欧阳志远恨得要死,他恨不得咬几口欧阳志远。上次,自己给陈雨馨下药,想得到陈雨馨的身体,却被欧阳志远破坏,而且,还把自己暴打了一顿,最让颐秋水想不到的是,自从欧阳志远打了自己一顿后,自己那方面竟然不行了,软的象面条一般,在刺激都站不起来。有一天,自己吃了三粒伟哥,吃的自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全身通红,但那个地方仍旧在沉睡。 昨天,自己找了两个小姐,让两人一起刺激自己,但捣鼓了半夜,差点把自己累死,但小弟弟仍然不行。 两位小姐哧哧的讥笑自己,叫自己为面条哥。这让颐秋水差一点晕过去。 他认为,是欧阳志远吓着了自己,让自己不行了。当时自己就要得到陈雨馨了,就差一点点。 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造成的,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颐秋水看着欧阳志远冷笑道:“嘿嘿,欧阳志远,虽然你是这里工业园的主任,我劝你还是撤了清灵集团的标书,清灵集团的工程,我颐秋水承包定了,不信,你就走着瞧吧。”颐秋水说完话,走向招标的会议室。 欧阳志远看着颐秋水的背影,脸色变的很难看,这,很是嚣张呀。 欧阳志远刚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宋忠军和陆建就笑着走了进来。 “哈哈,欧阳大哥,您回来了。” 宋忠军笑着和欧阳志远打着招呼。 “欧阳大哥,你真厉害,竟然能让张兴强屈服低头,当年就是周书记都没有斗过张兴强,我听说,张兴强正在办交接,是您把他搞走的吧。” 陆建极其敬佩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陆建道:“陆建,张兴强在办交接这么快你听谁说的” 宋忠军笑道:“欧阳大哥,整个龙海都在议论这件事,没有人不知道,是你到南州搬倒了张兴强。”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王瑞国办事的效率还真快。 欧阳志远看着宋忠军道:“招标会议准备的怎么样了” 宋忠军道:“现在是九点,十点的时候,招标会议准时开始。” 接着,宋忠军把工业园的进程,向欧阳志远详细的汇报了一遍。欧阳志远听到,江宗石的江石集团,已经开始建设污水处理厂,而天诚集团,正在建设新工业园的大型变电所,这让他很是高兴。 工业园的两个最大的难题,一个是电,另一个是污水的排放。这两个项目解决了,一切都好办了。 欧阳志远问道:“清灵集团的大楼厂房,有几家在竞争” 宋忠军道:“有七家集团在竞争这个项目,包括山南省的万通集团。” 欧阳志远一听,万通集团也参加了投标清灵集团,看样子,万通集团的颐秋水,是势在必得呀。 欧阳志远看着宋忠军道:“严格按照投标程序,展开投标,你去准备吧。” “好的,欧阳大哥。” 宋忠军说完话,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陆建道:“陆建,你组建的新工业园质量监察大队,怎么样了” 陆建忙道:“组建好了,我在城建监察大队选了十个人,建成了新工业园质量监察大队,每个人负责自己具体的区域项目,但早晨上班后,这十个人要组成检查团,一起巡检监察工业园内所有的工程质量,只要发现有质量问题,立刻通报,决不姑息。” 欧阳志远一听陆建的做法,立刻点着头道:“好,陆建,任何人胆敢偷工减料,一经发现,立刻停掉他们的施工资格,报告给我。” “是,欧阳大哥。” 陆建走出欧阳志远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看着墙上张贴的新工业园项目施工进展图,他笑了,宋忠军完全有能力建好工业园。 欧阳志远正看着新工业园项目施工进展图,接到了山南酒业集团秦剑的电话。 秦剑说,明天总经理王一鸣带着施工队就到。 电话里还谈起玉春露的买断问题。 欧阳志远说,等他来,亲自谈吧。 十点整,宋忠军来喊欧阳志远参加招标会议。 招标会议的主席台上,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戴立新坐在中央。 今天,戴立新听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出了车祸,他的脑海里,立刻想到,赵丰年的位置要有谁来接替。 他深深的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来傅山,如果自己早来傅山,说不定这个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 可是现在,自己刚来,没有机会竞争常务副县长的位置,真是让自己郁闷至极呀。 今天来参加投标竞争的集团中,有自己的亲哥哥戴立杰的戴杰集团,戴杰集团参加绿蔬集团的蔬菜加工厂和屠宰场的竞标。 陆海燕的四个工厂,本来交给杨凯旋做,但杨凯旋的战线拉的太长,他现在要建设萧眉的新制药厂、陈雨馨的果饮长和她的办公大楼,杨凯旋就放弃了建设陆海燕的绿蔬集团。 所以,陆海燕的绿蔬集团,也参加投标。 要招标的公司有:“山田株式会社、凯迪斯电子集团,绿蔬集团、清灵药业集团、平安药业集团、韩国的金仆集团、金正集团、新加坡的诚信电子科技等,十几个集团。 而现在已经开始建设的有:“天信药业、台湾的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江石集团,天成集团。 欧阳志远走到写着自己名字的座位上,微笑着坐了下来。 戴立新看到欧阳志远来了,他心里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欧阳志远真是幸运呀,他跑了一趟南州,竟然能搬倒张兴国,迫使他调走。 欧阳志远用了什么方法,让王厅长把张兴国调走欧阳志远怕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吧。 戴立新有点妒忌欧阳志远了。 欧阳志远看到戴立新看了自己一眼,欧阳志远连忙道:“戴县长,我回来了。” 戴立新笑道:“祝贺你,志远,南州之行,马到成功。”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是瞎猫碰个死耗子,巧了。” 欧阳志远这句话,把戴立新吓了一跳,自己的心里刚想到这句话,还没有说出来,欧阳志远竟然能说出来了,难道他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 这时候,过来帮忙的县政府办公室副王青峰开宣布大会开始。 戴立新代表县政府发言,感谢所有来投资建厂的客人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