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毒蛇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一十七章 毒蛇

第二百一十七章毒蛇 田宝武带着柳七、柳八和崔德成,杀死了司马青衫和司马锋,四个人直奔彤辉大酒店。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他们没有从正门进去,而且先择了翻墙。 四个人避开监控镜头,好不费力的翻进墙内,柳七和柳八扔出攀爬工具老虎抓,扣在韩月瑶房间的窗户上,两人在十几秒钟,就顺着绳索,上了韩月瑶的窗户。 恒丰集团的基建已经进行了一半,很多大型设备和生产线的配件,开始陆续到达,这些设备要和厂房一起建设安装。 这几天,韩月瑶忙的不可开交,非常的疲劳,她每天都早早的睡下,累的连衣服都没有脱,而且睡的很熟。 虽然韩月瑶有武功,但在柳七和柳八面前,根本不。 两人潜进韩月瑶的房间内。 熟睡中的韩月瑶,立刻被惊醒,她刚一睁眼,就看到两个金面人扑向自己。 韩月瑶吓得张嘴就喊,但柳八一拳打在韩月瑶的太阳穴上,韩月瑶一下子晕了过去。 柳七快速的用床单一卷,把韩月瑶卷好,扛在肩上,顺着绳索,快速的滑下。 田宝文和崔德成一看柳七和柳八得手,田宝文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阴笑。 四个人的人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欧阳志远感觉自己刚睡没多久,就被手机铃声惊醒。 半夜是谁给自己打的电话欧阳志远一看号码,竟然是个陌生的号码。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里面立刻传来一个极其阴冷诡异怨毒的声音。 “欧阳志远,你还认得我吗”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吓了一跳,竟然是崔德成的声音。 崔德成怎么知道自己的号码这个王八蛋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崔德成,你想干什么” 欧阳志远冷冷的道。 “嘿嘿,我不想干什么,我让你听听一个人的声音。” 韩月瑶被绑在一根石头柱子上,正狠狠地瞪着这四个人。 田宝武和催德成,把韩月瑶绑到了傅山县城郊外,那座小山的山洞里。 崔德成个狠狠的看着韩月瑶道:“嘿嘿,快让欧阳志远来救你。” 韩月瑶一听,就明白了这几个人的用意,他们绑架自己,就是要用自己来引诱欧阳志远。难道这些人和欧阳志远有仇自己是多么的爱着欧阳哥哥,绝不能让欧阳哥哥来冒险。 韩月瑶死死的盯了一眼这个只有一只眼睛的丑陋男人,转过脸去,不理会他。 崔德成嘿嘿的冷笑道:“不说话是吗老子让你说话。” 崔德成淫笑,闪电一般一把狠狠地抓住了韩月瑶的胸口,死命的一捏。一阵无法忍受的剧痛,在胸部传来。 韩月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欧阳志远一听这声惨叫,竟然是韩月瑶,不由的大吃一惊。韩月瑶韩月瑶竟然被崔德成抓住了,这想干什么 韩月瑶不是有人暗中保护吗怎么会被崔德成抓住难道保护韩月瑶的两个人死了欧阳志远心里一沉。 那两个暗中保护韩月瑶的两个保镖,身手极好,以崔德成的身手,绝对杀不了两人,难道崔德成还有帮手不成 韩老爷子临走时,可是把韩月瑶交给了自己,如果韩月瑶有什么差错,自己怎么对得起韩老爷子何况,韩月瑶对自己一往情深。 韩月瑶发出惨叫后,疼得眼泪哗哗流下,她倔强的瞪着这个一只眼的变态饿狼,立刻大声道:“欧阳哥哥,不要来,他们想杀你。” 崔德成哈哈大笑道:“欧阳志远,韩月瑶就在我的手里,嘿嘿,相救她的话,我限你半个小时,立刻到傅山县城北郊那座小山上来,要是你来晚了,老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惹女人了,嘿嘿,我一会就忍不住了,这个妞还是个雏,老子就干了她。” 欧阳志远一听,心脏强烈的收缩,忍不住冷哼一声道:“崔德成,你要是男人,有什么事情,咱单挑,你别伤害别人,我现在在龙海,半个小时怎么能到傅山” 欧阳志远大声道。 崔德成冷血道:“好,两个小时后,你必须来到,否则,你就等着给韩月瑶收尸吧。” “咔嚓” 崔德成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快速的穿好衣服,收拾好东西,冲了出去。 “远儿,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宁静被惊醒,披着衣服,走了出来。 “爸爸,是开发区的工作问题,有加夜班的,出了一点小事,我去处理一下。” 欧阳志远不想把韩月瑶被绑架的事,告诉父亲,免得他替自己担心。 “远儿,小心点。” 欧阳宁静疼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好的,爸爸,您休息吧,你和妈妈照顾好王倩。” 欧阳志远打开车门,发动了越野车,开出了院子,直奔傅山县城。 四点多的夜里,天还没有亮,大街上根本没有人。 欧阳志远心急如焚,立刻把车速提高到最快,越野车如同一道旋风,在公路上疾驰。 看来,崔德成绑架韩月瑶的目的,就是因自己上钩。是谁帮助了崔德成 欧阳志远想不起来。 看来,崔德成在前面布置了一个陷阱,在等着自己。 哼,前面就是刀山火海,老子也要闯一闯,崔德成,这次你死定了。 崔德成这个变态,极其的好和色。 刚才他为了让韩月瑶说话,狠狠地捏了韩月瑶的胸部一下,那种饱满坚挺,让崔德成色心大发。 嘿嘿,还有两个小时,反正韩月瑶就要死了,老子在这两个小时内,何不玩了再说,这个小丫头,看样子,还是个小雏子,没被男人碰过。 哈哈,老子今天要给她破开处。 崔德成狞笑着,走向韩月瑶。 丝丝燃烧着的火把下,崔德成的一只独眼,闪烁着的寒芒,一步一步的逼向韩月瑶。 韩月瑶一看这个变和态的独眼龙,淫笑着走向自己,眼里透着急不可耐的欲和火,就知道不好。 “你你要干什么” 韩月瑶吓得结结巴巴的大声道。 崔德成淫笑着道:“嘿嘿,我想干什么韩月瑶,你还是个处和女吧,你就要死了,太可惜了,你还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吧老子让你临死之前,尝一尝男人的滋味,我保你欲仙欲死,嘿嘿,说不定,老子事后,还不舍得杀了你。” 崔德成说着话,恶狠狠地扑了上飞来,一下子抱住韩月瑶,臭烘烘的嘴唇,就去亲韩月瑶。 韩月瑶只是被绑在一个石头柱子上,双腿却没被绑上。韩月瑶一见这个变态的独眼王八蛋,抱住了自己,韩月瑶猛地一膝盖,狠狠地顶在崔德成的胯间。 “嗷嗷” 一声惨叫,从崔德成的嘴里传来,崔德成被韩月瑶一膝盖顶成一个大虾米,倒在地上,惨叫不已。 崔德成在地上翻滚了几下,等到疼痛减轻了一些,猛地在地上爬起来,脸色变得更加狰狞,他嚎叫着,冲了过来,狠狠的打了韩月瑶两记耳光。 “臭婊和子,今天老子要不把你干了,老子就不姓催。” 韩月瑶的两个脸,立刻肿了起来,嘴角流着血,她看着扑来的崔德成,狠狠地呸了他一口。 血水喷了崔德成一脸。 崔德盛疯狂的撕扯着韩月瑶的衣服。 韩月瑶怒骂着,挣扎着。 “哼” 一声让崔德成毛骨悚然的冷哼,在身后传来,田宝文如同鬼幽一般出现在崔德成身后,乌黑的枪口对着崔德成道:“不成器的东西,你干掉欧阳志远以后,这个女的,就是你的了,现在,你要的是体力,你到外面去埋伏。” 崔德成最害怕如同鬼幽一般的田宝武,这个独眼龙,极其的变态,走路和鬼一样,没有任何声音,有时猛然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吓了自己一跳。 崔德成看着被自己就要撕碎衣服的韩月瑶,不仅咽了一口口水,我靠,这个小丫头的身子真白呀。 他不情愿的拎起自己的阻击步枪,走出洞口。 一只眼睛的田宝武,怨毒的看着洞口,喃喃的道:“欧阳志远,今天你死定了,哥哥,今天,我一定要给你报仇雪恨。” 六点钟,早春的天,还朦胧着,没有很亮。 一道人影,沿着一道山洪冲出来的沟壑,快速的弹跳着,射向那个小山的山洞位置。 欧阳志远看着手里的接收器,韩月瑶身上的那只笔,竟然还在。屏幕上,那个亮点,清晰的在闪烁不停。 韩月瑶的位置,可能就带那从灌木后面,难道,那从灌木后面,有山洞不成 透过朦胧的雾霭,欧阳志远死死地盯住山崖上的那从灌木林。 灌木林左边的一快巨石后,一只怨毒的独眼,透过瞄准境,搜索着洞口前面的一切可疑物体,黑洞洞的阻击步枪,闪烁着幽蓝的死亡寒芒。 欧阳志远不敢动,他感觉到了浓重的血腥杀气,这种血腥杀气,只有杀了很多人的杀手身上才有。 崔德成竟然勾结了杀手来对付自己,这个变态的王八蛋。 欧阳志远快速的接近那从灌木。 崔德成的瞄准镜,一下子看到了一个人影,在快速的接近这里。 这个人影,极其的机敏,在山石之间,来回的腾挪,极其的迅速。 “欧阳志远” 崔德成的瞳孔和心脏,骤然暴缩,全身的汗毛陡然竖起。 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你终于出现了,你害的老子丢了局长的位置,害的老子,被公安局通缉,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你还射瞎了老子的一只眼,今天老子一定要干掉你。 崔德成手中的阻击步枪上面的瞄准镜,随着欧阳志远的身形移动着。他在等待机会,只要十字花套住欧阳志远的头颅,崔德成立刻就会发出致命的一击。 欧阳志远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地盯住自己。这眼睛让自己毛骨悚然,心神不宁。 这双眼睛是谁带着强烈的杀气。 欧阳志远快速的搜索着周围的一切可疑的地方,却没有发现那双眼睛在什么地方 那从灌木丛,距离自己还有三十米的距离。 欧阳志远伏在一块巨石后面,一动不动。 “嗖嗖嗖” 猛然,一股腥臭的气味在自己身后传来。 欧阳志远一看,顿时毛骨悚然。一条火红的五步倒赤练毒蛇,盘成一盘,三角形的头颅,高高的昂起,两颗诡异的毒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猩红的叉型舌头,对着自己吞吐不已。 欧阳志远不敢动,这种毒蛇极其的厉害,只要被咬上一口,就是一头牛,也立刻完蛋,咬了人,走不出五步,就会完蛋。 欧阳志远身旁的那块巨石下,就是这条赤练蛇的老窝,里面有它的蛇蛋,还有正在孵化蛇蛋的母蛇。 欧阳志远不动,但这条毒蛇显然不耐烦了,它为了保护自己的领地、孩子和母蛇,立刻对欧阳志远发动了进攻。 它的蛇头猛然暴涨,嘴里发出呱呱的尖叫声,如同婴儿啼哭,两眼寒芒暴涨,如同弹簧一般,闪电般的咬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欧阳志远梦一闪身,伸手一抓,一下子抓住了这条毒蛇的七寸。 欧阳志远的身影,一下子曝露在崔德成的瞄准镜下。十字花死死地套住了欧阳志远的太阳穴。 崔德成不由得狂喜,瞬间就扣动了扳机。 欧阳志远猛然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意,如同怒海狂潮一般,席卷而来。 欧阳志远知道不好,一声大叫,猛地一闪身。 “呯” 崔德成的阻击步枪响了,欧阳志远只觉得肩头一凉一麻,一颗子弹在他的肩头上,开了一道血槽,鲜血狂涌而下。 欧阳志远一声闷哼,倒在地上,手指连点自己的穴道,快速的止住狂涌而出的鲜血,一只手拿出生肌膏,倒出半瓶子药液,全部倒在了伤口上。 欧阳志远发现了阻击手的位置,就在一块巨石上。 崔德成知道,自己打中了欧阳志远,这一枪,正是瞄准了欧阳志远的太阳穴,他看到了鲜血四溅,看到了欧阳志远倒在了那块巨石的后面。 哈哈,自己终于报仇了,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 崔德成,猫着腰,仍旧警觉的快速跑过来。 虽然他知道,欧阳志远被自己一枪放倒,但自己要亲眼看到欧阳志远的尸体。 自己干掉了欧阳志远,再玩了韩月瑶,然后再杀了她,绝不能留下活口,冯卫东许给自己的夜总会和三千万现金就可以到手了。 崔德成看到倒在地上的欧阳志远,还有地上的一滩血迹。他笑了,哈哈,今天终于报仇了。 崔德成狞笑着走了过来,一脚踢在欧阳志远的身上,破口大骂道:“你个王八蛋,想和老子斗,你差远了。” “哼崔德成” 倒带地上的欧阳志远猛然冷哼一声,身体如同弹簧一般的跳起来,手里的那条剧毒赤练蛇,被欧阳志远抛向了崔德成。 崔德成猛然听到被自己踢了一脚的欧阳志远,发出一声冷哼,顿时吓了一跳,如同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野猫,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没死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已经打中了欧阳志远的太阳穴。 崔德成反应很快,一低手,就把枪口对准了地上的志远,还没等他扣动扳机, 猛然,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扔过来一团东西。 崔德成看到了那双阴险狡诈的蛇眼和排排尖利的毒蛇獠牙。 那条蛇被欧阳志远抓住七寸,正暴怒不已,猛然被欧阳志远扔到崔德成的身上,赤练蛇终于找到了发泄恶气的地方,獠牙一合,一口就咬到了崔德成的咽喉。 “啊” 崔德成嘴里发散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两眼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全身剧烈的抽动着,双手丢掉了阻击步枪,捂住了被毒蛇咬了一口的咽喉,脸色刹那间就变得铁青,喉咙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咯声音,一道漆黑的污血,在嘴里狂喷而出。 他的那一只毒眼,留着黑血,看着欧阳志远,张着嘴,叫着:“救救我。” 欧阳志远看着他那一只独眼了,露出了绝望祈求的神情,欧阳志远叹了一口气。 崔德成头一歪,顿时气绝身亡。 好厉害的五步倒毒蛇 这个给欧阳志远带来无数次危机的坏蛋,终于被毒蛇咬死了。 山洞里,田宝武听到了崔德成嘴里发出的那声临死前凄厉的惨叫,他的嘴角禁不住抽动起来,那只独眼露出了股股恶魔一般的暴戾杀气。 看样子,崔德成被欧阳志远杀死了。 田宝武走向了韩月瑶。 欧阳志远抄起崔德成掉在地上的阻击步枪,快速的逼向那从灌木林。果然,灌木林后面,隐藏着一个黝黑的山洞。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一轮红日,在东方的地平线上,磅礴升起,光芒四射,照的大地一片火红。 欧阳志远借着朝霞,闪电一般的冲进山洞里。 “呯呯” 隐藏在旁边的柳七和柳八,看到欧阳志远冲进来,立刻毫不犹豫的开枪。 但是,由于两人都是迎着光线开的枪,由于光线的干扰,两人的手枪准头,就有点不准。 欧阳志远正是借助了太阳的光线,能冲进洞口。 欧阳志远一个快捷的虎扑。 “嗖嗖”子弹擦着自己的头顶,打在身后的墙壁上,发出强烈的轰鸣,烟尘四溅。 欧阳志远瞬间就发现了两个枪手的位置,他的手掌一翻,扣动了阻击步枪的扳机。 “呯呯” 两颗子弹发出尖利的轰鸣,爆射了过去。 柳七和柳八两人开枪后,早已换了地方,欧阳志远的阻击子弹,打在了山石上。 “呯呯” 柳七和柳八快速的还击着,整个山洞,顿时枪声大作。 欧阳志远一边快速的还击着,一边逼近柳七和柳八的位置。这两个家伙,不愧为是斩杀上帝杀手团的杀手,他们的身手比柳九、柳十厉害多了。欧阳志远开了五六枪,竟然没有打中这两个杀手,而且还没看到两个杀手是什么人 “呯呯” 又是两抢射来,欧阳志远一个翻滚躲开,身形猛然高速弹起,他把五行步和影子身法立刻发挥到极致,如同一道青烟,扑向柳八。 柳七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身法,顿时大吃一惊,我的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影子身法这怎么可能不,他的身法,比影子还快。 柳七对着欧阳志远连开数枪。 “当当当” 但欧阳志远的身法太快,柳七的子弹都打在了山洞的石壁上。 柳八刚换了位置,刚伸出手枪,刚想射击,欧阳志远猛然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斩杀上帝的杀手”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柳八带着金色的面具。斩杀上帝真是阴魂不散呀,他们在南洲袭击了自己,现在竟然和崔德成勾结在一起,绑架了韩月瑶,真是该死呀。 我的天柳八吓了一跳,刚才欧阳志远还在对过很远的地方,怎么瞬间就扑到自己的面前 柳八抬手对着欧阳志远就扣动了扳机。 欧阳志远的速度更快,还没等他的扳机扣到击发点,欧阳志远一拳就砸在他的手枪上。 “嘭” 一声闷响,柳八的手枪被欧阳志远一拳砸的支离破碎。 柳八一声怪叫,手里多出了一根蓝汪汪的毒刺,毒芒一闪,发出嘶嘶的怪鸣,瞬间插到欧阳志远的咽喉。一股腥臭、让人恶心的气味,熏得欧阳志远头昏眼花。 这是一柄被淬了见血封喉剧毒的毒刺,使用这样剧毒兵器的人,他的心肠一定奇毒无比。欧阳志远刹那间,动了杀机。 他猛一侧身,毒刺擦着自己的肩头飞过,欧阳志远刚想挥拳打过去,柳八的脸色露出了狰狞的冷笑,左手的袖口一滑,猛然又多出一柄蓝汪汪的毒刺,反手就是一插,顷刻间就插到欧阳志远的心脏。 这一招来的又快又急,极其的诡异。如果欧阳志远没有练会影子身法和五行步,他今天就会死在这里。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一缩,毒刺擦着胸口扫过。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步抢进柳八的怀里,一拳就轰在柳八的胸口上。 “咔嚓噗”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在柳八的胸口传来,他的整个胸脯,被欧阳志远一拳打进去一个凹坑,心脏顿时爆开。 “啊” 柳八猛一张嘴,污血夹杂着内脏的碎片,狂喷而出,尸体飞出六米开外。 柳七根本没有开枪的机会,柳八和欧阳志远的身形转动的极快,如同走马灯一般。猛然,柳七听到了柳八一声惨叫,看着柳八喷着污血,飞出了数米开外,砸在了乱石堆上,一动不动,早已经能到地狱报到去了。 山洞里面的田宝武听到了柳八的惨叫声,他知道,柳八已经活不成了。 他立刻走到了韩月瑶的面前,用手枪顶住韩月瑶的脑门,大声道:“欧阳志远,你出来,哈哈,你看看这是谁” 田宝武压着韩月瑶,在黑暗中慢慢的走出来。 韩月瑶知道这个独眼狗的用意,马上大声喊道:“欧阳哥哥,千万不要出来,他们要杀你。” 韩月瑶情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连累自己的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跺在巨大的石头后面,一下子就听出这个人是田宝武。欧阳志远愤怒了,他大声道:“田宝武,你也是个男人,有种的咱们单挑,你带领好几个杀手,绑架一个女孩子,你不嫌丢人吗” 田宝武嘿嘿冷笑道:“少废话,我数五下,你要是不出来,老子就打烂这个女孩子的头。” 田宝武声嘶力竭的狂喊道:“一二三。”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自己不出去,变态田宝武,一定会杀了韩月瑶的。 怎么办自己只要一露面,自己敢肯定,田宝武和另一个杀手,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开枪。顷刻间,自己就会被他两人,打成马蜂窝筛子眼。 “咔嚓” 田宝武打开手枪的保险。 “四,出来,老子开枪了” 田宝武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疯狂,他高声狂喊到:“五。” “慢” 欧阳志远在石头后面,站了起来。 “欧阳哥哥,快趴下。” 韩月瑶看到欧阳志远为了救自己,全身鲜血淋淋,现在又站了出来。这个独眼变态,会杀了欧阳大哥的。 “住嘴” 田宝武一掌打在韩月瑶的脸上,一丝血迹在韩月瑶的嘴角流出来。 柳七立刻握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的头部,他伸手把欧阳志远手里的阻击步枪抢走,扔到了很远的乱石里。 田宝武挥舞着手枪,瞄准了欧阳志远的眉心,哈哈狂笑道:“欧阳志远,你也有今天,老子要替我哥哥报仇。” “田宝武,你不是个男人,如果你是男人的话,放了韩月瑶,咱一对一的干,你干嘛变态的胆小鬼,懦夫。” 欧阳志远故意在激怒田宝武,他要找出他的破绽,立刻发出致命的一击。 “住口,欧阳志远,今天你死定了,老子要杀了你。” 田宝武狞笑着,那只独眼猛然透出浓烈的杀意,手指扣动了扳机。 欧阳志远立刻把身法发挥到极致,如同一道青烟,呈之字形,快速的扑来。 田宝武一看欧阳志远的身法,不由得大吃一惊。 “你你怎么会影子身法” “呯呯呯” 田宝武对着欧阳志远连续猛烈的开枪。 但欧阳志远的身法太快了,转眼间就扑到了田宝武附近。但田宝武猛然调转枪口,顶在了韩月瑶的头上,诡异的看着欧阳道:“我杀了她。” 这个王八蛋就扣动了扳机。 欧阳志远一声怒吼,一道寒芒在他手中飞出来。 “噗” 那根银针正扎在田宝武的手腕上。 “呯” 田宝武手中的枪响了,但他的手腕被欧阳志远一针射穿,子弹打飞了。 欧阳志远一拳打在了田宝武的肚子上。 “啊” 田宝武一声惨叫,飞出数米开外。 欧阳志远由于用力过猛,肩头的那道血槽,再次裂开,献血狂流。 柳七举枪就打,但还没等他开枪。 洞口外想起了一声枪响。 “呯” 一颗子弹,正打在柳七的后脑勺上,这个家伙的后脑勺立刻炸开,头盖骨夹杂着碎肉脑浆,飞上了天空。 两条人影飞快的冲了进来。 李玫、王超然 那两个人影,竟然国安的李玫和王超然。 被欧阳志远一拳打飞的田宝武一看欧阳志远来了援兵。立刻在怀里掏出两颗手雷,一声狂叫,扔了过来。 “手雷,快躲” 欧阳志远一声大叫,一下把韩月瑶扑倒在地,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李玫和王超然也立刻躲到一块巨石的后面。 “轰轰” 两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手雷猛烈的爆炸着,滚滚浓烟。 这两颗手雷,竟然是爆炸烟雾弹。 等到烟雾散尽,田宝武早已不见了踪影。 欧阳志远极其的懊恼,又让这个家伙跑了。欧阳志远连忙松开了韩月瑶的手。 韩月瑶一声惊叫:“欧阳哥哥,你受伤了。” 欧阳志远那一拳轰飞了田宝武,用力过大,那道血槽又崩开了,整个半身,鲜血淋淋,湿透了衣服。 欧阳志远道:“被崔德成打了一枪。” “什么欧阳大哥,你中枪了” 韩月瑶大吃一惊。 “没事,开了一道血槽,我封住伤口。” 欧阳志远快速的止血,又用生肌膏抹了一遍。 “志远,我们来了。” 李玫和王超然跑了过来。他们一看欧阳志远在治伤,立刻道:“志远,你受伤了。” 因为有韩月瑶在场,他们不能称呼欧阳志远为欧阳组长,只能称呼志远了。 欧阳志远笑道:“只是皮外伤,李玫,王超然,你们怎么来了。 “呵呵,我们碰巧了在下面看到你的车,我们就跟过来了。” 李玫看着欧阳志远,挤了挤眼,意思不要再问了,有外人在。他们身上都有定位系统,欧阳志远时刻在李玫和王超然的视线里。 李玫和王超然这两天就在傅山,在暗中监视凯迪斯集团和山田株式会社。他们在监视器上,发现了欧阳志远的信号,就立刻赶来了。 他们在山下,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车,两人顺着信号,就找到了这个山洞,在洞外,看到了一具中了蛇毒的尸体。 两人刚冲进山洞,就看着一个人举着手枪,在向欧阳志远开枪,李玫一枪就打碎了柳八的脑壳。 但还是让田宝武跑掉了,真是可惜了。 李玫和王超然在山洞里搜寻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四个人走出了这个山洞。 省纪委副书记王虹雨和郭处长,和傅山原城建局局长郑俊熙斗智斗勇,终于让郑俊熙开了口。 郑俊熙交代了在建设老工业园中,大量的贪污和收受工程好处款的问题,其中,很多事情都和赵宗亿的天源集团有关。可是,赵宗亿已经死亡。 但后面交代的问题,让王虹雨大吃一惊,郑俊熙竟然联合常务副县长赵丰年一起贪污。 王虹雨立刻把这一情况向省委纪检书记何振乾汇报了一下。 何振乾问了很多审问的细节和贪污数目,觉得案情重大,立刻向上委书记萧远山做了回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