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双双身死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一十六章 双双身死

 第二百一十六章双双身死 这这怎么可能呀不会吧欧阳大哥的妈妈,竟然只有二十七八岁我的天哪。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王倩看着秦墨瑶,好像石化了一般。 柳出尘没有见过魏半针一次真面目,就是他们在结拜为兄弟的时候,魏半针也是易了容的,因此,柳出尘并不知道,魏半针也是显得很年轻。 现在他看到欧阳志远的父亲和母亲的外貌,也是极其的惊异。 “欧阳大哥,他们真的是你的爸爸和妈妈” 王倩看着微笑着的秦墨瑶,年龄并不比自己大多少,而欧阳志远的父亲,也就三十出头,和欧阳志远一样英俊潇洒,只是多了一份成熟和稳重。 欧阳志远看着瞪大双眼的王倩,苦笑道:“王倩,什么真的是我妈妈爸爸他们就是我的妈妈和爸爸。” 秦墨瑶走了活来,微笑着看着王倩道:“你就是王倩吧,呵呵,好漂亮的孩子,我就是你秦阿姨,那位是你欧阳叔叔。” 秦墨瑶说着话,爱怜的抚摸着王倩的头发。 王倩连忙喊道:“秦阿姨、欧阳叔叔,您们好。” 欧阳宁静笑道:“王倩,这一个月,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吧。” 欧阳志远道:“爸爸、妈妈,我给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山南省民间中医协会会长柳出尘柳会长。” 欧阳宁静早就看到了这位浩眉须发的老者,一听儿子介绍对方,竟然是山南省民间中医协会会长柳出尘柳会长,欧阳宁静虽然不明白,柳会长怎么会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但人家毕竟是德高望重的老中医,欧阳宁静连忙施礼道:“柳会长,您好,屋里请吧。” “呵呵,欧阳先生,我听志远说,您的诊所,是专门为看不起病的老百姓开的,我很佩服,我没有钱,但我有医术,我想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一来,咱们交流一下医术,第二,我在你这里,义诊一段时间,表表心意。” 柳出尘看着欧阳宁静道。 欧阳宁静一听,柳出尘要在这里义诊一段时间,顿时大喜。自己的诊所,缺的就是医术精湛的中医大夫。 欧阳宁静连忙鞠了一躬道:“太好了,柳先生,我代表这里的病人,谢谢您了。” 柳出尘看着诊疗室里,正在排队的二十几位病人,还有用担架抬着来的,连忙道:“现在就开始吧,给我一张桌子和椅子。” 欧阳宁静不会和人假客气,一看柳先生立刻要给人看病,连忙吩咐人,布置桌子和板凳。 等到桌子和板凳摆好后,柳出尘立刻开始义诊。病人们一看又来了一位大夫,连忙过来几位病人。 柳出尘不愧为民间中医协会会长的头衔,他的医术极其的高明,诊断又快又准,开的药方很是到位,全是价格低廉而功效极佳的药方。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我也去帮忙。” 欧阳志远坐在另一张桌子旁,加入了义诊的行列。 王倩看到这个感人的场面,猛然,一个强烈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自己要学中医,为百姓治病。 正是这个想法,让王倩后来,成为中国一代著名的中医教授,一生救人无数。 由于欧阳志远和柳出尘的加入,二十几位病人,在天黑前,终于全部看完。 朱圣手朱文才看到没有了病人,不禁吓了一跳,他下午就看到有很多病人的,自己没有看几位病人呀 朱文才给病人看病,极其的认真,没有看到,自己身后,又多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夫。当他看到柳出尘的时候,不仅一愣,连忙道:“老先生,您是谁” 欧阳志远站起来笑道:“朱伯伯,我来介绍一下,这位老人家,就是山南省民间中医协会会长柳出尘柳会长,还是柳枝接骨第十二代传人。” 朱文才早就听说过,柳氏第十二代传人,就在南州担任民间中医学会会长,一直没有机会见面,想不到,在这里见面了。 “呵呵,柳老先生,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一直想去拜见您。” 朱文才大声道,一把握住了柳出尘的手。 欧阳志远道:“柳师叔,这位就是我们龙海最著名的中医朱圣手老先生。” “什么您就是朱圣手呵呵,老家伙,我早就想认识你,江东省的蔡家老爷子,就是你给看好的” 柳出尘笑道。 朱文才道:“是我给看好的,呵呵,你也去过蔡家难道蔡老爷子家的那个药方是你留下的” 柳出尘道:“那个药方是我留下的,那是唯一能救治蔡老爷子的药方,但缺乏一种药引子,叫六叶元芝,没有找到,我后来听说,蔡老爷子的病让一位叫朱圣手的老中医给看好了,想不到,就是你,快说,你是怎么治好蔡老爷子的” 朱圣手道:“这事,还真亏了你的药方,如果没有你的那个药方,我也治不好蔡老爷子的病。” 柳出尘吃了一惊道:“你找到了生长在山南坡的阳性六叶元芝但是,所有的六叶元芝都属于阴性,都生长在山北坡的背阴面,但这个古老的药方子,却要山南坡的阳性六叶元芝,你根本不可能找到这种不会生长在山南坡的阳性六叶元芝的。” 朱文才哈哈大笑道:“这就是中国中医的神奇之处,所有的六叶元芝都属于阴性,都生长在山北坡的背阴面,恰恰有一种生长在温泉旁边的六叶元芝,它就有一个时辰由阴性转为阳性,正好符合药方里六叶元芝的药效,我就在拿个时辰,找到了它,并在紧急关头,采摘了。” 柳出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着朱文才失声道:“这怎么可能温泉旁边的六叶元芝,它怎么会有一个时辰由阴性转为阳性是什么时辰” 旁边的欧阳志远接口道:“正玄月子时,天地间的阴气最重的那一个时辰,生长在温泉旁边的六叶元芝,它会在那一时刻,借助温泉的阳气,转为雄株,散发出雄性的孢子,就像银杏树一样,方圆五十里路之间,只要有一颗雄性银杏,所有的雌性银杏,都会开花,结果。六叶元芝也是一样。” 柳出尘摇头道:“志远,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也在正玄月子时,天地间的阴气最重的那一个时辰看到过六叶元芝,但它没有散发出孢子,也没有转化为雄性。” 朱文才接口笑道:“柳先生,你见到的六叶元芝旁边,缺少了一种能转换阴阳的毒物,只有根下的底层里面生长这种能转换阴阳的毒物,六叶元芝才会受到这种毒物的影响,由雌变雄,释放孢子。” 这一下,让柳出尘听的目瞪口呆。 柳出尘道:“是什么毒物” 欧阳志远笑道:“多目铁背金翅阴阳大蜈蚣。” “你说什么志远,你见过这种至阴至阳的好东西” 柳出尘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柳出尘要这种多目铁背金翅阴阳大蜈蚣的皮,炼制一种药物,要去救人。 朱文才笑道:“柳先生,你找对人了,志远身上就有这种叫多目铁背金翅阴阳大蜈蚣,我原来有一条,卖给南方人了,志远这条更大更好,就怕有一百年的年龄了。” “真的志远” 柳出尘大声道。 欧阳志远道:“柳先生,我有,但他才蜕了一次皮,被我用了,他要在半年后,才能再次蜕皮,不知道,你那个病人能等吗” 市委书记周天鸿治疗偏头痛的药引子,就是这条多目铁背金翅阴阳大蜈蚣的皮的皮。 欧阳志远说完话,在怀里拿出一个瓷瓶,轻轻的打开盖,一条金光闪闪的狰狞大蜈蚣,从里面爬出来,在志远的手背上,懒洋洋的游走着,一对金光四射的翅膀,微微颤抖着,好像随时就要飞走似的。 柳出尘绝对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有这种宝贝。 旁边的欧阳宁静看到儿子有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蜈蚣,而且显然已经驯服了,也是很高兴和惊奇。这种蜈蚣退下来的皮,简直就是无价之宝,很多的疑难杂症,都要用到。在没有这种蜈蚣皮的时候,只能用一般的蜈蚣代替,但效果很差。 王倩看到这条狰狞的蜈蚣,吓得连忙转动轮椅,躲到秦墨瑶的身后。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事,我已经驯服它了,小家伙不肯离开我了。” 欧阳志远一甩手,这条多目铁背金翅阴阳大蜈蚣,金光一闪,飞了一圈,又落到欧阳志远的手上,爬进了瓶子里。 柳出尘看着志远道:“没事,那人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这要看他的造化了。” 没有了病人,朱文才的两个徒弟留下看护诊所,众人都回到欧阳志远的家里。 王倩和柳出尘看到欧阳志远的家,竟然有这么大的一个古建筑院落,两人都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这个宅院,肯定是明清时期的一个大贵族的宅院。 秦墨瑶准备晚饭,众人在客厅里喝茶。 朱文才和柳出尘两人交流着医术,欧阳志远跟着父亲,走进了书房。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爸爸,我在给王倩看病的时候,碰到了五行门的人。” 欧阳宁静脸色一变,看着欧阳志远道:“远儿,你仔细的说说。” 欧阳志远就把齐南、王一手救治王倩,差点害死王倩,自己在危急关头,救了王倩,以及自己点晕了齐南和王一手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欧阳宁静听完,看着欧阳志远道:“二十年了,也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该来的总就会来。” 欧阳宁静就把自己和齐凤云比武输了,被齐凤云逼迫发誓的事和自己的儿子说了一遍。果然和欧阳志远推断的一点不差。 欧阳志远听完,看着父亲道:“爸爸,我要挑战齐凤云,打败他,让你重新能给人看病,重新能连武。” 欧阳宁静看着自己的儿子的眼里,那坚定的神情,不禁豪气大发,呵呵笑道:“好,不愧为是我欧阳宁静的儿子,有胆识,更有气魄。” 欧阳宁静接着道:“你虽然让齐南和王一手在一个月内,不能说出真相,但齐南很有可能,已经把你会木针和水针的事,告诉给了齐凤云,不久的将来,齐凤云就会找上门来,志远,齐凤云的手段极其的卑鄙,当年我在给一位老人看病的时候,他暗中在老人的饭菜里下了极为少量的毒,我没有察觉到,就是这极为少量的毒,让我的武功,受到了一点影响,本来,我的武功,还要比齐凤云高一点,但却由于中了毒,他才打败了我,逼迫我罚下毒誓,永不再练武,更不许行医,如果我不罚下毒誓,他就要向你和你的母亲下手。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带着你和你的母亲,连夜逃离京州,一直逃亡到龙海,隐居下来。远儿,如果你能打败齐凤云,这一切的誓言,就会失去效力,我就可以悬壶济世了。” 欧阳志远一听,齐凤云竟然这样卑鄙,为了打败父亲,竟然偷偷的向父亲下毒,真是可耻呀。 自己一定要替父亲报仇,打败齐凤云。 “远儿,我发觉你的武功进步的很快。” 欧阳宁静看着自己的儿子道。 “爸爸,我认了个师傅,师傅原来不想让我告诉您,但势力极大的齐凤云就要来了,我要告诉您,我想把师傅喊来,一同对付齐凤云。”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 “你认了一个师傅是谁”欧阳宁静看着自己的儿子道。 欧阳志远道:“也是你的师叔,魏半针。” “你说什么远儿你你认了魏师叔为师傅” 欧阳宁静不由得大吃一惊,同时脸上露出了强烈的惊喜。 魏师叔可是五行门中的奇才加天才,一身功夫,出神入化,医术和针灸更是无人能敌,听说,他的五行神针,已经练到五行归一的最高境界。 难道儿子获得了魏师叔的真传自己怎么感觉到,儿子的武功在突飞猛进。如果儿子获得了魏师叔的真传,那么,儿子的五行神针将更上一层楼。 只是,这不乱了辈份自己称呼魏师叔为师叔,儿子叫师傅,哈哈,这不乱套了吗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是的,师叔传了我五行神针最后的一招五行归一,我已经练成。” “远儿,你竟然练成了五行归一” 欧阳宁静一听儿子练成了五行神针的最后一招,不由得狂喜。这最后的一招,就是自己,都没有练会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微微笑着,双手猛然快速的做着各种神奇的手势。 “嗖嗖嗖” 寒芒爆闪,无数的银针飞上对面的墙上,对面的墙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用银针组成的人体穴位图。 欧阳宁静丝毫不差的看清了儿子的手势,他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沉醉于这最后一招的领悟之中。 欧阳志悄悄的退出书房,关上房门。他知道,以父亲的领悟能力,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这一招五行归一。 厨房里,王倩在和秦墨瑶谈一边说着话,一边灵巧的转动轮椅,帮着秦墨瑶摘菜和洗菜,最后,竟然还回炒菜,这让秦墨瑶大为惊奇。 王倩是一位坚强开朗乐观的姑娘,在她双腿不能走路的时候,她并没有气馁绝望,反而学会了做饭烧菜。 欧阳志远走进来的时候,正看到王倩在炒菜,这让欧阳志远极为的佩服。 正在这时,王倩口袋里的电话响了。 王倩双手正炒着菜,连忙放下铲子,一看是妈妈的电话。 “妈妈,您吃饭了吗” 王倩先向妈妈问好。 “呵呵,倩儿,你们到了吗” 李茂荣很担心自己的女儿。 “妈妈,我们早到了,欧阳大哥的妈妈,很喜欢我,他们一家都很善良,很多的病人,他们都免费看病。” 王倩在看了诊所的情景之后,很是感动。 “倩儿,尽量帮着人家做点家务,不要给人家添麻烦。” 李茂荣吩咐道。 “好的,妈妈,您放心,我正在帮助秦阿姨做饭呢。” 王倩笑着道。 欧阳志远接过电话道:“李阿姨,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王倩当亲妹妹看待的。” 李茂荣笑着道:“志远,谢谢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挂上电话后,王倩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谢谢你,今天你尝尝我的手艺。” 志远道:“王倩,想不到你会做饭。” 王倩道:“以前不会做,我的腿不能走路之后,我就学会了做饭。”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倔强的小丫头道:“王倩,你真坚强。” 王倩垂下长长的睫毛道:“在我面前,不论什么事,我都能克服。” 秦墨瑶拍了拍王倩的头发道:“我就喜欢女孩子身上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志远,你到客厅去忙去吧,马上就开饭。”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出厨房,看到朱文才和李除尘两人谈论着很热烈,他开了两瓶玉春露,给每人到了一杯。 柳出尘一闻到玉春露的酒香,立刻笑道:“这是什么酒这样好闻” 志远道:“柳师叔,这是我爸爸,酿造的玉春露,您尝尝。” 柳出尘也是极其喜欢喝酒,他闻到这种酒香,立刻就知道,这绝对是一种好酒。他呡了一小口,一种香甜甘醇的味道,立刻充满着自己的口腔,然后散布到全身。 “呵呵,好酒。不错。” 柳出尘笑呵呵的一仰脖子,那杯酒就被他一口喝光。 “呵呵,好酒呀。” 秦墨瑶和王倩已经做好了饭菜,个菜上来了,刚摆好碗筷,欧阳宁静就走出了书房。欧阳志远看到父亲神采奕奕的样子,就知道他收获不小。 欧阳志远开始倒酒,秦墨瑶给王倩拿出一瓶红酒,王倩给秦墨瑶和自己都满上,那边,欧阳志远给朱文才、柳出尘和父亲,都到满了玉春露。 欧阳宁静举起了酒杯道:“今天,咱们热烈欢迎柳先生和王倩,来到龙海,正式欢迎柳先生加入我们宁静致远中医堂,为龙海的百姓,解除病痛,来,咱们共同干一杯。” 众人都举起了酒杯,碰到了一起。 柳出尘道:“谢谢欧阳先生,我学医的目的,就是为百姓解除拨病痛的折磨,别的不求,所以,我一听志远说,你的中医诊所,竟然免费为那些看不起病痛的百姓看病,所以,我立刻要求和志远一起来。” 欧阳宁静笑道:“柳先生,真是侠义心肠,来,干一杯。” 众人都一饮而尽。 众人连喝了三杯酒后,懂事的王倩,给欧阳宁静、朱文才、柳出尘、秦墨瑶和欧阳志远,每人敬了两个酒,表示感谢。 吃过饭后,柳出尘和朱文才,相见恨晚,都很佩服对方的医术,两人携手到西厢房安歇,这次两人的聚会,让双双的医术,都提高了一大截。 欧阳志远让妈妈秦墨瑶帮忙,又给王倩按摩和针灸了一次。 经过这两次的按摩和针灸,让王倩的双腿,虽然站不起来,但却能在床上活动了。 王倩在堂屋的客房休息。 秦墨瑶亲自给王倩铺好被揉,让王倩很是感动。 人在在早晨三四点钟,是睡的最熟的时候。 即使身手极好的司马青衫和司马锋,都不例外。他们暗中保护韩月瑶已经很长时间了,后半夜是司马青衫值班。 他们这套房间,就在彤辉大酒店的对过,正好能看到韩月瑶房间的窗户。韩月瑶的一行一动,这爷俩都能观察到。 司马锋睡的很熟,司马青衫坐在窗户前,也打起了吨,人毕竟上了年纪了。 虽然司马青衫打着盹,但扔很是警觉。 半迷糊中,猛然,一个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在门前停了下来。司马青衫一惊,身形如同弹簧一般弹起,手掌一翻,多出了一把刀锋,一步跨到门后。 司马青衫听到了人的呼吸,那人就站在门外,一股浓烈的杀气,在门外传来。 司马青衫猛一拉房门,刀芒一闪,割向那人的咽喉。 司马青衫这一手,快如闪电,刀芒一闪,刀锋竟然到了那人的咽喉。司马青衫仿佛听到,自己的刀锋,已经切入对方咽喉的软骨之内。 但,那个人影,猛然如同鬼幽一般,竟然好像化为一道烟雾,射向楼道。 司马青衫一声冷哼,身形一弓,追了过去。 两人的打斗只有一招,悄然无声,但也把司马锋惊醒。 司马锋刚一起身,窗户外人影一闪,一道带着金色面具的人影,如同鬼影一般,扑了过来,一道蓝汪汪的毒刺,瞬间插到自己的咽喉。 司马锋一声惊叫,这是什么人竟然带着金色面具,在这个时间袭击自己。司马锋猛一躲闪。 “嘶” 一声裂锦传来,司马锋的衣服,被那道蓝汪汪的毒刺撕裂。 司马锋一看到那根蓝汪汪的毒刺,就知道,这个毒刺绝对不能碰,一定沾了见血封喉的剧毒,哪怕被划破一点皮肤,自己就完蛋了。 司马锋刚一躲过那根蓝汪汪的毒刺,猛然,背后一道锐利的刀锋袭来,急削自己的后颈。 司马锋一个横移,刀锋擦着自己的后脑飞过。司马锋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又是一个金面人。 这个金面人的目光,如同九幽地狱的恶魔一般,充满着极其邪恶、让人毛骨悚然的惨碧寒芒,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咽喉。 我的天哪,两个金面人。 司马锋脑海里快速的转动着,江湖上,哪个杀手门派戴金面具 猛然,司马锋想起了一个极其邪恶的香港杀手组织。 “斩杀上帝” 斩杀上帝杀手团的人,怎么回来暗杀自己 崔德成和田宝武终于开始合作。他们反复的观察,终于发现了韩月瑶背后的那两双眼睛是谁了。 这两方的人一拍即合,崔德成和田宝武都和欧阳志远有仇,他们只有绑架韩月瑶,把欧阳志远引来,然后用阻击步枪干掉欧阳志远。要想绑架韩月瑶,必须除掉暗中保护韩月瑶的那两双眼睛。 四个人跟踪了三天,终于找到那两人的位置。 田宝武立刻安排人,今天凌晨三点动手,由自己引开司马青衫,柳七和柳八联合对付司马锋,干掉后,化掉尸体,立刻赶到彤辉大酒店,绑架韩月瑶。 先说司马青衫刚冲下楼,前面的那个竟然好像能化作青烟的人影,突然消失,没有了踪影。司马青衫知道自己上当了,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 “不好” 司马青衫刚转过身来,就想上楼,一个只有一只眼的丑恶男人,用他那让人毛骨悚然、如同恶魔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 “你要死了,你就要死了,你的孙子也要死了。” 一个让人魂飞魄散的声音,在司马青衫的背后响起,这让司马青衫不仅毛骨悚然。 司马青衫猛一转身,但那个声音再次在自己的背后响起。 “你要死了,你就要死了,你的孙子也要死了。” 司马青衫一声大叫,刀芒一闪,刺向背后那人的咽喉。 但那个诡异的独眼人,就是崔德成,他手里猛然多出一把无声手枪,对着司马青衫就是一枪。 “噗” 子弹打进了司马青衫的后背,从前胸穿了出来。 司马青衫知道,自己保护不了小姐了,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抽空一般,软绵绵的,他张大嘴,想喊。 “嗖” 一道刀芒一闪,锐利的刀锋划过老人的咽喉。司马青衫倒在了地上。 他最后的意识,就是让孙子快给欧阳志远报信,保护小姐。 司马青衫两眼瞪得很大,死不瞑目。 田宝武拿出化尸水,洒在了司马青衫的身上。 不一会,司马青衫就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两大高手田宝武和崔德成,杀死了司马青衫。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走向楼去。 柳七和柳八两人围住了司马锋,三个人在房间里,打在了一起。 司马锋吃亏在身法上,柳七和柳八的身法,竟然和青烟一般,让人琢磨不透。 就是欧阳志远和田宝文田宝武对决的时候,都吃亏在对方的影子身法上,受了重伤,何况司马锋 几招下来,司马锋就不行了。司马锋就想逃走报信,通知欧阳志远。 但柳七和柳八早就防备司马锋了,两人一前一后,死死地堵住了司马锋的退路。 司马锋一看逃走无望,他一边拼死抵抗着,快速的摸出手机,拨着欧阳志远的电话。 他刚播完号码,还没来得极按下通话键,田宝武就来到了,他看到了这个年轻人在拨电话求救。 田宝武狞笑着,闪电一般的冲了过来,刀锋一闪,划过了司马锋的咽喉。 司马锋瞪大双眼,他根本不会相信,自己能死在大陆。 司马锋在三大高手的围攻下,身死。 田宝武沉声道:“化掉尸体,立刻绑架韩月瑶。” 柳七对着司马锋的尸体,喷出了化尸水,花掉了司马锋的尸体,四个人直奔彤辉大酒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