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五行门主齐凤云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五行门主齐凤云

第二百一十五章五行门主齐凤云 江南省的整个中医界,都由五行门门主齐凤云把持。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齐凤云担任了江南省中医民间协会会长,江南省中医大学的名誉校长,他的弟子学生,分布在大江南北。 五行门的势力极大,整个江南省的中医院领导,几乎都是齐凤云的门下。 身穿月白长袍的齐凤云站在自己豪华别墅的天台上,手里端着一杯进口的路易十三红酒,轻轻的品尝着,透过玻璃,他俯视着远处忙忙碌碌的人们,如同蚂蚁一般的辛劳,他笑了。 可怜而卑溅的蚂蚁呀,一辈子从生到死,都在为了生计而忙碌着,可怜呀。 他微微的含着一小口有点苦涩的、比黄金还要贵重的红酒,用舌尖轻轻的搅拌着,让它在嘴里慢慢的发酵,十秒钟后,嘴里的红酒在体温下,开始发酵,一丝浓郁的甘醇葡萄酒香,带一丝甜味,顺着舌尖传到自己的喉咙,然后进入胃里,进而传遍了自己的骨髓,整个身体顿时暖融融的。 人生就是一种享受呀。 一位身穿白色真丝旗袍的绝美少女,袅袅的摇摆着轻盈纤细的腰肢,挺着饱满高桥的胸脯,走了过来,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这位少女,是齐凤云的生活秘书,江南中医大学大二的学生,也是齐凤云无数情人中的一个,她叫丁瑶瑶。 丁瑶瑶今年十九岁,刚上大二,也是江南中医大学的校花,丁瑶瑶的父亲,还没有齐凤云的年龄大。 “进来。” 齐凤云的别墅,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他的房间,是一般不允许别人紧来的,除了丁瑶瑶。齐凤云有洁癖,而且十分的严重。 “风云,江东省永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兼副省长张昌顺求见。” 齐凤云看了一眼丁瑶瑶,优雅的喝了一口红酒,轻声道:“你对他说,一个星期后,带着他父亲,连同一百二十万支票,我给他父亲看病。” 江东省永和能源集团,是江东省国有最大的能源集团,他们下属主要有江东核电站、稀土矿、炼油厂和火力发电厂。 永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兼副省长张昌顺的父亲,是一位中央中组部退下来的革命老干部,现年九十一岁,但一直身患哮喘,看了无数个医院,就是看不好。每到春天,就会加重,已经窒息昏迷了多次,好在抢救及时,就怕过不去这个春天。 下年就是党政机关换届的时间,如果自己的父亲,在换届之前去世,在这个人走茶凉的世界里,父亲的一切社会关系,都会因父亲的死而消失,张昌顺的副省长,就有可能保不住。 如果父亲不死,父亲的那些老部下,还有可能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拉自己一把。 因此,张昌顺要不惜任何代价,看好自己父亲的病。 他知道,江南省的齐凤云,有一手针灸绝活,能一针定生死。张昌顺带着父亲的病例和各种检查报告,在上个月就来过一次了。 能让齐凤云亲自出手看病的人,必须付出代价。张昌顺花了二万元钱,让齐凤云看了病例和检查报告。 齐凤云张口要一百万诊疗费。 张昌顺虽然是永和集团的董事长,兼任副省长,这个人一直比较拘谨,不敢大贪,只是有点灰色收入。齐凤云狮子大开口,张口就要一百万,这让张昌顺很是为难。 张昌顺很是为难,就说回去筹钱。 张昌顺没有一百万,父亲的病时好时坏,这个月,又犯了一次,差一点过去。大医院抢救及时,才没有走。 这次把张昌顺差点吓死,他连忙再次来到江南省,求见齐凤云。 齐凤云根本不见张昌顺。他给一个人看病,都要让手下把对方的身世背景调查的一清二楚,然后要价。 当手下的人把张昌顺的背景调查清楚后,齐凤云知道张昌顺是个胆小拘谨的人,没有多少油水,只好开口要了一百万。 如果是一位贪官,或者是私人集团的老总,齐凤云能要一千万。 今天张昌顺又来了,肯定他父亲的病重了,齐凤云又加了二十万,诊疗费共计一百二十万。 等在客厅的张昌顺,没有见到齐凤云,当他从丁瑶瑶口里知道,诊疗费增加了二十万,张昌顺气的差点吐血。 但他为了救父亲,害怕齐凤云再次涨价,立刻答应,下星期带父亲来。 齐凤云看着张昌顺走出自己的别墅,冷笑道:“穷鬼,胆小鬼,傻逼,胆小就一辈子受穷吧,手里掌握着这么大的一个能源集团,连一百万都拿不出来,真是个笨蛋。” 桌子上的电话铃响了。 齐凤云拿起电话。 “父亲,我给你丢脸了。” 齐南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齐凤云脸色一沉,对着话筒道:“讲。” 齐凤云对待孩十分的严厉,不允许他们犯错误,否则,一定重责。 “父亲,我在给王瑞国的女儿针灸的时候,他的女儿经脉太脆,差点死掉,被一个年轻人救了,那人竟然会五行针中的木针和水针。” 齐南不敢隐瞒父亲。 “你说什么” 齐凤云脸色一变,一下子在红木沙发上站了起来。 五行门的独门绝技五行针,外人怎么会使用而且竟然练成最难连的木针和水针就是自己,十年前,才练成木针和水针,到现在,五种针法还没有完全融合,而对方竟然是位年轻人这怎么可能 “齐南,你立刻把详细的情况给我说一遍。” 齐凤云的神情极其的紧张,五行门之所以在江南省屹立不倒,凭借的就是五行神针,可以治疗很多的疑难杂症。如果被外人掌握,自己的五行门还能屹立不倒吗 齐南把详细的情况,向自己的父亲汇报了一遍。 齐凤云听完后,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个能使用木针和水针的年轻人,只有二十几岁,难道是欧阳宁静的儿子按照年龄来算,欧阳宁静的儿子欧阳志远,也该二十三岁了。 对方还是个小白脸,而欧阳宁静就是个小白脸。 想到这里,齐凤云猛地一掌拍在红木桌子上。极其坚硬的红木家具,被齐凤云一掌拍的支离破碎。 “哼,都怪我当时手下留情,为什么没有斩草除根” 齐凤云极其后悔自己打败了欧阳宁静,逼走了他,而没有下死手,只是逼迫欧阳宁静发下毒誓,不许他在给人看病,更不许动武,除非他能战胜自己。 原来,二十年前,孙金针感到自己老了,打算把五行门的门主之位,传给二弟子欧阳宁静。 但欧阳宁静生性淡泊,不热于名和利,只想做一个悬壶济世的医生,和妻子秦墨瑶相知相爱。 孙金针的大弟子齐凤云,早就窥视五行门的掌门之位,他一见师傅要传位给欧阳宁静,他立刻对欧阳宁静暗下毒手,打败了欧阳宁静,让他发下毒誓,永不再给人看病,更不许使用武功,否则,自己就会对他的儿子和妻子下手。 欧阳宁静深知这个大师兄的阴毒,为了孩子和媳妇的安全,欧阳宁静发下毒誓,永远不再使用武功,也不再给人看病。 欧阳宁静连夜带领妻子秦墨瑶和四岁的儿子欧阳志远,远走他乡,逃出了江南省。 齐凤云问道:“齐南,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齐南大声道:“他说叫秦志远。” 欧阳宁静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好一个秦志远,欧阳宁静的妻子姓秦,他的儿子就叫志远,嘿嘿,秦志远,就是欧阳宁静的儿子欧阳志远。” 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能练成五行针,真是心腹大患呀。一定要想法除去他们。 想到这里,齐凤云道:“齐南,你听好了,你和王一手不要走开,看看秦志远的落脚处在哪里我派人立刻赶到南州,想法干掉这个叫秦志远的,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齐南一听道:“好的,爸爸。” 齐凤云拍了拍手,丁瑶瑶走了进来道:“风云,什么事” 齐凤云道:“把齐一峰、齐一山、齐一水、齐一石叫到客厅来。” “是,风云。” 丁瑶瑶走了出去。 齐一峰、齐一山、齐一水、齐一石这四个人,是齐凤云秘密培养的杀手,专门用来清除对手的弟子。 不一会,齐一峰、齐一山、齐一水、齐一石来到楼下的客厅,等候着门主。 齐凤云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楼下的客厅。 “门主” 四个人一看到齐凤云走下楼梯,连忙躬身施礼。 齐凤云看着四个人道:“你们立刻坐飞机,赶往山南省的南州,和齐南回合,听他指挥,不得有误。” “是,门主。” 四个人转身走出客厅,直奔京州飞机场。 齐凤云一拍手,旁边的一扇门打开,闪出来一个蒙面诡异的人影,这人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幽灵一般。 “主人,有什么吩咐。” 齐凤云看着蒙面幽灵人道:“赶往南州,暗中帮助齐南。” 蒙面人躬身道:“是,主人。” 幽灵人转身消失在门外。 齐凤云看着外面的天空,狞笑着道:“欧阳宁静,我要先干掉你的儿子,让你的心乱了,再干掉你,哈哈哈哈。” 齐南和王一手就拦了一辆车,坐了进去,就在别墅小区门前等候着。 当欧阳志远开着奥迪驶出小区的时候,齐南让司机立刻跟上来,尾随在后面。 刚开出两条街道,欧阳志远就发现了后面有一辆出租车跟现在后面。欧阳志远一愣,这是谁为什么跟踪自己 欧阳志远猛然提速,把车拐进一个胡同,藏了起来。 那辆出租车反应太慢,等他跟上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欧阳志远的奥迪。 欧阳志远站在一排平房上,看到了车内的齐南和王一手。 我靠,是这两个王八蛋。 这两个狗东西,跟踪自己干吗 欧阳志远知道,肯定是自己在使用五行针的时候,引起了齐南的怀疑。 这下,就怕麻烦了。 齐南和王一手没有看到欧阳志远的车,两人立刻从出租车上跑下来,在附近的路旁寻找。当两个人刚走进这个胡同口的时候,两人猛然觉得一道人影一闪,两人的头部遭到了重击,一下子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看着齐南和王一手,微微的沉思了一下,一指头点在两人的眉心上,一股内力冲进了两人的脑子。 虽然两人丧尽天良的暗害王倩,但欧阳志远还是不忍心杀人灭口,只是让他们的思维,暂时的陷入混乱状态,一个月后,才能恢复,但今天发生的事,他们永远不会想起来了。欧阳志远没有想到,齐南早已把情况报告给了齐凤云,而杀手随后就到。 欧阳志远搜出了他们的手机和所有证件,以及行医工具,全部扔进了下水道内,然后,开着奥迪,扬长而去。 回到家后,眉儿和干妈都在。 “志远,怎么样了顺利吗” 萧眉连忙问道。 欧阳志远道:“还可以,王瑞国强迫张兴强给工业园送上电了,而且他答应,把张兴强调走,不再担任龙海市电力集团的董事长。” 冯秀梅道:“霍天成给王瑞国打电话了吧。”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冯秀梅道:“妈妈,您怎么知道,霍天成给王瑞国打电话” 冯秀梅笑道:“猜的。” 欧阳志远当然不相信冯秀梅是猜的。冯秀梅不说,欧阳志远也不能再问。 “志远,王瑞国的女儿怎么样了” 萧眉问道。 欧阳志远道:“眉儿,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王倩的腿,最低要一个月才能站起来,要经常按摩用药,我又不能天天来南州,我想把她带到龙海,让咱妈妈爸爸帮着照看,让小丫头的腿彻底好起来,你看行吗” 萧眉笑道:“人家父母同意吗人家可是父母的宝贝蛋,她的父母放心吗” 欧阳志远道:“王瑞国的好朋友,山南省民间中医协会会长柳出尘,也和王倩一块去,负责照顾王倩。” “柳出尘我认识他,柳枝接骨的传人,志远,你怎么会认识他他的柳枝接骨是咱们中国中医的一大绝技,如果你能学到手,对你的医术,能有很大的提高。” 冯秀梅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笑道:“妈妈,您不知道,柳出尘老先生,竟然是我的师叔,呵呵,我都想不到。” 冯秀梅一听,顿时一头迷雾,看着志远道:“柳出尘怎么会又是你的师叔了” 欧阳志远就把柳出尘是自己师傅魏半针的把兄弟的事说了一遍。 这一下,让萧眉和冯秀梅惊异不已。 欧阳志远的关系,竟然能够到山南省中医协会会长,这太不可思议了。 现在,当官的和有钱的,都怕死,他们几乎都有私人的保健医生,特别是老中医柳出尘,就连冯秀梅在没事的情况下,还要找他诊诊脉,做做保健什么的,因此,柳出尘背后的社会关系何人脉,更是很广。这对欧阳志远以后的发展,极为重要。 欧阳志远道:“柳师叔想到龙海看我师傅,还想到我家的中医诊所看看,他是静极思动呀。” 萧眉道:“让妈妈照顾一下王倩也行,王瑞国就要到能源部工作了,有了这层关系,以后不论办什么事,找到他,他肯定会帮忙的。”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眉儿,谢谢,我们一会就走,三点的飞机。” 萧眉看着志远道:“你先回去吧,我和干妈过几天就到龙海,你先把傅山中学的救助基金设立好,我们到的时候,举行个仪式就行了。” “好的,眉儿。” 两点的时候,萧眉开着奥迪,把欧阳志远送到候机大厅。 志远下了车,看着萧眉道:“眉儿,保重自己。” 萧眉凝视着欧阳志远,忍不住踮起脚尖,亲了志远一下。 一种幸福的暖流,如同小溪,在志远的全身流淌。 “眉儿,我爱你。” “呵呵,小坏蛋,我也爱你,去吧,快登机了,估计他们等急了。” 萧眉微笑着看着志远。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狠狠的亲了一下萧眉,转身走向候机大厅。 萧眉久久的看着志远的背影,没有离开。 候机大厅里,柳出尘和王倩看到了欧阳志远走进来。 王瑞国和李茂荣亲自把女儿送到机场,交给了柳出尘,他们有急事,先回去了。 “欧阳大哥,我们在这儿。” 王倩坐在轮椅上,挥舞着一条红丝巾,欢笑着喊着。 “呵呵,王倩,柳师叔,你们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 “志远,你来的太慢了,现在开始登机了。” 柳出尘笑道。 志远推着王倩,走向安检通道。 南州到龙海的飞机,一个小时就到了。 欧阳志远在停车场,开出来自己的越野。坐在轮椅上的王倩一看到这辆帕杰罗越野车,万分高兴,小丫头就喜欢越野车的狂野。 “欧阳大哥,你的车太够劲了。” 欧阳志远笑道:“喜欢吗等你的腿好了后,我教你开车。” 王倩伸出小手道:“说话算数,骗人是小狗。” 欧阳志远笑着和王倩拉起了勾勾。 柳出尘很久没看到小丫头这样开心了,心里也很是高兴。 “走了,上车。” 欧阳志远把王倩抱上了车,坐在后排,柳出尘坐在王倩旁边。 “坐好了,咱们回家了。” 欧阳志远发动车,直奔中医门诊开去。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接到了志远的电话,站门诊部的前面看着前面的街道。志远已经把王倩的事和父亲母亲说了,并说,自己找来了一位神医。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门诊仍旧有很多人来看病。由于朱文才的医术很是高明,他一般都能说出对方的病根和症状,让很多病人都很信服。 自从开业将近两天,申请免费看病的,就几个人。当病人被朱文才准确的诊断出病症的时候,特别是那些跑了多家医院,看不好病的老病号们,激动极了,都恨不得多给钱,尽快把病治好。 欧阳在路上,想好了,怎样介绍师叔柳出尘。 师傅魏半针原来不让志远告诉父亲,自己跟他老人家学习了五行针法的事,但现在情况危急,五行门的人,已经准备插手山南的中医界了,那些人早晚会找到这里来的,自己告诉父亲的真相,好让父亲做好防范准备。 欧阳志远看到了父亲和母亲就站在门诊前,在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停好车,走下来道:“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秦墨瑶笑道:“回来就好,我看看王倩。” 欧阳志远拿出来轮椅,打开车门,小心的把王倩抱了出来,放在轮椅上。 秦墨瑶和欧阳宁静看到王倩,心道,好漂亮的女孩子。 欧阳志远看着王倩道:“王倩,这是我爸爸和妈妈。” 当王倩看到欧阳志远的爸爸和妈妈时,一下子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后下来的柳出尘,也是大吃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