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再去南州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百一十一章 再去南州

第二百一十一章再去南州 秦墨瑶实际的年龄,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江南女子的那种妩媚苗条,再加上欧阳宁静的中医保养,秦墨瑶看上去,还是那样漂亮典雅贤淑,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特别是她那一脸幸福的微笑,感染者每个人。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欧阳宁静和自己的儿子一样,长的高大魁梧,英俊潇洒,再加上一袭长衫,更加显得风流倜傥,年龄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 欧阳宁静和欧阳志远站在一起,就是亲弟兄俩一般。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双眼,看着这对如同神仙一般的眷侣,都露出了震惊和不可思议的表情。 江宗石和霍天成两人强忍内心的震惊,他们都暗暗的推算欧阳宁静的年龄。 欧阳志远有二十三,欧阳宁静的那个年代,在提倡晚婚晚育,应该在二十五岁左右结婚,那么,欧阳宁静的年龄大概有四十八岁左右。 现在看上去,欧阳宁静也就三十出头,而欧阳志远的母亲秦墨瑶的年龄,大家更不敢推测了。 女人的年龄,谁能推测的清楚 难道,天信集团生产的养颜膏,真的有这么好的效果吗看来,咱们国家的中医,真是神奇呀。 “欧阳先生,您好。” 霍天成不好称呼欧阳宁静,只能称呼他为先生。 “呵呵,霍懂,您好,谢谢您的光临。” 欧阳宁静把霍天成和江宗石让到贵宾的座位上。 “欧阳先生,您看上去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呵呵,真是羡慕你呀。” 霍天成今年已经五十多了,虽然也经常保养,可是要和欧阳志远的保养相比,根本不能比。霍天成的一头黑发,是染得,实际上,他的头发,已经白了很多。 欧阳宁静笑着道:“这没有什么羡慕的,我没有什么心事,不操心,就显得年轻一点。” 霍天成笑道:“我也不太操心,可是,你看我,五十刚出头,就老成社么样子了欧阳先生,您能否看看我的身子,交给我一种养生的方法吗” 霍天成知道,到了自己这个年纪,就是想多活几年,一个人有再多的钱,但钱买不了生命,现在借这个机会,向欧阳宁静讨要一种养生方法。 欧阳宁静看着霍天成,微微的沉思了一下,看着霍天成道:“你从小饥寒交迫,受尽了风寒酷热,身体的基础损伤的很厉害,虽然现在吃一些补品,但并不对症,吃多了,反而对身体有害,你现在却又生活在心焦之中,虚火上升,血压偏低,失眠很严重,而且即使睡着了,还是处在半醒半眠之中,更是多梦。” 霍天成一听,内心更是震惊不已,失声道:“欧阳先生,你不诊脉,怎么会知道我的病情” 欧阳宁静说的一点不错,霍天成和霍天都小的时候,在外面流浪了多年,受尽了饥寒交迫,风寒酷热,在被霍家收养后,霍天成一心想进入霍家家族的核心,但一直没有这个机会,所以,每天都处在焦虑之中,一般的人在这个年龄,都是高血压,但霍天成在小的时候,身体受到损伤,现在的血压,反而较低,失眠多梦,早已困扰了他几年了。 欧阳宁静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能知道自己的病情,简直就是神医。 欧阳宁静微微笑道:“咱们中医,讲究的就是望、闻、问、切,我迫于以前的誓言,不能给你诊脉,但我可以看,只能给你调理一下,想要治愈,还是让志远来吧。” 欧阳宁静看了一眼霍天成,又看了一眼江宗石道:“一起听吧,我教给你们一个养生打坐的方法,每天抽出半个小时就可以了。” 江宗石早已对欧阳宁静佩服的五体投地,一听要教两人一个养生打坐的方法,顿时大喜,连忙仔细的听着。 欧阳宁静详细的把方法交给了他们,并亲自指点了一下,直到两人学会为止。 欧阳宁静之所以交给两人养生的方法,欧阳宁静的相面术已经看出来,这两个人对自己的儿子有很大的帮助,也就是欧阳志远命中的贵人,志远以后有很多的困难,都要这两个人来帮忙。所以,欧阳宁静破例指点两人一下。 秦墨瑶那面,更是热闹,几个女孩子都被秦墨瑶的年轻容貌惊呆了,特别是霍英杰和霍英琼两个小丫头,一看到欧阳志远的母亲,容貌竟突然不到三十的样子,两人早已一边一位的围在秦墨瑶的身边,问个不停。 黄晓丽虽然震惊,但她只是站在秦墨瑶的旁边,静静的看着秦墨瑶,这位自己事实上的婆婆,心里不是太平静。 志远的母亲太年轻漂亮了,难道志远送给自己的美容养颜膏,能有同样的效果吗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他抱着一帆走了过来,轻声道:“黄县长,坐吧。” 志远现在可不敢再这么多人面前,称呼晓丽。 一帆自从见到欧阳志远,在欧阳志远怀里,再也不下来了。 黄晓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笑道:“一帆,下来,让爸爸歇歇。” 一帆撒娇的亲了一下志远脸颊道:“妈妈,我想爸爸,再让爸爸抱我一会吧。” 欧阳志远拍了拍一帆的小脑袋道:“爸爸也想一帆,爸爸喜欢抱着一帆。” 这时候,外面又开来了很多轿车,龙海电视台来了很多记者,赵雅婷、吴倩倩和乔柳烟都在里面。李大鹏和他的朋友在帮忙招呼客人。他们快速的架好机器,好像在等什么人的到来。 欧阳志远一愣,媒体来干什么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诊所开业,不会要采访诊所吧 欧阳志远亲了一下一帆道:“一帆,先跟妈妈一会,爸爸出去一下。” “好的,爸爸。” 一帆乖巧的下来,拉着妈妈的手。 欧阳志远走了出来,李大鹏跑了过来道:“老大,快准备一下,我听雅婷说,市委书记周天虹和市长郭文化要来。”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这这不可能吧自己只是一个小诊所开业,怎么会惊动市委书记周天虹和市长郭文化 这时候,欧阳志远看到,市委办公室主任宗鹏飞和一些人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连忙迎了过去道:“宗大哥,你好。” 宗鹏飞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准备一下,周书记和郭市长一会就到。” 说话间,很多市政府和市委的工作人员,开始布置会场,就连剪彩的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 欧阳志远看着宗鹏飞道:“宗大哥,周书记和郭市长怎么回来” 宗鹏飞笑道:“你这个中医诊所,是不是龙海市第一个免费为那些看不起病的老百姓设立的诊所”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不过,那些看得起病的人,我们还是要收费的。” “呵呵,只要是能给那些看不起病的百姓看病,我们就要宣传,你看,宣传条幅挂好了,匾牌也挂上了,你快准备一下吧,周书记和郭市长一会就到。” 说话间,工作人员,快速的摆好带来的桌椅板凳,铺上红地毯,十几名的礼仪小姐,也从车里走下来。 欧阳志远苦笑着走进诊所内,看着父亲道:“爸爸,市委周书记和郭市长一会就到,他们要举行剪彩仪式。” 欧阳宁静一听,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欧阳宁静不喜欢这么热闹。 霍天成一听笑道:“欧阳先生,这样宣传一下也好,咱们可以更多的救助那些看不起病的百姓。” 欧阳志远怀疑市委周书记和郭市长是因为江宗石的到来,而来参加开业典礼的。江宗石的父亲,可是山南省长江川河。 欧阳志远悄悄的拉过江宗石道:“他们来,是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江宗石笑了,小声道:“我算什么,肯定是在知道霍天成来了,他们才来的。” 欧阳志远一愣道:“霍总” 江宗石点点头道:“你知道霍总的背后是谁” 欧阳志远摇摇头。 “嘿嘿,燕京的霍家,他们是看在霍老的面子上,今天,霍天成是主角。” 江宗石小声道。 欧阳志远看着江宗石道:“燕京的霍家这么厉害吗” 江宗石道:“霍老的核心子弟门生,都在中央决策部门工作,别的事我不能说,你现在去迎接市委周书记和郭市长吧。”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周书记让自己把新工业园架设新高压线的项目转交给天诚集团,肯定是有深意的。 那边,欧阳宁静和霍天成走出门诊部。 果然和江宗石推测的一样,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在没有得知霍天成要来参加欧阳宁静中医诊所之前,根本没有考虑要来。 霍天成刚来到龙海,消息就传到了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的耳朵里,他们知道,虽然霍天成还没有进入霍家的核心,但以天成集团给霍家创造的财富和霍天成的心机资历,进入霍家的核心,是早晚的事。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都知道,霍家来人了,自己必须和霍家的人,见上一面,以示尊重,并不是说,一定要和霍家挂上关系。 自己这种厅级干部,还进不了霍家的法眼。 龙海市委书记和市长一行动,媒体就要先行。 欧阳志远跟在父亲背后,走了出来。诊所前,工作人员已经搭好了剪彩要用的一切东西,十名礼仪小姐已经站好位置。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市委市政府带过来了。 几辆警车开了过来,第一副局长周茂航亲自带领警车开道,后面,就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车和市长郭文化的轿车。 近百名警察快速的维护秩序,附近开始戒严。 当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走下轿车的时候,闪光灯开始闪个不停。 记者们的镜头对准了周天鸿和郭文画。 欧阳志远悄悄的对父亲说明了情况,今天的主角是霍天成。欧阳宁静点头,表示知道。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走过来的时候,霍天成并没有迎上去,而是静静的等着两人走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平静的神情,就知道,人家霍天成已经习惯这种场面了。 果然,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走过来后,市委办公室主任宗鹏飞立刻把霍天成介绍给周天鸿和郭文画。 三个人握完手后,宗鹏飞才把欧阳宁静介绍给两人。 欧阳宁静本来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是,他为了儿子的前途,不得不走到前台来,和领导们握手。 接下来是江宗石,最后的是欧阳志远。 八点整,剪彩开始,礼炮彩带高高的飞起。 第一把剪刀竟然是霍天成,第二把剪刀是周天鸿,第三把是郭文画,第四把是江宗石,第五把才是欧阳宁静。 欧阳志远都没捞到剪刀,这种场合,欧阳志远的级别,根本没有机会剪彩。 整个仪式简短迅速,剪彩结束后,周天鸿和郭文画分别和霍天成、江宗石谈了一会话,就回去了。 这个开业,让欧阳志远终于知道,自己和这些人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自己的中医诊所开业,自己竟然没捞到剪彩,这让欧阳志远哭笑不得。 当欧阳志远想到,还有跟随来的很多政府官员,也是站在旁边干看着,级别可比自己大多了,他的心里,又有了一点平衡。 午饭是在帝豪大酒店举行的。 刚吃完饭,欧阳志远就接到了宋忠军的电话。 “欧阳主任,咱们的电,又被拉闸了,而且,接到通知,线路老化,变压器烧坏,停电检修。”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嘿嘿的冷笑,,果然再次拉闸,好,张兴强,你等着,老子找到你的证据再说。 “忠军,我知道了,我下午就回去。”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江宗石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看来你得罪了供电系统的人了,这两天,老是停电,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欧阳志远就把市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报复自己的事,向江宗石说了一遍。 旁边的霍天成眉头皱了一下。 江宗石道:“他们以正常检修和线路故障停电,你丝毫没有办法,龙海市又管不着人家,呵呵,志远,你只有走上面的路线了。” 欧阳志远一听江宗石的话,眼睛一亮,他顿时想起来,自己在红楼认识的王俊青,他的父亲,正是省电力资源厅长王瑞国。当时,自己送了一箱子酒给王俊青。 江宗石看着欧阳志远道:“想起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谢谢江大哥,我那天在红楼,咱们一起喝酒的时候,认识了两位年轻人,一个叫王俊青,一个叫周杰。王俊青正是省电力资源厅厅长王瑞国的儿子。” 江宗石点点头道:“王瑞国有一个女儿,在前几年,被车撞了,瘫痪在床,你亲自去一趟南州,下午霍懂也回去,咱们一块坐飞机回南州,如果你能治好王瑞国女儿的病,张兴强的问题,就是毛毛雨,你可以让王瑞国调走张兴强。”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狂喜,如果自己的五行神针缺了最后一招,自己没有把握能治好瘫痪病人,但现在自己的五行神针已经融会贯通,治疗瘫痪的病人,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道:“霍叔叔,您也要回南洲” 霍天成道:“天诚集团还有几个工地,我要去看看,傅山的工程,有英杰和英琼两人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道:“霍叔叔,我想把新工业园的新高压线路交给您来做。” 霍天成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摇摇头道:“这个项目,你们已经给了县供电局,你们你就不要再变了。” 欧阳志远摇头道:“县供电局说抽不出人手来。” 霍天成道:“等你从南洲回来再说吧。” “好的,霍叔叔。” 欧阳志远点头道。江宗石打电话定好机票。 众人和志远的爸爸妈妈告别,志远也要回到傅山安排好开发区的事,众人一快回到傅山县。 飞机是晚上八点的。 市电力局董事长张兴强决心和市委书记周天鸿抗挣到底,他要挣这口气,他不光停了傅山开发区新工业园的电,而且,龙海市内的几条民用供电线路,也停了电,开始检修。 副县长戴立新把新工业园停电的消息,告诉给了市长郭文化,并把欧阳志远撕毁四通集团的运输合同,而遭到供电局报复停电的事,添油加醋的回报给郭文画。 市长郭文画听完戴立新的回报,拿着电话,坐在沙发沙上,点上一颗烟。 龙海市的供电系统,一直很不好,张兴强这个人,在省电力资源厅有关系,所以,他对龙海的官员,从不买账。龙海市政府,每年都要走访市电力集团好几次,可是电力系统的人,胃口都很大,东西送少了,立刻就给脸看,拉闸检修。 前几年,在建设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的时候,就因为工程问题,和张兴强闹得很僵。 欧阳志远毕竟年轻呀,不知道四通集团的董事长张兴军,就是电力集团董事长张兴强的哥哥。 虽然运输队盗窃新工业园的水泥,但这只是小事一桩,欧阳志远初入官场,不知道四通集团和市电力局集团的关系,但戴立新你不知道吗当时你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你不知道这个利害关系吗 你干嘛不阻止欧阳志远和四通集团解除合同如果欧阳志远不听劝阻,你为什么不向我汇报 戴立新想干什么难道他想找机会借别人的手,把欧阳志远排挤下来 郭文画不愧为是龙海的市长,他瞬间就找到了问题结症。 郭文画皱着眉头,沉声道:“戴立新,欧阳志远初入官场,不知道四通集团和市电力局集团的关系,但戴立新你不知道吗当时你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你不知道这个利害关系吗你怎么不阻止欧阳志远” 郭文画的语气极其的严厉和不满。 戴立新本来想在郭文画面前说欧阳志远的坏话,没想到,被郭文画瞬间识破了他的心思,戴立新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了。 “郭市长,我劝阻了,但他不听。” 戴立新连忙小声辩解。 “哼,你就是劝阻了,但没有真正的劝阻,你也没有向我立刻汇报,戴立新,你是想把欧阳志远挤下来吧,你真让我失望。” 郭文画的语气越来越冷。 戴立新脸色不禁苍白起来,他知道自己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市长郭文画一眼看破了自己的心思,这让戴立新十分的不安,他知道,自己在郭文画面前,还差的太远。 “郭市长,对不起,我错了。” 戴立新立刻承认错误,向郭文画承认错误道歉。 “哼,欧阳志远拉来的六个亿投资工业园的资金,还没有到位,你把他挤下来,那六个亿,你能拉来吗真是愚蠢。” 郭文画说完,狠狠的关上电话。 戴立新拿着电话,呆呆的站在那里,脸色有点发白。 看来自己真的有点心急了,郭文画的话很明确,等到六个亿到位后,自己就是不动手,市长郭文画也不会放过欧阳志远的。欧阳志远毕竟是周天鸿的人。 郭文画微微的闭上眼,看来张兴强是要低头走到黑了。 昨天晚上,周天鸿指使市公安局副局长周茂航把张兴强的儿子、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还有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都抓了起来。 周天鸿这是在逼迫张兴强低头。 可是,张兴强反而更加顽固,不光拉下了新工业园的电闸,而且还拉下了几路市民的用电。 嘿嘿,斗吧,你们斗得你死我活,最好是两败俱伤,老子就有机会了。嘿嘿,我再添加一把火。 郭文画想到这里,他拨通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周天鸿正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一份龙海市供电系统的线路分布图。 张兴强看来要和自己抗争到底了,果然停了新工业园的电,而且还停了几路居民用电。 嘿嘿,张兴强,只要让我查出来你是故意停的电,就是告到中央,我也要把你弄下来。 嘿嘿,你的儿子和侄子都在看守所里关押着,我看你能硬撑多长时间。 电话的铃声响起。周天鸿一看是市长郭文化的号码。 郭文画这时候来电话干吗 周天鸿按下接听键。 “周书记,您好,我现在向你回报一下傅山工业园停电的问题。” 郭文画的声音带着愤怒。 “郭市长,停电的事,我知道了,张兴强在向我们示威。” 周天鸿一听郭文画和自己说的是停电的事,他知道,这是郭文画的工作。 “是呀,周书记,你说的对,张兴强是在向我们示威,我们市政府和市委,绝不能向张兴强妥协,周书记,我和你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上次,我们在建设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的时候,就因为工程问题,让张兴强拿了我们一次,我们吃了大亏,这次绝不能饶了他,我在想办法找张兴强故意停电的证据,只要找到证据,我们就可以告他,哪怕告到中央,我们也要告。” 建设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的时候,周天鸿还没有当上市委书记,只是龙海市的市长。经济技术开发区高科技工业园,就是在周天鸿的领导下建成的,那次被张兴强在暗中,狠狠的咬了一口,市政府吃了大亏。这是周天鸿的奇耻大辱。 现在,郭文画故意提起来这件事,来刺激周天鸿,让他和张兴强的争斗,更猛烈一些。 周天鸿一听郭文画在表示和自己站在一起,还以为他是以大局为重,一心为了工业园的建设而着想的。 “呵呵,好,郭市长,我等你的好消息,我们市委市政府能紧紧地团结在一起,还能怕张兴强吗” 两人又说了一些别的工作,挂断了电话。 欧阳志远回到傅山县和众人分别后,直奔县供电局后面的一个小树林,在那里找到自己昨天夜里安放的窃听接收器。 他快速的按下按钮,接收器里,立刻传来供电局长孙树堂呵斥别人的声音,这些声音,自己都没有用,当他找到十点半的一段录音后,欧阳志远兴奋的几乎跳起来。 接收器里的一段的对话,让欧阳志远如获至宝。欧阳志远在李大鹏那里要来窃听器,他连夜赶回到傅山,把窃听器装在供电局长孙树堂的办公桌下,再把接收器,撞装在办公大楼后面的树林里。 欧阳志远快速的把声音用手机录下来后,又放回原处。等自己回来,一定要多找到一些证据,拿倒张兴强。 欧阳志远开车来到县政府的办公大楼,直奔何县长的办公室。 当何振南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急声道:“志远,新工业园的电又停了,而且专供工业园的变压器,也烧坏了。”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这全是张兴强指使孙树堂故意停的电,那个变压器,也是他们故意烧毁的。” 何振南苦笑道:“我也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对他们毫无办法。” 欧阳志远道:“何县长,你听听这段录音。” 欧阳志远按下放音开关,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咔嚓” 欧阳志远关上手机,看着何振南。 何振南听完这段录音,神情狂喜,看着欧阳志远道:“是张兴强的声音,志远,你在哪里弄到的录音太好了,咱就拿这段录音,迫使张兴强给咱送电。” 欧阳志远苦笑道:“何县长,就是有这个录音,咱只能一时让他给咱送电,可是不能根本的解决问题,他想起来这件事,还是给咱停电,咱照样对他没办法。” 何振南皱着眉头道:“你有办法让他永远不敢给咱停电”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你害怕你的顶头上司吗” 何振南被问得一愣。 欧阳志远笑道:“就是,打个比方,你如果是张兴强,我让省电力能源厅的厅长给你下命令,不许你以后停电,你敢不听吗” 何振南眼睛一亮,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认识省电力能源厅的厅长王瑞国” 欧阳志远道:“不认识。”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饶了一圈子,竟然说不认识王瑞国,气的他差一点晕了过去。 “你这个小子,是越来越不尊重我了,逗我玩是吗” 何振南大声道。 欧阳志远连忙道:“可是,我认识他的儿子王俊青。” “什么你认识王瑞国的儿子”何振南又看到了希望。 “呵呵,我认识他的儿子,还知道,王瑞国有个女儿,被车撞的瘫痪在床,我要给她女儿去看病,看好了病,让他把张兴强调走。” 欧阳志远道。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还没见到病人,就有这么打的把握要是看不好呢” 欧阳志远苦笑道:“要是看不好,就只有用录音威胁张兴强了。” 何振南道:“纪委书记张建设已经查明,张兴强的三哥,就是你在口福烤乳羊饭庄打的那个猫儿乡的乡长张兴国,他涉嫌贪污扶贫款、私分退耕还林款,本来要双轨他的,如果你看不好王瑞国女儿的病,我就拿张兴国和你那个录音,威胁张兴强,让他送电。” 欧阳志远立刻道:“我可没有打张兴国,我早已学好了不再打人了,我是党员,党的干部。” 何振南呵呵笑道:“欧阳志远,你要不打人,太阳能从南边出来,昨天晚上,是谁暴打了张兴强的儿子张广阳和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而且还狂战十几个打手” 欧阳志远立刻道:“那啥我不打好人。” 欧阳志远到工业园安排好工作后,和江宗石、霍天成坐上飞机,直飞南州。 江宗石的施工队,留在工业园,继续施工。 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霍天成和江宗石的施工队,都自备有大型的发电机,并没有影响施工的速度。 他们的施工队,经常在野外作业,有时野外并没有电源,只有用发电机。 这让欧阳志远眼前一亮,他立刻让宋忠军定了几台发电机,给几个开始基建的施工队用。 欧阳志远这一去南州,竟然遇到了想不到的强劲对手,引起了滔天的大波。 三个人上了飞机后,霍天成的座位和欧阳志远的挨在一起。 霍天成看着志远道:“志远,你父亲让你给我看看身体,调理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霍叔叔,我给你看看。” 欧阳志远给霍天成诊脉。 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松开手道:“霍叔叔是旧疾,应该在小时候,身体受到极寒和酷暑的折磨,伤了元气,一直没有治愈,现在又被心火点燃,以至于多梦失眠,精神恍惚,血压降低。” 霍天成笑道:“你和你父亲诊断的一样,不错,正是你说的那样。” 欧阳志远笑道:“我给你开个方子,先用三副,然后我再给你调理,就能痊愈,我父亲教给您的打坐方法,不要停,对你们的身体很有好处。” 欧阳志远写了一个方子,交给了霍天成。 江宗石笑道:“志远,给我看看。” 欧阳志远给江宗石诊了脉,放开手,看着江宗石,小声道:“江大哥,没有大毛病,那方面要节制,你可有点肾虚了。” 江宗石脸色一红,小声道:“能治吗” 欧阳志远笑了笑,开了一个方子,递给江宗石道:“三副药。” “哼班门弄斧。” 一个不屑的冷哼在不远处传来。 欧阳志远一看,一个面色阴霾、三十左右的高傲男人,鄙视的看着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