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重点任务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二十一章 重点任务

欧阳志远把李大鹏介绍给众人。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李大鹏一听周玉海的介绍,内心也是震惊不已,眼神变得不可思议,看不出来,老大的能量,还真不小,竟然会认识这么多公安系统的人,以后自己少不了给他们打交道,这是一次不错的机会。 想到这里,李大鹏微笑着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来,为我们兄弟今天能在一起喝酒,咱们共同走三杯” 周玉海端着酒杯,站起身道。 按照龙海的酒场规矩,酒场一开始,就要连走三杯。 众人轰然叫好,六只酒杯在热烈的气氛中,碰到了一起。 几个家伙都是海量,一个小时内,六瓶山南大曲,被消灭的一干二净。 晚上九点钟,傅山县县长何振南来到了凤鸣湖小区的市委大院宿舍,拜访龙海市委书记周天鸿。 周天鸿偏头痛的老毛病,又犯了,老伴王正红正在用冷毛巾给周天鸿镇痛。这个偏头痛病,困扰了周天鸿很长时间了,跑了北京上海很多大医院,就是不见效果,疼起来很是要命。 保姆走进来,轻声道:“周书记,傅山县的何县长到了。” 赵天鸿点点头道:“让他进来。” 何振南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周书记半躺在沙发上,头上捂着一条毛巾,他知道,周书记有偏头痛的老毛病。 何振南连忙走到周天鸿的身后,伸出手,熟练地给周天鸿进行穴位按摩。 为了能缓解周天鸿的偏头痛病,何振南走访了很多老中医,最终在一位老中医那里,学了一手按摩穴位的手法。这套手法,虽然不能根治周天鸿偏头痛,但却能缓解剧痛的程度。 当何振南第一次替周天鸿按摩的时候,周天鸿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暖意。 何振南原来在古雪县任古雪副县长,通过周书记的推荐,来到傅山县任傅山县的县长 任何一位领导,都有自己的班底,在何振南任古雪县常务副县长的时候,他那处事稳重、干练、灵活、成熟和强势的性格,一下就被周天鸿相中。 两年的时间内,何振南由常务副县长,升迁到傅山县长,让所有的人,羡慕起来,有的人就是一辈子,都不能跨过这个半级。 这些,都是周书记给的,因此,不论什么事情,何振南一直站在周书记这一边。 “振南来了” 周天鸿闭着眼,沉声道。 “我来了,周书记” 王正红看着何振南给自己的老伴按摩,慢慢的退出了客厅。 周天鸿不再说话,微闭着双眼。 “周书记,我今天来,是向您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 何振南轻声道。 赵天鸿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何振南知道,周天鸿对自己近来的工作不太满意,特别是这次中药厂职工,集体到区政府上访的事件,让周天鸿更不满意。 何振南首先把今年的春播和夏收的工作要点,汇报了一下,话题就转到了这次中药厂集体上访的事件上来。何振南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向周天鸿说了一遍。 傅山县,属于沂蒙山系的前端,境内全是丘陵高山河谷,主要以农业生产为主,经济薄弱,工业不发达,是龙海市六县之中,最贫穷的一个山区。 企业中,主要是几个小型、但污染严重的水泥厂和铁矿厂。 中药厂是傅山县的一个国营老企业,已经有20年的历史,过去的经济效益,一直不错,但随着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中药厂的几个主打产品已经落后,再加上,管理混乱,机构臃肿,眼看着就要破产。 傅山县的高山峻岭之中,药材资源极其的丰富,满山遍野生长着野生的金银花、甘草、白菊、柴胡、山参,特别是山蝎、土鳖和野蜂蜜,更是傅山的几大特产 这些高品质的药材,质量极好,做出来的成品中药,疗效极其显著。 傅山山区,还有一个资源优势,就是不缺水。 水随山走,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很多清澈的泉水,竟然在山顶喷出,形成汩汩清澈的溪流,最后汇成一条激流,顺着山谷,狂奔而下,汇成大河,流入岩马湖。 就是这么好的基础条件,中药厂竟然面临倒闭的危险。 整个傅山县的领导班子,围绕着傅山的经济,分为两大系。以何振南县长的干部,一直坚持,以农业为主,来带动工业,重点发展经济作物的栽培和养殖业,来提高傅山县农民的收入。 整个傅山县,山高路险,交通很不方便,每到雨季,山洪爆发,道路堵塞,山上的很多经济作物,根本运不出去,全部烂在山里。 现在,市里标准的建设项目,崮山镇到傅山新城的崮龙公路,正在加紧修建,力争在汛期到来之前完工。这条公路竣工以后,大山里的山货、药材和桃、杏、花椒之类的果实,就可以很快的运出来,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 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县委书记王凤杰,却倡导工业为主的经济思路,他在这几年,积极倡导进行招商引资,但效果却不理想。 虽然建了几座水泥厂和铁矿石长,但经济效益都不理想,而且污染极大。 而几个老企业,包括傅山中药厂、崮山酒厂,傅山水泥厂,经济效益,日益下滑,都有三个月开不出来工资了。 这次中药厂的集体围堵县政府,背后肯定有人教唆鼓动,矛头直指何振南。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原来的前任县长王广忠,升迁到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和赵丰年的关系极好,所以,王广忠的班底,都跟了常务副县长赵丰年。 何振南和赵丰年虽然表面上客客气气,但新的争斗,已经开始,中药厂,就是一个开端。 市委书记周天鸿听着何振南的回报,沉默了好一会道:“现在主要抓住两点工作,第一,现在是初春,一年之计在于春,首先要抓好春播的准备,力争所有的春播农作物,按时下地。第二点就是崮山镇到傅山新城的公路,必须在汛期之前完成,这是市里重点的工程项目,到时,省里和市里的领导要亲自来验收,绝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您放心吧,周书记,这两项主要任务,我亲自去抓,一定按时完成任务。” 何振南知道,有时候,该表示决心的时候,还是要表示的。 周天鸿看着何振南道:“你们傅山的干部,缺少的是,一种冲劲,更缺少敢打硬仗,勇于开拓的干部,不能象一潭死水一样,该提的就提,该动的,就要动。” 何振南一听,冷汗下来了,他知道周天鸿对现在傅山县的干部,极其的不满,傅山县的经济,已经严重的拖了龙海市的后腿。同时,周书记在暗示,自己可以拿下一批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 现在官场之中的干部,脑子都用在了派系之间的争斗,和怎样升迁上面去了,真正做事的,又有几个 “周书记,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回去后,一定抓好您布置的两个重点任务。” 今天,何振南的按摩,并没有让周天鸿的头疼减轻,相反,右边的头颅,如同针扎一般的剧痛,周天鸿头上的冷汗,已经流下来了。 何振南看着周书记痛苦的样子,猛然想起,欧阳志远的针灸,不由得眼睛一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