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回到龙海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回到龙海

第一百九十三章回到龙海 欧阳志远再次被这个让自己几乎发狂的梦折磨着。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梦境和真实的感觉,让他的内心顿生警兆,他猛地一咬舌尖,一阵剧痛在口中传来,眼睛终于睁开了。 他感到一个的娇躯,在自己怀里,紧紧地依偎着自己,是那样的温暖,而自己的双手,正握着一对柔软的饱满。 欧阳志远只吓得魂飞魄散,他隐隐的知道,昨天自己终于喝多了酒,是月瑶把自己扶上车的,难道自己怀里是月瑶自己绝不能侵犯了寒月瑶。 欧阳志远低头一看,顿时呆住了。 朦胧的月光,透过了窗户,韩月瑶正红着脸,睁着一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羞涩的看着自己,眼中还有隐隐泪光。 而自己的手,竟然正拿月瑶那饱满高翘。 “月瑶” 欧阳志远连忙松开自己的双手。但月瑶一声嘤咛,火热的娇躯,再次贴了过来,双臂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红润的嘴唇疯狂的亲吻着自己。 “欧阳大哥我爱你欧阳大哥我爱你爱你。” 月瑶的呼吸极其的急促,眼睛开始迷离起来。 不,自己绝不能伤害月瑶,自己已经有了眉儿,不能做对不起眉儿的任何事情。 “月瑶,咱不能这样,月瑶,我不能害了你。” 欧阳志远再次咬住了自己的舌尖,剧烈的疼痛,让自己彻底的清醒过来。 “不,欧阳大哥,我爱你。” 月瑶流泪了,她的双手死死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不会松开,疯狂的亲吻着志远,快速的脱着自己的衣服。 欧阳志远觉得,自己就要爆炸力,如果不再阻止月瑶,后果不堪设想呀。 欧阳志远一指点在月瑶的昏睡穴上。 月瑶嘤咛一声,倒在自己的怀里。 欧阳志远连忙给月瑶穿好衣服,还好,自己的衣服还算整齐,没有干出什么事情来。 酒能乱性呀,以后,可不能喝这么多了。自己差一点伤害了月瑶。 天晴了,如水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射进来,远处传来机器的轰鸣声,工人们连夜抢修公路。明天塌方的路应该能修通了。 志远看了看表,四点半,天快亮了。 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熟睡的韩月瑶,脸红扑扑的,如同染了彩霞,漂亮极了。以后,自己又多了个妹妹吧。 新工业园已经开始建设了吧十个亿的投资,再加上各家投资商的建厂投资,建好工业园,大概要几百个亿,还好,自己这一趟南州,没有白来,解决了很多的问题。文王峪大桥能顺利恢复施工,整个傅山县的前期工作,就不会白费了。 欧阳志远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当早晨一楼阳光照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志远被憋醒了,睁眼一看,韩月瑶正用小手,调皮的捏着自己的鼻子和嘴巴。 “太阳照屁股了,小懒虫,快起床了。” 韩月瑶笑嘻嘻的大叫着。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很开心的样子,他的心里很难受,却又很高兴。韩月瑶虽然装着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还是那样快乐无忧的,但眼角还挂着泪滴。 “小丫头,你想憋死我,快起来,看看路修好了吗咱们好回龙海。” 欧阳志远大叫道。 “路修好了,你看,他们都在走。” 韩月瑶拉开窗帘。公路上,很多车,在慢慢的前行。 看样子,周铁山他们先走了,没有打搅自己。 “月瑶,洗脸刷牙吃早点,咱们也该走了。” 欧阳志远笑道。 两人忙完一切,辞别了店老板。欧阳志远给店老板留下了五百元钱,作为补偿钱和昨天的菜钱。 在大山深处开个小店,人家也不易呀。 上午十一点,志远的车,进入了龙海市。 几件事情办的不错,让欧阳志远的心情很好,越野车开在龙海市的街道上,他感到,龙海市在急剧的变化,市区内,又增加了很多的高楼大厦。还有些地方,在拆迁施工。看来,龙海市发展的速度不慢呀。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花鸟鱼虫市场的中医诊所。 远远看去,中医诊所的两层小楼,十分的漂亮雅致,店名的横匾已经挂上。 “宁静堂”三个漆黑的大字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呵呵,不错,朱文才应该从固山搬过来了吧。 欧阳志远停好车,和韩月瑶走下来。 “呵呵,欧阳大哥,你家的中医诊所,开张了吗好漂亮的小楼。”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还没开业,进去看看。” 欧阳志远说话间,走进了宁静堂,果然,圣手朱文才搬过来了,他的两个徒弟在忙碌着,外面两间宽敞的诊疗室,布置得很干净漂亮,再往里就是药柜,两个徒弟在忙着把中药放进药柜里。 一个徒弟叫张平,另一个徒弟,叫苏珊,是个女孩子。 苏珊抬头看到欧阳志远进来了,高兴的跳了起来,笑着道:“欧阳师叔,你来了,师父在和客人下棋。 欧阳志远笑道:“苏珊,中药都准备齐了你们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欧阳师叔,您刚去南州的第二天,我们就搬来了,就等您回来开业,师父进了几十万元的药材,我们这两天都炮制好了。” 苏珊笑嘻嘻的道。 苏珊说完话,一眼看到了志远身旁的韩月瑶,她看着韩月瑶竟然留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两只小耳朵上,竟然带着十几个小耳环,这让生活在山区的苏珊,十分的惊奇。 “呵呵,苏珊,这是你师姑。” 欧阳志远看着苏珊笑道。 “师姑,您好。” 苏珊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师姑,惹得韩月瑶哧哧的笑个不停。韩月瑶的年龄,还没有苏珊大。 韩月瑶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这样叫,会把我叫老的。” “哈哈,月瑶,你才十八岁,能叫老吗萝卜虽小,但坑在那里了,按照辈份,苏珊叫你师姑,是应该的,你不会向让苏珊叫你师妹,你喊我师叔吧。” “你个大坏蛋,我才不喊你师叔呢,你想占我便宜。” 韩月瑶说着话,恶狠狠的扑过来。 欧阳志远连忙就跑,两人来到客厅,就看到,朱文才正和一名男人在下围棋。 这名中年男人,竟然和朱文才一样,身穿长跑,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身材不是很高,脸色白净,很文雅的样子。 这时候的朱文才,正在苦思冥想,他的一条大龙,正被对方死死地困住。 朱文才的这条大龙,如果不能活着,朱文才这局棋就输了。 朱文才脸上的汗下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金丝眼镜的棋局,心里一惊。 好棋,这人的棋,布局十分的厚重,大局观极强,棋风却很犀利,竟然透出股股杀伐的气息,还带着一丝的诡异。 他对朱文才的这条大龙的绞杀,并不是咄咄逼人,而是环环入扣,慢慢的蚕食。 到现在,朱文才的大龙,竟然没有做出来俩眼。 围棋中的一块棋要想活,就必须有两个眼。 观棋如人。这个金丝眼镜的男人,绝不简单,可不是一般的人。 朱文才仔细的思考着,他知道,这条大龙已经没有出路了,他只有认输。 金丝眼镜的眼角,露出了一丝讥笑和得意。这丝讥笑,一下子破坏了这人儒雅的神情。 这点讥笑,没有逃过欧阳志远的眼睛,欧阳志远知道,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人他的双眼虽然文雅,但却透出一丝刀锋。 朱文才刚想认输,欧阳志远走了过来,拾起朱文才的一枚白棋子,一下点死了自己大龙中间的一块棋。 朱文才一看,本来就输的棋,又下了这样一枚臭棋子,中间的这一块棋子,竟然被自己的棋子点死,这下输的更惨。朱文才禁不住很失恼怒,正想发飙,但抬头一看,竟然是欧阳志远回来了。 “你志远,回来了你个臭小子,你下的什么臭棋把自己的一块棋点死” 朱文才恶狠狠地道。 欧阳志远示意他先别说话。 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正在得意,自己终于把对方的这条大龙绞杀了,这局棋又赢了,但猛然看到对方竟然下了一枚棋子,把自己点死。 他不由的一愣,但随即脸色大变,吃了一惊,眼角的肌肉一阵抽动,本来儒雅的眼神里,急剧的扭曲,透出一丝杀机。但这丝杀机,只是一闪,随即消失。 欧阳志远看到了这人眼里一闪即失的杀机。 这人一推棋盘,微微的叹息一声,抬起脸来,看着欧阳志远,脸上大喜,笑道:“高手,我输了。”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承让了。”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又看了被他点死的那一块棋,疑惑的道:“山泽先生,你怎么会认输” 山泽一郎微笑着把欧阳志远点死的那几枚棋子拿掉后,竟然有了做俩眼的点数。 朱文才看着这块被提掉的棋子,脸上顿时恍然大悟。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棋点死,竟然能救活这条大龙难道这就是至置于死地而后生吗 山泽先生朱文才称呼的这人,竟然是日本人 欧阳志远不认识山泽一郎,但欧阳志远在帝豪大酒店,暴打龟板的时候,山泽一郎就在不远处。 山泽一郎,可认识欧阳志远,但他仍旧装做不认识欧阳志远的样子。 “哈哈,志远,还是你厉害,这一招至置于死地而后生,真厉害,” 朱文才哈哈大笑。 欧阳志远为自己报了仇,一枚棋子就赢了三泽一郎,让朱文才高兴的差一点蹦起来。 “来,我和你们介绍一下。” 朱文才指着志远道:“这位是欧阳志远,宁静中医堂的真正主人。” 他又指着山泽一郎道:“山泽一郎,山田株式会社的随行医生。” 山田株式会社欧阳志远一听这个日本人竟然是山田株式会社的随行医生,心里不由得大喜,呵呵,好呀,老子正想找你们,嘿嘿,现在送上门来了。 自己接受的任务,就是要接近山田株式会社,看看他们投资的背后目的是什么。 想到这里,连忙握住了山泽一郎的手道:“您好,三泽先生,认识你很高兴,想不到,你的围棋下得这么好,朱先生都不是你的对手。” 山泽一郎一听欧阳志远这么说,微笑道:“惭愧,欧阳先生,您一枚棋子就赢了我,呵呵,还是你厉害。” 山泽一朗的中国话,说的很流利,看样子是个中国通。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我饿了,咱回家吃饭吧。” 山泽一郎本来想和志远下几局棋,现在一听人家要回家吃饭,就微笑着告辞。 欧阳志远把山泽一郎送出客厅,看着他的背影,皱着眉头。 “朱大哥,你怎么认识这个日本人”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道。 朱文才道:“前两天,我们刚搬来,山泽一郎从这里路过,这人很精通中医,是一位中医高手,我们就说了几句话,他很佩服我的医术,一心向我请教,呵呵,这几天,他一有空就来这里,找我喝茶下棋。” 欧阳志远一听山泽一郎精通中医,就看着朱文才道:“朱老哥,你和他交流的时候,只能谈论一般的药方,记住,我给你的所有秘方,一个字都不能在他面前提起,你看病开的药方子,属于秘方的,也不能让他看到,你明白吗”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说的很严肃,点点头道:“志远,我知道。” 欧阳志远道:“日本人盗取我们的东西,已经不少了。” 欧阳志远看着着装修的这坐两层小楼,笑道:“房屋的产权,过户了吗” 朱文才笑道:“所有的手续都办完了,这座小楼,现在就是你的了。” “朱大哥,走,回家吃饭,我爸爸妈妈准备好饭了。” 欧阳志远道。 “呵呵,志远,我这几天过的太舒服了,不给人看病,每天晚上,和你父亲下棋喝酒,你母亲在旁边弹琴,简直就是神仙过熟的日子,我终于可以放开量喝你父酿制的神仙醉和玉春露,你个臭小子,为什么不早让我来这里” 朱文才很恨的道。 “呵呵,朱大哥,你忘了吧,是谁不想离开崮山的我是开了条件,你才来的。” 欧阳志远苦笑道。 “嘿嘿那啥走吧。” 朱文才笑着道。 “月瑶,这是朱大哥,朱大哥,这是我妹妹韩月瑶。” 欧阳志远上了车,和朱文才介绍着。 “朱大哥,你好。” 韩月瑶笑着道。 朱文才苦笑着道:“志远,我都能做他爷爷了,你个臭下子,竟然让小丫头喊我朱大哥,这听起来太别扭了吧” 欧阳志远笑道:“朱大哥,是你当年硬让我喊你老哥的,我喊你老哥,你难道让我妹妹喊你爷爷你是不是输棋输的糊涂了” “呵呵,你个臭小子,当年和你认识的时候,还不是你手里的秘方把我引得我想要你手中的秘方,就只好吃亏,让你喊我老哥了,我现在到你家里,才发现,我吃大亏了,你说,我来到你家,你父亲和母亲的岁数比我小多了,我我竟然要称呼他们,你个臭小子,我这不亏大了嘛” 朱文才哭丧着脸道。 “嘻嘻嘻。” 小丫头韩月瑶一听,笑的前仰后合。 欧阳志远一听朱文才这样说,内心乐开了花。他的脑海里,立刻出现噘着一嘴白胡子的朱文才,尊称爸爸妈妈的样子,心里就想笑。 志远呵呵笑道:“要不,咱再改过来我叫你爷爷” “我呸。” 朱文才恶狠狠的啐了欧阳志远一口道:“你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玩说改就改” “那,你和我父亲怎么称呼你不会真的称呼我父母为叔叔婶婶吧” 欧阳志远忍住笑。 “呵呵,我们都互相称呼先生,哈哈” 朱文才也感觉到好笑。 月瑶笑嘻嘻的道:“好在没有乱套。” “哼,小丫头,辈份能乱套吗” 欧阳志远说完,也禁不住的笑起来 欧阳志远拨通了李大鹏的电话。 “大鹏,在家吗我在龙海,来我家吃饭。” 李大鹏就在自己的侦探所,他刚从外地回来,帮人家侦破了一件案子。他一听老大回来了,高兴的跳起来。 “哈哈,老大,回来了想死我了。我马上到。 李大鹏连忙走出自己的侦探所,开着新买的桑塔纳,快速的奔来。 欧阳志远把车直接开进了院子。还没有下车,就看到妹妹欧阳娜娜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道:““哥哥,想死我了,你都把我忘了我吧” 欧阳志远很长时间没见妹妹了,他连忙下车。娜娜早已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眼圈一红,眼睛湿润了。 志远感到心里很温暖,他微笑着拍了拍娜娜的小脑袋道:“我怎么能忘了我的好妹妹呢给,3。” 欧阳志远笑着把在南州买的一个3递给了欧阳娜娜。 “哈哈,3,好哥哥,谢谢。” 娜娜笑嘻嘻的接过3。 欧阳志远又拿出几张程琳琳带照片的签名,放在娜娜的面前道:“看看,这是什么” 欧阳娜娜一看,顿时惊叫起来。 “啊程琳琳的照片,还有她的签名我的天哪,哥哥,你太伟大了。” 欧阳娜娜本身就是程琳琳的忠诚粉丝,现在看到这么多程琳琳的亲笔签名照片,高兴的不得了,可以送给好朋友了。 韩月瑶和欧阳娜娜没见过面,想不到,欧阳大哥还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妹妹,看着哥哥和妹妹的感情这样好,她很是羡慕,她拿出来在万佛山上的很多照片,微笑着,冲着欧阳志远一晃。 志远笑呵呵的道:“娜娜,我给你介绍一位姐姐认识。” 欧阳娜娜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就看到极其漂亮的韩月瑶。特别是月瑶那一头火红的头发和每个耳朵上,都挂着十几个小耳环,很是前卫漂亮。 “娜娜,这是你韩月瑶姐姐,月瑶,这是咱妹妹娜娜。” 欧阳志远笑着道。 “我的天哪,月瑶姐姐,你真漂亮。” 欧阳娜娜一下子就抱住了韩月瑶的胳膊,看着月瑶火红色的头发,和漂亮的耳环。 “嘻嘻,娜娜,你更漂亮,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韩月瑶说话间,把他们和程琳琳在一起在万佛山上游玩的照片,送给了娜娜。 自己这里有内存卡,可以再洗几套。 “你你们竟然和程琳琳在一起游玩我的天哪还有哥哥,看,这张是程琳琳和哥哥一起照的相片,这怎么可能呀人家程琳琳可是当前台湾最红的玉女掌门人。” 娜娜一副打死自己都不相信的样子,可是照片上,几个人的表情是那样的自然、欢乐和无拘无束。 韩月瑶看着娜娜惊奇的样子,笑呵呵的道:“娜娜,这是真的,程琳琳是我的好姐妹,她要再来大陆,我来约你,让你和琳琳一起照相。” “真的月瑶姐姐” 娜娜把那些照片好象宝贝一般的抱在怀里。 “绝对是真的。” “哈哈太好了,同学们要是知道我和程琳琳在一起照相,绝对都会高兴的发疯。” 娜娜开心的大叫着。 几个人说着话,走向屋里。 还没走到房前,欧阳志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穿着傅山一中校服的漂亮小丫头。 “王雪怎么是你” 这小丫头,竟然是自己救助过的王雪,王雪怎么会在自己的家里 “欧阳大哥你你怎么在这里” 王雪的脸上露出了狂喜又羞涩的表情。 “呵呵,王雪,这是我的家。” 欧阳志远看着王雪道。 “我的天哪,哥哥,你认识王雪你们怎么认识的呵呵,太好了,省着我给你们介绍了。”欧阳娜娜笑着道 王雪看着娜娜道:“娜娜,想不到欧阳大哥,竟然是你的亲哥哥。欧阳大哥救过我,又治好了我病,他和萧眉姐姐还赞助我一万元钱,让我上大学,我很感激欧阳大哥。” 韩月瑶又看到一位漂亮的女孩子,这让月瑶很是高兴,娜娜连忙把月瑶姐姐介绍给王雪,并把那些程琳琳的照片给王雪看。 三个小丫头,很快的的成为好朋友。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微笑着走过来。 欧阳志远立刻跑过来,笑嘻嘻的道:“爸爸、妈妈。” 立刻和妈妈来了个紧紧地拥抱。 “呵呵,儿子,回来了。” 秦墨瑶疼爱的看着高大魁梧的儿子,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回来了,妈妈。” 欧阳志远说话间,又和爸爸拥抱了一下。 “好小子,上了电视了,一个人救了好几个人,不错,是我欧阳宁静的儿子。” 欧阳宁静很自豪。 韩月瑶也跑过来,小嘴很甜的叫着叔叔、阿姨,并把两人在南洲买的特产南州果脯、南州煎饼,拿了出来。 “朱先生,请进。” 欧阳宁静微笑着让着朱文才。 “哈哈,欧阳先生,真羡慕你呀,儿女双全。” 朱文才看着欧阳宁静道。 “呵呵,朱先生,我欧阳宁静的孩子,就是你朱先生的孩子,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志远,以后改口,叫朱伯伯。” 朱文才一生漂泊,无儿无女,在崮山镇碰到了欧阳志远,两人结成了忘年交,才有了一位真正的朋友。 现在,朱文才来到了龙海,看到欧阳宁静一家的温馨,他心里难免心酸。这一切,都让欧阳宁静看在眼里。 欧阳宁静知道,朱文才是一位君子,还有一颗善良的心,平时,只要是病人上门,病人有钱没钱,照样给病人治病。 这种悬壶济世的良医,不应该晚年凄凉,应该有个好的归宿。 欧阳志远一听爸爸的话音,就知道,爸爸的意思。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恭恭敬敬的道:“朱伯伯,我欧阳志远和妹妹娜娜,以后就是您的孩子,我们给您养老送终。” 欧阳志远这一句话,说的十分的诚恳。 欧阳宁静和欧阳志远这对父子的话,让朱文才大吃一惊,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两人竟然把自己当亲人看待,让志远称呼自己为伯伯,而欧阳志远要给自己养老送终。 朱文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漂泊了一辈子,孤独了一生,没有孩子,尝尽了苦难艰辛,现在终于有家了,而且有人给自己养老送终,这让朱文才鼻子一酸,眼泪流出来了。 “哈哈,朱老哥,走,咱进屋喝酒。” 欧阳宁静拉住朱文才,走向客厅。 这个场面,让韩月瑶和王雪的眼睛,湿润了。 “呵呵,王雪,你和娜娜怎么认识的” 欧阳志远看着王雪道。 “欧阳大哥,我们傅山一中,已经和龙海三中,结为对子学校,这两天,两座学校举行联考比赛,我和娜娜就认识了,我们成了好朋友。今天我们考完试了,娜娜又让我到她家里玩,想不到,那那是你妹妹,真是巧极了。” 王雪很感激的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那就在这里多住几天,你们好好说说话。” 志远笑道。 “谢谢你,欧阳大哥,我下午就回去,奶奶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王雪懂事的道。 “你身体,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自从送了药后,就没有时间再去。 “谢谢欧阳大哥,我身体很好了,她那天还说,很想你。” 王雪轻声道。 “那,吃过饭,咱们一起走,我送你回傅山,顺便看看你奶奶。” 欧阳志远道。 正说着话,一辆崭新的桑塔纳开了进来。 “哈哈,老大,想死我了。” 李大鹏停下车,哈哈大笑着走下车来。 “大棚,发财了,不错,买了新车。” 欧阳志远笑着道。 李大鹏跑过来,给欧阳志远来了个狠狠的熊抱。 “大鹏,我请你来,是想把咱家按上最好的防盗系统,包括东西厢房,记住,要万无一失的最好的防护系统和报警系统,能连接手机上的。” 现在,已经开始全民收藏热,所有的古董,价值都翻了几十倍,其中精品瓷器和书画,都翻了几百倍,父亲和自己当年买的那些小玩意,现在价格都不菲,再加上朱伯伯住在西厢房,他的那些保险柜里的好东西,每一件都价值连城,要做好保护措施,以防万一。 “哈哈,老大,找我,你是找对人了,我又开了家报警防护器材商店,正好进了一批器材,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防护系统,我给咱家装上,把系统连到你的手机上,同样,连接到文化街派出所的报警系统上,你看怎么样” 李大鹏道。 “呵呵,大鹏,不错,就这样定了,走,进屋喝酒。” 几个人说着话,走进了大厅。 “伯父、伯母,你们好。” 李大鹏连忙向欧阳宁静和秦墨瑶打招呼。 “呵呵,大鹏来了,快坐下,咱爷俩喝一杯。” 欧阳宁静笑呵呵的道。 李大鹏连忙给欧阳宁静、秦墨瑶、朱文才倒上酒,也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 三个小丫头不喝酒,她们吃饭。 “我的天哪,欧阳伯伯,你又酿出新酒了这是什么酒这么好闻” 李大鹏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大鹏,这酒叫玉春露,一会,你走的时候,我给你装一箱,带给你父亲尝尝。” 欧阳宁静道。 “谢谢欧阳伯伯。 几个人举起杯,共同喝了两个酒后。 志远分别给朱文才和爸爸端了两个酒。 这一顿饭吃的很温馨。 宁静堂要在三天后开业,欧阳宁静亲自看的日子。 主要坐诊,由朱文才,秦墨瑶也可以坐诊,欧阳宁静可以给把关,但出于过去的誓言,欧阳宁静还是不能给人看病。 宁静堂的宗旨,就是专看疑难杂症,为那些看不起病的老百姓看病,并不是全部不要钱。成本还是要收的,但要是真正的付不起药费,就会全免。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开着车,离开了龙海,直奔傅山县城。 王雪和韩月瑶两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车子到达傅山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欧阳志远要把王雪送回家,车子刚拐过一个岔路口,就看到前面围了很多人,一辆拉混凝土的罐车和一辆大货车撞在了一起。 拉混凝土的大罐子,都被撞掉了,混凝土倒出很多。 欧阳志远立刻停下车来,看看有没有伤员要救治,可是现场没有伤员,听人们议论,两个司机都伤的不轻,刚刚被拉走。 欧阳志远看着见,到处都是洒出来的混凝土,当他仔细的看着这些混凝土的时候,不由得大吃一惊。 混凝土,就是又沙子、水泥和石子,按照比例,混合而成的,可是,这个混凝土罐车倒出来的水泥混凝土,几乎没有水泥。 这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这是哪个水泥混凝土公司的这种混凝土能建筑楼房吗就是建成了,一定是豆腐渣工程,极其的危险。 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走进那个拉混凝土的车子,车门上写着:天源建筑集团。 天源建筑集团赵丰年的儿子,赵宗亿的公司不会这么巧吧 赵宗亿的公司,承建哪里的楼房这不是坑人吗先把王雪送回家再说。 欧阳志远不定声色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开车直奔西南旧城区。 来到王学雪家的时候,王雪的奶奶,正在家里忙碌着。她一看到欧阳志远和孙女王雪,还有一位漂亮的女孩子来看自己,顿时一把拉住了欧阳志远的手,再也不肯松开。 “志远呀,谢谢你来看奶奶。” 老人家掉泪了。 韩月瑶把给王奶奶卖的很多营养品,都拿了出来,还有两桶油,两袋面粉。 “王奶奶,您不要客气,身体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握着老人的手,轻声道。 “志远,自从你给我送来了药,我吃了后,感到病都好了,你还买这么多东西干吗” 欧阳志远笑道:“没买什么王奶奶。” 欧阳志远给老人家查看了脉象,还可以,恢复的不错。 韩月瑶给王奶奶留下了五百元钱。 王雪说什么都不要。 韩月瑶说是给王奶奶买东西补身子的,王雪才勉强收下。 欧阳志远辞别王雪和王奶奶后,开车直奔赵宗亿的天源建筑集团公司,看看他们的水泥混凝土,到底是怎么搅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