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父亲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八十二章 父亲

第一百八十二章父亲   “爸爸,我和志远去看您。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萧眉对着电话道。 “志远” 萧远山吓了一跳。 “我的未婚夫欧阳志远。”   当萧远山听到自己女儿口中说出志远的名字,他吓了一跳。 林志远的死,是萧远山心中永远的痛,这种痛,如同一根毒死,深深的扎进了他的灵魂。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看到女儿的照片,心里说不出的后悔。 这几年,他已经看透了官场里的一切,反而有一种淡然的感觉。明年就换届了,自己的年龄也到了,今年是自己在这个位置上的最后一年。 五年前,为了迁升,差一点失去了自己疼爱的女儿,失去了温馨的亲情。就是做到了这个省委书记的位置,自己快乐吗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割舍不断的温馨亲情,才是真的。 萧远山站起身来,走到女儿萧眉的房间,整个房间,被自己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每当他感到心痛的时候,他就走进这里,来打扫卫生,五年了,从来没有间断一次 墙上的照片,女儿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女儿,快回来吧。 萧远山拨通了萧眉的电。 当女儿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的时候,萧远山的眼睛湿润了,他的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当女儿说要带着自己的未婚夫欧阳志远来看自己的时候,萧远山的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 自己已经犯过一次错误了,让自己差一点失去了女儿,这次女儿不论带来什么样的女婿,自己都不会反对,只要她自己愿意。 欧阳志远女儿的未婚夫这个名字怎么有点熟悉这一阵子,这个名字,一直在自己的耳边萦绕。 萧远山的记忆极好,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傅山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那个年轻人,就叫欧阳志远。 龙海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在拜访自己的时候,提起过这个人,难道女儿带来的就是他 萧远山放下电话,走到了客厅。妻子魏海娟还没有下班。 能在山南省所有官员面前,纵横驰骋的萧远山,现在反而有点慌乱起来,虽然整个客厅被收拾的窗明几净,但他还是拿出拖把,又把客厅的地板拖了一遍。 家里没有请保姆,谁又能想到,萧远山在家里是一位很喜欢收拾家的父亲。 “眉儿,还要买什么吗”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神情有点紧张。 “噗哧”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僵硬的表情,笑道:“志远,不要买了,你不是给爸爸准备好了礼物了吗爸爸喜欢喝酒、喝茶、还喜欢下围棋,对了,你可不一定能下过我爸爸,爸爸可是业余六段的高手。” “眉儿,我就是能下过你爸爸,我有胆量赢他老人家吗呵呵。”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哼,小坏蛋,还算你聪明。” 萧眉疼爱的拧了一下欧阳志远的耳朵道。 “眉儿,你说,我见到你父亲,喊他什么” 欧阳志远握住萧眉的手。 “小坏蛋,我到你家里,喊你爸爸妈妈什么你不会忘记了吧” 萧眉抱住了欧阳志远的一条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那种温馨和幸福,让萧眉陶醉。 “就喊爸爸吧,呵呵,这次来南州,多了一个爸爸,两个妈妈。” 志远呵呵笑道。 萧眉抬起漂亮的睫毛,看着欧阳志远道:“小坏蛋,怎么会有两个妈妈” “冯姨。” 欧阳志远笑道。 萧眉的眼里顿时露出了浓浓的亲情,她看着志远道:“志远,咱以后要把干妈当亲妈妈孝敬,她老人家无依无靠,没有亲人,她把我一直当亲女儿看待,这几年,天信药业,都是干妈一个人给我打理,我要给干妈养老。” 萧眉的眼睛潮湿了。 志远拍了拍萧眉的脑袋笑嘻嘻的道:“眉儿,我早已把干妈当成亲妈妈了,等干妈退休后,我就把她接到龙海,和我父母住在一起,让他们看好他们的孙子。” “他们的孙子” 萧眉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 “咱们的儿子呀,傻丫头。” 志远呵呵笑着。 “小坏蛋,饶弯是吧。” 萧眉的脸色红红的,抱着志远的胳膊,伸出手,抚摸着志远宽厚的胸膛,幸福极了。 “志远,你知到干妈给你的那张卡里有多少钱吗” 萧眉抬起脸来,看着志远。 “不知道,可能不少吧,只是见面礼。”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 “干妈就只有这一张卡,她在天信药业的股份是百分之十,天信药业每年的分红,干妈能领一个亿,我敢肯定,那张卡里,有五个亿。” 萧眉轻声道。 “我的天哪,五个亿,不可能吧”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不可能你知道天信药业的抗生素在全国占多大的份额” 萧眉自豪的看着欧阳志远。 “占多少” “最低四分之一。” 萧眉微笑着道。 “这么多呀。” “哼,你以为天信药业进入500强,是混进去的吗” “眉儿,这卡我不能要,还是还给干妈吧,这是她的养老钱。” 欧阳志远道。 “拿着吧,这是干妈的一片心意,你说过,要把干妈当亲妈看待,记住你说的话。” 萧眉娇嗔的瞪了志远一眼。 “那好吧,整好,我正想在傅山一中学,设立一个救助贫困生的基金会,我以干妈的名义,设立吧,就叫:冯秀梅救助贫困基金会,先拿出一个亿。” “很好,干妈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咱们天信药业扶贫基金会,就是干妈设立的。” 萧眉道。 “干妈的内心真善良。” 越野车开到环境优雅的省委宿舍大院,执勤的武警拦住了去路,越野车上没有通行证。 萧眉已经五年没来这里了,执勤的战士,不知道已经换了多少次了。 “同志,请问你找谁” 一个战士敬礼问道。 “这里是我的家,我来看父亲省委书记萧书记。” 萧眉回答道。 欧阳志远从来没有问过萧眉,她的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刚才来到省委宿舍大院的时候,欧阳志远就吓了一跳,就想,难道萧眉的父亲在省委工作 现在一听萧眉说来看她的父亲省委萧书记,内心不由的大吃一惊,心脏狂跳。 我的天哪,眉儿的父亲,竟然是省委书记萧远山 虽然欧阳志远有种预感,眉儿的父亲,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但却没有想到,自己老丈人的位置,这样高。 这个战士疑惑的看着眼前漂亮的女子,心道,自己在这里执勤一年多了,没听说过萧书记有一位女儿呀 “请您等一下好吗我打电话询问一下。” 那位战士很负责的道。 “好吧,你求证一下。” 萧眉苦笑着道。现在自己的家,竟然进不去。 那位战士把电话打到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家里,萧远山一听女儿来了,连忙对着电话道:“是我的女儿,给他们办好通行证。” 那位战士快速的给萧眉办好通行证,递给萧眉。 欧阳志远在萧眉的指引下,开向自己的家。看着自己熟悉的一草一木,萧眉的心里竟然有点说不出的慌乱。 “眉儿,那个啥,你父亲,是萧书记”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是的,我父亲就是省委书记萧远山,志远,咱们相爱,和我父亲的地位无关,我们认识的时候,我们都是平等的,都是医生,我知道,你爱我,没有任何的外力因素,和我爱你一样。” 志远点着头道;“是的,眉儿,我知道这些,呵呵,你就是国家主席的女儿,我照样娶你,照样爱你,没有任何改变。” “谢谢,志远,我们的爱情,没有掺杂任何的世俗因素,志远,我很幸福,志远,我爱你。” 萧眉说着话,把头靠在了志远的肩头。 志远伸出了手,握住了萧眉的小手,轻声道:“到自己的家,还紧张吗” 萧眉感到志远的手传来阵阵暖意,让自己慌乱的心神,慢慢的平静下来。 到了,到了。 这颗小槐树,已经长的很粗了,自己离开的时候,还是一棵小树。旁边的那颗桃树,开的正艳,很多的蜜蜂在勤劳的采着花蜜。 萧眉终于看到了自己家里的那座小楼。 萧远山接完战士的电话,慢慢的走出客厅,越过小院子,站在门前。他抽出一支烟,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 “那是爸爸。” 萧眉透过车窗,看到爸爸就站在门前,看着自己。 他老人家的身板,还是那样的挺直,只是,头上多了一些白发。 萧远山也看到了窗户后面的女儿。 他的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欧阳志远停下车,萧眉打开车门,快步走向父亲。 没有变,女儿还是那样的漂亮,眼里透出浓浓的爱意。 “爸爸” “眉儿” 五年的分别,时间已经让父女两人的隔阂,消失的无影无踪。父女两人紧紧地拥在一起,两人的眼睛都湿润了。 “爸爸,您还好吗” 萧眉忍不住伸手抚摸着父亲斑白的鬓发。 “爸爸还好,就是想你。” 萧远山看着女儿道。 “进家吧,那个谁” 萧远山转过身来,看着欧阳志远,微笑着。 “爸爸,这是欧阳志远,志远,这是爸爸。” 萧眉抹去眼泪,笑着给两人介绍着。 欧阳志远看着眼前这位头发花白的山南省第一把手,他恭恭敬敬的叫道:“爸爸,您好。” 萧远山一愣,看了萧眉一眼,女儿正微笑着点点头。 萧远山笑了。 “唉,好孩子,进家吧。” 欧阳志远拎着礼物,和萧眉,跟在萧远山身后,走进了这座小别墅。 萧眉看着自己熟悉的院落,那一盆盆君子兰,正在争奇斗艳,心里很是激动。 这几盆君子兰,还是自己给父亲买的。 “爸爸,这几盆君子兰,您养的真好。” 萧眉微笑着道。 “这是你买的,你不在家,所以呀,爸爸每天给他们施肥浇水。” 萧远山看着君子兰道。 三个人走进年客厅。 “志远,坐吧。” 萧远山要去给志远倒水。 但萧眉早已把水壶拿了过来。五年了,房间的设施,一切都没有改变,父亲还是原来的那样,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 “爸爸,您喜欢喝茶,我给你带来傅山的新茶,您尝尝。” 志远从包里拿出两包谢抗日送给自己的新茶,恭恭敬敬的递给自己的岳父。 萧远山接过茶叶,笑着道:“谢谢志远。” 萧远山打开茶叶的包装,一股淡雅的清香,飘进了他的鼻子。这种清香带着一种清新,竟然还带着一丝灵泉的气息,沁人心扉,让人精神一震。 “志远,好茶,这种茶一定是生长在灵泉的旁边,而且是雨前的第一次冒出来的嫩牙,清香怡人,不错。” 萧远山一辈子就喜欢三样,喝茶、饮酒、下棋。 这三样,他都是高手。 这种纯天然的野茶树,一般都有几百年的树龄,又生长在泉水边,吸收了无数年的日月精华,本身就带着一种灵透的清香,通过纯手工炒制,这种茶叶,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萧眉给父亲冲好茶,那种沁人心肺的清香,立刻弥漫了整个房间。 萧远山微微的呡一口,顿时口生香津,一股清香刹那间弥漫了自己整个五脏六腑,全身通泰,如同沐浴在三月春风里一般。 “好茶好茶” 萧远山呵呵笑着。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眼里的笑意盈盈的,如同春水。 “爸爸,萧眉说您喜欢下棋,正好我有一套老棋具,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送给您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拿出几样东西。 萧眉在路上,就听志远说,要送给父亲一件礼物,但一直不知道是什么,想不到,志远要送给父亲一套棋具。 萧远山一听志远要送给自己一套老棋具,微微笑道:“志远,你也喜欢下棋” “爸爸,我只是会一点,和你相比,就怕不行。” 欧阳志远的棋风,就如同他的武功一样,极其的犀利,布局大气周密,下子环环相扣,而且速度极快。 父亲和母亲两人联合起来,都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 围棋高手兼中医圣手朱文才,每次和欧阳志远下棋,都是在最后功亏一篑,每次都输不到半个子,结果,欧阳志远从他手里赢了很多宝贝。 当欧阳志远打开包装的时候,就是省委书记萧远山,也不禁吃了一惊,为之动容。 两个一黑一白,宝光四射的漂亮玉质小罐子,盛满了黑白玉质棋子,每一枚棋子圆润饱满,晶莹剔透。 这两个小罐子,竟然是两块名贵的白玉和墨玉雕刻而成,每个玉罐上,盘着两条张牙舞爪、尾巴狂卷的赤龙。做工极其精湛考究,古迹斑斑,上面的包浆,如同抹了油一般。 当萧远山的目光落到棋盘上的时候,他再次震撼了。 整块棋盘竟然是一大块绿意逼人的碧玉雕刻而成,纵横线条,全部错金。整个棋盘如同镜子一般的光滑,照人的影子,透出一种古朴的悠远气息。 萧远山知道,这套围棋的棋子、棋罐和棋盘,年代久远,从做工和包浆上来看,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古物。 这套棋具,价值连城呀。志远怎么会有这样一套宝贝。 “好东西,志远,不错,这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宝贝,你怎么得到的” 萧远山拿过棋盘,棋盘刚一入手,一种温润清凉的感觉,就传到掌心。 “爸爸,我的一位朋友,是位老中医,他救了人家的命,那人家给钱,他不要,人家就送了他这套棋局。我的老友和您一样,就是喜欢下棋,呵呵,他从来没有赢过我,这套棋局,是我在一次下棋的时候,赢过来的。”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萧眉看到两人谈的投机,就去了厨房,开始准备饭菜。 “呵呵,志远,咱们下一局如何。” 萧远山笑道。 “好呀,爸爸。” 第一次见面的翁婿两人,立刻摆上了棋阵。 欧阳志远是小辈,执黑先走,萧远山执白。 萧远山的棋风,比欧阳志远还要大气厚重,落子沉稳,布局很是周密。 刚一开始,两人各自布局,并没有发生厮杀。 棋风如人。萧远山看到志远的布局,眼里露出来惊奇的神情。 不错,志远的年纪很轻,而棋风,竟然和自己很相似,大局观极其的明确,并不看重一城一地的得失。 不错,很好。 十分钟后,大布局已经完成,但两人还没来得极厮杀,大门外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 萧远山一听,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他知道,妻子魏海娟下班了。 萧远山已经把女儿和欧阳志远要来看自己的事,打电话告诉给了魏海娟。 魏海娟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五年前,魏海娟为了萧远山的升迁,强制萧眉嫁给楚浩南,结果引起萧眉的拼死反抗,最终导致母女关系的破裂,萧眉离家出走,和林志远远走龙海。没想到,楚浩南暗下毒手,找人开车撞死了林志远。 萧眉的离家出走,让魏海娟十分的恼怒,就是她听到,萧眉在龙海又找了欧阳志远,这个女人还不死心,竟然开车直扑龙海,要带回萧眉,如果不是萧眉撒谎,说是自己怀孕了,魏海娟还是不会放过萧眉的。 魏海娟停好车,走进大门,一种说不出的烦躁缠绕在心间。 死丫头今天回来,回来干嘛老娘的脸都让她丢尽了,竟然跟人私奔,让自己五年来在单位都抬不起头来,让对头在背后议论。 今天竟然有脸回来,就是一辈子不回来,老娘也不想她。 魏海娟刚走进院子,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在和老头子下棋,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一声冷哼,一步跨进客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