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再上天柱峰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七十三章 再上天柱峰

欧阳志远来到朱文才的药铺的时候,就看到很多的人围在门口。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呵呵,朱老哥的生意不错嘛,这么多人来看病 欧阳志远慢慢走进药铺,就看到一位面色枯黄的老人,躺在担架上,胸口还在剧烈的喘息着,看来病得不轻。 欧阳志远喊了一嗓子,就看到,朱文才和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儒雅中年人,走了出来,那中年人的脸上,还有泪痕。 “呵呵,志远,我正想给你打电话,有位病人,你给看看。” 朱文才苦笑道。 那位中年人,本来认为,朱代夫介绍的是绝对是一位德高望重、留着花白胡子的老中医,但眼前站着的竟然是一位年轻人,这让他迟疑了一下,眼里不由得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朱文才看着这位中年人竟然没有主动的向欧阳志远见礼,脸色一冷道:“你母亲的病,就靠这位大夫的了,你还不快去见礼” 朱文才自己,对欧阳志远极其的尊重,自己很多医术和药方子,还有针灸,都是欧阳志远传授的,眼前这个中年人,竟然有眼不识金镶玉,这让朱文才很是不满。 朱文才知道欧阳志远有一套能激发人内部潜能和生机的针法,这种针法要靠强大的内力来支持,可惜自己不会武功,学不会这种针法。 这位老太太本身灯枯油尽,如果想治好她的病,必须要激发她的内部潜能合成生机,然后,再用药物慢慢的调理,老人还能活个五六年没有问题。 中年男人一听朱代夫这样说,连忙上前鞠了一躬道:“恳求先生,救我母亲一命。” 欧阳志远早已看到,这位中年男人,不相信自己的医术,心里不由得好笑。这个男人身后,竟然带着保镖,一定是一位成功人士。 欧阳志远点点头,看着剧烈喘息的老人和她蜡黄的脸色,眉头皱了皱道:“你母亲住院已经快有两年了,身体太虚了,任何一位有经验的中医大夫,都不敢下药对吗” 中年人脸色一变,连忙点头道:“大夫,您说的不错,我母亲已经住院将近两年了,全国的所有大医院,我都跑过来了,我母亲的病反而越治越重,到后来,药物已经不起任何作用,而中医大夫没有一个人敢开药方的。我霍天成求求你了,救救我母亲吧,来世做牛做马,我霍天成都愿意。” 中年男人说着话,猛地跪下。这人竟然姓霍。 霍天成看到,这位年轻人还没有看脉象,就能知道母亲住院两年,而且中医大夫都不敢开方子,看来,这位年轻人的医术,确实高超。 霍天成连忙跪在地上,恳求欧阳志远救治自己的母亲。 欧阳志远道:“起来吧,我也不一定能治好你母亲的病,我先看看。” 霍天成连忙给欧阳志远搬过椅子,放在母亲的床前。 欧阳志远坐在椅子上,把手指搭在了老人的手腕上。 老人的脉象极乱,全身已经了无生机,几乎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 “你母亲受了风寒,还受了湿热,冷热交替,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伤害,你母亲跑了太多的地方,忧心加上劳累,久积成疾。”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 霍天成一听眼前的大夫,一下子就能看出母亲的病因是,跑了太多的地方,忧心加上劳累,久积成疾,顿时对欧阳志远更加佩服。 “我和我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到火车站里玩,不小心上了一列火车,不认识回家了。当时,母亲几乎疯了,她靠乞讨要饭,走遍了整个中国的大江南北,来寻找我们兄弟俩。这一失散,就是四十年。我们兄弟俩,被好心人收养,而且还帮助我们寻找母亲,两年前,我们终于找到了母亲,但母亲为了寻找我们,受尽了磨难,可是,她老人家的身体却垮了。大夫,求求您了,我活了这么大,还没有真正的孝顺母亲,求求您治好我母亲,你要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 霍天成再次跪倒在地,泪流满面。 欧阳志远对霍天成的孝心很是感动。 “志远,能下药吗老人家的身子骨,太虚了。是药三分毒,老人家的身子能经受得住吗”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道:“身体虚,我可以用针灸来补虚,激发老人的生命潜力和生机,但是老人的寒火和热寒,已经伤了五脏六腑,君药、臣药和佐药互相矛盾,确实不好下药,让我好好的想一想。” 霍天成一听这位年轻的大夫有希望能治好自己母亲的病,心头狂喜,但又听到说不好下药,眼泪再次流下来。所有看热闹的人,一听欧阳志远能治这位老太太,顿时都跟着高兴。 这位老人家,竟然经历了40年失散儿子的痛苦折磨,现在找到了儿子,身体却又不行了,真是可怜呀。 欧阳志远闭着眼睛,慢慢的思索着。 猛然,自己胸口上,瓷瓶里的银背金翅蜈蚣,在瓶子里动了起来。 欧阳志远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一丝笑意,在嘴角露出。 呵呵,有了。 朱文才和霍天成看到了欧阳志远嘴角的那抹笑意,两人的内心都是狂喜,他们知道,欧阳志远想到办法了。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道:“我先用针灸,给老人家补虚,激发她的潜能和生机,现在却不能下药,如果强制下药,老人家怕受不了药力。我下针后,你们带老人家回家,在家里,给老人家喂家乡的小米红枣稀粥,记住了,一定是老人家出生地的小米和红枣。三天后,等老人的身体恢复一点生机,你们到傅山县政府找我,我再给老人下药。” 霍天成连忙道:“一定按照大夫你的话做。” 欧阳志远看着门外的人道:“呵呵看热闹的,都退出去吧,我要给老人家下针了。” 门外看热闹的人们,纷纷离开。 朱文才吩咐自己的弟子,把门帘和窗帘都放下,再把门关好。 欧阳志远取出银针,慢慢仔细地给银针消毒。 “把病人抬到里屋去,朱老哥和霍大哥跟进来,其余的人,都在外间屋等着。” 欧阳志远说完话,把消完毒的银针拿进里屋。 那四个年轻人把老人家抬到里屋,又退了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道:“病人不忌讳大夫,你是你母亲的儿子,应该没有什么,你解开你母亲的衣服,我下针。” 欧阳志远道。 霍天成点头,走到母亲的面前,轻声道:“妈妈,我要解开您的衣服,大夫给你扎针,等您的病好了,咱母子俩,再好好的说话,我要好好的孝敬你老人家。” 老人迟疑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儿子,流着泪坚强地点了点头。 霍天成把母亲的上衣,轻轻的解开。 老人家已经骨瘦如柴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给老人家穴位消完毒。十指如风,一根又一根的银针,扎进了老人的穴道。 朱文才默默地记着欧阳志远的针法和手势,以及下针的角度。 不一会,二十多根银针已经下完。 随着欧阳志远的银针起了作用,老人的脸色,渐渐有了一丝的红润,喘息声没有过去剧烈了,发闷的胸口渐渐变得畅快。 老人的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过去那种灰败绝望的眼神消失了。她看着自己失散的儿子,眼泪再次流下来。 “妈妈,你你感到好一点了吗” 霍天成激动万分,一下子紧紧地抓住母亲的手,眼泪哗哗流下。 欧阳志远道:“病人不能太惊喜,你母亲的病,平时太多的忧伤,在找到你们的时候,又是狂喜,最终伤了内脏,要让老人家不能激动,不能生气,更不能受凉,你要记住。” “谢谢大夫,我一定记住。” 霍天成连忙道。 银针要在15分钟后才起针。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四肢,看着朱文才道:“朱老哥,我想请你帮忙。” 朱文才还沉醉在欧阳志远刚才下针的手法和针法之中。 欧阳志远说了两遍,朱文才才听到。 “呵呵,志远,要我帮你什么忙”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道。 “朱老哥,我想在龙海开一家中医诊所,专门给那些看不起病的百姓治病,我想请你出山,在那里坐诊,不知道你愿意吗”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道。 朱文才一听,吓了一跳,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志远,我知道,医者父母心,你的心地善良,但越是疑难杂症,用药就越贵,你能有多少钱药费怎么算你就是有千万家财,我敢保证,一年后,你就是个穷光蛋。” 旁边的霍天成一听,对方要开一家中医院,给看不起病的老百姓看病,他的眼里,立刻露出了敬佩的眼神。 这位年轻的大夫,心地真是善良呀。 “呵呵,药材费,你不要问了,我向朋友筹集,让他们赞助。” 欧阳志远道。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面有难色,迟疑着道:“志远,你也知道,我一个人自由懒散惯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呵呵,要是坐了你的诊所,还不把我憋死,再说了,穷人看病,我可以不收钱,但富人看病,我可是要的很多,这你是知道的。” 欧阳志远知道,朱文才极其喜欢古董,他那十几个保险箱里的宝贝,全都是给富人看病,打劫而来的宝贝。 “呵呵,朱老哥,你到了龙海,还可以这么做。”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还是不行,老哥我喜欢游山玩水,自由惯了,一年要在深山老林里过上半年,怎么能受到你的约束不行,我不去。” 朱文才这下,一口回绝了。 欧阳志远再怎么说,朱文才就是不答应。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心道,你个老家伙,我就不相信你不上套。 “嘿嘿,朱老哥,你知道,我的医术是跟谁学的吗” 欧阳志远笑道。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跟你父亲学的吗” 朱文才大声道。 “嘿嘿,我父亲也答应在诊所坐诊,而且他的针法,比我还要精通,他老人家,还有很多的古老神秘的药方,他更欢喜欢酿制神仙醉,他收藏的古董,并不比你差,你要不去看看” 欧阳志远嘿嘿坏笑着。 朱文才有三个极大的爱好,一个就是喜欢搜集古老的药方,第二就是喜欢喝酒,更喜欢喝欧阳志远的神仙醉,第三个爱好就是搜集古董。 朱文才早就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是他父亲教的,更知道欧阳宁静会酿酒,还搜集了大量的古董。 虽然那个年代很穷,但是,那时候的瓷瓶子、瓦罐子,人们都认为是封建的东西,而在施工中,挖出来古墓里的东西,都认为是死人的东西,不吉利,没有人要。所以,现在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瓷器,在那时候,都没有人要,很多都立刻被砸碎,就是有人偷偷的拿到街上去买,也就几角钱。 我记得小时候,在河道里吃土方,大人们挖出来一个盛满铜钱的明代青花大瓷罐子,上面画满青色和红色的色彩,人们当时都认为铜钱能卖钱,立刻抢夺起来,一个人一锤就把那个画满青色和红色的色彩大瓷器罐子打碎,疯抢铜钱。 到现在终于明白了,那个大罐子,很可能就是现在最值钱的青花釉里红瓷罐,现在要价值几千万呀。 可惜当时人们都认为铜钱值钱。结果,打碎了价值几千万的瓷罐子,抢走了一块钱一个的破铜钱。 欧阳宁静那个年代,一个瓷罐子,也就5角钱。就是欧阳志远上中学的那个年代,人们还不知道古董是可以不断升值的好东西欧阳志远受到了父亲的影响,他却懂得很多鉴赏古董的办法,因此,欧阳志远手里有几角钱,他却不舍得买根油条吃,而是偷偷地买些翡翠玉器和瓷器。 最让欧阳志远开心的是,他花了一块二毛钱,买了一对明代黄花梨的太师椅。 现在可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龙海市,在古代,就处于运河的岸边,黄河故道,和江南富裕的城镇搭界,是古代山南和江南之间最大的贸易重镇,特别是明清时期,龙海市极其繁华。 所以,民间存着大量的国宝。 朱文才一听欧阳志远的父亲欧阳宁静要在那里坐诊,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 欧阳志远这小子,老是拿古代的秘方,交换自己的古董。他的几个保险柜里的好东西,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被欧阳志远洗劫一番。 “呵呵,志远,那个啥,我还是去吧。” 朱文才终于心动了。 “呵呵,好的,等房子和手续办好了,我亲自来接您。”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这时候,时间到了,欧阳志远给病人起了针。 老太太的神情比刚进来的时候要好多了,脸色恢复了一点红润,不再那样蜡黄,喘气也不是那么剧烈。 霍天成看到母亲在两年来,第一次出现好转的兆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一把拉住欧阳志远的手,使劲摇晃着。 “谢谢你,欧阳大夫。” 欧阳志远笑道:“救死扶伤,是我应该做的,记住我给你说的话,三天后到县政府找我,我给老人家下药。” “好的,欧阳大夫。” 霍天成说着话,伸手掏出笔,签了一张支票,双手捧到欧阳志远前面道:“欧阳大夫、朱大夫,谢谢你们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们务必收下。” 欧阳志远笑道:“没给老人家抓药,只是针灸,药费就免了吧,就当我们交个朋友。” “那怎么行欧阳大夫,您这几针,可救了我母亲的命呀,是您给了我母亲的第二次生命,给了我能孝顺母亲的机会,这钱请你一定要收下。” 霍天成诚恳而坚决的要让欧阳志远收下那张支票。 欧阳志远道:“霍大哥,我说了不能收,就是不能收,你如果再给的话,老人家的病,我就不看了。” 欧阳志远沉下脸道。 霍天成一看欧阳志远沉下脸来,知道欧阳志远是真的不收。 这在物欲横流的年代,能有这样的大夫,这让霍天成很是感动。 他猛然想起,欧阳志远不是要筹集资金到龙海开中医门诊吗给那些看不起病的老百姓看病吗 “欧阳大夫,这张支票,我就不收回去了,先交给你,你不是要筹集资金到龙海开中医门诊吗你可以成立一个救助基金会,筹集资金买药,给穷苦百姓看病,这笔钱,就是我的赞助,我可不是给你的,我是给龙海的穷苦百姓看病的。” 霍天成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一听霍天成这样说,心里也是很感动,看着霍天成那真诚的目光,欧阳志远接过那张支票道:“那我就谢谢霍大哥了。” 当欧阳志远看到那张支票的数字时,吓了一跳。 一百万。 我的天哪,这么多。 “欧阳志远忙道:“霍大哥,一百万是不是太多了” 霍天成道:“欧阳大夫,我就是拿一个亿,能买回我母亲的命吗是您救了我母亲,让我受了一辈子苦的母亲,能在我面前,享受我的孝敬,再说,这钱是给龙海老百姓的。” 欧阳志远一听霍天成这样说,连忙道:“霍大哥,我替龙海的老百姓谢谢你了。” “呵呵,欧阳大夫,不用谢,这是我的名片,你以后到南州,有什么事,找我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接过名片一看,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山南电能集团董事长霍天成。 我的天哪,山南电能集团,可是全国有名的几大电能集团公司之一,他们的下属单位,遍布全国。 “呵呵,原来是霍董事长,失敬呀。” 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欧阳大夫,我还是喜欢你叫我霍大哥,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霍天成哈哈大笑道。 霍天成两年没有这样哈哈大笑了。他高兴极了,母亲的病终于能治好了。 “好的,霍大哥,你以后叫我志远吧。” 欧阳志远笑道。 “好的,志远,我三天后,带着母亲来找你。” 霍天成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心中一动,霍天成绝对是一位光明磊落的男人,傅山新工业园的电器铺设和电厂,可以交给他们来完成。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道:“霍大哥,南州距离傅山太远,老人家已经不能再忍受一路的颠簸了,三天后,我正好有事要到南洲去一趟,我顺便给老人家看病吧。” 霍天成一听,欧阳志远说的话,也是实情,自己母亲的年龄大了,这一路实在太远,欧阳志远能到南洲,当然再好不过。 “呵呵,志远,大哥我就谢谢你了,我在家里打好酒,等着你,一定要和你好好的喝一杯。” 霍天成笑道。 “好的,霍大哥,三天后,我一定到南洲。” 两人的手们紧紧的握在一起。 朱文才和欧阳志远亲自把老人家送到车上。 望着远去的商务车,朱文才笑道:“志远,我发觉你交朋友太快了,一百万到手了,还交了一个大集团董事长的朋友,还是你厉害。”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道:“呵呵,这一百万又不是给我的,我送给你了,全部用来采购药材,你就准备搬家吧。”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那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塞进朱文才的手里。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苦笑着道:“我怎么感觉,有点上了贼船的味道”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知足吧你,我给你一百万,你可以随便花。” “你个小东西,随便花,那是在买药材,费时费力,你以为是在大街上购物,有快感反正你哄我上了你的贼船了,你说,我在这里多自由,我干嘛答应放你个小东西我这不是找罪受吗” 朱文才恨得牙根疼。 “嘿嘿,不想去现在后悔还来得极,我又找到了几个古老的药材配方,功能可以让人容颜不老。” “容颜不老我呸,你就吹吧你还不如说你找到了长生不老的药方了。” 欧阳志远的电话铃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是韩月瑶的。 “欧阳大哥,你在哪里” 韩月瑶的声音着急,几乎要哭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小丫头,我就在崮山镇,你不是陪着程琳琳在拍崮山风光片吗你怎么了” “太好了,欧阳大哥,程琳琳摔着腿了,你快来,我们就在天柱峰上面,要快呀。” 韩月瑶终于哭了出来。 程琳琳可是台湾当前最红最火的玉女掌门人,就是香港的林莲莲,也赶不上程琳琳的人气,要是程琳琳有个什么闪失,还真不好办,再说,自己打算让程琳琳拍美容养颜膏的系列广告片。 “别怕,月瑶,我立刻赶到。” 欧阳志远立马辞别了朱文才,刚走到药材批发市场的门口,就碰到了清灵集团总经理康静。 “志远,我找了你好一会了,你说,下午咱们去看天柱峰,现在就去吗” 康静知道,天柱峰的景色,肯定会极美,自己要是在天柱峰上,买下套别墅,空闲的时候,就住在上面,那该多好呀。 欧阳志远一听康静要上天柱峰,连忙问道:“你把工作安排好了” “都安排好了,黄县长带着技术人员下乡了,剩下的一部分人还在签合同,上午累死我了。” 康静道。 “那好吧,我的一个朋友在天柱峰上摔伤了腿,咱们立刻上山。” 欧阳志远说着话,打开越野车门,两人上了车,欧阳志远快速开动帕杰罗,高速的奔向天柱峰。 欧阳志远把车开得飞快,韩月瑶慌乱中,没有说清楚程琳琳的腿到底摔得怎么样,欧阳志远的心里很着急。自己虽然没见过程琳琳,但自己要求人家代言美容养颜高,如果小丫头的腿摔坏了,自己找她做代言的事情,就会泡汤了。 半个小时后,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就开到了朝云观前。 欧阳志远停好车,顾不上进朝云观,看看师傅是否在,立刻就顺着新修好的台阶,快步走向天柱峰。 刚走了几步,欧阳志远再次接到了韩月瑶的电话。 “欧阳大哥,你快来,程琳琳的腿在流血,脚脖子已经肿了,快来呀。” 韩月瑶已经哭了。 欧阳志远一听程琳琳的腿在流血,顿时心急如焚,恨不得一下子飞到天柱峰。可是康静却跟不上,她刚开始爬山,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这可怎么办自己先走但康静一个人,欧阳志远又不放心。 欧阳志远猛地一咬牙,一把拉过康静道:“康姐,我朋友受伤流血,我们要尽快感到天柱峰,我拉着你上吧。” 欧阳志远说完,猛地一拉康静,竟然把康静拉在怀里,一只手拉住康静的胳膊,另一只胳膊环住康静的细腰,猛地运足功力,五行步和影子身法结合在一起,身形如同一道青烟,风驰电掣一般向山上射去。 康静刚听到欧阳志远说拉着自己,还没等她说话,一股大力传来,自己一下子就被欧阳志远拉进他的怀里,一种自己从来没有闻过的浓烈男子气息,瞬间把自己包围。 康静的内心顿时狂跳,她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几乎蹦出嗓子眼了。 自己今年已经28岁了,从来没有就和男孩子拉过手,更没有被男孩子抱过,现在自己竟然被志远抱在怀里,这这。 康静只觉得自己全身发软,呼吸急促,大脑一片空白,如同腾云驾雾一般,但那种好闻的男子气息,却很好闻,更让自己迷醉。 路上很多游人,只感到一股风,从身边刮过,只是感觉到一条淡淡的影子,一闪而过,根本没有看清什么人。 欧阳志远第一次把自己的功力发挥到极限,他的脚如同不点地一般,轻轻一点,人影已经冲出数米开外。 远处的一块石头上,老道人魏半针看到自己徒弟的身法,如同电芒一般,飞射而上,如同一道残影,把个老道人惊得目瞪口呆。 当欧阳志远的车一停在朝云观旁边,魏半针的弟子,就报告给了魏半针。 魏半针几个起落,就到了一块巨石上,看到自己徒弟神奇的身法,大吃一惊。 影子身法五行步好小子,竟然能把杀手影子门的身法和五行步结合在一起,真是不简单呀,臭小子的武功进步得真快呀,哈哈,比贫道强,嘿嘿,孙一针,看看老子的徒弟厉害,还是你的徒弟厉害哈哈哈 软在欧阳志远怀里的康静,过了好一会,大脑才明白过来,她只觉得周围的景色,高速地向后退去,风驰电掣,如同腾云驾雾一般。 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康静的胸口传来。康静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如同熟透的苹果,欧阳志远的手穿过自己的腋下,竟然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这个臭小子康静的手,狠狠地在欧阳志远的腰间软肉上,掐了一把。 正跑得飞快的欧阳志远,猛然觉得自己腰间一痛,不由得闷哼一声,连忙停下脚步,看着康静苦笑着道:“康姐,为么掐我” 康静狠狠瞪了欧阳志远一眼道:“臭小子,看看你的手。” 欧阳志远低头一看,脸色一红,差一点晕了过去。连忙把手向下一移,小声道:“对不起,康姐,嘿嘿,一时心急,没注意,快走吧。” 欧阳志远手臂一紧,两人的身形快速的向前射去。 天柱峰就在眼前。 “不要乱动,抱紧我,上天柱峰。” 欧阳志远嘴里猛然发出一声震天的长啸,声若龙吟,伸手一抓铁锁链,两人的身形如同一只大鸟,高速地向上升起。 康静只觉得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顿时吓得一声惊叫,两手紧紧地抱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怀里。 欧阳志远一看康静抱紧了自己,他手脚并用,顺着铁链,迅速向峰顶攀去。 康静微微地闭着眼,听着欧阳志远的心脏,发出铿锵有力的跳动,她的心脏也剧烈的跳动着。 韩月瑶和程琳琳,导演林凡,在早晨六点多的时候,就从龙海市出发,九点钟,她们就到了天柱峰的顶峰。 除了韩月瑶来过天柱峰,程琳琳和导演林凡,以及所有的随行人员,都没有来过这里,雨后的崮山群峰,青翠欲滴,雾气蒙蒙,到处是飞泉瀑布,小溪潺潺,灵泉涌动,鲜花盛开,如同迷人的仙境一般,透出一种出尘的灵秀,让人的灵魂,都好像净化了一般。 人们被这里的景色惊呆了。 程琳琳和林凡导演,到过很多著名的风景区拍过电影电视,那些风景区虽然美丽,但却缺少了一种如同活了一般的灵透感,这里的每一处风景,就如同有生命一般,充满着灵气。 林凡导演和程琳琳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拍了很多优美如画的镜头。 但快到午饭的时候,却出了意外,程琳琳踩滑了一块石头,摔了一跤,小腿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脚脖子也崴了。 随行的医生做了紧急处理,但程琳琳的脚脖子却肿了起来,小腿的伤口,还在向外渗血, 这让韩月瑶非常的害怕,她立刻给欧阳志远打了电话。 林凡导演要大家立刻下山,到医院去处理程琳琳的伤口。随队的医生说,到哪里的医院,都和自己处理伤口的方法一样,还是让程琳琳在山上养两天比较好,等到脚脖子和伤口好了,再继续拍风景。 大家都一致同意队医的说法。但林凡导演不同意队医的说法,因为,程琳琳的腿,还在向外渗血,林凡让大家背着程琳琳下山。 韩月瑶就把欧阳志远神奇的医术和他有奇效的生肌膏,和大家说了。 林凡第一个就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种神奇的膏药,抹上就止血长伤口 韩月瑶一看大家都不相信自己,她立刻指着自己的膝盖和大家说了,以前自己在天柱峰上受伤,欧阳志远是怎样用那种神奇药膏给自己治伤,并没有留下一点疤痕的事情。 众人看着韩月瑶的白皙漂亮膝盖上,没有一点伤疤,都笑话韩月瑶撒谎。 这让韩月瑶气的差一点晕过去。 由于程琳琳的腿,还在渗血,林凡和大家最后决定,众人背着程琳琳下山。 就在他们背着程琳琳,准备下山的时候,一声震天的长啸,在山崖下传来,震耳欲聋。众人刚愣了一下,就看到一个人影,顺着铁链,高速地向上弹射。 我的天,这是人还是大鸟 这在拍电影吗这人后背肯定吊了保险绳,要不,怎么会如同鸟一般,飞了上来,但没有看到有人在拍摄。 韩月瑶猛然看到欧阳志远抱着一个人,如同一颗炮弹一般射了上来。不由得大声道:“欧阳大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