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危险时刻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危险时刻

外面响起了汽车的马达声。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欧阳大哥来了” 何文婕从沙发上弹跳起来,跑了出去。 李翠华看了一眼丈夫何振乾,又看看何文婕跑出去的背影,小声道:“你看看,文婕听到志远的动静,激动成了那个样子,这个小丫头,肯定喜欢上了那个志远。” 何振乾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欧阳志远刚下车,就看到何文婕从家里跑了出来。 小丫头恢复得很好,脸颊白里透红,透着健康的青春气息。 “呵呵,文婕,恢复得不错。”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何文婕。 脸色一红,轻声道:“这还不是你的功劳谢谢欧阳大哥。” 何文婕的声音很轻,长长的睫毛微微抖了一下,垂了下来,眼里充满着柔情和羞涩。 “哈哈,我们的文婕什么时候变得扭捏起来了” 欧阳志远看到何文婕突然对自己客气起来,觉得有点别扭。 何文婕被欧阳志远那样一说,也被自己吓到了,立马恢复了过去那种豪爽的神情,抬起头来,狠狠瞪了欧阳志远一眼道:“快进去吧,纪委书记在等着你吃饭。” 说着话,白了一眼欧阳志远,不再理会欧阳志远,转身走回院子。 嘿嘿,小丫头的脸色变得可真快。纪委书记在等自己吃饭嘿嘿,吓唬谁呢我怕纪委书记吗 欧阳志远跟何文婕身后,来到客厅,连忙和纪委书记何振乾还有书记夫人李翠华打招呼。 “何书记,李阿姨,您们好。” “呵呵,志远来了,快坐下。” 李翠华和何振乾连忙让欧阳志远坐下。 何振乾和李翠华对欧阳志远的印象很不错,自己的女儿是欧阳志远救下的,人家又用秘方膏药,治好了自己女儿的脸。 何老爷子和老伴一听欧阳志远来了,两人连忙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 “呵呵,志远呀,我们明天就要回南洲了,今天把你请来,就是专门谢谢你的,你救了我,现在又救了文婕,今天呀,你要多喝几杯。” 何老爷子笑呵呵的道。 “何爷爷,谈不上谢,文婕伤好了出院,是值得庆贺,咱们今天好好干一杯。” 欧阳志远微笑着打开了两瓶酒,给何老爷子和何振乾倒满酒,文婕给志远、奶奶、妈妈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红酒。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祝贺文婕健康出院。” “呵呵,志远,谢谢。” 何老爷子也举起酒杯。 “志远,谢谢你救了我父亲和我的女儿,有机会到南洲,一定告诉我,我和文婕给你接风。” 何振乾举起酒杯,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大哥,谢谢你。” 何文婕和妈妈都端起了酒杯,所有的酒杯都碰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和何老爷子两人都一饮而尽,喝光了杯中的酒。 “呵呵,何爷爷,你随意就好,不用喝光。” 欧阳志远给何老爷子又倒上酒。 “呵呵,志远,虽然我现在年纪大了,但是酒量还不错的哟,明天我就要回南州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和你一起喝酒,今天,我们要一醉方休。” 何老爷子笑着道。 欧阳志远知道何老爷子肯定不能喝太多,老爷子死要面子活受罪,连忙笑道:“我可不能喝醉,明天一早我就要赶回傅山县,参加和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的签约。” 何振乾也笑道:“是呀,爸爸,志远明天还有工作呢,酒不在多少,喝个意,能聚在一起才是最难得的。” 何振乾也不敢让父亲喝多。 即使这样,何老爷子还是和欧阳志远连干了三杯。 老爷子是英雄气概不减当年呀。 “欧阳大哥,谢谢你这么多天照顾我,文婕敬你。” 何文婕站起身来,看着欧阳志远道。 “呵呵,文婕,咱们是哥们,谢什么呀,我干了,你随意,你的伤口刚好,不能喝太多酒。” 欧阳志远说着话,一仰脖子干了。何文婕竟然也一仰脖子干了。 “志远,我听说你们傅山县要再重新建新的工业园” 何振乾看着欧阳志远道。 “是的,何书记,几个大集团公司,都对老工业园不太满意,所以,我们想在老工业园西面,建设一个更好的现代化高科技的工业园,希望您能支持我们。” 欧阳志远道。 “你们的老工业园刚建成两年,花了25亿,现在却又要建新的工业园,就是省里,也肯定通不过。” 何振乾看着欧阳志远道。 “原来花了25亿建的工业园,根本不适应大型集团投资建厂,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恒丰集团都拒绝在老工业园投资建厂,特别是恒丰集团,要投资20个亿,建设恒丰电子中心城,而这个电子中心城,在老工业园内,竟然找不到合适的位置,所以,新工业园的建设,势在必行。” 欧阳志远道。 “花费了25亿建成的工业园,竟然不能用,这怎么可能呢当时怎么验收的” 振乾凭不愧干了多年的纪委书记,一下子就提出了疑问。 欧阳志远道:“我也不太敢相信,所以找人合算了一下,没想到,那个工业园,测算下来最多也就是花费了一个多亿。” 何振乾的眉头一皱道:“花费了一个多亿,另外的一个多亿哪里去了看来,要查一查呀。” 欧阳志远一听纪委书记何振乾说要查一查,心里暗喜。 “当时,主持工业园建设的是前任县长王广忠,具体负责的就是现任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而主要承建工业园的,就是赵丰年的儿子赵宗亿的天源建团。” 欧阳志远道。 “哼,老子主管,儿子建设,怪不得能验收合格。一个多亿的空缺,不是一个小案子,不论牵扯到谁,一律彻查到底。” 何振乾喝光了杯中的酒。 欧阳志远知道,傅山县的官场,就要重新洗牌了。省里纪委书记何振乾要是想查谁,还没有一个能逃脱制裁的。嘿嘿,赵丰年那些官商勾结的毒瘤,一定要铲除。 “文婕,回到南州后,有什么打算”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 “我还是回我的省厅二处,欧阳大哥。” 何文婕喝了一口红酒,看着欧阳志远道。 “呵呵,不错呀,我以后到南洲,有人管饭了。” 欧阳志远笑着道。 “呵呵,我请你喝南洲的啤酒。” 何文婕一举酒杯,笑嘻嘻的道。 “好呀,山南省最好的啤酒就是南州啤酒了。”欧阳志远道。 “嘿嘿,你们还能回到南洲吗”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阴冷的笑声,在客厅外面传来,一条蒙面诡异的人影,出现在客厅门前。 欧阳志远猛然看到这个诡异的人影,站在客厅门前,一声低喝:“你是谁” “嘿嘿,我是谁,你肯定不记得我了,我被你们整得好惨呀。” 蒙面黑影全身微微颤抖着,手里多出了一把带有消音器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 何文婕一声冷哼,伸手就想掏枪,但是,自己的手竟然有点麻木,好像不属于自己一般,连掏了两次,手都没有摸进自己的怀里。 “嘿嘿,何文婕,你不要再做无用功了,你现在的手脚,已经不听使唤了,一会,老子想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是对我的一切都不满意吗你不是看不起我么嘿嘿,今天我一定要干一次让你满意的事情。” 蒙面人的眼睛里透出变态而狰狞的冷酷淫笑。 何文婕的眼里露出了极其惊怒的神情。 何振乾和李翠华也想站起来,但手脚都已经不听使唤了,何振乾看着蒙面人,低声喝到:“你是什么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何老爷子也是吃惊不小。 “你竟然在我们的酒里面下了毒” 欧阳志远同样感到自己的手脚变得麻木起来,这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这人是谁居然能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下了毒。欧阳志远连忙运足内劲,就想要控制住毒素的蔓延。 可是,这种毒十分的奇特,自己的内力竟然控制不住手脚的麻木。 蒙面人嘿嘿冷笑道:“欧阳志远,你说对了,这种毒,是外国最新研制的,无色无味,任何高手都不会察觉的,中毒之人,四肢麻木,不听使唤,但脑子却很清醒,嘿嘿,你和何文婕毁了我的大好前程,让我一辈子的努力全白费了,你说,我能放过你们吗” 欧阳志远看着这人那双赤红而狰狞的眼睛,有点熟悉,脑海里猛然想起一个人来。 “田文海” 随着欧阳志远喊出这声名字,蒙面人的身躯一震,两眼的杀机刹那间变得愈加凌厉。 他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哈哈狂笑道:“哈哈,欧阳志远,你竟然能认出我来,嘿嘿,我更不能放过你了。” 蒙面人一把撕下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狰狞的苍白面容。 田文海一直是何文婕的工作搭档,他在工作中,暗中爱上了何文婕,但他的爱,却包含着一种世俗的成分。 田文海出身偏僻的农村,他从小家里很穷,遭受了无数磨难,他暗暗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山沟。但是,屋漏偏逢连天雨,在他上初中的时候,他的父亲和人一起下铁矿,遇上塌方,被砸死在铁矿中,黑心的铁矿老板,直接派人把他父亲扔进了山谷中的河里。 父亲的去世,让全家陷入了绝境,母亲一个人每天上山挖药材,供养自己上学,自己两个妹妹,也每天跟着母亲上山采药,其中一个妹妹,掉进了万丈深谷。 田文海擦干自己的眼泪,刻苦学习,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全国重点大学,山南省警察学院。 田文海在毕业后,由于各方面的成绩极好,就被省公安厅录用,进了刑侦二处。 他喜欢何文婕,但他更知道,何文婕的父亲何振乾就是山南省的纪委书记。他明白,只要自己把何文婕追到手,自己就可以一步登天了。 他在工作中,借机接近何文婕,帮助爱护何文婕,但是,何文婕的性格,大大咧咧,脾气火爆,做什么事都是风风火火。而田文海因为童年遭遇,性格却比较内向、阴柔,两人的性格是天饶之别,虽然何文婕也有点喜欢田文海,但却没有发展到恋爱的那种程度。 正在这时,省城一位高官的公子,喜欢上了何文婕,并对何文婕展开了攻势,而何文婕竟然和那人吃了几次饭。这就让田文海又惊又怒,他决定尽快把何文婕追到手才保险,他定了一计谋,再一次处里聚会的时候,故意让何文婕多喝酒,他想把生米做成熟饭。 但当他向何文婕下手的时候,遭到了何文婕的拼命反抗。田文海没有得逞。 事后,田文海跪在地上恳求何文婕原谅他,说是自己喝醉了酒。 何文婕虽然最后原谅了他,但对他的好感淡然无存,形同陌路一般。 这次来龙海执行任务,田文海主动报名,跟了过来,没想到他在监控孙二瘸子的过程中,居然睡着了,延误了捉拿胡志雕的时机。他知道,如果让何文婕知道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胡志雕逃脱,自己这一辈子就别想再能追何文婕了。因此田文海把孙二瘸子进入胡志雕古玩店的视频偷偷用技术手段抹去了。 这就让破案进程走了很多的弯路。 欧阳志远在银行找到了银行的监控,看到了孙二瘸子进入胡志雕古玩店的视频,立刻怀疑田文海在视频里做了手脚。 省厅里对这件事很重视,把田文海调回省厅审查。田文海交代了自己抹去那段视频的事实。田文海被开除公安队伍。 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之后,极度失落的田文海变得性格极其扭曲,他感到自己对不起供养自己上学、吃尽苦头的母亲,对不起为自己死去的妹妹,他认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何文婕不爱自己造成的,当爱最终变成恨的时候,他疯狂了。他找到自己过去的线人,购买了手枪和麻药,他要报复 田文海潜伏到龙海,发现何文婕住进了龙海医院,他跟踪何文婕的爷爷何渡江。经过几天的布局,他知道,要是何文婕回到南州,自己就不好下手了。 他决定在今天下手。他凭借自己在警察学院学到的技术手段,进了何老爷子的家,所有酒杯和暖水瓶他都下了毒。 当他从自己偷偷安装的监控器里看到,欧阳志远也来了的时候,他高兴地几乎发狂了,哈哈,天随人愿呀本来正愁找不到你这个王八蛋呢,要不是你发现了银行的视频,老子能被开除吗欧阳志远,你也陪着一起死吧。 何文婕一看这个人竟然是田文海,不由得大吃一惊,何文婕大声呵斥道:“田文海,你想干什么你这样做,是犯罪” “哈哈,何文婕,我想干什么你一会就知道了你毁了我的一切,我十年寒窗的前程就这样被你毁了,你知道有多艰苦才混出来吗我妈妈、我妹妹为了给我攒学费,风雨无阻上山挖药,我的一个妹妹跌入悬崖,摔死了你知道吗你受过这样的苦吗你仗着自己有个纪委书记的爹妈,一点不把我放在眼里,在众人面前动不动就大声呵斥我,这些我都忍了,谁让我喜欢你呢我删了一段视频,你就捅上去把我开除了。我为什么要删那还不是怕你知道了,更看不起我吗我那么喜欢你,你却把我当臭狗屎呀当臭狗屎也就罢了,你干嘛非毁了我我被开除了,有什么脸去面对为了我吃尽苦头的妈妈和妹妹,我还有什么脸回到老家,你让我成为笑话,成为有家没脸回的丧家犬,你说,我能放过你吗何文婕,你陪我的一切陪我的前程” 田文海越说越激动,一巴掌打在了何文婕的脸上。 “啪” 何文婕的脸上立刻多了一个手掌印。 “别打我女儿” 李翠华看到女儿的脸上多了一个青紫的手掌印,顿时心疼的掉下泪来,大声喊着。 “别打嘿嘿,我今天不光要打你们这些有钱有势人家的女人,我还要当着你们的面,让你女儿成为我的女人,我田文海想要的,没有人能阻止我你别喊,你再喊的话,老子连你一起干了。” 田文海已经变得极其疯狂,脸色狰狞至极。 何振乾和何老爷子的脸色都变绿了,这个变态的家伙,真能干出变态的事来。 田文海一下把何文婕抓了过来,扔到了沙发上,两眼通红,露出疯狂的淫光,死死盯着何雯婕由于愤怒和惊恐而剧烈欺负的胸脯,一声怪叫,扑了过去。 “别伤害我的女儿” 李翠华流着泪,大声叫着。 “住嘴,你再叫,老子先干了你” 田文海恶狠狠的叫道,转身扑了过来,拿出一条胶带,三下五除二的把李翠华的嘴封住。 “田文海,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商量,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我都答应你。” 何振乾知道,现在的情况极其危险,必须先稳住了这个变态的恶魔,现在,所有的人都不能动,千万不能激怒他,否则,这个变态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嘿嘿,何振乾,你说得好听,老子的前途都让你女儿给毁了,你能陪给我吗你能让我再回到公安厅上班吗你肯定不能。所有毁了我前途的人,老子都不会放过,今天,我一定要让你女儿成为我的女人” 田文海的眼里闪烁着疯狂的变态暴戾。 欧阳志远还没能把毒逼开,他的脑子快速的转动着。他看着满面泪水,几乎绝望的何文婕,心里一痛,一定不能让这个变态的家伙,伤害了何文婕。 “田文海,你不是爱着何文婕吗既然你爱她,现在为什么还要伤害她既然你爱她,你就应该好好的对待她。” 欧阳志远看着田文海,大声道。欧阳志远希望用田文海对何文婕的爱,来打动田文海的心。 “哈哈,我对她好她能对我好吗你以为我傻了她不是要害我吗好,我今天就毁了她,这叫一报还一报你他妈别在边上猫哭耗子假慈悲,老子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拜你小子所赐” 田文海说话间,猛一转身,一掌打在欧阳志远的脸上。 “啪” 欧阳志远的脸上多了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你再多说一句话,老子一枪蹦了你。” 田文海手里的枪,狠狠地戳在欧阳志远的脑门上,欧阳志远的脑门上,顿时起了一个大紫疙瘩。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变态的话,顿时知道弄巧成拙了,这个变态已经完全失去心智了。 何老爷子和何振乾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 欧阳志远长这么大,这没这么窝囊过,不仅挨打,还被人用枪指着脑袋。 何文婕看到欧阳志远为了自己,被打肿了脸,头上起了一个大紫疙瘩,心疼得眼泪直掉。 “别打欧阳大哥,要打就打我。” 何文婕大声哭喊道。 欧阳志远一听何文婕的话,虽然感到心里无比的温暖,但是却又让他毛骨悚然。因为田文海听到何文婕这句话,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眼里露出更疯狂的杀气。 “嘿嘿,何文婕,心疼了这么快就和欧阳志远勾搭上了老子追了你有两年吧你对我不屑一顾你不让老子打他,老子偏打他,老子就是让你看着难受。” “嘭” 田文海说着话,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一脚揣在欧阳志远的胸口上。 “哼” 欧阳志远一声闷哼,被踹得像一只大虾米一样,痛苦地弯下腰来。 欧阳志远的嘴角流出来一丝血液,但他内心顿时狂喜。他本来自己很难逼出的毒素,在田文海的打击下,竟然有所松动。 但欧阳志远内心的喜悦不敢有半分的流露。 “嘿嘿,欧阳志远,舒服吗” 田文海哈哈大笑着,嘴角的肌肉由于兴奋,剧烈的抽动着。 “嘿嘿,田文海,你个胆小鬼,你有种把老子的毒解了,老子一定打得你哭爹喊娘。” 欧阳志远嘴角流着血,嘲笑着讽刺着田文海。 “你个王八蛋,老子就是胆小鬼,但老子现在就打你,你能反抗吗” 田文海说着话,又是一记勾拳,打在欧阳志远的下巴上,把欧阳志远打的几乎飞了起来,倒在了地上。 何老爷子和何振乾都几乎急疯了,心道,欧阳志远你傻了,千万不要激怒这个变态的恶魔。 “田文海,你个畜生,我要杀了你。” 何文婕流着泪,大声叫喊着。 “哈哈,何文婕,你要杀了我来呀你来杀老子呀你不是对老子不屑一顾吗你不是说不爱老子吗你喜欢这个小白脸是吗哈哈,老子今天就当着小白脸的面,要了你,我看小白脸还会不会要你” 田文海狞笑着扑向何文婕。 “嘶” 一声撕扯衣服的声音传来,田文海一下子把何文婕的上衣撕破,疯狂地压在何文婕的身上,继续撕扯她的内衣。 欧阳志远的麻木感已经有所缓解,但手掌和双腿,仍旧不能活动,但欧阳志远的身体却能有点活动的迹象。 欧阳志远不能眼看着何文婕受辱,他一声大吼,臀部猛一扭动,整个身子贴着地,狠狠地撞向田文海。 田文海已经疯狂了,他没有想到,欧阳志远还能动,身子一下子被欧阳志远撞倒飞出两米开外。 欧阳志远一下子倒在何文婕的身边。 “你个找死。” 田文海暴怒至极,手里多出了那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狞笑着对着欧阳志远的胸口就是一枪。 “噗” 欧阳志远根本来不及躲闪,子弹正打在欧阳志远的心脏部位。 “啊” 何文婕一声凄厉的尖叫。 “欧阳大哥” 何文婕看着欧阳志远心脏部位的弹孔,顿时心如刀绞,泪流满面。她翻滚着,试图滚到欧阳志远的面前,哭喊着叫着欧阳志远的名字。 何振乾和李翠华也是惊怒至极,他们想不到,田文海竟然开枪打死了欧阳志远。人家欧阳志远是为了救自己女儿而死的。 在吃饭前,两人还为了何文婕爱上了欧阳志远而有点生气。看看人家欧阳志远,在关键的时候,竟然不顾自己的性命吗,去救自己的女儿,这种男人不值得自己的女儿去爱吗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你们全都要死” 田文海疯狂地大叫着,双目血红,狞笑着举起手里的枪,对着何文婕的胸口,就要扣动扳机。 何振乾和和老爷子,连同和老爷子的老伴,都吓傻了。 “呯”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田文海的身形被打出数米开外。只见欧阳志远艰难的举着手,手里有一把手枪正冒着蓝烟。 “啊欧阳大哥,你没死” 何文婕喜极而泣,泪流满面。 何振乾、李翠华和何渡江,都瞪大了双眼,看着欧阳志远,惊得目瞪口呆。 但欧阳志远的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被自己打了一枪的田文海,艰难的转动着手里的枪口,对准倒在地上的田文海。 谁也没有想到,已经中枪的欧阳志远会开枪,他怎么会有枪 倒在地上的田文海猛然恶魔一般的狂叫,猛地站起身来,两眼露出极其怨毒的神情,再次举起手枪。 “呯” 欧阳志远手里的枪再次响了,喷出愤怒的烈焰。 但欧阳志远的手还是有点麻木,转动不灵活,这一枪,并没有打中田文海的要害,而是再次打在了田文海的肩膀上。田文海一个踉跄,但还是举起了手中的枪。 “嘎吱”别墅外面响起了刺耳的刹车声。 田文海猛然一惊,怨毒地看了欧阳志远一眼,转身消失在大厅之外。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力气再开枪,全身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水淋淋的。 “欧阳哥哥,欧阳哥哥” 何文婕大声喊着。 欧阳志远挣扎着坐起来,满是汗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艰难地移动着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已经变形的不锈钢手术盒子,只见一颗子弹已经把不锈钢盒子的一面穿透,但里面有一套不锈钢手术器械,挡住了子弹。 如果不是这个不锈钢手术盒子,欧阳志远今天绝对活不成。 何振乾、李翠华、何渡江老爷子和老伴,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要不是欧阳志远,这里所有的人都会被田文海杀死,而何文婕也会被这个变态的恶魔侮辱。 当欧阳志远被田文海打了一下勾拳的时候,欧阳志远就感到自己能把毒逼出一点了,他故意激怒田文海,让田文海暴打自己,自己好借助外力逼毒。但没有想到,这个变态的恶魔,竟然突然开枪。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反应,这一枪正打在自己的心脏部位。 这公安大学没有白上,枪法真准呀。欧阳志远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手术盒子,救了自己一命。 这次是欧阳志远遇到的最凶险的一次危机。 这时候,很多的特战队战士,冲了近来。为首的正是刺芒特战小组组长张立国。 欧阳志远在刚一知道自己中毒的时候,就发出了求救信号。 今天是欧阳志远的倒霉日,一天被袭击两次,而且还挨了一枪。而两次都动用了特战队。 何文婕、何振乾和何渡江一看这些战士的装备,不由得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竟然能喊来特战队救援,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手里有枪,难道欧阳志远和特战队有联系 战士们把李翠华嘴上的胶带取下。 张立国看到欧阳志远手里的手术盒子上的子弹和他胸口的那个弹孔,心里一惊,轻声道:“欧阳志远,你真幸运你没事吧,你可一天求救了两次。” 张立国说着话,连忙弯腰拾起旁边的衣服,给何文婕穿好。 何文婕羞得脸色通红。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中了毒,你把我怀里的一个蓝色的瓶子拿出来。” 欧阳志远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刚才那两枪,已经耗尽了他积攒下来的力气,如果不是特战队赶来,自己仍会被田文海干掉,可惜,田文海还是跑了。 张立国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找到了一个蓝色瓶子。 “里面有药丸,中毒的人每人一颗。” 张立国倒出了几颗药丸,先给欧阳志远吃了一颗,又给何文婕、何振乾、李翠华和老爷子以及老爷子的老伴吃下药丸。 不一会,欧阳志远的手臂就能动了。 “好厉害的神经麻醉剂。” 欧阳志远擦去脸上的冷汗。 张立国看着欧阳志远,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看着欧阳志远道:“蔡司令员让你一会过去一趟,我们收队了。” “谢谢,立国。” 欧阳志远看着张立国,伸出了手。 张立国握住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我在特战队等你。” 说完话,张立国挥了一下手,那些特战队的战士,都闪电一般地撤出去了。 “欧阳大哥呜呜呜呜” 何文婕的四肢刚一能动,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哭泣着,身子剧烈的颤抖着,说不尽的委屈和感激。 何振乾和何渡江都有很多的话要问欧阳志远,但两人都是在省政府的领导,他们知道,有些事情,自己又不能问。 欧阳志远的身份,绝不会只是一个小小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欧阳志远拍着何文婕的后背,小声道:“小丫头,这么大了,还哭鼻子,我可不喜欢哭鼻子的女孩子,现在的何文婕可不是平常我见到的那种坚强的女孩子。” 何文婕止住了哭声,倔强地抬起头来,猛一甩手,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大声道:“谁哭鼻子了人家是担心你,刚才那一枪,多危险呀。” 欧阳志远为了救何文婕,那种丝毫不顾自己安危的拼命举动,何文婕一辈子都忘不了。一个男人,能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一位女孩子,这样的男人,又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 何振乾走过来,伸出了手,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 原来何振乾对自己的女儿和欧阳志远交往,还有点不舒服,但危机的时刻,欧阳志远那种毫不顾忌自己生命去拯救自己女儿的行动,让何振乾很受感动,这种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现在,何振乾的内心,真正的接受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握住了何振乾的手,他从何振乾眼中看到了最真诚的的感谢。 “女儿” 李翠华一把搂住了自己的女儿何文婕,劫后重生的母女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何老爷子和老伴走过来,何老爷子拍着欧阳志远的手臂道:“志远,你救了我们全家。” 何老爷子和老伴张奶奶眼睛红红的,看着欧阳志远,伸出手,抚摸着欧阳志远胸口上那个弹孔,老泪纵横。要不是那个手术盒子,欧阳志远就不能和自己说话了。 张奶奶搂住了欧阳志远,终于没忍住,呜呜的哭了。 “张奶奶,不哭,我们不是挺过来了吗” 欧阳志远伸手擦去了张眼泪,笑着道:“好了,明天何爷爷、张奶奶,你们就要回南洲了,住到省政府大院,那里就安全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市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周叔叔,我想请您派几位警察来保护纪委书记何书记的安全。” 欧阳志远道。 “志远,我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我现在就在何老爷子别墅的外面,军方的人撤走后,我们接替了他们,我们的警察,正在保护何书记,并负责明天护送何书记到南洲。志远,你放心吧。” 周茂航道。 刚才枪声一响,在附近巡逻的警察就高速地赶来,当警察们赶来后,特战队已经到达了。市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赶到后,两方协商后,警察们处理后面的事,特战部队撤走。 由于有军方参与,周茂航不好过问细节。而军方为了保护欧阳志远的身份,不让龙海市局的人参与,只是要求他们保护好外围,由军方领导和省厅的人交涉。 周副局长知道里面住的是何老爷子和省纪委书记何振乾,他立刻把田文海袭击何书记一家人的事,上报给省公安厅。 省公安厅极为重视案情,省厅的副厅长周江河亲自挂帅,督办案件,他们同时接到了军方的交流信息。刑侦六处的干警们,已经从南州连夜赶来,抓捕田文海。 欧阳志远一听周茂航就在外面保护何书记一家人,顿时放下心来。 何振乾看着欧阳志远给龙海公安局的周副局长打电话,请警察保护自己,何振乾暗中点头,心里很是感动,他决心支持欧阳志远的一切。 欧阳志远在陪着何文婕一家人说了会话,辞别了何老爷子,开车直奔龙海军分区司令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