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海盗宝藏 - 我和美女院长

第333章 海盗宝藏

目甘达一声嚎叫,拼命挣扎。 突然间,目甘达的脸色变得如同恶魔一般狰狞,他一声尖叫:“去死吧……嗖……” 这个老家伙一扬手,对着欧阳志远扔出了一块强大的四首神牌。 “轰隆隆……”整个空间如同打了一个霹雳雷鸣一般,震耳欲聋。 欧阳志远面前多了一块散发着强大气息、神芒耀眼的巨大神牌,神牌那个长着四个脸的可怕巨神放射出万道神光,本来闭着的八只眼睛猛然睁开。 “轰轰……轰……轰……”八声震荡天际的轰鸣,八道手臂粗的耀眼电光,如同雷火一般,劈向欧阳志远门面。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一块神牌而已,金瓦提,你去干掉他……”欧阳志远说话间,直接把千手千眼金光巨神金瓦提扔了出去。 “嘎嘎……嘎嘎……这个长了四个脑袋的蠢货交给我对了……” “轰隆……”金瓦提一声大笑,化成一尊万丈的金光巨神,他额头无数的巨眼豁然射出万道金芒,狠狠的撞向四面神牌的八道电芒。 几乎的同时,他那无数的巨大金手,层层叠叠的轰向四首神牌。 四首神牌只有八只眼睛,而金瓦提是千眼呀。 “噗噗……噗噗……”一连串的电芒神光的撞击爆炸声传来,电芒闪烁,电弧四射。 四面神牌发射的八道电芒被炸得四分五裂,支离破碎,四处飞溅。 “砰砰……啊……”四首神牌的神灵发出一连声惨叫,飞了出去,还没飞远被金瓦提一把抓住。 欧阳志远一脚踹在目甘达的胸口。 欧阳志远憎恨目甘达的狠毒,指使海盗向船的无辜众人开枪,死了那么多人,这个老家伙真是罪大恶极,该杀…… 欧阳志远这一脚力量极大,目甘达感到自己仿佛被一柄重锤轰在胸口。 “咔嚓……咔嚓……啊……”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碎裂声和凄厉的惨叫声传来,目甘达喷着污血,身体如同破麻袋一般飞了出去,砸在岩石。 “我去救吕董和灵灵……”萧眉的精神力发现了吕董和吕灵灵的气息,立刻冲了过去。 欧阳志远再一脚,踏在了目甘达的胸口。 “噗嗤……啊……饶命……”目甘达一声惨叫,脸色煞白,吓得全身颤抖,连忙求饶。 “嗖……”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道阳燧神火射了出去,一下把目甘达化成了一团灰烬。 欧阳志远的强大精神力笼罩住了整个岛屿和四周的那些珍珠链一般的小岛,岛屿已经没有其他海盗和降头师。 “咦?那是什么?”欧阳志远的精神力发现一个山崖下有个古老的山洞,那里的灵气非常充足。 难道这个山洞有好东西? “嗖……”欧阳志远的身形一闪,来到了那个山洞面前,山洞极其隐蔽,洞口被巨石封住,而且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野草、青苔和茂密的藤条植物,一般人很难发现。 看样子这个山洞被密封了几百年了,如果不是欧阳志远有强大的精神力,根本不会发现这个山洞的存在。 欧阳志远一剑劈在在山洞的几块巨石之。 “轰隆……”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传来,洞口的巨石被劈的粉碎。 “嗖嗖……”一股股浓郁的灵气从山洞喷发出来。 欧阳志远迅速冲了进去,当他拐了好几个弯后,看到了十几道惨碧的磷火带着尖利的厉啸冲了过来。 “嗖……”欧阳志远一掌劈了过去。 “噗噗噗……”冲过来的磷火根本经受不住欧阳志远的强大掌力,瞬间熄灭。 “噗嗤……噗嗤……”欧阳志远感觉到自己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下一滑,他全身立刻放出万道金芒,借着金芒一看,欧阳志远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地横七竖八躺着无数的人的骨骸,大概有几十具,骨骸还有锈迹斑斑的刀剑,这些骨骸早腐朽,被欧阳志远一踩,立刻化成飞灰。 欧阳志远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他快速的来到山洞深处的时候,看到了山洞堆满了锈迹斑斑的箱子。 “啊……这么多的箱子……有几百个箱子吧?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起来,激动万分。 那一股股灵气是从这些箱子散发出来,欧阳志远一掌劈在一个箱子。 “哗啦……”一声巨响,锈迹斑斑的箱子一下碎裂,里面露出了无数的翡翠玉石、玛瑙、金银琉璃、琥珀砗磲玛瑙、金币…… “啊……海盗的宝藏……”欧阳志远一声惊呼,心顿时狂喜。 这里果然是海盗的宝藏呀,几百箱子呀。 这是一笔庞大的财富呀,岛的降头师竟然没有发现这里的宝藏。 “嗖嗖……”欧阳志远强大的精神力把所有的箱子都挪移进入自己的紫金葫芦,收藏起来。 钱财不嫌多,留着备用。 欧阳志远又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山洞,没有再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退出了山洞,然后把山洞再次封闭起来。 欧阳志远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站在一块巨石。 不知道海洋灵眼在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的精神力向岛屿的下方探去。 他瞬间看到,心的这座岛屿坐落在一个巨大的海洋灵眼之,股股浓郁的灵气从海底沿着地脉慢慢的渗进整个岛屿,让整个岛屿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而周围十几个小岛下面,都有一个小的灵眼,每一座小岛都灵气极足,这让这些小岛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间这座岛屿。 “啊……星月岛……”欧阳志远的精神力发现了一座埋在地下、古迹斑斑的石碑,石碑有古老的鸟形字,这种鸟形字,竟然是华夏古老的字。 欧阳志远快速冲了过去,对着石碑方的土层劈了一剑。 “轰隆……”一声巨响,石碑方的土层被劈开,欧阳志远大手一抓,那块古老的石碑被抓了起来,矗立在地。

上一篇   第332章 肝胆欲裂

下一篇   第334章 布置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