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喝醉了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四十二章 喝醉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喝醉了 张成田一听欧阳志远小看自己的酒量,不由得很是恼怒。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呵呵,张大哥,您就是把程辉钢铁集团总经理程茂辉喝的不分东西南北的那位酒王” 欧阳志远装做狂喜的样子。 “哈哈,就是我张成田,那天五六个人轮流和我拼酒,他,真是痛快呀,怎么你认识程茂辉” 任何人提起自己最得意的事情,都不仅得意忘形,极其高兴,张成田兴奋起来。 “呵呵,我是江南五大钢铁集团之一南钢集团的总经理,和程辉钢铁集团总经理程茂辉只是一般的认识,但程茂辉在山南省进铁矿石,被山南汉子灌醉的事,却在江南钢铁界,传的沸沸扬扬。张大哥好酒量、好气魄” 欧阳志远知道,江南省有南钢集团,是一家新兴的私人钢铁企业,欧阳志远更料定张成田只是一个司机的小头目,对南钢集团不熟悉,所以,他说自己是南钢集团的总经理。 张成田一听自己的名气竟然传到江南省的钢铁界,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不是你张哥我夸海口,就是你们整个江南省,也不会有人能喝过我。”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张大哥,我知道你的酒量好,但我酿的醉神仙,就怕你喝不了一碗,就会醉倒。”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继续激将张成田。 “少废话,给我倒满,我今天就要看看你的醉神仙厉害,还是我张成田的酒量厉害。” 黄晓丽面前的酒杯中散发出来的酒香,把张成田的酒虫勾出来了,内心如同猫爪一般。 “好,张大哥是一条汉子,咱打个赌如何”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看着张成田。 “哼,你们江南人就是娘娘们们,磨磨叽叽,快说,怎么打赌” 张成田显得急不可待,看着欧阳志远瓶里的酒,直咽口水。 “呵呵,张大哥,你知道,现在进口的铁矿石价格,一路暴涨,我们不想再进口外国的铁矿石,所以,我这次来,就是想采购一批山南省的铁矿石。你知道,同行是冤家,程辉集团不告诉我们山南省出产铁矿石的具体位置,这不,我今天就来趟趟路,如果你输了,请你给我介绍一下你们这里的老板,我另有重谢。” 欧阳志远诚恳的道。 张成田一听欧阳志远是来买铁矿石的,心里顿时警觉起来。他听着欧阳志远一口纯正的江南娘娘腔,又看了看外面的那辆帕杰罗,还有欧阳志远风流倜傥、一副阔少爷的的样子,脸色变换不停。 前一阵子,县长何振南亲自带领执法队,炸掉一批小铁矿,现在,只有在深山老林里的五六家小铁矿,在夜里偷偷的生产,但却不敢向外运,积压了大量的铁矿石。 今天程辉钢铁集团要的货急,急等着装船,所以,铁矿老板潘选海亲自找到自己,给他拉铁矿石。 铁矿石的老板潘选海为什么找张成田运输铁矿石张成田的内弟彭清水就在检查站任检查科的科长。 傅山县为了禁止小铁矿的开采,在公路要道,设立了检查站,专门检查私自偷运输铁矿石、石膏和原煤。 可是,很多检查站,都存在着和小矿主互相勾结,偷偷运输矿石、石膏和原煤的现象。今天张成田是第一趟拉铁矿石,运送到云台县的明珠岗装船。 现在正是交警、检查站和政府工作人员下班的时间。 本来,张成田他们是吃了饭就走。但却没想到,被欧阳志远的酒吸引了。 所有喜欢喝酒的人,见到好酒就会拔不动腿。 现在,张成田根本不相信对方这一小半碗的酒会把自己灌醉。自己的酒量可有2斤多,刚才自己就喝了一碗酒,再喝这一点,绝对不会醉的。 “好,老弟,这个赌我打了。” 张成田哈哈大笑着猛一扬脖子,一口把这小半碗酒喝进肚里。 清香四溢的酒如同甘露一般滑进喉咙,那种甘甜和香淳瞬间就渗透到骨髓和灵魂,张成田全身三万六千根汗毛孔全部张开,如同沐浴在三月春风里一般。 “好酒好酒哈哈哈。” 张成田喝了这多年酒,从来没有喝过这样好喝的酒。 开小吃部的杨老板,也闻到了欧阳志远的酒香,他的眼里露出惊奇的神情,这位年轻人自己酿造的酒,真不错。 剩下的几位司机,个个都是酒鬼,早已按耐不住了,纷纷跑过来道:“小兄弟,也给我们倒一点吧。” 欧阳志远可不敢给这些人喝,这些人还要开车。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你们还要开车,我劝你们以后在开车的时候,不要喝酒了,你们都有老婆孩子吧。” 几个司机顿时不好意思的笑了。 “对,你你们都不许在喝酒了。” 张成田刚笑完,他就感觉到一阵眩晕,腿脚有点发软,舌头大了起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黄晓丽知道,欧阳志远的计策成功了,今天就靠这个叫张成田的人,领两人进山了。 那几个司机一看老大说话的舌头竟然开始大了起来,不由得吓了一跳,自己老大的酒量可有2斤多,就这不到半碗酒,就把老大放倒了 欧阳志远看着坐在地上的张成田,笑道:“张大哥,你醉了,站不起来了。” “谁说我醉了,我能站起来还要开车呢。” 张成田说着话,就想站起来,但却扑通一声,又倒在地上。 小吃部的杨老板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走进里面的房间,掏出电话,拨通了自己老板的电话。 “大哥,我找到了一个大客户,他要采购铁矿石。” 原来,这个开饭店的杨老板,叫杨尚权,是一位铁矿老板自己的叔伯大哥杨尚军的岗哨。杨尚权在这里开饭店是假,探听消息,站岗放哨,以及发现进出的客户,才是真正的目的。 这些小铁矿竞争的十分厉害,他们一般不存放铁矿石,开采出来就立刻要卖出去,否则,如果被查到,自己就亏大了。所以,销路是十分重要的。很多的铁矿矿主,都不惜互挖墙脚,强抢客户。 杨尚军的铁矿,也在白水镇的深山老林里。杨尚军原来有六个铁矿,被县长何振南炸掉了四座,还有两座隐藏极深的小型铁矿。这两天,每天在夜里偷偷生产,由于前一阵查的严,矿石都堆在山里,杨尚军极其着急,早就通知杨尚权,快点找到买家。欧阳志远的话,都被杨尚权听到。 刚上来,杨尚权也是十分发的警觉,但当他听到欧阳志远那地道的江南口音,还有帕杰罗越野,以及他认识程辉钢铁集团总经理程茂辉,还有他那公子哥们的萧瑟气质,让杨尚权确信不疑。 所以,他立刻打电话,告诉了大哥杨尚军。 杨尚军一听杨尚权找到买主了,顿时狂喜,但他不忘提醒杨尚权,注意观察那人,防止他是官方的探子。 欧阳志远看着那几个司机道:“你们大哥喝多了,你们吃完饭,快走吧,别耽搁了正事,张大哥已经不能和你们一块去了。” 这时候,张成田的眼皮变长了,终于合在了一起,打起了鼾声。这家伙竟然躺在地上睡着了。 那几个司机一看,自己的老大真的喝多了,一个司机就看着杨尚权道:“杨老板,麻烦你找一张床,让我大哥躺一会,我们送完这趟货,再回来把他带走。” 杨尚权点头道:“好吧,你们把他架过来吧。” 欧阳志远微微笑道:“张大哥喝我的酒才醉的,我来吧。”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张成田抱起来,跟在杨尚权的身后,走向一间房子,同时,一颗药丸塞进了张成田的口中。 “就放在这张床上吧。” 杨尚权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把张成田放在床上,那几个司机在反复的嘱咐了杨尚权几句后,就开着车,送货去了。 杨尚权看着欧阳志远,没有说什么,写了一个电话,递给欧阳志远,沉声道:“想要最便宜的铁矿石,你过了白水镇,就打这个电话。”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杨尚权道:“杨老板也做矿石生意” 杨尚权点点头道:“一个朋友开的铁矿,上面查的紧,很多铁矿石没有销路,我只是帮忙。” 欧阳志远内心砰砰直跳,狂喜至极。这真是个意外的收获。 他掏出一叠钱,最少有500块,塞到杨尚权的手里,轻声道:“我们要的矿石太多,我怕你们的小铁矿的矿石不够我要的,如果你能在介绍几个老板给我,这500块钱,就是你的。” 杨尚权眼睛一亮,捏着手里一叠大团结,内心怦怦直跳。500元,相当自己一个月的工资。 杨尚权又写了几个电话号码给欧阳志远,小声道:“白水镇的所有小铁矿和石膏矿,都分布在白水山一带,你打通电话后,就说是我杨尚权介绍来的,他们就不会怀疑了。” 原来,杨尚权不只接了自己叔伯大哥的生意,而且还解了别人的生意。每介绍一个老板过去,杨尚权都有提成的。 杨尚权说完话,走了出去。 这时候,张成田已经慢慢的醒过来,当他看到欧阳志远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张成田顿时臊个大红脸,瓮声瓮气的道:“他,你的酒真厉害,喝到嘴里很舒服,但后劲太大,我干拜下风,你要买铁矿石,我陪你去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呵呵,张大哥,咱就走吧。” 张成田站起身来,头还有点晕,走路有点晃。 “他,我从来还没有喝醉过,今天是第一次。” 张成田仍旧不服气,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个不停。 黄晓丽一看,欧阳志远和张成田一起走了出来,她知道,欧阳志远的计谋成功了。 “老婆,走吧,事情有着落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看着黄晓丽,给她使了个眼色。 黄晓丽听着欧阳志远这样称呼自己,心里有点甜丝丝的,他知道欧阳志远这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 “那好,咱们走吧。” 杨尚权看着脚步还有点踉跄的张成田,心道,这小子酒醒的到挺快。 三个人来到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前,张成田虽然是开大卡车的司机,虽然他不认识帕杰罗,但他知道,这绝对是一般家庭一辈子不吃不可也买不起的好车。 “秦老弟,你这是越野插吧,和北京吉普差不多。” 张成田抚摸着帕杰罗,一脸羡慕的问道。 欧阳志远笑笑道:“帕杰罗越野,日本原装进口的。” “乖乖,日本鬼子的车。” 张成田笑呵呵的道。 三个人上了车,黄晓丽坐在了副驾驶上,三个人直奔白水镇。 在途中,欧阳志远又看到几辆大卡车,拉着石膏矿石和铁矿石,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道:“张大哥,现在查的这么紧,你们怎么敢大白天的拉矿石不怕被查住吗别让镇政府的人看到。” 张成田嘿嘿笑道:“查什么那个矿老板没有百十万一捆子钱砸过来,你能不放行嘿嘿,老板们每个月都有份子钱给他们,只要上边不来检查,检查站的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有钱拿钱。” “镇政府不管吗我来之前可是调查清楚了,龙海市不是刚下了文件,要关闭这些小矿山吗” 欧阳志远问道。 “嘿嘿,镇政府问个球,他们只管收钱。文件在白水镇算个屁,白水镇里,镇长赵宗彪就是老大,他说让谁开矿,谁就开矿,让谁的矿关闭,谁的矿就关闭。” 张成田愤愤的道。 “不会吧,张大哥,那个什么赵宗彪,难道一手遮天” 欧阳志远装作吃惊的样子。 “嘿嘿,你是外地人,你不知道,赵宗彪在白水镇,就是个土皇帝,所有的土政策,都是他一个人定下来,独断专行,对不同政见的人,残酷的迫害打击。” 张成田道。 欧阳志远听着张成田对赵宗彪的看法,不仅皱着眉毛,心道,赵宗彪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欧阳志远看到前面有个检查站,几辆大卡车长在通过,一看就是拉的铁矿石。欧阳志远看到检查站的人,在收了每辆车十块钱后就放行。 天哪,这还是检查站吗 欧阳志远的车刚经过检查站,一位检查站的工作人员看到是一辆日本进口的越野帕杰罗,连忙放下栏杆。 一位大金牙检查员过来,大声道:“过路费20” 我靠,不会吧,刚才大卡车才收10元,自己一辆越野车,竟然收20元,这还有天理吗再说,你又不是国家的公路收费站,你收过路费,依据是什么 欧阳志远这辆越野的牌照并不是傅山县的,而是挂的南州牌照,这个检查员一看是外地的车,不由的喜出望外,趁机拦下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可不想出任何差错,拿出两张十元的,递给对方。 过了检查站,欧阳志远看着前面的路标道:“到白水山,怎们就不进白水镇了吧。” 欧阳志远可不想太招摇,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自己和黄晓丽来的目的,就是要摸清白水镇到底有多少个还在偷偷的开采小铁厂、小石膏矿。 这两种矿的污水,对白水镇的地下水,污染的很厉害。如果自己把种植和养殖项目交给白水镇,就怕收上来的果实,都不会合格,都会受到污染,红太阳集团肯定不会收购,苦的还是老百姓。 张成田点头道:“不进白水镇,咱们直接到白水山。” 张成田知道,如果这辆车进入白水镇,会引起很多人注意的。 欧阳志远绕过白水镇,就进入了白水山。 白水山是一座极其险峻的大山,但里面山体却看着丰富的铁矿,可是这种丰富的铁矿石分布的很散,矿脉很窄很薄,不适合大型矿的开采。 于是就有人投建小型的铁矿,偷偷地开采,很多小铁矿都隐藏在里面。 本来是山清水秀的白水山,现在已经被破坏成为千苍百孔的死山。 车子刚一接近白水山,道路两旁麦田里的麦子,都覆盖了一层黄色的灰尘,很厚。沟壑里,都流淌着黄红的的浑浊的脏水,散发阵阵恶臭,脏水旁,是寸草不生。 微风吹来,股股黄红色的沙尘,铺天盖地的吹起。 这种黄红色的污水,就是洗矿石排出来的废水。 黄晓丽的脸色很难看,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竟然变成一座死山,真让人痛心呀,白水镇的镇长赵宗彪看来是阴奉阳违,治理不力,他难逃责任。 黄晓丽装着好玩的样子,用摄像机拍摄着这些污染证据。 车子刚开到一个路口,就从两块巨大岩石后面,冲出来两个彪形大汉,他们手里竟然拿着猎枪。 那个年代,全国还没有禁枪,山里的村民手里,大都有猎枪。 “站住干什么的快停车” 两个彪形大汉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的帕杰罗。 这两个家伙,肯定是放哨的。欧阳志远知道,如果不是张成田带路,自己和黄晓丽肯定进不来。 张成田从车窗户伸出头来,大声叫道:“狗剩、孙二,是老子带来的人,谈生意的,你们两个小子快滚开咋呼啥家里死人了” 张成田笑骂道。 两个汉子一看是张成田,两人连忙陪笑道:“呵呵,原来是张大哥的客人,进去吧。” 两人立刻点头哈腰的退回巨石后面。 看样子,张成田在这里混的还不错,威信不小呀。 车子越向里走,道路越难走,极其的险要,还有很多暗哨不时的冲出来,检查车辆。 欧阳志远知道,这些铁矿,绝对是在白水镇领导的默许下开采的,就是何振南带来人,能进来吗刚一进入山口,就会被人发现。没有人带路,在山套里,根本找不到铁矿。 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转过一个山套,张成田一指一大片树林道:“就在那里。” 欧阳志远看着那片树林,根本没有看到铁矿。 “开过去” 张成田大声道。 欧阳志远把帕杰罗开进那片树林,果然,在茂密的树林后,就看到了隐藏的一个小型铁矿。 这个铁矿,隐藏的很深,如果不是张成田带路,你就是带来几千人,你根本找不到。 十几个人拥簇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站在路口,看着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慢慢的开过来。 这是一个面目阴沉的男人,长着一副长长的鹰钩鼻子,一双精芒四射的小眼睛,骨碌转着,透着狡诈和精明。 他的手上戴着一个硕大的金戒指,夹着一根香烟,不紧不慢的吸着,看着帕杰罗慢慢的开过来停下。 “老板,我回来了。” 张成田走下车来,看着自己的老板潘选海。 潘选海看着张成田道:“货运到了” 张成田大声道:“他们去了,我在半路上碰到南钢集团的秦经理,他要采购大批的铁矿石,我就把他带来了。” 这时候,欧阳志远和黄晓丽走下越野车,慢慢的走了过来。 潘选海远远的看着欧阳志远,一双小眼睛闪烁着狡诈的寒芒,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立刻感觉到潘选海的怀疑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潘选海不得不防,现在外面查的紧,加大了关闭小铁矿的力度,前一阵子,傅山县公安局派来个卧底的,结果,抓了几个偷偷开采铁矿的小老板。 张成田在半路上碰到的南钢集团总经理南钢集团那是一个才建立起来的私人钢铁集团。听人说,是很大的一个钢铁集团。 但这个总经理太年轻了吧,不会是警察派来的卧底吧 “您好,潘老板。” 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手,看着这个脸色阴晴不定的潘选海。 潘选海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看着欧阳志远伸过手来,顿时皮笑肉不笑的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你好,秦经理,南钢集团的赵坪山经理还好吧” 潘选海看着欧阳志远,两眼如同刀锋一般的眯起来,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的表情。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南钢集团里有没有赵坪山这个人,这个人名,是他信口胡扯的,他是故意试探欧阳志远的真假。如果欧阳志远打蛇随棍上,表示认识赵坪山经理,就说明这人假的,是警察的卧底。 嘿嘿,暗处有五六条双管猎枪,指着这一男一女。 欧阳志远从小就跟着父亲在街上给人算卦,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见过,他一眼就看出来,潘选海在试探自己。嘿嘿,你个老王八蛋,想试探我,呵呵,你还毛嫩着。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就感到五六道杀气,从四面八方传来。好家伙,暗处还有人。 黄晓丽一听潘选海这样一问,内心里狂跳不已。 欧阳志远说自己是南钢集团的总经理,是信口胡扯的。现在人家问南钢集团的赵坪山经理还好吧,志远,你怎么回答人家到底认识不认识南钢集团的人只要回答错误,咱们两人还能走出白水山吗 黄晓丽担心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潘选海,笑呵呵的道:“你好,潘老板,呵呵,您记错了吧,我们南钢铁集团总部,没有赵坪山这个人,你是问的分公司的赵坪山经理吗” 潘选海一听对方这样回答,不由得一愣,随即呵呵笑道:“哈哈,秦经理,你看,是我记错了,对,赵坪山经理,是你们分公司的。” 欧阳志远心道,你个倒会打蛇随棍上,等老子的人来到,非收拾你不可。 “呵呵,潘老板,我看看你们的矿石吧,我们要货的量很大,而且要的赤铁矿石和磁铁矿石的品味都要在65品位以上。” 铁矿石的品位指的是铁矿石中铁元素的质量分数,通俗来说就是含铁量。比如说,铁矿石的品位为70,指的是其中铁元素的质量分数为70百分号。 “哈哈,秦老板,你来对地方了,我们的铁矿所产的矿石品位都在70左右,嘿嘿,只要你有能力吃掉这些矿石。” 潘选海指着用帆布盖着的几千吨铁矿石,得意的道。 欧阳志远走向那些铁矿石,弯腰拾起一块暗红色的铁矿石,看了看,微笑道:“不错,典型的赤铁矿,品位大概在68左右。” 欧阳志远为了协助何振南封闭小铁矿,曾经恶补过铁矿石的知识,今天终于用上了。 潘选海一听对方只是看了一眼那块赤铁矿石,就知道品位在68左右,心里的戒心渐渐的放松了。 帆布篷下面盖着的,都是赤铁矿石,经过化验,品位都在65到70之间,这个人一眼就能看着那块铁矿石的品位,真是内行呀。 他要是知道欧阳志远只是在书上恶补了一天铁矿石的知识,保准会一下气死。 “呵呵,不是我吃不下的问题,而是你们的铁矿石太少,几千吨的铁矿石,够我们南钢集团塞牙缝的吗”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潘选海。 潘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我们不赊账,我要看看你们的资金,如果资金雄厚,我可以介绍一些老板给你,但我要提成。” 欧阳志远知道,这家伙还是不相信自己,他提出来看看资金,还是要试试自己自己真假。 欧阳志远看着潘选海道:“我给你一个卡号和查询密码,你用手机查询一下。” 欧阳志远把韩建国老人留给韩月瑶的那张卡的卡号和查询密码,告诉给潘选海。 这张卡,欧阳志远自己并不知道上面,到底有多少钱,反正是韩建国老人为了预防自己死了,而留给韩月瑶的嫁妆和遗产。 告诉对方的查询密码,潘选海并不能取走上面的钱,欧阳志远是想利用这张卡,取得潘选海的信任。 当潘选海输完查询密码后,那张卡上的一连串天文数字,把他吓得目瞪口呆,双手哆嗦着,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的天,后面是十几个零他颤抖着手,瞪大双眼,数了三遍,都没有数清楚1后面是几个零。 “100亿” 潘选海感到自己的脑子在充血,心脏狂跳,失声念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听那张卡上有100亿,也是吓了一跳。韩老先生竟然给韩月瑶留了100亿嫁妆和遗产。厉害呀。 但这只是韩老先生家业的一点点。 作为亚洲最大的几家电子集团之一的恒丰集团,他的资产已经是几千亿吧。 过了好一会,潘选海才从极度震惊中清醒过来,他对欧阳志远的怀疑,顷刻间,土崩瓦解。 如果对方是警察卧底,这100亿的资金哪里来警察局可没有100亿的资金。 “呵呵,秦经理,现在这个铁矿,只是我的一个小矿,你跟我来吧。” 潘选海上了一辆的桑塔纳,开向后面的山谷。 当欧阳志远转过另外一个山套时,他又看到了一个铁矿。这个铁矿要比刚才看到的那个铁矿还要大,囤积下来的铁矿石,竟然有上万吨。 潘选海真是狡猾呀。如果没有潘选海的带领,欧阳志远就是齐天大圣,也找不到这个极其隐秘的铁矿。 欧阳志远强忍住自己内心的狂跳,看着潘选海道:“你这里的加上你前面的那个小矿,也就一万多吨,根本不够我要的,这样吧,我看你也是这里铁矿中有影响的人物,我每个月要10万吨,品位在70左右的富铁矿石,你负责给我联系,我给你每吨1元的提成,你做南钢集团在白水镇收购铁矿石的代理,你愿意吗” 欧阳志远看着潘选海道。 潘选海内心狂跳,每吨一元的提成,我靠,天下掉馅饼了,每个月要10万吨,提成就是10万块。这要比自己开铁矿正的还要多。 潘选海是一位商人,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钱。那个年代的十万块,能买两套房子。这让潘选海高兴的差一点晕过去。 “我愿意。” 潘选海这个人,在白水镇铁矿界里是个大佬,他的话,几乎所有的矿老板,都相信了。每个月十万吨的铁矿石的订货,让所有的铁矿老板,都兴奋的骚动起来。 他带领着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在白水山里,转了很长时间,看了十几个铁矿,几乎把白水镇所有的铁矿,都看过来了。 黄晓丽偷偷地在车里,用摄影机拍下了所有的证据。 白水镇政府。 赵宗彪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手里的一张白水镇铁矿分布图。这张分布图是他自己画的,白水镇所有的小铁矿的位置,都在上面。 一个小铁矿每月缴纳二万块的开采费,一个月下来,就是几十万的收入。这几十万,除了一部分用于白水镇的办公之外,剩下的,都让镇政府的人私分了。 当然,赵宗彪拿的是大头。 前一阵子,县长何振南亲自带领执法队,公安干警,炸掉了一批小铁矿、小石膏矿和小煤窑,让这个月的收入大减。 这个月的开采费,只剩下二十几万了,减去了一半。 何振南,你阻挡老子的财路,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赵宗彪狠狠的把茶杯摔在地上。 他又把十几个有限的小铁矿数了一遍,他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收入减半,但是各路关卡的孝敬还是要如数的孝敬,一分都不能少,否则,只要出事,一切都完蛋了。 把各路关卡都孝敬一遍后,就所剩无几了。 赵宗彪把铁矿分布图藏在怀里,他决定提高小铁矿的开采证收费,由原来的二万,提高到三万,否则,各方面的关卡费用,不够用的了。 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就是何振南和欧阳志远他们的招商引资。你招什么商引什么资害的老子的铁矿被封 他站起身来,看着墙上白水镇的水文地理分布图。白水镇所有的山地,都属于沙土地,最适合种植花生。 如果能把红太阳集团的黑珍珠黑米花生承包过来,让整个白水镇都种植,这将是一笔极大的收入。 嘿嘿,红太阳集团要的是无污染的花生米,哈哈,白水镇的铁矿、石膏矿和小煤窑,足以让这些花生米受到污染,到时候,红太阳集团就会拒收,哈哈,这种黑色花生米,在南方的超市里,能卖到40元一公斤。 到时,整个白水镇的黑米花生,将由镇里统一收购,通过关系,卖到南方去。这一项,就有几百万的收入。 嘿嘿,欧阳志远,老子就要通过关系,把黑珍珠花生承包过来,到时候,红太阳集团收购不成。哈哈,老子背后捅你一刀,看你又能如何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赵宗彪拿起电话。 “赵镇长,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一个声音在电话里传来,带着颤抖的兴奋。 这个人,是赵宗彪安插在铁矿区的一个心腹,专门搜集铁矿区的消息和我材料的。像这样的眼线,赵宗彪安插了十几个。所以,铁矿区不论出现什么情况,赵宗彪都能立刻知道情况。 “赵镇长,南方来了一个大老板,带着100亿,来收购咱们的铁矿石,每个月要10万吨的富矿石。这下,我们发了。” “你说什么100亿不可能吧。” 赵宗彪内心一跳,这是那个大钢铁集团,来采购铁矿石的白水镇的铁矿石,一直都是供应江南省程辉集团的。 “千真万确,赵镇长,是潘选海介绍来的,他的15000吨铁矿石已经订出去了。现在,潘选海要收购所有品位在65到70之间的富铁矿石。” 潘选海赵宗彪知道,潘选海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他带来的人,大概不会有问题,每个月10万吨的富铁矿石,就怕收购不上来。潘选海的那15000吨铁矿石,积攒了很长时间了。 这是一个大客户呀。不知道是南方的什么大集团公司来采购的。 现在,外国铁矿石的价格,每年都在上涨,和他们相比,我们的价格很低了,我们铁矿石的品位又不低,很有可能他们进口铁矿石了,而转向这里的铁矿。虽然白水镇的铁矿矿脉太窄太少,但品位高,很适合铁矿开采的。 赵宗彪拨通了潘选海的电话。 潘秀海正领着欧阳志远看完最后一家铁矿的矿石,正回来,自己的电话铃响了。他一看是赵镇长赵宗彪的电话,连忙恭恭敬敬的道:“赵镇长,您好。” 旁边的欧阳志远一听潘选海称呼对方为赵镇长,心里顿时一动,白水镇政府就只有赵宗彪一个人姓赵,难道是赵宗彪在和潘选海通话哈哈,赵宗彪,你果然和这些铁老板勾结在一起,嘿嘿,我一定要找到你的证据,拿下你,你们父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黄晓丽一听,眉头皱了起来,潘选海称呼对方为赵镇长,那一定是赵宗彪了。 “潘选海,你了解那个南方的老板吗你千万别上了当前一阵子,来了个警察卧底,可抓了好几个你们铁矿的几个老板呀。” 赵宗彪提醒潘选海。 潘选海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大声道:“赵镇长,请你放心,对方的底细我知道,他带来的100个亿资金,我通过银行已经查询过了,确实是100个亿。这个人一口熟练的江南方言,和程辉集团人的口音,一模一样,我多次试探,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潘选海拍着胸脯保证着道。他故意在欧阳志远面前大声说话,是为了讨好欧阳志远。一个月10万吨的收购任务,光自己的提成就是10万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