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杀手竟然是他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三十九章 杀手竟然是他

第一百三十九章杀手竟然是他 韩月瑶的武功,是韩建国亲自教的,所有的招式,都是特战队最有效的进攻招式,没有一点花架子。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这个小痞子被韩月瑶轰飞出去,剩下的几个小痞子,嗷嗷叫着道:“疯丫头带刺,大伙一起上,逮住她。” 几个小痞子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坐在车里的王天虎看到韩月瑶一招就轰飞了一个小痞子,就知道这个小丫头身手很好,看来这几个小痞子不够这个疯丫头打的。 嘿嘿,老子有的是人。 王天虎快速的拨打电话,调集了五十个小痞子赶了过来。 韩月瑶打的很是兴奋,很长时间没有打人了,现在她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打一架了。几个回合下来,五六个小痞子被打的哭爹喊娘,头破血流。 “起来,脓包、笨蛋、饭桶。” 小丫头对着那几个被打趴下的小痞子们竖起了中指。 车里的冯小鱼看着调皮蛮横娇俏可爱的韩月瑶,他的眼睛贼亮起来,都直了,流着口水。 韩月瑶的刁蛮,一笑一颦,还有在生气中,撅起性感的红润小嘴唇,都让冯小鱼极其的着迷。 韩月瑶鄙视的看着倒在地上,吓得连滚带爬的几个小痞子,小蛮脚一跺,踢在最后一名小痞子的屁股上,娇喝道:“离姑奶奶远点,否则,踢死你。” 小丫头什么都敢说。 这时候,几十个小痞子冲了过来。 为首的的一个二十多岁,头上染着红毛绿毛的野鸡头,一眼看到韩月瑶也染着一头火红的头发,不由得眼前一亮,嘿嘿狞笑着道:“这个丫头够味,老子要了,给我抢走。” 韩月瑶早已气的冲了过来。 但韩月瑶的武功没有欧阳志远的强悍,五六个小痞子,她能对付的了,但几十个小痞子,韩月瑶就显得吃力了。 韩月瑶在打倒十几个小痞子之后,就被几个小痞子架住两只胳膊,快速的拖向一辆轿车。 韩月瑶拼命的挣扎,但几个男人的力气极大,动作也快,眼看韩月瑶就要被赛进车里,猛然传来一声爆喝:“放下小姑娘。” 正要把韩月瑶塞进车里的几个小痞子,一听有人要自己放下好容易抓住的肥羊,禁不住勃然大怒。 韩月瑶抬头一看,一个身材高大,英俊潇洒的年轻人,一边低喝,一边从一辆越野路霸走下来。 彩鸡头恶狠狠的看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冷声道:“滚远点,别惹老子生气,否则,老子放了你的血。” 彩鸡头说完话,嗖的一声,拔出来一把寒芒四射的弹簧刀子。 冯小鱼冷冷的看着彩鸡头,大声道:“相识点,快放了这位小姐,否则,老子不客气。” 彩鸡头一看冯小鱼很强硬,立刻大声道:“给我废了这小子,放了他的血。” 十几个小痞子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天堂夜总会老板冯卫东在冯小鱼小的时候,就让冯小鱼认了两位散打高手为师傅,这小子虽然坏点子多,但很聪明,什么招式一学就会,很受两位师傅喜爱。 冯小鱼嘿嘿的冷笑着,一脚揣在一个痞子的肚子上,直接把他踹出两米开外,几乎的同时,一拳打在一个痞子的脸上。 “哼” 那个小痞子被打的一声闷哼,张嘴吐出两颗槽牙。 “嘻嘻,好厉害,打死这这些坏蛋,打打打的的好。” 韩月瑶看着冯小鱼,大声喊着。 冯小鱼一听自己喜欢的美人在给自己喊好,不由得气势大增,闪电一般的连出几招,又放倒几个小流氓。 彩鸡头一看对方厉害,一声爆叫,挥舞着刀子,寒芒一闪,狠狠的扎向冯小鱼的后心。 “小心” 韩月瑶一见那个彩鸡头,一刀子扎向那人的后心,不由得大叫一声。 冯小鱼猛一转身,一脚踢在彩鸡头的手腕上,刀子飞了出去,一拳打在彩鸡头的脸上,冯小鱼低声道:“快滚。” 彩鸡头一点头,一声惨叫,捂着手腕,大叫道:“快跑。” 彩鸡头钻进另一辆车。 冯小鱼冲向那几个架住韩月瑶的小痞子。 这几个小痞子一看到老大跑了,连忙放下韩月瑶,钻进车里,狼狈逃窜。 冯小鱼看着韩月瑶,微笑着道;“小姐,你没伤着吧。” 韩月瑶瞪了一眼冯小鱼,冷哼一声道:“伤着没伤着,和你有关系吗” 韩月瑶除了对欧阳志远感到亲近外,对别的男人,她都极其的排斥,就是欧阳志远,也是救了她好几次,才获得韩月瑶的好感。 冯小鱼本来认为,小丫头会很感激自己救了她的,但没想到,这个小辣椒并不领情,反而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 冯小鱼虽然碰了一鼻子灰,但仍旧笑嘻嘻的道:“小姐住哪里我送小姐回去吧,路上坏人多。” “哼,我看你就不像好人,你以为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没门。” 韩月瑶再次狠狠的瞪了一眼冯小鱼,走向自己的保时捷,发动起来。 “呵呵,我叫冯小鱼。” 冯小鱼看着韩月瑶发动起来保时捷。 “哼,冯死鱼冯臭鱼哈哈哈,臭死了。” 韩月瑶咯咯咯笑着,保时捷跑车,消失在夜幕中。 冯小鱼看着韩月瑶一头火红的头发,随风飘扬,还有韩月瑶青春而开心的笑声,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个很好的开头。 远处的一个小吃部里面,冯小鱼的另一个狗腿子李汉军,正在给彩鸡头带领的小痞子们点钱,每人20块。 那个年代的20块,相当于现在的200块。 李大鹏由于要等待光谱扫描仪的成像结果,他没有回龙海,而是住到了傅山分局的招待所。 晚饭的时候,周玉海亲自陪同李大鹏吃饭。周玉海想不到,李大鹏还能有这样先进的的仪器,不愧为福尔摩斯侦探所呀。 招待所就离公安分局不远,一墙之隔。 吃完饭,周玉海有事,先出去了,两人约好,12点周玉海来看结果。 李大鹏住的这间房子,四周的窗户,全部被李大鹏拉上窗帘,他一直在调试着仪器,等待结果。 当时钟敲响十一点半钟的时候,一道诡异的黑影,从墙头上飞掠而过,快速的接近李大鹏的住处。 那到黑影戴着一个黑色的狰狞面具,身形如同狸猫一般,顺着一根管子,爬到了李大鹏的二楼。 嘿嘿,小子,你真是找死,你不在龙海呆着,却跑到这里送死,真是活腻歪了。 面具人快速的接近露着微微亮光的窗户。 但窗户被蒙的很严,透过窗帘过滤的灯光,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坐在桌子前。 面具人在窗户前摸索了好一会,如同狸猫一般闪到门前,手里多出一张很薄的铁片,顺着门锁的缝隙一划,门锁被他无声的划开了。 面具人一按房门,房门开了,他的身形如同一道电芒一般,扑向桌子前的李大鹏,刀光一闪,刀锋已经划过李大鹏的咽喉。 面具人清楚的感觉到,刀锋已经切入对方的喉管,发出呲呲的漏气声。面具人笑了,他知道任务完成。 面具人一个箭步,冲向桌子上面的仪器,一把抓住那个光谱扫描仪,就想拿起来,可是他用力拿了两次,竟然没有拿起来,他以为仪器被钉在桌面上。 这个仪器他必须拿走,免得对方的光谱扫描仪真能扫描出来图像来,麻烦就大了。 那人把刀子收起来,双手握住仪器猛一用力。可这次用力过猛,而那台机器竟然一下子自动塞到自己的手里。 这个奇怪的现象吓了这个杀手一跳,但由于他用力过猛,仪器又突然自动塞进他的手里,他的重心立刻不稳,身形向后倒去。但仪器后面却跟来一只夹着风声的拳头,狠狠的砸向他的面门。 不好上当了 面具杀手一声怪叫,向后倒的身形猛地一旋,刀芒一闪,一道刀光劈向狂砸而来的拳头。 可是,这拳头的速度太快了,还没等刀光劈下,一声闷响。 “砰” 这只拳头就砸在他戴着面具的面门上。 “哼” 杀手一声闷哼,身形翻滚着逃向房门。 但这时,灯光猛然一亮,欧阳志远在桌子前站起来,同时,周玉海手里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那人的头颅。 李大鹏在另一张桌子下面钻出来,看着那个被切开喉咙的橡皮人,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我靠,太变态了吧,要不是志远,今天老子就交代在这里了。 “哈哈,面具人,我算准了你会来,哈哈,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倒要看看是谁干掉了赵敬平。”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盯住这个杀手。 欧阳志远在观察了赵敬平死亡的面部表情时,就知道,赵敬平在瞬间死亡的时候,表情露出惊异的神情,但惊异中,还带着一丝笑意。这就表明,凶手是赵敬平认识的,而且很熟悉,在和赵敬平谈话的时候,突然出手,瞬间就让赵敬平中毒,然后再把毒药灌进赵敬平的嘴里。 但赵敬平已经瞬间死亡,灌进嘴里的毒药,却没有多少能流进胃里。 这名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说明此人反侦查能力极强,很有可能内部的人。 欧阳志远知道李大鹏手里有一套外国进口的成像仪器,虽然没有说明书上吹的那样玄乎,但通过光谱扫描,确实能看到凶手的影像,但却不是很清楚,只能看个大概。 欧阳志远就让李大鹏故意夸大光谱扫描仪器的功效,来引凶手上套。 果然,凶手在夜里十一点半,就来了。 面具杀手两眼露出凌厉的狠毒杀气,看着欧阳志远。但他不敢说话,他怕一说话,周玉海就会听出来自己的声音。 周玉海冷声喝道:“放下你手中的刀子,否则,我开枪了。”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面具杀手,哈哈大笑道:“面具人,你今天就是插翅也走不出这间房子,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你不敢说话,但我肯定见过你,而且听过你的声音,或者周玉海见到过你,我说的对吗” 欧阳志远说着话,死死的盯住凶手的眼睛。 面具杀手的眼睛果然闪过一丝慌乱,但眼光在刹那间就变得如同毒蛇一般,透出阴森森的寒芒。 “嘿嘿,欧阳志远,你果然厉害,上次崮山的盘山公路上,没干掉你,算你走运,嘿嘿,今天我想走就走,你能拦住我吗” 面具杀手的声音,竟然十分的陌生,但却又带着一丝熟悉。 欧阳志远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两道凌厉的杀气,在眼睛里射出来,死死地盯住面具杀手道:“你是那个狙击手为什么背后开枪杀我” 欧阳志远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不能放他走,上次这家伙差点干掉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要对自己杀毒手。 “哈哈,因为你得罪了人,你活着阻碍了别人更好的活着。” 面具杀手猛然一声冷哼,手腕一抖,一道刀芒,如同毒蛇一般,射向欧阳志远的面门,几乎的同时,这个家伙手里飞出两团烟雾,罩向周玉海和李大鹏。 欧阳志远猛一点头,躲过那道刀芒,大声叫到:“烟雾有毒,快躲。” 李大鹏和周玉海看到过赵敬平在刹那间死亡,就知道,这个杀手的烟雾极其的恶毒,碰不得,两人早已冲出门外。 面具杀手哈哈怪笑,不进反退,一掌劈碎窗户,飞了出去。 “嘿嘿,想走,留下命来。” 欧阳志远身形如电,从窗户追了出去。 面具杀手听到背后欧阳志远追来,一声冷哼,并不回头,扬手打出一道烟雾。 欧阳志远连忙躲闪,手掌一翻,一把手枪现在手中。 这时候,面具杀手抬腿就上墙头,欧阳志远要是追,肯定追不上。欧阳志远知道,绝不能让这个家伙跑掉。他抬手就是一枪。 “呯” 凄厉的枪声,划破了夜空,传出了老远。 欧阳志远这一枪,正打在面具杀手的后背上。不过,欧阳志远没有瞄准杀手的后心,他不想打死他。 但是,面具杀手在中了一枪后,只是身形一晃,好像没事一样。 “他穿了防弹衣” 周玉海和李大鹏冲了过来。欧阳志远再想开枪,但已经来不及了,那人的身形,闪电一般的越过墙头。 欧阳志远气的脸色铁青,竟然让这个面具杀手跑了,真是想不到。但这家伙的剧毒烟雾,就是欧阳志远也不敢大意。那可是闻着就死的剧毒。 “嗨,让这个王八蛋跑了。” 周玉海愤怒的舞动着手枪。 李大鹏冷笑着晃动着手里的遥控器道:“他跑不了。” 说着话,李大鹏按下了手中遥控器的按钮。 “轰” 墙外一声闷响,一道耀眼的强光爆闪,照亮了整个天空。 “眩晕闪光弹” 周玉海看着李大鹏,惊奇的喊道。 “呵呵,我就知道那个家伙来抢我的光谱仪,为了以防万一,我在那个假光谱仪中,按了一个微型炫目闪光弹,哈哈,这个家伙绝对被照晕了,快去看看。” 李大鹏大声喊道。 这家伙竟然暗中给面具杀手,设计好了圈套。面具杀手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个光谱仪竟然是个炫目光弹。 欧阳志远早就从墙头上窜了出去,李大鹏和周玉海两人紧跟而上。 果然,在围墙外面的一片空地里,欧阳志远看到倒在地上的面具杀手,周玉海和李大鹏快速赶到。周玉海用手电一照,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个清晰的弹孔穿过这人的面具,打进了他的眉心,污血和白色的脑浆,股股流出,一片狼藉。 这人竟然被阻击手灭口。 三个人闪电一般的散开,趴在地上,不敢再动。 “怎么会死了” 李大鹏看着倒在地上的面具杀手。 欧阳志远道:“附近有阻击手,被灭了口。”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怎么会有枪” 欧阳志远快速的把枪上自己的指纹擦掉,扔给周玉海道:“上次救你的时候,捡到的,现在交公了。” 欧阳志远已经用不着这把捡来的手枪了,老将军给自己配了一把。 周玉海收好那把枪,嘿嘿道:“刚才打到这家伙防弹衣上的一枪,是我打的。”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 欧阳志远知道,周玉海怕这支枪给欧阳志远惹麻烦,故意说这一枪是自己打的。 三个人等了一会,感觉到,隐藏在暗处的阻击手,已经走了,三个人这才从地上爬起来。 这时候,远处几辆警车拉着警笛,开着雪亮的车灯,快速的开过来,很多警察快速的冲过来。 “看看这家伙是谁。” 欧阳志远大声道。 这时候,警察们已经赶到,灯光照的一片雪亮。 “周队,没受伤吧” 警察们都关切的问候着周玉海。看样子,周玉海很受警察们的爱戴。 欧阳志远身手解开那个杀手的面具。 “刑警副队长郑冠林” 天哪,这个人竟然是刑警副队长郑冠林,所有的警察都惊呆了。 今天下午,郑冠林还和大家一起勘察赵敬平的死亡现场,想不到,这人竟然是个杀手,难道是他杀了赵敬平。周玉海也是大吃一惊。刚才郑冠林的声音怎么变了这家伙竟然会变声音。 郑冠林一死,线索就断了。 欧阳志远立刻低声道:“马上监控崔德成。”欧阳志远知道,郑冠林是崔德成的人。郑冠林是杀手,崔德成也好不了哪里。 周玉海叹了一口气道:“崔德成请病假了,就在停职的第二天,他就请假了,然后,没有人见到他去了哪里。” 上次,自己打了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王世超,崔德成在王凤杰的默许下,想对付自己,他的手下竟然用手铐铐住了韩月瑶,惹得韩建国老先生,把电话打到常务副市长马明远那里,结果崔德成被停职。想不到,这家伙失踪了。难道上次自己在崮山被人阻击,郑冠林是受到崔德成的指使 崔德成可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人,难道赵丰年想除掉自己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心里顿时对赵丰年开始防范,而且下定决心,只要找准机会,一定把赵丰年拉下来。 任何人想要伤害自己和自己的亲人朋友,自己要抢先干掉他。 很多警察开始勘探现场。 警察勘察完现场后,李大鹏,欧阳志远和周玉海回到了招待所,三个人都没有睡意,跑到夜市买了几样小菜,和两瓶酒,三个人喝了起来。 赵丰年从铁路线回来后,坐在办公室里,脸色阴沉的好像要拧出水来。 就差一点,那些工人就能冲到铁路上去,只要他们堵塞瘫痪了铁路,何振南和欧阳志远都会完蛋。可是,就差一点。 设计这个圈套,赵丰年费尽了心机,每一个环节争取做到滴水不漏。但最后怎么会失败了是谁走漏了消息让欧阳志远把工人拦截下来 前功尽弃呀。 赵丰年点上一颗烟,把自己的整个身子仰到了沙发上。 昨天,自己的儿子赵宗亿告诉自己,欧阳志远给儿子暗中下了毒手 看到儿子眼里露出了绝望的眼神,赵丰年的眼里透出凌厉冷酷的杀意。 嘿嘿,欧阳志远,老子抓准机会,一定要干掉你。 马传武轻轻的敲了一下门。赵丰年道:“进来吧。” 马传武走进来,脸上露出了一丝掩盖不住的兴奋,小声道:“赵县长,欧阳志远有一把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