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要命的突发事件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三十四章 要命的突发事件

第一百三十四章要命的突发事件 龙海市工商行行长朱文福微笑着走了进来道:“周书记,您好,马市长好。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周天鸿和马明远都笑着道:“我们的财神爷来了,快请坐。” 秘书宗鹏飞给朱行长倒了一杯水,放在朱文福的面前。 “周书记,这是您要的傅山中药厂贷款的一切材料。” 朱文福把一叠厚厚的材料递给周天鸿。周天鸿接过材料,仔细的翻阅着。看到最后的时候,周天鸿的脸色变得一片铁青,难看至极。 “八千万的贷款,竟然没有救活资产只有三千万的中药厂,就是重新建个新的中药厂,也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钱。” 周天鸿暴怒了,他立刻拨通了市纪委书记戴宝楠的电话。 “戴宝楠,你立刻带人,彻底查清傅山中药厂那八千万贷款是怎么花的,精确到每一分钱的去向,砰” 周天鸿说完话,狠狠的把电话扣在电话机上,整个电话机被砸的翻转过来。 整个办公室死一般的寂静。 过了好一会,周天鸿看着工商行行长朱文福道:“朱行长,中药厂的八千万贷款能否先挂起来,利息我们想办法。” 周天鸿知道,如果把这八千万的贷款,强加给天信药业,只能迫使天信药业退出傅山中药厂的兼并,2000多位职工的饭碗呀,再加上原来退休的职工,这些人的要吃饭呀。 市政府就是拿出一部分资金,发了一个月的工资,但这也不是长远之计,下个月的工资怎么办天信药业如果能顺利的兼并中药厂,最起码这2000多人吃饭的问题解决了。 朱行长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周书记,这件事我回头请示一下上级领导,我尽快给您回复。” 八千万的贷款,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朱行长自己不敢做主,他要请示上级领导。 “好的,朱行长,我等你的好消息。”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朱行长握手告别。 马明远看着周天鸿书记道:“周书记,这件事要尽快解决,不能再拖了。” 有些话,马明远不能说的太直白。 周天鸿点点头道:“我尽快让天信药业进驻中药厂。” 谁又能想到,午饭的时候,傅山中药厂就发生了塌天的大祸。 市纪委书记戴宝楠接到周书记的电话后,沉思了一下,就把电话打给了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 赵丰年接到电话后,两眼露出了可怕的目光。 上午十半,欧阳志远接到了死党李大鹏的电话,说自己已经来到了县政府大门口。欧阳志远和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说了一声,自己就下了楼,开着帕杰罗来到县政府的门口,看到李大鹏从一辆桑塔纳走下来。 李大鹏看到欧阳志远竟然开着一辆进口的帕杰罗,不由得瞪大双眼,指着欧阳志远道:“老大,你太牛逼了,县长的车也只是桑塔纳吧,你竟然来帕杰罗你就不知道低调小心有人查你。”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我不怕任何人查,老子没有贪污国家一分钱。” “呵呵,你硬说没有贪污国家一分钱,你的工资多少钱上次那辆雅阁是嫂子送的,难道这辆帕杰罗也是嫂子送的” 李大鹏知道,萧眉把雅阁送给了欧阳,但这辆帕杰罗的价格,不是一般人能买的起的,萧眉只是个医生呀,她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这家伙根本不知道,萧眉可是天信药业的总裁。 “你小子别问这么多了,走,我请你到醉仙楼吃叫花子鸡。” 欧阳志远微微笑道。 “呵呵,老大,咱先去交税,交完了税再去吃饭,你们县政府的税也太厉害了吧我开个小小的侦探所,还收我每个月200块。” 李大鹏很肉疼的道。 两人上了车,直奔税务局。 来到税务局大厅,李大鹏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没完没了的谈起生意来。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我去替你交吧。” 志远来到交税窗口道:“华山路26福尔摩斯侦探所。” 窗口里,一位四十多岁的秃顶收税人员看了欧阳志远一眼,找到华山路26号福尔摩斯的报税表,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小眼睛诡异的一闪,递过来一张纸条。欧阳志远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那张纸条上面写着:要税票200,不要税票100,我们不去查你。 欧阳志远一愣,那个收税人员又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好家伙,这人竟然敢这样做,真是胆大包天呀。欧阳志远刚想再仔细的看那张纸条,但上面的自己,在几秒钟后就消失了。 我靠,这是化学药水字迹,这些人肯定不想留下什么把柄。 欧阳志远俩忙去掏口袋,却没有找到钱包,连忙对着窗口道:“呵呵,对不起,钱包忘车上了。” 欧阳志远满脸歉意,不动声色的拿着那张纸条离开了那个窗口。 这时候,李大鹏已经打完电话。欧阳志远一拉李大鹏,走进了李大鹏的车里,快速的拿起那张字迹消失的纸条道:“立刻想办法恢复纸条上的字。” 李大鹏疑惑的接过这张纸条,用鼻子一闻,眼睛一亮,立刻在身上拿出一瓶药水,抹在那张纸条上。 那张纸条再次露出那几个字:要税票200,不要税票100,我们不去查你。 “不要让字消失。” 欧阳志远小声道。 李大鹏快速的又拿出几样药水,经过处理后,那张纸条上的字迹清晰的显示出来。 好家伙,这些人还真敢干呀,竟然用上了高科技,200块钱的税,他们敢私吞100块。 欧阳志远看着这张纸条,心里燃起了怒火。 “大鹏,你不是会化妆术吗你到每个窗口都去一趟,多拿回来几张这种纸条,我去过的那个窗口,你就不用再去了,记住,录下影像。” 欧阳志远拿出自己的那个签字笔,他刚才已经把那人的一切都暗暗地拍摄下来了。 “呵呵,干这个,他们是小学生,我可是侦探专业毕业的精英分子,哈哈,你要多请我吃几顿。” 李大鹏笑呵呵的走了出去。 不一会,李大鹏就回来了,手里多出几张这种纸条,经过李大鹏处理以后,那几张字条的字,都恢复过来。 李大鹏又把所有偷拍下来的录像都汇集在一起,用车上的电脑制作好,递给欧阳志远。 “这些人都疯了,几乎每个交税人,都会收到这种字条,他们真贪婪呀,我把他们其中一个窗口上的签字笔,换成了咱们能拍摄的签字笔,下午下班之前我来取,嘿嘿,这些人民的蛀虫。” 李大鹏恨恨的道。 “大鹏,暗暗地调查一下税务局长高志山的经济状况。”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一张银行卡塞给李大鹏。 李大鹏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打兄弟的脸不是我缺你这点钱吗” 欧阳志远嘿嘿笑着又拿了回去。 “上次,姬广元的资料很及时,可惜,姬广元死了,被人推下了楼,线索就断了。” 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想不到,来交税,竟然发现这种事情,这些人不是找死吗所有的窗口都明目张胆的私吞国家税收。这绝不是一个人的行为,肯定是集体串通好的,税务局长高志山有重大的嫌疑。 两人开车来到醉仙楼,要了一个临街的雅座,还没点菜,就看到窗户外的大街上,几十辆大客车,从外面的马路上疾驰而过。 欧阳志远心道,这是哪里的参观团,到什么地方去学习的 服务员送来菜谱,欧阳志远点了李大鹏喜欢吃的几样菜。 “老大,我今天来到你这里了,我想喝你身上藏的酒。” 李大鹏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笑道:“除了你要,别人根本喝不到。” 说话间,欧阳志远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酒瓶。 “谁让咱们是死党呢” 李大鹏笑呵呵的一把夺过欧阳志远手里的酒瓶,打开盖,先给志远倒了半杯,才给自己倒好。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端起酒杯道:“来,大鹏,这杯酒,我敬你,感谢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天天管我饭。” 欧阳志远在上初中和高中的时候,是家里最穷最困难的阶段,每天三顿饭,欧阳志远只吃两顿,而且还经常饿肚子。那时候,李大鹏家里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但李大鹏每天都带两个人的饭,悄悄的留给欧阳志远。惹得李大鹏的妈妈以为儿子的饭量大增。 欧阳志远一辈子不会忘记这些。 “切,就是几顿饭,谁让我们是哥们来,干杯” “为我们是哥们,干杯” 两人笑呵呵的喝了一口酒。 “老大,听说,你做到了县办公室主任了真厉害,咱哥们中间,终于有人当官了。” 李大鹏很是兴奋,他打开了一瓶山南特曲,用另一只杯子倒满酒。 “哈哈,来,为老大当官干杯。” 李大鹏端起了酒杯,和欧阳志远碰了酒杯。 “大鹏,呵呵,我只是一个别人随时都会踢下来的小官,来,为我们兄弟之情干杯。” 两人都仰起脖子,一气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不一会,一瓶山南大曲,就被两人干了。 “看,你妈妈的玉佩,我那个叔叔,不敢要了。” 李大鹏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放到欧阳志远的手里。 这块玉佩,是一年前,李大鹏托了自己的远房叔叔,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李珅,给欧阳志远安排到傅山医院,送给李珅的。 这块玉佩是秦墨瑶给欧阳志远,来送礼的。 现在,欧阳志远是县委办公室主任,县长何振南的秘书,这块玉佩,李珅根本不敢要了,就托李大鹏还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玉佩,心里感叹命运的变化。几个月前,自己还是一个小医生,根本想不到自己能进入仕途。 “大鹏,送出去的东西,还能再回来”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 “老大,现在就是打死我叔叔,他也不敢再要你的玉佩,以后,你在领导面前,给我叔叔说一句好话就可以了。” 李大鹏道。 欧阳志远一想也是,自己就是再把玉佩还给李坤,他敢要吗 欧阳志远收起玉佩道:“那好吧,有情后补吧。” 欧阳志远刚说完这句话,自己的手机就响了。欧阳志远连忙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是县长何振南的电话。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 “志远,大事不好,中药厂里有人散布谣言,说天信药业已经终止兼并中药厂,药厂的工人感到没有活路,他们暴怒了,他们受到坏人的教唆,坐上几十辆大客车,已经奔向铁路线,说是要卧轨。你的车快,马上追过去,立刻阻止他们卧轨,要快快。” 何振南的语气快速而急促,一连说了好几个快字。 欧阳志远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难道自己刚进饭店的时候,看到的那几十辆大客车,就是中药厂的工人不成情况极其的危机,如果让那些工人卧了轨,阻碍了大动脉铁路的畅通,就是省里想保何振南,也不行的。 自己上午还担心有人会散布谣言,没想到,吃中午饭的时候,就有人已经实施了。 这招真毒呀,这是谁想到的这一招一招就可以置何振南于死地,这是一剑封喉。 欧阳志远大声道:“快,下楼,到铁路阻止工人卧轨。” 欧阳志远说着话,直接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打开车门,帕杰罗如同闪电一般冲了出去。 欧阳志远知道,药厂的工人,对县政府已经失去了信任,他们好不容易欧阳志远知道,药厂的工人,对县政府已经失去了信任,他们好不容易盼来了天信药业兼并中药厂,自己以后成为天信药业中的一员,现在由于县政府的失误,造成天信药业的退出,所有的工人都对县政府怀有很大的愤恨,就是自己能拦住他们,他们能相信自己吗肯定不相信。 只有眉儿和天信药业的总经理王福齐赶到,亲口说出,天信药业不会离开中药厂长的,那些工人才肯相信。 欧阳志远快速的拨通了萧眉的电话。 “眉儿,有人造谣你们天信药业要撤出傅山中药厂,工人们被教唆鼓动的到铁路卧轨,你立刻和王福齐赶过来,阻止工人卧轨,我先过去了。” 欧阳志远的口气,又快又急,萧眉也知道事情的危机,如果这些工人的卧轨影响了列车的正常运行,铁道部就会震怒,也会惊动中央的。 第一个要处理的负责人的就是何振南,也有可能连累自己的爱人欧阳志远。 “好的,志远,你开车小心点,我们随后就到。” 萧眉立刻叫上秘书夏晓璐和王福齐,坐上奔驰,随后赶来。 如果不是怕欧阳志远受连累,萧眉根本不理会这种事情。 从燕京到羊州的京羊铁路,擦着傅山县最西边。可是国家的第一条铁路大动脉,如果因为工人卧轨,而引起大停车,这个影响将极其的恶劣,就是山南省的省长江川河,也脱不了干系。 县长何振南,这次死定了。 不知道自己能否赶得上他们。 何振南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为人也比较正直,一直在为老百姓做事,这种官员,自己一定要帮助的。何振南比赵丰年他们好多了。 欧阳志远的帕杰罗速度极快,出了傅山县,顺着公路直奔傅山县的最西部奔去。 李大鹏一看欧阳志远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他可没有这么利害的功夫,他只能走楼梯,根本来不及结账,就冲进自己的桑塔纳,跟在后面。 可是他的车速度不行,出了傅山城,就已经看不到欧阳志远的帕杰罗了。 欧阳志远的车再次超速,帕杰罗如同旋风一般向前奔驰,后面两辆警车拉起警笛,在后面跟着,死死地咬住不放。 这下,反而对欧阳志远有好处,所有的车一听后面急促的警笛声,都闪到路边。 大客车里面,傅山中药厂的保卫科长卢亮伟和销售科长钱大发,每人从厂长赵敬平那里领了两万块钱,所有参加示威卧轨的工人,每人200元。 在临下班的时候,厂子里就传出来,由于县政府要把八千万贷款的外债,强加在天信药业的身上,天信药业决定停止兼并中药厂。 这个谣言刚一传出来,整个傅山中药厂,如同炸了锅一样,乱套了。 工厂已经三个月没有开工资了,所有的工人都感到绝望,生活没有出路了。是天信药业要进入傅山中药厂,给所有的工人都带来了希望。人们奔走相告,有的人早已把天信药业的资料找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复印后,传给大家。 就在人们对前途充满着让人激动的希望时,天信药业退出兼并中药厂的消息,让所有的人如同被当头浇了一瓢冷水,从头凉到脚后跟。 工人们愤怒了,他们立刻向厂办公大楼前涌来。 早已领了两万块钱的保卫科长卢亮伟和钱大发就开始教唆工人。 “工友们,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领到一分钱了,我们已经没有活路了,那些县政府的领导,根本不问我们的死活,他们成天花天酒地,上次我们到县政府情愿,他们答应我们尽快解决我们的吃饭问题,可是,到现在,还是没有解决我们的问题。现在,我们的救星天信药业本来可以顺利的进入中药厂,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可是,县政府那些贪污的蛀虫,硬把贷款强加在天信药业的头上,致使天信药业不再进入傅山药业,你们说,我们还有活路吗” “没有这些贪官,他们吃饱了喝足了,根本不会理会我们的困难。” “我们上次到县政府请愿了,到现在也没解决我们的生活问题。” “我家有病人呀,三个月没见一分钱了,这还让人活吗” “我孩子还要上学呀,我连学费都拿不起,怎么办呀卢科长,求求你,给我们找一条活路吧。” 保卫科长卢亮伟,平时为人装的比较低调和蔼,所以,他在厂里的威信还可以。他看着这些愤怒的工人,心里暗笑,他知道,只要成功煽动工人去卧轨,回来还有两万块钱等着自己。 “工友们,我们要吃饭,我们孩子要上学,老人要看病,政府又不问我们,你们说我们怎么办” 卢亮伟大声问道。 “我们要游行示威,到县政府,不,要到市政府度去示威,去向市政府要饭吃。” 人们大声叫喊着。 “不,就是我们到市政府示威,市政府能管我们吗他们肯定不会管我们的,我们要示威,就要搞个大的,要让省里和中央都知道我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有一条路,可以让中央和省政府都能知道我们,重视我们,给我们饭吃。” 卢亮伟大声道。 “卢科长,快说,是什么路可以让省政府和中央知道我们吃不上饭 “卢科长,我们都听你的,你说咋办我们就咋办” “只要我们能吃上饭,我们豁出去了。” 卢亮伟看着人们被鼓动起来了,大声道:“卧轨。” “什么,你让我们去卧轨自杀” “不,卧轨是假,只要我们能阻止京羊铁路通车,中央和省政府立刻就会知道我们的困境,知道我们吃不上饭,哈哈,到时候,他们就会帮助我们解决问题了。” 卢亮伟大声的煽动着。 工人们被生活的压力压垮了,穷怕了,几乎疯狂了,他们一听说这个方法能引起中央和省政府的注意,立刻嗷嗷叫着沸腾起来。 还又一些人在犹豫。 供销科长钱大发大声道:“所有参加卧轨人员,立刻发放200元的补助费。” 说话间,有人拎出一个帆布麻袋,哗的一下子,倒出来成捆的人民币。 那个年代,200块钱可以让一个家庭吃上一个月。 人们一看到钱,眼睛都红了,他们已经三个月没领到工资了。 所有的工人都愿意领这200块钱,去参加示威卧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