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意外的辱骂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三十一章 意外的辱骂

第一百三十一章意外的辱骂 这个异类竟然大大方方的坐在那里,认认真真的看着一份厚厚的资料。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马明远很是恼怒,要是换做别人,马明远早就把人轰了出去。可是现在,自己要用欧阳志远。 三个大项目的投资,都是欧阳志远拉过来,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已经到位,但红太阳和绿蔬集团还没有签约,而且恒丰集团后面的电子基地中心也没有签约,只是个口头意向。 这些事情,都离不开欧阳志远的参与。 而且,山南省大型药业集团天信药业的一个考察团,已经来到傅山中药厂,正在考察中药厂,洽谈兼并改制的意向。这个项目,仍旧是欧阳志远拉来的。 傅山中药厂,是个老大难的事情,两千多位职工,已经三个月没有开工资了,现在已经有人越级上访到省里了,如果闹成集体上访事件,就不好办了。 这个改制的问题,要让傅山县政府,加快速度解决,让天信药业尽快的进驻,先解决职工吃饭难的问题。 欧阳志远感觉到,马明远正在看自己。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道:“马市长,您忙完了我来了。” 马明远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一口气差一点没上来。什么我忙完了就好想你等我似得。这家伙也有点太那啥了吧。 马明远冷哼一声道:“欧阳志远,咱们约好的两点,你几点来的” 欧阳志远看着马明远阴沉的脸,连忙把马振兴故意说马市长不在的事情,说了一遍。 马明远一听欧阳志远说完,脸色刹那间变得阴沉可怕。 马振兴一个人绝对不敢这样做,他是秘书长戴立新的人,嘿嘿,戴立新,找我回报工作的人,你也敢耍嘿嘿,你真是太过分了,你这不光是戏耍欧阳志远,更是打老子我的脸,也是打周天鸿书记的脸,戴立新,你这不是找死吗你只是个小小的秘书长而已。 “把报告拿给我。” 马明远的脸色慢慢的变得缓和起来。 欧阳志远把自己写的报告递给了马明远。 “坐吧。”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坐了下来。 张庆云给马明远倒了一杯茶,又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放在欧阳志远面亲。 马明远看着欧阳志远的报告,眼睛渐渐的的亮了起来。 前面几项,自己早已知道,欧阳志远阐述的更加细致,后面的一个全新的项目,让马明远的内心一阵激动。 草药种植,不错呀,傅山县本身就盛产中草药,有的是山林荒地,再加上,傅山有一个全国级别的中草药批发市场,如果傅山县的中草药种植上到一定的规模,就会引来更多的药材商,这几年,中药材的价格,年年攀升,经济效益十分的可观呀。 “不错呀,志远,你这个想法很好。” 马明远点着头道。 “马市长,江南省的大型药业集团清灵药业,和另外几个药业集团,就要来傅山洽谈定向种植中草药的合作项目。” 欧阳志远道。 “清灵药业江南省的最大的药业集团” 马明远问道。 “是的,马市长,清灵药业和另外几家药业集团,下个星期就要来考察,然后就要和我们签订种植协议,所有的药材种子和根茎,都有他们提供,我们只负责种植管理,启动资金他们提供,但我们生产出来的药材成品,必须按照市场价,全部卖给他们。这样,种植草药的药农们,就没有后顾之忧。” 马明远听着欧阳志远的介绍,禁不住道:“好,不错,志远。” “所以,我们必须成立药材种植经济合作公司,统一管理药材的种植业,如果我们傅山县的种植中草药上到一定的规模,全国的药材商,都会云集傅山县。” 欧阳志远立刻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好呀,志远,我给你调过去几位中国农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让他们负责你们的中药种植和管理,还要给你们招一批林果专业的大学生,到你们傅山去工作,你要负责安排好。” 马明远笑呵呵的道。 “好呀,马市长,傅山的很多果树,都要改良和管理,现在是早春,正是一年果树管理的开始,我们需要大量具有林果技术的人才,您只要能把人调过来,待遇绝对优厚。” 欧阳志远道。 “好的,我早已安排好了,对了,你怎么会认识清灵药业集团的人的” 马明远笑着问道。 “我在大学的时候,山南省召开了医药产品和医药药品交流大会,我在会上认识了清灵药业集团总裁段正春,当时清灵药业已经到了倒闭的紧急关头。我帮他分析了他们产品的缺陷,又给他们开了几个药方,其中速效救心喷剂和脑清灵中成药,都是我的药方,结果,呵呵,清灵药业凭借那几个中成药,一举成为江南药业界的领头羊。” “清灵药业的段正春用了你的药方你救活了清灵药业” 马明远听到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江南省的清灵药业集团可是江南医药界的龙头企业,竟然是欧阳志远的几个药方子救活的 欧阳志远一听马明远的口气,微笑着道:“你认识段正春” “呵呵,我们是大学同学,都毕业于江南大学。” 马明远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一听马市长和段正春是大学的同学,不由得呵呵笑道:“段正春下个星期将亲自带队来,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见面了。” “好呀,到时候,我做东,我请你和段正春喝酒。” 马明远道。 “呵呵,能让常务副市长请喝酒,我肯定到。” 欧阳志远和马明远都笑了。 “志远,既然你能救清灵药业,你为什么不救一救傅山中药厂” 马明远看着欧阳志远道。 “傅山中药厂,从根子都已经腐朽了,我可以这样说,把傅山中药厂的大小当官的都抓起来审问,每个人都会有问题。所以,天信集团进驻傅山中药厂后,中药厂大多数的领导,将会被解聘,他们只要工人。” 欧阳志远道。 “不会吧,能有这么夸张个个都贪污” 马明远不相信。 “等到天信站稳了脚跟,您就知道了,呵呵,我亲眼看到过,傅山中药厂在药材批发市场,进了大量的假药,你说,这样的工厂能不倒闭吗” 前一阵子,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到傅山药材市场去找圣手药材店的朱文才,看到傅山中药厂供销科长钱大发,进了安康药材行的老板安在喜大批的假药材。 两人正说着话,县长何振南的电话打进来了。 “志远,你今天晚上要来傅山,晚上县政府设晚宴,欢迎天信药业总裁的到来。” 何振南道。 什么,天信药业来的不是一个总经理和十几名大小部门的经理吗他们的总裁要亲自来看来自己要去傅山了。晚上不能和眉儿在一起了。 一想到眉儿,欧阳志远的内心就开始狂跳。 “天信集团的老总亲自来了,就说明,天信药业对进驻傅山中药厂下了决心,志远,你现在就去吧,记住,好好的招待好人家,人家可是接收了咱们2000多名工人。” 欧阳志远告别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开车直奔傅山。 欧阳志远拨通了眉儿的电话。 “眉儿,我今天要到傅山,去参加欢迎天信药业集团的老总欢迎宴会,晚上不能陪你了。” 欧阳志远打电话,就把车的速度放慢。 “小坏蛋,去吧,工作要紧,眉儿自己睡就是。” “嘀嘀嘀” 后面一辆很新的桑塔纳,狠命的按着喇叭。欧阳志远看着自己并没有占对方的车道,后面的东西,拼命的按喇叭干嘛 欧阳志远轻轻一打把,把车尽量的向路边靠。 一辆桑塔纳超了过去。 但在前面却慢了下来,一个长着一双三角眼的司机,伸出头来,斜着眼,冲着欧阳志远恶狠狠的道:“乡巴佬,车开的这样慢,有病吗你挡了老子的道了。 这个半吊子司机的口音,竟然带着点省城的口音。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王八蛋不会说人话,不由的一声冷哼道:“我就是不向路边靠,你也能过去,我根本没有占你的道,你干么骂人 三角眼一脸鄙视的道:“你个傻子,开的好好的,猛然减速,害的老子差点追尾,接着又占了我的车道,一直压住我的车,赶快给老子道歉,否则,老子找人弄死你。” 那个三角眼司机把车停在欧阳志远的越野帕杰罗前面,打开车门,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虽然心很生气,连忙停下车,走了过来,顿时闻到一股子刺鼻的酒气。 这个狗东西喝酒了。 欧阳志远早已不想打架,他要学的低调一点,免的得罪人,让人在背后暗算,可是,自己平白无故的被这个王八蛋骂了一顿,心里很是恼怒。 “你是哪里人来傅山干什么请你嘴里放干净点,你喝了酒,我不和你计较。” 欧阳志远强压怒火,走向自己的车子,准备绕过他。 “你个软蛋,你挡住了老子的路,就想跑,门都没有,老子今天就弄死你个。” 那人的两眼透红,嘴里骂着,恶狠狠地扑了过来。 再一次的辱骂,让欧阳志远的怒火终于爆发,你喝多了酒,为什么不骂自己而要骂别人 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这个人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 欧阳志远一巴掌把这小子打的转了个圈。还没等这个狗东西倒下,欧阳志远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把这个骂人的家伙,踢出三米开外。 “住手” 一声低喝在后面传来。欧阳志远抬头一看,一位身穿笔挺中山装的四十出头的男人,从一辆奔驰上走下来。开车的司机快步跑下来,连忙扶起来那个被欧阳志远打倒的司机。 “你是什么人现在是法制社会,你怎么随便打人” 中年人威严的看着欧阳志远,凌厉的眼神中,透出强大的威严。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这种人渣,酒驾,欠揍,我根本不认识他,他却一再而三的骂我。” 那名中年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又看了看那个酒气冲天的司机,脸上一个青紫的手掌印子,皱了皱眉头,又看着欧阳志远道:“就是他骂你,你也不应该打人吗”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火冒三丈道:“你这个人脑子进水不成他喝酒开车,本身就不对,还多次辱骂我,活该我白白的挨骂不成我还要感激他骂我吗你这个人更不讲理,看你穿的好像个干部,所有的干部要像你这样蛮不讲理,还有我们老百姓活路吗” 那人被欧阳志远一阵数落,脸色顿时变得好像阴天的乌云,极其难看。 那个司机脸色一变,冷哼一声,用手指着欧阳志远的鼻子厉声道:“你这人怎么给领导这样说话你是哪个单位的你们领导叫什么名字我命令你立刻给领导道歉马上。” 这个司机几乎是吼着。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嚣张司机,是想在自己主人面前表现自己,是个让人恶心的典型溜须拍马、舔腚眼子的小人。 欧阳志远最狠的就是这种卑鄙下流的小人。 “你问我单位,问我领导,就是想用单位和领导来压我吧。” “你” 那个让人恶心的司机,被欧阳志远啐了一脸,顿时恼羞成怒。 欧阳志远举起手中的那支签字笔,按下按键,里面立刻传来那个喝酒司机骂人的话: 乡巴佬,车开的这样慢,有病吗你挡了老子的道了。 我就是不向路边靠,你也能过去,我根本没有占你的道,你干么骂人 你个傻逼,开的好好的,猛然减速,害的老子差点追尾,接着又占了我的车道,一直压住我的车,赶快给老子道歉,否则,老子找人弄死你。 你是哪里人来傅山干什么请你嘴里放干净点,你喝了酒,我不和你计较。 你个软蛋,你当了老子的路,就想跑,门都没有,老子今天就弄死你个。 那支签字笔里,传来欧阳志远和那个司机的对话。 那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一听录音,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狠狠的盯了一眼那个喝酒司机。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这三个人,开了自己的帕杰罗,扬长而去。 今天是什么事呀,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臭骂,自己虽然找了回来,但也影响了自己的好心情。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快七点了。迎接天信老总的欢迎宴会在八点举行。 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如同一道闪电,快速的开向傅山新城。 今天早晨,天信药业的人,在总经理王福齐的带领下,就到达了傅山县,在清泉大酒店住下。 上午十点的时候,天信药业总经理王福齐代表天信药业和县政府进行了第一轮的谈判。县长何振南和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经贸委主任吴成金等人,都参加了谈判,下午的时候,县长何振南和众人陪同王福齐一行,参观了傅山中药厂。 所有的工人,听说山南省最著名的药业集团天信药业,要来兼并药厂,收留所有的工人,每个人都喜笑颜开。他们感觉到,工人们终于有了盼头了。前几天就有传言,天信药业要进驻自己的工厂,很多工人都在找天信药业的各种资料。 他们终于知道,天信药业是山南省一家数得上的大型药业集团的时候,很多人都哭了。 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有的家都已经断粮了。 很多工人围住了天信药业的总经理王福齐,激动的热泪盈眶,纷纷向王福齐献计献策。王福齐看到真诚而热心的工人们,他们一双双对未来充满着强烈渴望的眼睛,他的心震动了。 工厂的工人都是好工人呀。自己一定不会让所有的工人失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