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生死激战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一十三章 生死激战

第一百一十三章生死激战 电话里传来的那声让欧阳志远毛骨悚然的爆炸声,让欧阳志远沉入了万丈深渊,全身冰冷。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完了,那个喜欢和自己斗嘴、直爽豪气漂亮的何文婕,再也不能和自己开玩笑了。 欧阳志远把轿车开到极限,整个雅阁就如同一道白光,高速的向前冲去。 坐在车内的胡志雕,在望远镜内看到十几名警察和武警,手持武器,冲进别墅,胡志雕的脸色变得如同吃人的恶魔一般,露出了狰狞诡异的笑意。 爹、志鹏,我给你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 胡志雕狞笑着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关。 胡志雕的父亲胡天飞,是一个老盗墓贼,十几年前的那场大逮捕中,胡天飞被逮捕,判了无期,押到大沙漠改造,死在了大沙漠里。弟弟胡志鹏,在五年前一次的盗墓中,被进警察追捕,汽车冲下了悬崖,掉进大海。 胡志雕已经走火入魔。他怀疑,自己弟弟的死,就是警察把胡志鹏杀死后,又丢进进大海的。 胡志雕派人去调查过,但没有人敢说。 胡志雕和警察有着不可磨灭的强烈仇恨,把这些仇恨,全都记在龙海市的警察身上。多少年来,他始终生活在复仇的烈火之中,他疯狂的盗墓,疯狂的报复,更疯狂的杀害警察。 龙海市近年来,有几名失踪的警察,都和胡志雕有关。 特警中队长周思源、探测员冯建平、特警队员马文豪第一批冲进别墅内。三个人互相掩护,交替前进。探测员冯建平手持探测器,探测器不断发出嘟嘟的声音。 特警战斗小组里面,每个小组都配有探测员。探测员就是要在执行任务中,探测出来各种爆炸物,防止队员受到伤害。 三个人快速的越过走廊,来到客厅的门外,冯建平用探测器快速的在门上一绕,看看房门后是否有爆炸装置。 探测器没有发出报警声。周思源快速的打着手势,他和马文豪一左一右,马文豪掩护,枪口瞄准房门,周思源一脚踹开房门,三人冲进客厅。 就在他三人刚刚冲进客厅的时候,探测器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客厅的桌子上,一个闪着红光的爆炸装置,出现在三个人面前。 冯建平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遥控炸弹。 冯建平大喊一声:“危险,这是陷阱,快撤。” 他在大喊得同时,按下探测器的干扰装置。 但远处的胡志雕,也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关。 只要是遥控炸弹,附近肯定会有人操作遥控器。那人只要看到有人冲进别墅,就会按下遥控器。 周思源和马文豪反应极快,闪电一般的后退。冯建平打开干扰器,给周思源和冯建平的生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影子杀手放置的这个遥控炸弹,十分的先进,有反干扰装置,能在一秒钟内再次启动爆炸。就是这一秒钟的时间,挽救了十几名警察和特警的生命。 冯建平手中的探测器,发出了强大的干扰电波,那颗炸弹的爆炸的时间,被延续了一秒。 后面跟进的警察一听有炸弹和快撤的命令,所有的人快速的后撤。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烈焰冲天,照亮了整个天际。 强大的爆炸冲击气浪,把警察和特警,还有何文婕,冲出十几米开外。 周思源在地上,泪流满面,声嘶力竭的大喊:“冯建平” 整个别墅,几乎被炸成一片废墟。 冯建平为了战友的安全,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把死亡留给了自己。 人民的好儿子,国家的好警察,冯建平同志,英勇牺牲。 远处的胡志雕看着烈焰冲天的别墅,这个变态的恶魔,哈哈狂笑着,脸色狰狞之极。 “再见了,你们这些蠢材,给我苍雕斗,你们还毛嫩,都去死吧。” 胡志雕扔掉遥控器,发动了汽车,消失在黑暗之中。 公安局副局长周茂航听到猛烈的爆炸声,就看到整座别墅,有三分之一的飞上了天空,烈焰冲天。 爆炸的起浪把很多人抛了出来。 周茂航的心脏强烈的收缩,冷汗狂流而下,不好,他知道,自己上了罪犯的当了。自己手下的兄弟,会有伤亡的。 “后面的救护车,马上赶来救人,马上赶来救人”周茂航声嘶力竭的对着电话狂喊。 周茂航反应极快,临危不乱。他知道,再说一切都已经晚了,现在,就是救人要紧。 行动前,跟在后面的两辆救护车,发出刺耳的叫声,冲了过来。 副局长周茂航和二处处长张永建,冲向那些受伤的警察。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轿车,在黑暗中,冲了过来。 可惜,自己晚来了一步,爆炸已经发生了。 欧阳志远在何文婕的电话里听到那声爆炸后,他就对何文婕的生死极其担心。何文婕是自己的朋友,更是自己的妹妹,无论谁伤害了自己的朋友和亲人,这个人一定要死,哪怕追到他到天涯海角。 欧阳志远的速度极快,竟然超过先前赶过来的医生。 爆炸之前,何文婕刚冲到别墅的房门前,就被爆炸的气浪,炸出米开外,砸进一处花池子中间。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一名警察,满脸鲜血的躺在地上。欧阳志远一摸他的脉搏,还有生机,手掌一翻,一颗药丸,塞进他的口内,轻轻在后背一拍,药丸滑进胃里。这个有救了。 欧阳志远看到他这名警察的五四手枪,就落到不远处,伸手拾起,塞进自己的怀里。 副局长周茂航一眼看到欧阳志远,他知道,这些受伤的警察,有救了。他知道,欧阳志远的神奇医术。 “志远,快救伤员。”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副局长周茂航,立刻大声道:“周局,立刻增援龙海监狱,影子杀手要劫狱,要快,调动特警。” 周茂航一听欧阳志远的话,顿时如梦方醒,拿出电话,快速的调集警力,支援龙海监狱,然后把情况向公安局长赵大山回报。 这里是陷阱,胡三一定是知道的,这个该死的狗东西,是故意暴露这座别墅的,目的就是,把所有警察的目光,都吸引到这里来,为影子杀手,创造条件,好让影子杀手,救出自己。 公安局长赵大山接到周茂航的消息,大吃一惊。 胡三招供的别墅,竟然是个陷阱刚才那声爆炸声,自己已经听到了,赵大山的心情十分沉重,不知到自己的手下,伤亡情况如何 “周局,伤亡情况如何要立刻组织医生全力抢救。” 赵大山几乎是在对着电话大吼。 “赵局,我们正在全力抢救,伤亡情况还不明,不过,欧阳志远赶过来了,他的医术你是知道的。” “欧阳志远好,你全力抢救伤员,我亲自带队,去龙海监狱支援。” “是,请赵局放心。” 欧阳志远终于在花池子里,找到了何文婕。何雯家伏面趴在那里,全身的衣服,被爆炸气浪炸的支离破碎。 欧阳志远的心脏一阵剧烈的颤抖,心脏几乎跳出嗓子。 “文婕” 欧阳志远不敢移动何文婕,以免有断骨头,伤到她的内脏。他快速的检查着何文婕的伤势,在确定何文婕的肋骨没有断之后,也没有别的骨伤,欧阳才小心翼翼,轻轻的把何文婕翻转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何文婕的脸,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 爆炸的灼热气浪,把何文婕左边的脸,全都烧伤了。 何文婕没有内伤,这让欧阳志远悬着的心脏,终于放下心来。但脸部的伤势,却让欧阳志远皱着眉头。 这时候,两名医生跑了过来。 “给我消毒水和清创液、棉球和镊子。” 欧阳志远大声喊道。一名护士快速的拿过来药箱。 欧阳志远快速的处理着何文婕的伤口。容貌对一个女孩子,就是第二个生命。欧阳志远不想让何文婕留下遗憾。 跟在欧阳志远后面的山南电视台的记者游思雨,在追到龙海市郊区的时候,就追丢了欧阳志远。正当她找不着北的时候,远处一声闷响,接着就火光冲天。 出大事了 游思雨凭借记者的职业敏感,就知道那声爆炸和火光,就不是好事发生。 游思雨的车,快速的奔向出事地。 刚到出事的那地方,就看到两辆救护车和几辆警车快速的冲来。 果然有事情发生。 游思雨快速的停好车,取出录像设备,加好灯光,就开始拍摄第一手资料,并以自己的判断,添加解说词。 周围的警察连忙过来,阻止游思雨拍摄,并大声喝问游思雨是干什么的。 游思雨拿出自己的工作证、记者证和采访证,递给那个警察。 那个警察不敢做主,连忙回报给周茂航。 周茂航知道,自己不可能隐瞒住这件意外发生过的事,就干脆任由游思雨拍摄。 欧阳志远在处理完何文婕的伤口后,大声对两位医生道:“在我回来前,不要再给她换药,我已经处理完了,这位病人,交给萧院长亲自负责。” 这两位医生,是龙海医院的外科医生,他们认识欧阳志远,连忙点头。 欧阳志远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担架上何文婕身上,轻声道:“快送医院。” 欧阳志远转身冲向自己的轿车,轿车如同利箭一般,开向龙海监狱。 关押胡三的狱室,是防守最严密的一间屋子。 里外有三道铁门,六名警察专门把守,就是一只蚊子,都飞不过去。 这六个人,是一个警卫组,组长叫李卫国,是一位在监狱工作了十年的老狱警。 监狱长已经吩咐,就是天塌地陷,也要看住胡三,如果胡三跑了,你们六个人就把自己关进监狱吧。 李卫国在走廊上巡视着,手指就放在微型冲锋枪的扳机上,两眼警惕的注视着周围一切的可疑情况。 警员彭飞看着神情紧张的组长李卫国,笑着道:“李组长,你这样紧张干么有三道铁门和六名狱警把守,我们有四支微冲和六把五四,就是再厉害的犯罪分子,也进不来的。” 李卫国一瞪眼,看着彭飞道:“就你小子话多,听好了,跑了胡三,你就就把自己关进去,睡胡三的床铺吧。” 彭飞道:“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李组长,你就放心吧,我们又不是吃醋的。” 这时候,关押胡三的这间狱室后面,淡淡的月光下,两道青烟,如同鬼影一般快速的向这里接近。 影子杀手田宝文一指关押胡三的那间房子后面的通风口,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旋风一般的冲过来,没有任何声音。 失去一条胳膊和一只眼睛的田宝武,虽然还不是很习惯,但身手依旧十分的矫健,脚尖一点,就上了狱室的后墙,一只脚尖勾出了手指粗细的钢筋,单手一扯,手指粗细的钢筋做成的防护网,就被扯开。 那个年代的监狱,还没有现在的防护措施。 田宝文静静的站在下面,一双阴森森的眼睛一闪,看到了照明电路。 田宝武撤掉防护网,身形就钻了进去。 胡三就躺在铺着一条破旧被子的地上,虽然他闭上了眼睛,但一双耳朵在仔细的听着周围的一切。 胡三没有想到,公安会这么快的抓到自己。 在以前,为了防止发生意外,胡三和胡志雕曾经约好,无论谁被警察抓住,都会说出那套别墅就是自己的家。只要把警察引到那个地方,影子杀手就会乘机来救人。 胡三按照原来父子两人的约定,说出了那座别墅的位置。 胡三在等待,他知道,影子杀手就要来了。 田宝武刚从通风口进来,田宝文就掐断了照明线路。 电灯刚一灭,田宝武就冲了下来,落到胡三的面前。胡三一看到田宝武从通风口进来,神情不由得狂喜。 “快走。” 田宝武一手抓起胡三,把胡三送进了通风口。胡三用力一钻,从通风口跳了出去。田宝武快速的取出一个人的头颅摸样的东西,还带着头发,塞到胡三的被窝里,露出一点,然后,身形一弓,也从通风口冲了出来。 过去的老监狱,都有通风口的,现在有没有,我不知道。 电灯一灭,李卫国吓了一跳,监狱里从来没有停过电,今天怎么会停电李卫国连忙拿起手电筒,照了一下胡三,他看到胡三还在趴在被窝睡觉。 “怎么会停电彭飞说着话,也用手电照了一下胡三,看到胡三还在睡觉,就放下心来。 “快走” 田宝文一把拎起胡三,如同两道青烟,顺着墙根,快速的向外射去。 两个人互相掩护,不一会就来到高厚的围墙。 “我去引开他们。” 田宝武的身形一闪,跑到百米开外的地方,向墙头上扔出一块砖头,正砸到电网上。 那个地方的电网,顿时火花四溅。 所有的探照灯和墙头上的警卫,冲向那个火花点。 田宝武快速的赶回。 “走”两道带铁钩的绳索,在两人手中飞出,搭在墙头上。 两人一架胡三的胳膊,猛拉绳索,两人如同两只大鸟,架着胡三越过墙头。 三个人刚一落地,胡三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内心狂跳,一颗心差一点蹦出嗓子眼。 天哪,终于出来了。 胡三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让这口新鲜的空气,在胸腔里久久的停留了一会,然后徐徐的喷出。 “少主人,快走吧,这里很危险。” 田宝文急声到。 胡三刚想回答,一声冷笑在后面的树林里传出来,一凌厉至极,带着铁血杀气的巨大威压,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在树林里狂涌而出。 无数枚数叶子狂卷而起,被这无形的威压和恐怖的杀气,绞的粉碎。 好强大的威压,好恐怖的杀气,这里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位绝顶高手,真是想不到呀。 “谁” 田宝文一声冷喝,阴森森的寒芒在眼里射出,满头的灰白长发,根根炸起,双手寒芒一闪,如同一道残影,扑向了声音的发源地。 而田宝武一把抓起胡三,无声无息的的顺着墙根,向前射去。 这兄弟俩配合的天衣无缝,一个阻击敌人,一个趁机抓住胡三逃走。 先说田宝文,顺着声音就扑了过去。 他们要逃走,必须速战速决,一招就要解决掉这个发出冷笑的高手。田宝文右手上的指甲,全部弹开,化作五道利剑,而左手,悄悄的滑出化尸水。 月光下,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影子,猛然出现在月光下,哈哈大笑道:“影子杀手,我朱军等你多时了,快受死吧。” 说话间,老将军的特级护卫朱军,一声暴喝,冲了过来,巨大的拳头,发出呜呜的厉啸,如同铜锤一般,砸向田宝文的手掌。 “砰砰砰” 连声爆响,沙土飞扬,两人的拳掌互相硬拼了三次。高手相搏,瞬间就分出了强弱,朱军的功夫,竟然比田宝文稍逊一点。 朱军被震得眼冒金星,胸脯剧烈的欺负,后退了三步,才站稳了身子。这下把朱军惊得内心狂跳。 不会吧,自己很久没有碰到对手了,今天这个影子杀手的武功,竟然要高过自己,这怎么可能 朱军和陈斌奉了老将军的命令,带着几位战士,赶到龙海监狱,由于不能暴露身份,他们不可能进入监狱里面。 朱军就和陈斌商量,两人带领战士埋伏在监狱外面的小树林里,这个小树林,是出入监狱的必经之路,如果有人劫狱,他们就一定要经过这里。 果然,两人就看到有人从监狱的高墙上,扯着绳索,跳了下来。朱军立刻就冲了出去,和一个杀手,硬拼了三拳。 但自己竟然不是对手,朱军反应极快,手掌一动,一把手枪出现在他的手里,对着那人就是一枪。 可是,影子杀手田宝文的轻功,就是欧阳志远也比不过他。 田宝文一见对方竟然掏出手枪,就要向自己射击。田宝文一声冷笑,身形如同一道烟雾,冲了过来,一下子抢进朱军的身前。 朱军只觉得手腕一麻,手枪飞出老远。田宝文一掌劈在朱军的胸口上,手里的化尸水,对准了朱军的面门,扣动了扳机。 再说田宝武一见自己的哥哥,扑向一个敌人,他知道,那是哥哥在掩护自己。田宝武抓起胡三,顺着墙根,向远处的公路跑去。那个地方有他们暗藏的一辆轿车。 当他刚跑出50米的时候,一声冷喝,在他面前传来。 “站住。” 一把乌黑的枪口和几件微型冲锋枪,对准了他。 陈斌率领三位战士,就埋伏在公路旁边,防止有人逃走。 他透过红外望远镜,发觉有人从高墙上冲下来,一个人冲向朱军的埋伏点,另一个很胖的人,快速的冲向这里。 陈斌立刻带领战士,手持武器,围了上来。 田宝武就要冲到公路边,就看到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准准了他。田宝武一声怪啸,身形如同一道烟雾,众人的眼睛一花,这个人瞬间就冲到陈斌的面前,陈斌竟然来不及扣动扳机,手腕一麻,手枪飞了出去,数到寒芒,涮间就划到了陈斌的咽喉。 这下,陈斌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陈斌平时就认为自己的武功,无人能比,想不到现在,一招也躲不过人家。 天哪,这个人的速度,还是人么难道是妖怪简直就是一道烟雾。 三名战士更是来不及开枪。 陈斌猛然发出一声怒吼,不问划到自己咽喉的寒芒,双拳如同两柄铁锤,夹杂着尖锐的破空之声,砸向田宝武的胸前。 田宝武嘿嘿冷笑,身形如同一道青烟,极其诡异的一扭,他的胸部竟然能转弯,一下子躲开了陈斌的双拳。 而他长长的指甲,已经碰到了陈斌咽喉上的汗毛。陈斌已经感觉到,对方的指尖,竟然发出刀锋一般锐利的寒芒,正在切割自己的皮肤、 陈斌一定要和敌人同归于尽,他不退反进,变拳为掌,削向田宝武的咽喉。但是,已经晚了,田宝武的指甲,已经粘到陈斌的皮肤。 田宝武仿佛感到自己的指甲,已经切割开对方的咽喉,对方的咽喉,在狂喷鲜血。田宝武狞笑着,哈哈狂笑。 “叮叮叮” 正在这位生死的关头,三点寒星,发出撕裂空气的厉啸,射向田宝武唯一的眼睛。 这家伙要是用指甲划断陈斌的脖子,那么,这三点寒星,就会射瞎他唯一的眼睛。 田宝武当然不干,他的身形如同一道烟雾,向后一飘,猛然发现那三点寒星,就是上次射瞎自己眼睛的银针。 田宝武嘴里发出一声震天的怪叫,夹着胡三,旋风一般的退向田宝文的那座小树林。 这家伙竟然选择逃跑。 其实,田宝武并不是逃走,他主要是一个人没有办法对付欧阳志远,他还要保护胡三,还要防备周围那些拿枪的人。 他只有选择先和哥哥回合,两人一起干掉这个仇人。田宝武的目的,是把欧阳志远引过来。 欧阳志远救完那些警车,开着雅阁高速奔向这里。 田宝武和陈斌打斗的地方,就距离公路不远。欧阳志远的车刚开到这里,就听到一声很熟悉的狂笑。 影子杀手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不会这么巧吗难道影子杀手那把胡三救出来了他在和谁打架难道和朱军和陈斌 欧阳志远快速的下车,扑了过来。 果然,月光下,影子杀手的后背上,好像趴着一个人,而他的指甲刀锋,已经划到陈斌的咽喉。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手指急弹,三根银针就射了出去,直奔影子杀手的唯一的那只眼睛。 影子杀手竟然发出一声怪叫,闪电一般的逃向远处的小树林。 “欧阳大哥。” 陈斌听到影子杀手一声怪叫,连忙一看,对方竟然逃走,欧阳志远快速的追了过去。 欧阳志远顾不上和陈斌说话,他今天一定要干掉这这个杀手,夺下胡三,替何文婕报仇。 欧阳志远并不知道,对方有两个影子杀手,如果欧阳志远知道,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影子杀手,欧阳志远绝不会贸然追击的,可惜,他不知道。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追了过来。 这边的田宝文正要扣动化尸水的扳机,猛然看到,自己的弟弟背着胡三,闪电一般的奔来,脸色充满着强烈的兴奋。 田宝文顾不上再喷射化尸水,一掌再次把朱军劈飞。 “哥哥,欧阳志远来了,我们这次一定要干掉他,为我的胳膊和眼睛报仇。” 田宝武说完,快速的在各个哥哥的耳朵边说了几句话,两人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狞笑,身影一闪,消失在雾气蒙蒙的树林中。 欧阳志远快速的追进树林。 一股浓烈的杀气和滔天的威压,在树林深处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传来,让欧阳志远的呼吸几乎窒息。 好浓烈的杀气,影子杀手,怎么会在瞬间变强了难道这家伙吃了兴奋剂 欧阳志远立刻全身戒备,手心暗暗扣住五根银针,慢慢的走了过来。 “你来了咱们之间的旧账该算算了。” 影子杀手,在浓雾中,现出身来。 恐怖的杀气,让他周围的雾气,形成一个以他为中心的巨大恐怖漩涡。 “哈哈,算什么帐,影子杀手,你马上交出胡三,说出胡志雕的下落,交出被盗的青铜器,跟我到公安局自首,兴许还可以活命,否则,你今天就怕连那只胳膊和另一只眼睛,都要保留不住了。” 欧阳志远呵呵的冷笑道。 “你找死” 欧阳志远的话,让影子杀手暴怒不已,满头的灰白头发,迎风狂舞,失去一条胳膊的袖子剧烈的摆动着,那只瞎掉的眼睛,紧紧闭着,唯一的眼睛透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怨毒冷芒。 影子杀手话音未落,整个身形就化成一道残影,扑了过来,手掌一挥,五道指甲发出嘶嘶的的切割空气的厉啸,割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他这一招的速度,竟然比上次的速度,还要快上一倍,指甲一响,瞬间就划到欧阳志远的咽喉。 这速度比电芒还快,指甲未到,欧阳志远就感到全身刹那间如同被刀锋困住一般。 天哪,两天没见,这家伙在失去了一条胳膊和一只眼睛的情况下,武功竟然提高一倍,真是变态呀。 欧阳志远猛然发出一声震天的长啸,身形一晃,脚下踏出一套奇怪的步法,身体左右一晃,快速的后退。 这套神奇的步法,叫五行步,就是欧阳志远在师傅送给自己的那本书里学到的。可惜是,刚刚学了不久,竟然还不熟悉。 但就是这一套不熟悉的步法,却救了欧阳志远的命。 影子杀手的指甲刀芒,擦着欧阳志远的咽喉划过。如果欧阳志远今天没有这套神奇的步法,他今天就走不出这座小树林。 影子杀手一见欧阳志远竟然能躲过这一必杀的一招,也是一愣。 欧阳志远虽然躲过这一招,但冷汗在刹那间,就湿透了他全身的衣服。好险的一招割喉这个变态的武功,怎么会能提高的这么快如果不是这几天抽出一点时间,学了这套步法,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猛然,背后的浓雾中,竟然有伸出一只诡异的人手,寒芒爆闪,无声无息的割向欧阳志远脖子后面的大动脉,几乎的同时,一张更加诡异的影子杀手的脸,出现在欧阳志远的身后。 这个诡异的现象,只吓得欧阳志远毛骨悚然,天哪,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出现一个影子杀手这怎么可能 这种诡异的惊恐现象,让欧阳志远一愣。 接下来的事情,让欧阳志远几乎崩溃,先前的那个影子杀手,他本来空荡荡的右臂,猛然伸出一只手臂,寒芒爆闪,掏向欧阳志远的心脏,同时,他那已经瞎掉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射出一道阴森森的冷光,充满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恐惧。 两个影子杀手,前后夹击。 欧阳志远死定了。他根本躲不过前面那个影子杀手断臂之中,又伸出来掏向他心脏的那只魔手,他只能快速的移动脖子,后面的那只手走空。 但前面的那只手,欧阳志远感受到了他的死亡威胁,不,自己不能死,自己还有爱自己的父母,还有爱自己的眉儿,还有陈雨馨、谢诗苒、黄晓丽,还有等在自己治疗眼睛的小一帆、何文婕,马桂花,自己都离不开这些人。 自己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猛地发出一声震天的长啸,脚下的五行步,再次闪电一般的踏出,欧阳志远的身子,极其神奇的左摇右摆,在影子杀手的指甲已经刺进欧阳志远胸前皮肤的时候,欧阳志远的身子,硬生生的向后移了半寸。 就是这半寸,让欧阳志远逃离了死亡的深渊,但那只短袖里伸出的魔爪抓裂了欧阳志远胸前的一只瓷瓶。 瓷瓶碎裂,一道金光银芒一闪,瓷瓶中那只金背银翅毒蜈蚣,一口咬在了田宝文的手掌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影子杀手田宝文的嘴里喊出。 金背银翅毒蜈蚣咬人必死,没有解药。 影子杀手田宝文,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一只毒蜈蚣的嘴里。 “快走,不要给我报仇。” 影子杀手田宝文喃喃的道,全身一阵抽动,倒在了地上。 欧阳志远快速的取出另一只瓷瓶,十分小心把正在吸食血液的金背银翅毒蜈蚣,收到瓶子里。 影子杀手田宝武和哥哥田宝文定下一条毒计,就是要哥哥田宝文,装成自己的样子,突然发动攻击,自己再从背后袭击欧阳志远。就在欧阳志远受到前后夹击的时候,哥哥田宝文在从那只假袖子里,伸出另一只手,掏出欧阳志远的心脏。 这个毒计,订的天衣无缝,环环相扣,让人防不胜防,极其的歹毒。 但谁也没想到,欧阳志远突然学会了一套神奇的步法,而对方不幸的是一抓就抓裂了那个装有毒蜈蚣的瓷瓶。 这只百年老毒蜈蚣,最近被欧阳志远用药物调理的开始不这么暴戾了,反而对欧阳志远有一种依赖。但现在却被陌生人捏碎了自己居住的瓷瓶,不由得狂性大发,毫不犹豫的咬了影子杀手一口。 这种剧毒的解药,就是欧阳志远都没有配制出来。 欧阳志远将要给周书记治疗头痛的药引子,用的是这种蜈蚣退下来的皮,毒性不大,用别的药物可以中和毒性。 影子杀手田宝文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他死不瞑目。 欧阳志远收回蜈蚣,立刻闪电一般的冲向另一个杀手逃走的方向。但是,那个杀手和胡三,早已失去了踪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