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计中计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零八章 计中计

第一百零八章计中计 欧阳志远微笑着和每一位秘书握手。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好了,大家一起到餐厅的云海包间,我已经定好了。” 马传武微笑着看着大家道。 高小敏本来不想去,但副主任王友山却笑着道:“你是我们县政府唯一的葱花,你不去,我们大家绝对不会答应的。” 众人一听高小敏不去,都开始抗议起来。 高小敏无奈,只得和大家一起去餐厅。餐厅距离县委县政府的楼不是很远,有三百多米的距离,周围各大局的很多领导和大小干部,一般都到县政府的餐厅来吃饭。 他们一般都是有目的而来,主要并不是吃饭,而是能增加和县委县政府领导见面的机会,说不定那天,自己就能和县领导说上一句话,增加对自己的印象。 因此,县委县政府这个大餐厅,每天中午的时候,都十分热闹。很多下属单位的大小领导,都各找自己的目标,交流感情,回报工作。 但一般的情况下,各大局的一把手,是不会来的。都是下面的人在进行进餐外交。 马传武这一行人,上了一辆面包车,欧阳志远本来不想开自己的雅阁,但是,王友山这个家伙,一心想找欧阳志远的麻烦,他点头示意大家,把最后面的一个座位留给欧阳志远。 而苏万声早已给高小敏留了一个前面的座位。 后面的那个座位,上面摆满了一个脸盆,水淋淋的,显得很脏。 欧阳志远不由得皱了皱眉,看了一眼王友山,心里不由得冷笑,我靠,不会是鸿门宴吧,老子可是第一天上班,并没有得罪你们,你们说给我接风,老子来是给你们的面子,如果那个王八蛋给老子背后下绊子,我欧阳志远可不是吃亏的人。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马传武,微笑着道:“坐不开了,我开车去。” 欧阳志远说完话,瞪了一眼王友山,转身去开雅阁。 正要上车的高小敏一听欧阳志远自己有车,连忙转过身来,微笑着到:“欧阳秘书,把我带上。”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点头,把自己的雅阁开了过来。 当众人看到欧阳志远这辆白色漂亮的雅阁轿车无声无息的滑过来的时候,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秘书这个位置,说白了,就是领导的跟班下人,专门伺候领到的,就是领导去方便忘记了带手纸,秘书都会屁颠屁颠的去送手纸。 他们没有专车,领导的车,都有专门的司机,他们更不能用,现在看到欧阳志远人家自己开过来一辆进口的漂亮雅阁,每个人的眼里,都露出复杂的表情。 那个年代,私人家庭轿车,还是个陌生的名词。只有极少,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才能拥有轿车。 欧阳志远难道是哪个有背景的阔少来做秘书玩玩的或者镀镀金,再进入仕途 人们的眼光里露出了羡慕妒忌和不平的情绪来。 现在的社会,特别是年轻人,已经看不得别人过的比自己好。 这个小白脸,不就靠着家庭的背景,来混混的吗,根本没有什么狗屁本事,哼,不就是仗着有几个臭钱,来摆阔气显摆的吗特别是高小敏,平时眼睛都长到了头顶上,今天看到这个小白脸,竟然也喜笑颜开,真是个贱货呀。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每位秘书,顿时酸气冲天,老陈醋外泄。 高小敏看到欧阳志远开出来一辆漂亮的雅阁轿车,神情不由得一愣,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有一辆私人轿车,这车也太漂亮了。 “美女,快点上来,去晚了,可没有好座位了。” 欧阳志远打开车窗,故意大声说道。刚才留给自己最后的一个脏座位,让欧阳志远很生气,这不是在贬自己嘛。 “呵呵,真漂亮。” 高小敏拉开车门,坐到欧阳志远身旁的副驾驶上。 欧阳志远一加油门,轿车无声无息的滑了出去。 面包车里的王友山看着欧阳志远的轿车,开了出去,眼里透出强烈的恨意,这家伙也暗暗地喜欢高小敏,但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秘书苏万声也很喜欢高小敏,而且已经多次公开邀请高小敏约会。 这就让王友山的内心变得极其暴躁仇恨,他仇恨所有比他强的人。王友山不敢招惹苏万声,更不敢和苏万声竞争。他知道苏万声这个人的内心很阴暗,是个睚眦必报的阴险人物。如果自己和他竞争高小敏,自己费尽心血得到的这个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顷刻间就会被别人夺走。 自己这次没能当上何县长的秘书,说不定就是苏万声在背后使的坏。 嘿嘿,女人全都是贱货,没有一个好东西,眼睛只盯着钱和对方的权势,只要对方有钱有权,马上就会劈腿。 这个变态的家伙,把女人都看遍了,其实,世界上,不爱钱财势力的女人多的是,好女人更多,只是这个家伙变态罢了。 王友山转过脸来看了一眼一脸铁青的苏万声,内心不由得恶毒的笑了起来,嘿嘿的道:“高小敏也喜欢有钱的小白脸。” 王友山这句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捅进了苏万声的心脏。王友山心道,你和我争女朋友,断我前程,我不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就让欧阳志远这个小白脸,和你拼个你死我活,嘿嘿,自己说不定能捡个漏,把高小敏追到手。 这个家伙的心太变态阴暗了。他要挑起欧阳志远和苏万声两人的争斗,坐收鱼人之利。 苏万声看到高小敏坐到欧阳志远的车里,扬长而去,而自己留给高小敏的座位,却空着,这让苏万声的脸色变得一片铁青。 欧阳志远这个小白脸,不会一上午就把高小敏勾搭上了你个,敢抢老子的女人,老子找人做了你。 王友山的一句话,更让苏万声内心的怒火,如同火山一般喷发。 但是,苏万声的脸色,在刹那间,就恢复了平静。苏万声知道,自己刚才的脸色过了,让王友山看出来自己的愤怒,这个家伙想利用自己,来打击欧阳志远,哼哼,自己是谁能被你利用吗 马传武心里暗笑苏万声和王友山,两个人都是傻子,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互相攻击利用,真是脑子进水了。 苏万声和王友山这种人,在官场是走不长的,不过,自己要好好的利用一下。一会喝酒,自己可以不动声色,坐山观虎斗。 两辆车子,直接从餐厅的后门进入一个院子内。 这个后门,就是方便领导来就餐的,车子直接可以开进去。今天县长和县委书记都没来,马传武和苏万声就是这里的老大。 马传武要了那个比较好的云海包间。 众人进入云海包间后,在排座的时候,费尽了一番周折。官场上排座是及其分明的,谁坐哪里,那个级别坐哪里,在私下都有规定的。 今天是给欧阳志远接风,欧阳志远就坐在了贵宾座,这里级别最高的就是马传武,马传武做了主陪,苏万声坐在马传武的旁边,而马传武不动声色的把高小敏安排到欧阳志远的身旁。 高小敏这颗棋子,自己要好好的利用一下。哈哈,苏万声和王友山这两个呆货,一定不会放过欧阳志远的。 众人刚坐好,负责餐厅的贾科长,就乐颠颠的跑过来,上了两条外烟良友,献媚的给每位秘书点上烟。 贾科长知道,有时候,秘书的一句话,就可以促成某一件事,在任何地方,都没有人敢得罪县长和县委书记的秘书的。 他们的官职虽然不高,但是他们天天和县长、县委书记见面,而有时,县委书记和县长,在处理某些事的时候,就会随口问秘书一句。 秘书的回答,有时就决定了事情发展的方向。 贾科长亲自给大家念完菜谱后,不一会,菜就开始上来了。男人喝山南大曲,苏万声刚想问高小敏喝什么欧阳志远已经给高小敏要了一瓶张裕干红。 两位秘书秘书抗来了一箱子山南大曲。 高小敏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压住声音道:“下午还要上班,有禁酒令的。” 欧阳志远一听高小敏的话,心里一愣,顿时明白了今天的这顿接风宴可不一般呀。 自己虽然对禁酒令不是很清楚,但一般的单位,除了公安系统严禁中午饮酒,难道县委县政府,也有禁酒令 如果有禁酒令的话,那么,这些人就是故意让自己第一天上班犯错误 我草,这也太阴险歹毒了吧。下午还要开常委会的,最然自己不是常委,没有发言权,但何县长要自己列席参加,去做记录的。 哼,想让老子出丑是吗,哼哼,来吧,老子接着就是,下午肯定有出丑的,但不是老子。 欧阳志远向高小敏点点头道:“没事,少喝一点。” 小秘书们,挣着给马传武、苏万声、欧阳志远倒满酒,马传武微笑着端起第一杯酒,看着欧阳志远道:“今天,我们在这里,欢迎欧阳秘书,加入我们县委县政府秘书处,欧阳秘书的到来,给我们增加了新鲜的血液,注入了新的活力,让我们一起挈起手来,为我们的傅山县,添砖加瓦,让我们的傅山县,变得更加美好,来,按照我们傅山县男人的规矩,三杯酒,三次干完,我带个好头,先干为敬。” 马传武说完话,所有的酒杯都碰了过来,在清脆的碰杯声中,更猛烈的碰撞已经悄悄的开始。 马传武微笑着,一仰脖子,一杯酒已经下肚。 欧阳志远用鼻子仔细的闻了闻,所有人的杯中酒,都是真的,并没有象上次党校那样,赵丰年糊弄大家,喝的是白开水。 嘿嘿,喝酒,我欧阳志远怕过谁来吧。 欧阳志远也把这杯酒喝光。 马传武带领大家,连续干了三杯酒,脸上丝毫没有带酒意。众人在轰然叫好中,都干了三杯。 第四杯酒,欧阳志远站起身来,端起酒杯微笑着道:“今天,我非常感谢大家,感谢马主任、苏秘书、王主任和大家,我欧阳志远比较年轻,能到县委县政府工作,能有机会向在座的大哥们学习,是我的荣幸,以后,我们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还望各位大哥,在以后的工作中,多多帮助我一下,我在这里感激不尽,为了表达我对各位大哥的谢意,我敬大家三个酒,来,我先干为敬。” 欧阳志远说着话,喝光了杯中的酒。 苏万声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和大家一样举起了酒杯。 哼,小子,你少得意,喝吧,一会就有你好看的。王友山更是狠的要死,狠狠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暗道,小白脸,喝吧喝吧,一会保证喝死你。 欧阳志远回敬了三个酒后,气氛就达到了高和潮。 高小敏看着欧阳志远的脸色微红,已经带了酒意,暗暗的用脚踢了一下欧阳志远,小声道:“欧阳,你下午要参加常委会,不能再喝了。” 欧阳志一听高小敏这样说,轻声道:“你放心,不会喝多的。” 这时候,别的小秘书,在王友山的暗示下,开始找欧阳志远敬酒。欧阳志远来者不拒,一杯又一杯的白酒,喝进了欧阳志远的喉咙里。 高小敏本来认为,欧阳志远能来到县政府做和县长的秘书,是位督智有头脑的人物,想不到,竟然是个酒囊饭袋,看见酒,就如同见到他亲爹一样的废物,自己都能看出来,这些人都不怀好意,在灌欧阳志远酒,而欧阳志远却没看出来,真是让人失望透顶。高小敏知道,今天,欧阳志远过不去这一关了。 高小敏是一位心高气傲的女人,她最看不起的就是没有头脑的男人,想不到今天碰到的欧阳志远,仍旧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苏万声的一根筷子被自己不小心碰掉,当他低下头,去捡那根筷子的时候,正好看到,桌子下面,高小敏脚去踢欧阳志远。 他的脑子翁的一声炸开了,心脏骤然停止了跳动。一上午就勾搭上了竟然在桌子下面用脚,高小敏,你个贱货,你辜负了我这么长时间对你的情意,你们这一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这一刹那,苏万声把欧阳志远列入死敌的行列。 果然没有让欧阳志远猜错,这些小秘书在联合捉弄自己,就在小秘书轮流向欧阳志远敬酒的时候,他们杯中已经不是酒了,而是白开水。 酒瓶里的酒,全被他们换成了白开水。 而向欧阳志远的杯子里倒的,却是货真价实的酒。 一轮下来,欧阳志远的舌头已经大了,说话开始咬字不清,脸色轿车,正在开进县委县政府的大院。 何振南收拾好东西,微笑着走向办公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几大常委都已经坐在了那里,但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份内部通报。 常委们看着这份内部通报,脸色变幻不停。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耿剑锋和纪委书记张建设看着通告,脸上冷笑着。 他们知道,欧阳志远今天是第一天上班,赵丰年这是给欧阳志远来个下马威,是在打何振南的脸。 两人虽然不知道内情,但两人都知道,何振南和赵丰年的交锋,将随着这两项的投资,变得更加激烈。 县委书记王凤杰看到这份内部通告,脸色变得很难看。欧阳志远这么聪明的人,作为他的政治生涯的开始,上班第一天,竟然公然违反禁酒令,喝醉了酒这怎么可能难道自己的秘书苏万声是和欧阳志远那些秘书,他们一起喝的酒 苏万声喝醉酒的事,被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压住了,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但是身为自己的秘书,怎么会喝醉了酒马传武怎么没有喝醉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赵丰年不知道王凤杰的秘书苏万声也喝醉了,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何振南的从脸上,他要看看何振南的反应。 嘿嘿,是你亲自下令停了王友山的职务,我为什么不能停了欧阳志远的职务我是常务副县长,县政府办公室,属于我管辖的范围之内,你何振南能说出什么处理了欧阳志远,我就是要打你的脸,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离开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支持会议。 赵丰年发现王凤杰的秘书没在,按照规定,王凤杰的秘书苏万声是要列席参加常委会的,负责记录会议发言的。 难道,苏万声也喝醉了这这怎么可能 赵丰年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身后的马传武。马传武早就发现苏万声没有到会议室,他的心咯噔一下,苏万声不会喝醉了吧 赵丰年小声道:“苏万声和你们一起喝的酒” 马传武点点头。 赵丰年终于明白事情的经过,这些秘书们,肯定借着给欧阳志远接风的机会,故意灌醉欧阳志远。结果,欧阳志远、王友山、苏万声,都喝醉了。 嘿嘿,王凤杰呀王凤杰,你停了姬广元的职务,我不会停了你的秘书苏万声的职务吗禁酒令是市委市政府下发的文件,苏万声喝醉了酒,难道不应该受到处罚 赵丰年向马传武使了个眼色。马传武立刻就知道,赵丰年想让自己说什么,那就是提起苏万声的名字,引起大家的注意。 马传武还没有说话,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满身酒气的苏万声走了进来。 这家伙好像还没有醒酒,意识还有点模糊,眼睛半睁,在门口站了一下,又走了出去,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继续大睡。 所有的人都被苏万声的怪异行为吓了一跳,内部通报上,欧阳志远和王友山被停了职,现在,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秘书,竟然也喝醉了酒,而且还到会议室溜了一圈,这,这也太那个了吧。 王凤杰的脸色,刹那间变得铁青。 所有常委的眼光,都看向王凤杰。他们的意思很明显,苏万声能不受处分吗 特别是赵丰年的眼光,如同刀子一般捅了过来。 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的脸色更难看,他已经在王凤杰的眼里,看到了对自己的不满。自己派了一位工作人员,专门吩咐他看好苏万声,想不到,处在迷迷糊糊的苏万声,可能下意识中,记起了下午还要开会,就迷迷糊糊的来到会议室,转了一圈。 王凤杰看着大家的目光,都在看着自己。他的脸色一沉,低声道:“苏万声中午违反禁酒令,自今天开始,停职检查。“ 这下可好,县长的秘书和县委书记的秘书,都停职检查了。 但这时候,会议室的门,再次被人打开。 人们抬头一看,个个都吃了一惊。欧阳志远手里拿着本子和笔,微笑着站在门外,脸色还是那样白净,没有带一丝的酒意,微笑着看着我大家。 “嘿嘿,光顾着看材料了,忘记看时间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到何县长的身后,坐了下来,打开笔记本,一副准备记录的样子。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看资料也不能这样着迷吧你看看几点了,两点开会,你几点来的” 众人一听何县长这样说,都抬起头来,看着会议室的挂钟,分针刚好指向55,还差五分钟到两点。人家欧阳志远根本没来晚。 “欧阳秘书,你中午喝酒了吗”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没有呀我知道中午有禁酒令的,我不会喝酒的。” 欧阳志远一脸严肃的回答,并且向四周哈了几口气道:“我没喝酒,嘴里没有酒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