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进驻县政府 - 我和美女院长

第一百零七章 进驻县政府

第一百零七章进驻县政府 “不错,就是孙二瘸子。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监控录像里,鬼鬼祟祟的孙二瘸子,胸前挂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了静雅轩。 但是,过了好一会,那家伙又出来了,手里还是拎着那个编织袋,里面的东喜还在,好像有点垂头丧气的样子,向西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东西应该还在,为什么静雅轩不敢留下孙二瘸子的东西难道里面是青铜器静雅轩不敢收 如果是青铜器,为什么静雅轩不报案孙二瘸子最后出现在静雅轩,而且永远的消失,静雅轩就有怀疑点。 静雅轩绝对有问题。 两人快速的把视频复制好,带了出来,并吩咐银行的总经理,这件事要保密,否则 银行的工作人员连忙点头。 这时候,正巧,龙海市分行的行长来视察工作,一听省厅的公安人员来办案,连忙过来,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分行行长叫朱文福,一个很富态的中年人。 欧阳志远吩咐他们,对这件事不要声张,然后和他们告别。 “何文婕,孙二瘸子来文化街那天谁负责的监控”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 何文婕一惊,看着欧阳志远道:“是田文海,你是怀疑田文海” “我是怀疑田文海,文婕,你们的监控录像有人动过,神二瘸子进入静雅轩的那几秒,被人抹去了。”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 何文婕一听,吓了一跳,不会吧,田文海怎么会干这件事这家伙现在正追求自己,家事还很清白,为什么会抹去那段视频他难道是犯罪分子的卧底那天由于人手少,就留下田文海一个人在监控点值班。 想到这里,何文婕倒吸了一口冷气,冷汗湿透了她的衣服。 “不能再让田文海,参加这个案子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 何文婕点点头,拨打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直接打到了主管刑事案件的周江河周副厅长的手上。 何文婕把具体的情况,向周副厅长详细的回报。 周副厅长一听案情有了突破很是高兴,但同时,又听到了田文海的情况,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田文海这位年轻人工作能力不错,为人也是很好,大家都知道,田文海正在追求何文婕,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周副厅长知道,西江盗墓案,已经被省厅列为大案要案了,不能出一丝的差错,现在,自己可以把田文海先调回来再说。 “文婕,我先把田文海调过来,秘密审一下,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们绝不轻饶了他。” 周副厅长说道。 “谢谢周叔叔。” 周江河和父亲何振乾很熟,两人经常在一起喝酒。 “呵呵,小丫头,案子尽快破,我等着你们凯旋而归,呵呵。” 周副厅长笑道。 “周叔叔,好的。” 何文婕挂断电话,看着欧阳志远道:“先把田文海调离,秘密审查。” 欧阳志远点点头,看着何文婕道:“接写来怎么办,呵呵。,不用我教你了吧。” 何文婕点点头道:“重点监控静雅轩,秘密拘捕静雅轩的店主,进行审讯。” “你有什么理由拘捕人家” 欧阳志远道。 “呵呵,欧阳大哥,只要开古玩店的,有几个是干净了很好找理由的。” 何文婕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道:“不错,但要看到店主进来后,再下网,不要让他跑了,店主的资料有吗” “有,店主叫胡志雕,是个老狐狸,他的儿子胡三负责看店。” “好了,我下午要上班,你们只要打开静雅轩这个突破口,就有希望破了这个案子。” 欧阳志远看看表。 “欧阳大哥,谢谢你。” 何文婕大方的伸出手。 欧阳志远微笑着握住何文婕的小手,他感到,虽然何文婕的性格火爆直爽,但小手还是很柔软的,手感很舒服。 一丝调皮的笑意在欧阳眼中一闪,欧阳的手指头在何文婕的手心,轻轻的挠了一下。 一种炽热舒服的麻酥,顺着胳膊,传到了何文婕的骨头里。 何文婕的内心狂跳,身体一颤,脸色微红,一丝娇羞爬上了脸庞。 欧阳志远连忙抽出自己的手,转身跑向自己的雅阁。 “啊死欧阳,我要杀了你。” 何文婕终于反应过来,跺着脚,作势就要追来。 “哈哈,文婕,晚上给我打电话,我要知道结果。” 欧阳志远的雅阁,快速的滑出古玩市场。 “死欧阳、坏欧阳,竟然敢那样对我,看我不告诉给萧眉姐,这下,你死定了。” 何文婕站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好一会,脑子一片混乱。 欧阳志远就喜欢和何文婕斗嘴,刚才只是和何文婕开个玩笑。但就是这一下的玩笑,搅乱了何文婕少女的内心世界。 何文婕的手,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握过,就是和男同志握手,她也只是轻轻一握就松手,但回去之后,她要用肥皂反复洗自己的双手。所有的男人,自己的亲人除外,他都认为是不干净的。她自己的所有东西,都禁止任何男人碰。 欧阳志远第一次看到何文婕,就知道她的洁癖很严重,几乎到了变态的边缘,如果任由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刚才欧阳志远并不是调戏何文婕,他是给何文婕治病,治疗她的洁癖。 欧阳志远很早就想给她治疗,但没有机会,今天只是小试一下。 任何的事情,有好的一面,就有副作用的一面。 欧阳志远的这一挠,却让何文婕的少女内心苏醒过来。 欧阳志远的轿车,高速的奔驰在龙海通向傅山的公路上。 任命欧阳志远为傅山县县长何振南的秘书,兼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文件,已经下到县委县政府的各个办公室。 县委办公室主任,兼常务副县长的秘书马传武,静静的坐在他的办公室旁。 按照规则,自己已经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了,就不能再担任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秘书了。可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还是让自己继续担任他的秘书。 马传武只有继续干下去。他看着桌子上,任命欧阳志远的文件,脑海里翻腾不停。 自己已经卷入了赵丰年和何振南的博弈之中,自己想独善其身,已经根本不可能了。何振南在任职以来,都很低调,很多的时候,都是让着赵丰年,显得有点懦弱无为。 县委县政府的官员们,私下里都认为,何振南怕赵丰年。但是,马传武凭借自己的的直觉,他知道,何振南表面上的忍让,并不代表他懦弱,他在等待时机呀。特别是何振南隐藏在眼睛那个后面的那抹深邃的智慧,让马传武感到后怕。 但是,自己已经站在赵丰年的战斗序列里,自己一定要想法设法,帮助赵丰年,打败何振南。 赵丰年高升了,自己也会跟着鸡犬升天。虽然自己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看着风光无限,但这个小官,就是个跑腿的,说白了,就是赵丰年的狗腿子,赵丰年让自己撵狗,自己不敢撵鸡。如果,赵丰年失败了,自己也就完蛋,何振南一个脚趾头,就能把自己踢出县政府办公室。 现在,何振南已经开始组建自己的班底,逐渐变得强势起来,任命欧阳志远为他的秘书。 自己已经派人仔细的调查,欧阳志远并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就是旧社会的一个馊大夫,为什么何振南要用欧阳志远 那天在党校喝酒的时候,自己已经仔细的观察过欧阳志远,这个人确实比平常人聪明,但也没有什么,但为什么,这家伙暴打了赵丰年的儿子赵宗亿后,竟然安然无恙,就连傅山县公安副局长崔德成也没干把他怎么样。 赵丰年竟然吃了个暗亏。 现在,欧阳志远竟然拉来了14个亿的投资,,这也太变态了吧。光是他的奖金,就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自己的工资才500块,自己不吃不喝,要干100多年呀。 虽然早就传出来,何振南要重用欧阳志远,但没想到,欧阳志远在党校还没有毕业,任命书就下来了,看样子,有点不好,前景不妙呀。 任命书要通过县委的,难道县委书记王凤杰支持了何振南想到这里,马传武吓了一跳,王凤杰不会和何振南联手吧 前一阵子,王凤杰已经暗暗的和赵丰年联合,准备打压何振南,现在怎么会变卦了 果然,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呀。 赵丰年有个缺点,这个缺点让王凤杰十分的不满,那就是,赵丰年不懂得谦让,只要傅山县任何部门,有空缺的时候,赵丰年毫不犹豫的按上自己的人。这就让王凤杰的势力不断缩小,而赵丰年的势力在暴涨。 马传武早就想提醒赵丰年,有一次,马传武拐弯抹角的向赵丰年提醒过,但赵丰年那双眼睛,冷冷的看着马传武,然后:“当所有的位置都换成我们的人,王凤杰就会滚蛋。” 王凤杰能等到所有的位置,都被赵丰年抢干净吗绝对不会的。 果然,王凤杰终于瞅准了开发区工业园的这个机会,发出了致命的一击,干净利索的拿下副县长姬广元。 虽然姬广元只是停了副县长的职,但昨天市委纪检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姬广元再想翻身,比登天还难。有人拿到了姬广元很多的贪污证据,特别是建设开发区工业园中间,姬广元的贪污数额极大,这些证据被人寄到了市纪委和公安局。 今天上午,姬广元已经移交到傅山县公安局。 这就是赵丰年的性格缺陷,引起的可怕后果。 现在,欧阳志远就要来上班了,自己就多了个对手。 嘿嘿,欧阳志远是个小白,今天自己上午就想好了一计,准备给这小子一个下马威,但这小子上午竟然没来。 现在已经十点半了,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看样子,欧阳志远不回来了。 马传武伸了一个懒腰,心道,你个小白脸,不好好的做你的嗖先生、刮大夫,偏偏来做官,嘿嘿,官场是你这种小白脸来做的吗 赵丰年已经暗示,把副县长魏光远管辖的信访、卫生,再加上计划生育,都归欧阳志远负责。让副县长魏光海专门负责旅游这一块。 各个地方的规定不一样,有的地方,秘书就是秘书,什么都不兼任,只对县长负责,但龙海市下属的各县,秘书是要安排兼职的,替副县长分担一些工作职能。 马传武一下子就明白了赵丰年的意图。呵呵,这三个部门都是最容易出现突发事情的部门,只要任何部门出现错误,就可以借机拿下欧阳志远。 好,真是个不错的注意呀。 特别是计划生育,计划生育的工作人员,经常和村民发生冲突。哈哈,如果出个意外,欧阳志远就彻底完蛋了。 还有信访工作,更是让人防不胜防,那些处理不好的信访事件,引起的游行示威,冲击政府部门的突发事件,都会让欧阳志远焦头烂额的。 哈哈哈,姜还是老的辣呀。 马传武看着窗外,一辆漂亮的白色雅阁轿车,在公路上开了过来,直奔县委县政府大院。 傅山县的县委县政府是一座大楼,分东西两部分,西面是县委,东面是县政府。 好漂亮的进口轿车,有钱人呀,比县长的破桑塔纳强多了。车上的人是谁是来办事的呵呵,要是来县政府办事的,今天办公室的午饭,就有地方了。 咦那辆雅阁轿车慢慢的在大门前停下。 马传武从办工桌子里拿出一架望远镜。 这架望远镜,是马传武专门买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观察县委县政府每个人来上班时的表情,来揣摩每个人的性格思维。如果是领导,就可以从领导脸上的表情,预先揣摩出领导今天心情的好坏,揣摩出领导的意图,以便更好的为领导办好事情。如果是一般的干部,就可以知道谁迟到了,谁和谁走在一起了,哪位年轻的女性,坐哪位领导的专车了。所有的这些,自己每天都要综合出来,分析事情的内涵,然后向赵丰年回报。 细节决定成败。有很多将要发生的事情,自己都可以预先分析出来。特别是何振南、王凤杰的行踪,赵丰年让自己每天都要向他回报。 马传武通过望远镜看着雅阁轿车停下来,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咦欧阳志远这时候,他怎么来了呵呵,来的好,有好戏看了。 马传武快速的打了几个电话。其中有一个,就是打给了另一位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友山。 王友山现在就在开发区工业园,十一点之前就会回来。 县委办公室准备把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友山安排给县长何振南做秘书的,王友山也做好了一切准备,任命文件都已经打印好了,就差下发到各大办公室了。 所有的亲戚好友,也都知道,自己就要成为何县长的秘书了,庆贺宴他都已经定好了,就等着文件下发。 但是,过了一阵子,那份任命文件竟然没有下发,再过了几天,任命文件却突然消失,接着传出来的一个消息,差一点让王友山晕过去。 何振南自己找了位秘书,马上就要上任。前两天这个消息传出来,今天上午任命文件就下发下来了。当他看到这个文件的时候,王友山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把这份文件撕烂。 王友山把所有的恨,都转移到欧阳志远身上。 欧阳志远开车来到县委县政府,保安拦住了欧阳志远的车子。 一个保安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的车子,眼里露出了羡慕的神情,我靠,进口的雅阁,不错,有钱人呀。 “找谁下来登记。” 保安拉长声音,大声道。 欧阳志远微笑道:“同志,我是来上班的。” “来上班你是谁到哪里上班我怎么没见按过你我看你油头粉面的,就不像好人,想冒充领导吧拿出出入通行证来看看” 这个保安,刚刚挨了队长的一顿熊,这次,终于找到发泄恶气的地方了,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欧阳志远第一天上班,那里有出入通行证自己长的油头粉面吗不像坏人呀,自己在这个保安眼里,怎么不像好人呢真是狗眼看人低。 “呵呵,我今天第一次上班,没有通行证,你能先让我进去吗” 欧阳志远看着那个保安道。 “没有通行证,工作证应该有吧。” 这个王八蛋,找揍不是老子第一天上班,哪里来的工作证要不是今天第一次上班,欧阳志远的巴掌早就过去了。做人要低调呀。 马传武透过望远镜,很清晰的看到欧阳志远尴尬吃瘪的样子,马传武笑了,笑的很开心。看到别人不顺,马传武就感到非常的开心。 欧阳志远走下车来,看着保安道:“我第一天上班,没有工作证,你向政府办公室里打个电话,核实一下就知道了。” 几个保安的眼里都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那个保安看着欧阳志远道:“切,你自己有电话不用,却要我打电话,你不会为了省电话费,这点小便宜也想占公家的吧,你们有钱人,都是铁公鸡,一毛不拔的货。” “哈哈哈哈。” 几个保安哄笑起来。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冷冷的道:“你立刻打电话核实,否则,耽误了我报到,你要担当责任的。” 欧阳志远立刻就要发飙,已经准备动手了。 保安被欧阳志远的气势吓了一跳,看着对方要生气,他心中的气也消了。 他拿起电话,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个办公室当办事员” 欧阳志远看着很年轻,保安认为,对方就是来报到的,最厉害也只是个办事员。 “我叫欧阳志远,县政府办公室的。” 欧阳志远答道。 保安拨打着县政府办公室的电话。办公室里只有马传武一个人,另外的人,都到开发区工业园去了。马传武看到保安在打电话,电话铃响了,他却不接。 呵呵,你欧阳志远不是很能打吗上班的第一天,你最好把保安打一顿,呵呵。 马传武幸灾乐祸的笑着。 保安打了一会电话,没有人接。 “你看,县政府办公室里的人,都到开发区的工业园去了,你没有证件,我们又不能放你进去,你说怎么办” 保安也不敢放欧阳志远进去。他们只是个小小的保安,欧阳志远任命的文件,他们根本看不到。 这下让欧阳志远郁闷了,自己第一天来上班,竟然进不去县政府的大门,传出去,真是让人笑话。自己也是堂堂的县长秘书,可偏偏人家保安没有错,自己也不能打人家呀。 欧阳志远本想给何县长打电话,但,这么一件小事,堂堂的县长秘书,进不了县政府的大门,让何县长怎么看自己 马传武看到欧阳志远无奈的表情,他笑的差一点背过气去。 欧阳志远猛然看到自己车里,何县长给自己看的那份自己的任命文件,顿时笑了。我靠,自己怎么会忘记了这份文件 欧阳志远伸手拿出那份文件,举到那个保安面前道:“这就是我的任命文件,我就是欧阳志远,何县长的秘书,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什么您您是和何县长的秘书” 那个保安看着县委的红头文件和大红色的印章,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吓得内心怦怦直跳。坏了,这下完蛋了,自己竟然死死地拦着县长的秘书,不让县长的秘书进县政府大院,自己这不是找死吗 另外几个保安在看清楚那个红头文件后,也吓的一哆嗦,连忙向欧阳志远道歉。 “对对不起了,欧阳秘书,我们不知道是您来了,对不起。” 欧阳志远收起那份文件,微笑道:“呵呵,没关系,这也是你们的职责,开门吧。”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也不能和这些看门的一般见识,他们只是混口饭吃的保安,都不容易。 一个保安连忙按下按钮,电动不锈钢折叠门,慢慢的打开。欧阳志远开着雅阁,终于进了县政府。 马传武看到欧阳志远终于进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院,不由得冷笑道:“呵呵,好戏还在后面。” 欧阳志远停好车,进了县委政府大楼。 大厅里的保安连忙拦住欧阳志远道:“同志,您找谁” 欧阳志远这次有准备了,举起了手中的任命文件道:“我要到县政府办公室,我是欧阳志远,新任何县长的秘书。” 那保安一听,看了一下任命书,连忙恭恭敬敬的道:“欧阳秘书,您好,我带您去吧。” 欧阳志远连忙道:“谢谢。” 当保安把欧阳志远带到县政府办公室的时候,马传武躲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了。他的办公室,就在赵丰年办公室的外间。 保安看到办公室没人,连忙道:“何县长在,您去何县长办公室吧。” 保安说着话,指了指最东面的县长办公室。 “谢谢。” 欧阳志远走到何县长的办公室,轻轻的敲了敲门。 最近一段时间,县政府办公室的办事员高小敏当了何县长的临时秘书。 高小敏正在看欧阳志远的那份任命书,心里翻腾不止,看看人家,一个医生,竟然能被提拔到党校学习,而且还没有毕业,就被任命为何县长的秘书。人呀,命不同。 今天自己这个临时秘书的使命就结束了,所有该交接的东西,自己已经准备好,就等着欧阳志远来上班了。 “砰砰。” 外面传来轻微的敲门声,高小敏站起身来,把门打开一半,自己的身子正好站在门中间,她看到一位身材高大,长的极其英俊的阳光年轻人站在门外。 高小敏本身就是一位美女,山南大学毕业,很有才华,写的一手好文章,在县政府办公室,任宣传员。她从来没见过这样阳光的男人。 何振南选择秘书的标准,不是能给自己写写发言稿、给自己拎包拿茶杯打雨伞的佣人,他先择的标准,就是能和自己一起进退,一起战斗冲锋的兄弟,又能做自己的智囊军师。 欧阳志远就属于这一种。 所以,高小敏虽然有才华,但不是何振南心目中的秘书。 “你好,请问你找谁” 高小敏礼貌的问道。 欧阳志远一看高小敏这种很专业开门的架势,就是标准的秘书。这种门开到一半,用身子堵住门,防止不速之客进入领导办公室的方法,是做秘书的基础。 “你好,我叫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说着话,很友好的伸出手。 好漂亮的美人。欧阳志远看着高小敏,心里发出赞叹。能进入欧阳志远法眼的漂亮女人,绝对都是一流的有气质的绝色美女。 “你就是欧阳志远欧阳秘书” 高小敏看着欧阳志远,忘记了伸出手。高小敏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如此的英俊年轻,这样年轻的人,也能做秘书一般的秘书,都是30岁左右有经历的男人,办事干练成熟,遇事不慌不乱,稳重沉着,机智勇敢。 欧阳志远看到对方竟然没有和自己握手,苦笑着道:“我就是欧阳志远。” 高小敏看到欧阳志远停在自己面前的手,脸色一红,连忙伸出手来,大大方方的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欢迎你,欧阳秘书,何县长正等着你,请进吧。” 高小敏说着话,打开房门,让欧阳志远走进办公室,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道:“你先坐下喝茶,我去通知何县长。” “谢谢,好的。” 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接过高小敏递过来的一杯茶。 高小敏穿过一大间客厅。这间客厅是县长何振南会见客人的地方,客厅里面那间大房子,是何县长办公的地方。高小敏轻轻的敲了敲门,两长一短。 两长一短的敲门法,就是代表外面的人,可以放心的接见,秘书要是急促的敲三下短的,就说明有危机情况发生,县长就立刻出来。要是三声都是长音,就说明,外面的人,最好不见。 何振南一听敲门声,大声道:“请进。” 高小敏打开门道:“何县长,欧阳秘书到了。” 何振南一听,抬头看了一眼高小敏道:“让他进来。” 能进何振南办公室的人,都是何振南的亲信,如果是一般的客人,何振南就要到客厅里会见。 高小敏转身走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秘书,何县长叫你进去。” “好的,谢谢。” 欧阳志远推门进去。 高小敏叹了口气,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和欧阳志远办接教手续。 这时候,到开发区工业园的各个科室的人员,都陆续的回来了。 “呵呵,你很准时呀,志远。”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微笑道。 “我帮助了文婕勘察了一会古玩市场的地形,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我就赶回来了。” 欧阳坐下来道。 “呵呵,不错,文婕这丫头,不论做什么事,都很要强,你有后有时间要多帮她一点,这对你以后有帮助。” “谢谢何县长。” “这是和台湾恒丰集团签约谈判的大纲,你先看一下,明天和我一起参加签约仪式,这一份是今天下午,县委常委开会的纪要,主要讨论明天和恒丰集团谈判的细节,下午你要列席参加,做好记录。” 何振南递过来两份内部文件。 “还有这个。” 何振南又递过来一份手写的东西,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一份三方势力和中间势力的人名单。 这份人名单,记录了常务副县长、县委书记和何振南的三方人马和中间派的人名单,这份人名单,竟然比自己的那份,还要细一点,就连各个乡镇的所长,都罗列出来。 “这份人名单,你看五分钟就烧掉,以后要注意观察,分清敌我。另外两份文件,你可以细看,一个小时后下班。” 何振南说完话,又开始办公。 欧阳志远看完那份人名单,烧掉后,拿着另外两分内部文件,走出何振南的房门,把房门关上后,就在客厅看起来那两份文件。 这两份文件就是罗列了傅山县政府对台湾恒丰集团的各种优惠政策,以及在建设开发崮山72群峰的详细规定,还有对恒丰集团的各种约束。 这两份文件,罗列的很细,欧阳志远仔细的看到下班。 高小敏走进来,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秘书,下班的时间到了,县委县政府的秘书们,要给你接风,他们都在外面等着你。”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笑道:“好呀,都是同行,我也借这个机会,和大家认识一下。” 欧阳志远说完话,看了一眼何振南的办公室。 高小敏轻轻的摇了摇头,小声道:“如果何县长没有什么通知,我们就可以下班了。” 欧阳志远一听,也是,就和高小敏走出办公室。 马传武、王友山还有七八个秘书们,早就在县政府办公室等候了。 欧阳志远和高小敏刚一进来,马传武连忙站起来,伸出双手道:“欢迎欧阳秘书进入县政府工作。” 欧阳志远也连忙伸出双手,和马传武的双手握在一起。 王友山的两眼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眼睛里的怒火一闪而没,嘿嘿,小子等着吧,有你好看的时候。 “呵呵,谢谢马主任。” 马传武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头衔比秘书的级别更高,因此,欧阳志远就称呼马传武为马主任。 “呵呵,不用谢,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友山副主任。” “您好。” 欧阳志远伸出手,和王友山的双手握在一起。 “你好。” 虽然王友山满脸堆笑的和欧阳志远握手,但欧阳志远却感到,这个人身上竟然对自己有很深的敌意。 不会吧,自己以前又不认识你,为毛对我有敌意 当高小敏和欧阳志远一起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男的英俊潇洒,女的年轻漂亮,如同一对金童玉女一般,极其的般配。这就让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秘书苏万声心脏一沉。 自从高小敏一进入县政府办公室的时候,苏万声就喜欢上了这位极其美丽的女大学生。苏万声多次邀请高小敏吃饭,都遭到高小敏的拒绝。 高小敏不喜欢苏万声身上的那股狡诈的味道。 现在,高小敏竟然和刚来一会的欧阳志远走进来,有说有笑,这让苏万声有一中挫败的感觉,不由得暴怒至极。 嘿嘿,小子,等一会,我们灌死你。 欧阳志远不知道,一场又一场的阴谋诡计,在等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