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_七十三章 ?灭口 - 我和美女院长

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_七十三章 ?灭口

<>七十三章灭口 欧阳志远道:“我马上赶过去,你保护好魏晓梅。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一定要从魏晓梅嘴里,得到一些情况,如果魏晓梅再被人家灭口,马明山之死的真相,真的就不能揭开了。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书记。” 周玉海放下手机,快步的向外跑去。 袁传海一看周政委小跑出来,连忙发动警车。 “玉林小区18号,快走。”周玉海跳上警车,大声道。 袁传海道:“好的,周政委。”警车箭一般的开出拘留所。 周玉海并没有打电话叫手下的警察,整个警察局,自己还没有很好的掌控,里面肯定有敌人。 自己只要调动警察,消息就会泄露。 这次,一定要把魏晓梅带出来。 玉林小区18号,是金盛集团董事长司徒平给魏晓梅买的一幢别墅,魏晓梅就住在那里。 装修豪华的客厅,司徒平坐在沙发上,身穿半透明睡衣的魏晓梅,正坐在司徒平的腿上,伸出漂亮的小手,正用牙签,戳着樱桃,道:“平平,来,吃一颗樱桃。” 魏晓梅很年轻,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身材纤细修长,皮肤白皙,长发及腰,一双大眼睛,如同春天的清泉,很是漂亮,再加上半透明的睡衣,又坐在司徒平的腿上,早就让司徒平有了反应。 司徒平哈哈笑道:“宝贝,我不吃你手里的,我要吃你。” 司徒平说着话,双手早就伸进了魏晓梅的睡衣里。 “啊……平平……你好坏呀……救命……。” “哈哈,宝贝,叫吧,我来救你的命。”司徒平一用力。 “啊……”魏晓梅一声惊叫。 “嘶!”一声撕裂衣服的声音传来 一道狰狞的恐怖鬼脸,贴在窗户的玻璃上,那人黑静静的伏在窗户外,看着房间内的战斗,鬼脸上的双眼,透出烈焰一般的火热。 结束后,魏晓梅连忙拿起被撕坏的睡袍,抱在自己的胸口上,趔趔趄趄的冲向浴室。 “哗哗哗……。”热腾腾的水,从花洒中喷出来,淋在魏晓梅雪白的娇躯上。 魏晓梅清洗着自己的身子,她伸出小手,擦了擦前面镜子上的雾气,透过墙上的镜子,她看到了自己那美丽的娇躯,眼里露出复杂的神情。 自己大学毕业,并没有找到很好的工作,经过别人的介绍,她来到了飞扬建筑公司工作。 有一天,自己被飞扬建筑公司总经理马明山看到。 马明山立刻被魏晓丽的美丽容貌惊呆了。他把魏晓梅调到了自己的身边。 魏晓梅出身农村,父母死的早,只有一个脾气不是太好的哥哥。魏晓梅想尽一切办法,终于大学毕业。 马明山很喜欢魏晓梅,他在魏晓梅的身上,花了很多的钱。 刚开始,魏晓梅很害怕,拒绝了马明山,但从小穷怕了的魏晓梅,终于没有抵住马明山金钱的诱吸引力,做了马明山的相好。 并不是魏晓梅下贱,上大学的时候,贫穷的无奈绝望,几乎让魏晓梅自杀,有一阵子,她几乎连买卫生巾的钱,都没有。 没有品尝过贫穷的滋味,不会理解贫穷的可怕和自卑。 马明山给了魏晓梅一份安稳的生活,但这安稳的生活,并没有长久。 马明山的全家,都出了车祸,掉进了山崖。 让魏晓梅更没想到的是,马明山的死,是因为自己。 司徒平看到了自己,并疯狂的喜欢上了自己,是他派人撞死了马明山,连同司机都被灭了口。。 其实,司徒平杀了马明山的目的,并不完全是为了得到魏晓梅,魏晓梅不知道而已。 事后,哥哥在一次喝醉了酒的话,让魏晓梅更是吃了一惊。自己的大哥魏宗明参与了这件事。 死亡的司机和大哥是结拜的兄弟。魏晓梅并不知道,自己的大哥为什么要参与这件事。 马明山死后,魏晓梅就被司徒平强行霸占过来。如果自己不同意,司徒平就杀了自己的大哥。 为了自己的大哥不被灭口,魏晓梅只得同意跟了司徒平。 柔弱的魏晓梅,没有丝毫的力气来反抗自己屈辱的命运。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魏晓梅感到身后一阵风飘过,她下意识的回头一看,一张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鬼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吓的魏晓梅脸色苍白,张嘴就喊。 但一只手瞬间就按住了她的嘴唇,她感到,一颗什么东西,在那只手里滑进了自己的喉咙。 魏晓梅瞪大了双眼,她感到自己的心脏如同针狠狠的刺了一下,她的意识就开始模糊起来。她感到,。自己的身子在飞,仿佛飞到了空间,整个心神,轻松起来。 那个鬼脸,慢慢的松开魏晓梅的娇躯。 魏晓梅的身子,慢慢的滑落在地上。 鬼脸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魏晓梅,他如听幽灵一般的走进了客厅。 司徒平已经恢复了体力,他坐在沙发上抽烟,脑海里想着和魏晓梅疯狂的情景,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魏晓梅真是个龙物,自己一天八次也没有个够。 可惜的是,魏晓梅的身子,刚开始给了马明山。 想到这里,司徒平的脸色就变得很阴沉。马明山这个狗日的,真是该死,这么嫩的一朵鲜花,竟然让这个家伙啃了。 嘿嘿,你啃着了魏晓梅这颗嫩草,又能怎么样?你还不是,死在了老子的手里。 可是,马明山死了,他的财产,老子没有捞到一分,都让老板弄去了。 这个王八蛋,也太不够意思了。 想到老板,司徒平禁不住的打个寒战。一双可怕的眼睛,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嘿嘿,好毒的计策,干掉马明山,整个开发区的帐都烂了,很多的事情,都泼在马明山的身上。 马明山死了也要被诬陷呀。 想到这里,司徒平再次打个冷战。老板能干掉马明山,会不会干掉自己? “唰!”司徒平的冷汗,流了出来。 “不好!自己知道的这么多,会不会也被灭口?”司徒平刚想到这里,他就感觉到,一股风吹了过来。 客厅里,怎么会有风? 他抬起头一看,一张让自己魂飞魄散的鬼脸,现在自己面前,吓得司徒平脸色煞白,全身剧烈的颤抖。 “你……你……是什么东西……?”司徒平吓得全身筛糠,双腿发软。 “司徒平,你知道的太多了,加上你太粗心大意,竟然不听劝告,留下魏宗明,招惹到了祸事,这是你咎由自取。”鬼脸阴森森的道。 司徒平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毫无血色,他知道,自己要了魏晓梅,留下魏宗明,给自己招惹到了祸事,引起了老板的不满,难道,老板要杀自己灭口? 司徒平忙惊慌失措的道:“我要见老板,请不要杀我,这是给你的。” 司徒平伸手拿出一张早就写好的一张支票,递给那个鬼脸。 这张支票,是自己准备给魏晓梅的。 那个鬼脸伸手接过支票,看了一眼,塞进了怀里道:“可惜,司徒平,你仍旧要死,没有人能救得了你,这是你不听老板话的下场。” “不要呀……。”司徒平一声惊叫。 鬼脸说完,手指一弹,一颗药丸射进了司徒平的嘴里。 “啊!”司徒平再次一声尖叫,他不知道,射进自己嘴里的是什么东西,但肯定不是好东西。这东西入口就化,流进了自己的喉咙里。 “嘭!”一声闷响,客厅的门轰然倒在了地上,周玉海和袁传海冲了进来。 周玉海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带着鬼脸面具的人和正在缓缓倒下的司徒平。 那个鬼脸一看到周玉海,顿时一愣,一声怪叫,冲向了窗户。 周玉海一看司徒平的脸色和嘴唇青紫,就知道不好,立刻大声道:“快叫救护车。” 周玉海跟着那个鬼脸后面,冲向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