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第五十四章 撞人 - 我和美女院长

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第五十四章 撞人

<>第五十四章撞人 几百名农民工,终于领到了自己被拖欠半年的血汗钱。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他们拿着沉甸甸的钱,眼泪仅不住的流了出来。 张民带着几百名农民工,扑通一声跪在了欧阳志远和王展辉面前。 “欧阳书记,谢谢您,如果没有您的支持,我们的血汗钱,根本要不到。” “是呀,欧阳书记,我给你扣头了。” “感谢欧阳书记……。” 众人纷纷的感谢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一把拉起来张民和另一位农民工,他大声道:“同志们,快起来,千万别这样,只要我欧阳志远在前进市一天,我绝不允许别人拖欠你们的血汗钱。” “谢谢,欧阳书记,您是青天大老爷呀,我们永远感激您。”一位年龄很大,满脸沧桑的老人,呜咽着道。 欧阳志远道:“老大爷,领到钱了,快把钱汇到家里去吧,不要带在身上。” 老人忙道:“好的,欧阳书记。” 欧阳志远看着张民道:“张民,你负责好你手下民工的安全,让他们把钱都汇走,不要丢了。” 张民忙道:“好的,欧阳书记,您放心吧,他们都是跟我干活的,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张民带着人,在感谢完欧阳志远后,都千恩万谢的走了。 记者岩雪兰微笑着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书记,想不到,今天的结果,竟然这让好,农民工们都领到了自己的血汗钱。” 欧阳志远笑道:“这都要感谢我大哥,是他拿着现金来的。” 王展辉苦笑道:“我这个弟弟,太任性,我只能帮他这点,别的帮不了。” 岩雪兰疑惑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又看着王展辉,笑道:“王总,欧阳书记怎么会喊你大哥?” 王展辉笑道:“我和志远脾气相投,我们结拜了兄弟。” 岩雪兰一听,漂亮的丹凤眼瞪的很大,看着两人笑道:“你们是结拜的兄弟?”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岩记者,不过,这个你可不能报道,咱们政府可不提倡这个。” 岩雪兰笑道:“呵呵,我不会报道这个的。” 王展辉看了看表道:“吃饭的时间到了,我请客,岩记者,一起去。” 欧阳志远笑道:“还是我请吧,大哥,我是地主。” 岩雪兰笑道:“不论你们俩谁请,我都要去。” 王展辉笑道:“走吧,银辉大酒店。” 王展辉刚说完,就看到王展鸿走了过来。 王展辉道:“展鸿,一起去吃饭吧。” 王展鸿哼了一声道:“我还有事。”这家伙说完,头也不回的上了自己的车,开了出去。 他一点感谢王展鸿的意思都没有。 岩雪兰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头道:“王总,你这个弟弟太不懂理了,你帮了他还了拖欠的工资,他一点都不感谢你?” 王展辉笑道:“展鸿被我叔叔从小溺爱坏了,但我和他是兄弟,我们之间,不提感谢。” 欧阳志远道:“大哥,岩记者,走吧,吃饭去。” 欧阳志远知道,明海集团早晚要毁在王展鸿的手里。这人心胸狭窄,心肠狠毒,不知道感恩,这种人的路,不会太长的。 王展辉笑道:“走,喝酒去。” 欧阳志远坐进了自己的越野车,岩雪兰笑道:“我没有专车,做你的车吧。” 欧阳志远打开车门笑道:“美女记者,上来吧。” 岩雪兰笑道:“我可不是什么美女,欧阳书记。” “哇,欧阳书记,你的车空间真大。”岩雪兰刚一坐进欧阳志远,看到了越野车内部的构造,不由得惊呼了出来。 欧阳志远这辆越野车,是特战部队专门给改装的。 欧阳志远一边发动车,一边笑道:“这车改装了,才显得空间大。” 岩雪兰道:“刚才,唐主任打电话,向省委陈书记告你的状,说你的车超标,他打完电话,脸色怎么会这样难看?陈书记没批评你吧?” 欧阳志远笑道:“唐家强看到我坐这辆越野车,一位抓住了我的把柄,就告我用车超标,他做梦都想不到,这辆车是我未婚妻给我买的,是私家车。” 岩雪兰可不知道欧阳志远已经有了未婚妻。 “你的未婚妻?呵呵,欧阳书记,你的未婚妻一定很漂亮,很有钱吧?竟然给你买了越野车?”岩雪兰惊奇的笑道。 欧阳志远道:“呵呵,她在省城,有自己的公司。” 岩雪兰笑道:“呵呵,怪不得唐主任的脸色,那样难看,告状告错了理由。” 岩雪兰刚说完,一声惊呼。 欧阳志远猛的一打方向,越野车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冲向路边。 一辆装满渣土和建筑垃圾的车子,飞快的冲了过去。 这辆渣土车开的太快了,拐弯的时候,竟然不减速。 欧阳志远刚想发火,就听到了一声闷响和刺耳的刹车声。 “嘭……” 不好,渣土车撞人了。外面的人齐声惊呼 一辆自行车被渣土车撞飞,飞出了数米开外,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哇哇哇……,一个孩子在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一个身穿红色毛衣的女人和一个孩子,躺在车下。 这辆该死的渣土车,果然闯祸了。 欧阳志远立刻停下车,打开车门,冲了过去,他是想救人。不知道,这个女人和孩子怎么样了。 开渣土的司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人,长得五大三粗,很是凶恶。他叫魏宗明,是金盛建设集团的渣土司机。 魏宗明上午吃饭的时候,喝了酒,虽然没有喝多,但已经有了酒意。 渣土车司机是按趟数给钱的,司机为了多挣钱,没命的开车,车速都很快。 喝了酒的人,反应都有点迟钝。当魏宗明听到一声闷响的时候,就知道不好,他感觉到,自己的车碰到了什么,而且车轮轧到了什么东西。 不好,轧到人了。 魏宗明的脑子嗡的一声,差点爆炸,他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脸色苍白。他知道,车子轧到人的感觉,就是如同轧到面布袋一样的感觉,刚才车子一颤,就是这种感觉。 轧到人,要是轧死了还好,就一次性赔偿。最可怕的就是把人轧残废。 要是轧不死,对方会没完没了的讹上自己,那就麻烦了。 魏宗明连冷汗都顾不得擦,他死死地盯着后车镜,后车镜里,一个女人满脸是血的趴在自己跌车底下,竟然还在蠕动,她旁边还有一个哇哇大哭的孩子。 坏了,那个女人没死。他妈的,这个讨债鬼。 魏宗明微微一愣,嘴角随即露出一丝狞笑,这个女人一定要死,否则吗,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魏宗明猛地挂了倒档,车子向后倒去,他为了免除后患,一定要压死这个讨厌的女人和那个孩子。 丧尽天良的魏宗明,并没有想,人家还有老人和孩子。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这辆渣土车在倒车。 这个王八蛋,真是找死,这不是杀人吗。 这家伙在倒车?他想干嘛? 他想灭口,轧死这个女人,快,阻止这个断子绝孙的王八蛋,这个龟孙,不是人。 车下有人,还有孩子,快停车,快停车!你他妈的瞎眼了,狗日的…… 旁边的人,开始大声喊着,咒骂着。 但魏宗明仍旧狞笑着倒着车,他一定要轧死这个可恶的女人和孩子,免得她以后讹诈上自己。 自己轧死这个女人,公司肯定会替自己出面的。 岩雪兰一看车子在向后倒,马上就要轧到车下面受伤的女人和孩子,吓的她惊叫起来:“快救人!欧阳书记,下面有孩子。”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一闪,如同一道电芒,冲了过去。 众人只看到一道人影一闪,欧阳志远的双手已经抓住了车下受伤的女人和孩子,微微一带,就把那个女人和孩子拽了出来。 “呼!”魏宗明的车轮擦着女人的裤脚,开了过去。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满脸是血的女人,双随已经被轧断。他连忙给她号了一下脉,还好,这个女人只是双腿被轧断,别的没有什么伤。 欧阳志远又连忙给这个三岁多一点的孩子检查了一下,奇迹的是,这个孩子,只是受了一点擦伤。 “我的孩子,怎么样了?”这个满脸是血的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挣扎着,扑向自己的女儿。 但已经被轧断的双腿,根本支撑不起来她的身体,就是钻心的剧痛,她也顾不得,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女儿。 欧阳志远忙把孩子放在她的面前,低声道:“你的孩子没事。” 女人一看自己的孩子没有事,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妈妈……妈妈……妈妈……。”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喊着妈妈。 早就来到车前的王展辉,一声冷哼,一把拉开车门,抓住魏宗明的衣服领子,瞬间把这个王八蛋揪了下来,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啪!”魏宗明被打得一个跟头,摔倒在地。 打死这个王八蛋……他妈的,不是人…… 揍死他,这个狗日的……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愤怒的人群中,冲出十几个年轻人,对着魏宗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啊……啊……啊……。”魏宗明被打的惨叫着,在地上翻滚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