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第十九章 冲突 - 我和美女院长

第四卷 再战前进市第十九章 冲突

<>第十九章冲突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走了过来道:“玉海,走,到龙门县看看。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周玉海一愣,低声道:“咱们不回湖西市?明天要交接的,孟部长也会到。” 欧阳志远道:“先看看龙门县,夜里回南州。”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书记。” 欧阳志远这样说,周玉海当然不能反对。 越野车开向龙门县。 过了山岩县,再过明潭县,就是龙门县了。 刚一进入龙门县,欧阳志远看到,整条公路上,是乌烟瘴气,一辆辆大型的斯太尔货车,拉着稀土,卷起呛人的尘土,高速的开过。 公路两边的水沟内,是浑浊的黄水,这些黄水,是开采稀土排出来的废水,散发着刺鼻的恶臭。 欧阳志远皱了皱眉头,看着周玉海道:“玉海,如果让你选择,龙门县的旅游和稀土矿,要砍掉一个,你选择留下哪个” 周玉海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书记,稀土矿污染极其严重,龙门县的污染,我早就听说过,在提炼稀土的过程中,会有大量的放射物排出来,各种金属离子、氨、硫磺氧化物和矿渣,到处都是。污染最厉害的是,私人露天稀土矿的开采,污染更是严重,整个山上的植被都破坏干净了,每到雨季,河道淤积,滑坡严重,每年都要死好多人。稀土矿的开采,富了一部分老板,但老百姓,仍旧很穷。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稀土矿开采周期短,破坏严重,一个地方的稀土开采完后,这个地方的土地就废了,寸草不生,等到龙门县的稀土矿开采完了,整个龙门县,就会变成一座荒无人烟的死城。” 欧阳志远一听,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前面有人查车。”周玉海低声道。 欧阳志远一看,几名警察冲着越野车摆手,示意车子停下,靠在路边。 透过窗户,欧阳志远看到,几名警察拦住了几辆装满稀土的斯太尔大车。司机直接拿出几张钱,交给那些警察,而警察竟然不开收据,直接放行。 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铁青起来。他用微型摄像机,拍摄了一会。 什么地方,都有收黑钱的。 周玉海停下车,走了下来。一名警察看了一眼这辆越野车,眼睛亮了一下。 土豪呀,竟然开这么好的越野车,一定是个有钱的主。他妈的,稀土矿的钱,都让这些土豪挣去了,今天要好好地宰这人一次。 “五百元。”那名警察强压着兴奋,沉声道。 周玉海愣了一下,看着那个警察,沉声道:“什么五百元?” 那个警察冷哼一声,不耐烦的道:“废话真多,交钱走人,老子没工夫和你磨牙。” 这个警察知道,这些土豪,个个都是吝啬鬼,铁公鸡,恨不得一毛不拔的就在龙门县开采稀土。 周玉海冷笑一声道:“罚款?还是什么钱?你们就是要钱,也总要说清楚吧?” 另一个警察盯了一眼周玉海,冷笑道:“不交是吧?六百。” 周玉海一听,竟然涨价,六百了,嘴就是价吗?。 周玉海盯了一眼那个警察道:“把你们中队长叫来。” 那个警察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我们中队长也是你能见的?小子,快交钱,废话少说,你再啰嗦,涨到七百。” 欧阳志远强忍怒火,走了下来,冷声道:“你们龙门县的警察罚款,是随便罚的吗?还涨价?我们交钱,也要明白,交的是什么钱吧?” 那个警察不耐烦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们俩的废话也太多了,快交钱。” 另一个五大三粗、长得满脸横肉的警察走了过来,瓮声瓮气的道:“给这个小白脸费什么话,把车开走,让他们到交警队交钱,罚款一千。” 这家伙更加贪婪成性,张口竟然要一千,看来,这些人太贪婪了。 这家伙说完,一推欧阳志远,就要进入车内,要开走越野车。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一把抓住这家伙的衣服领子,扯了出来,猛一松手。 “噗通!”一声闷响,这家伙一个踉跄,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你……你他妈的敢打人,老子弄死你。”这家伙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挥舞着拳头,一拳打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周玉海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啊!”这家伙一声惨叫,让周玉海揣了个狗吃屎,倒在地上。 “打人了,快来人呀,殴打警察了。”一个交警立刻大声咋呼起来。 不远处,几辆警车旁边的交警,一听有人殴打自己的人,他们立刻冲了过来。 今天值班的是,交警中队的队长李宝光。 李宝光正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看着两名交警在对一辆斯太尔罚款。 今年的形势一片大好,半年没到,罚款任务就已经完成一多半了,这还不算没有开罚款单的。 随着稀土开采的加大,交警中队的日子,越来越好过,生活的质量也提高了。 李宝光猛然听到一阵嘈杂声,他站了起来,看到几名交警跑向一辆越野车。 李宝光大声道:“怎么回事?” 一名交警跑过来,大声道:“李队,你快去看看,有人打了咱们的人。” 李宝光一听,自己的人被打了,这让他暴跳如雷,脸色变得很难看。 “是谁这么大胆,敢打警察?把这人抓起来。”李宝光大喝一声,走了过去。 周玉海一看七八名警察冲了过来,他冷哼一声道:“仗着人多吗?” 李宝光快步冲了过来,他看到了一个红脸大汉和一名年轻人站在警察中间。 那名年轻人的脸上在冷笑,一点惧意都没有,脸上反而露出愤怒的表情。那个红脸大汉,气的怒目圆瞪,紧紧地攥紧了拳头。 这两个人是谁?开了一辆豪华越野车,看样子,是谁家的富二代。 富二代怎么了?不就是仗着老子有几个臭钱,耀武扬威吗?真是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狂妄家伙,竟然敢打警察,嘿嘿,这次非得让你老子多出点血不可。 李宝光想到这里,冷哼一声道:“把这两个人抓起来,越野车扣留,让他老子拿钱赎人。” 李宝光一下了命令,几个交警手里拿着手铐,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看着李宝光的警服,知道他是交警中队的队长,欧阳志远沉声道:“慢,你是中队长?叫什么名字?” 一个交警骂道:“你他妈的找死,我们中队长的名字,也是你能知道的吗?” 李宝光冷笑道:“我是中队长,你们可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敢袭警?你家的钱多的花不了了是吗?要让我们帮你花花?” 欧阳志远冷声道:“龙门县的交警,可以随便罚款吗?而且张口就涨价?罚款还不给罚单?” 欧阳志远的话,让中队长李宝光的脸色一变,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寒芒。 “你是谁?你看到了什么?你不要乱说,否则,你吃不了兜着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李宝光的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进行威吓。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们是人民的警察,人民警察为人民,你们就是这样做的吗?” 李宝光冷哼一声道:“少废话,你今天袭警,我不会放过你的,抓起来。” 李宝光恼羞成怒,大声吼道。 五六名警察,恶狠狠的冲了过来。 周玉海一晃电话,冷笑道:“我已经给你们局长杨玉坤打了电话了,他一会就到,等到杨玉坤来到,我看你们怎么交代。” 周玉海刚才,给龙门县公安局长杨玉坤打了电话。 杨玉坤早就知道,湖西市公安局副局长周玉海,就要调到前进市公安局,担任政委了。 周玉海是和市委欧阳书记一起调来的,周玉海就是市委欧阳书记的人。 当杨玉坤接到周玉海的电话时,吓了一跳,周玉海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难道周玉海和欧阳书记来龙门 县了?这几天听说,周玉海正和欧阳书记在山岩县种植药材。 当杨玉坤听到,周玉海让他立刻赶到龙门县和明潭县交界路口的时候,他知道,肯定出事了。 他想问是什么事,但又不敢问,只得带人,坐上警车,风驰电掣的赶了过来。 杨玉坤坐在车里,脑子快速的转动着。 龙门县和明潭县的交界路口,应该是交警中队执勤的地方,坏了,难道周玉海和欧阳书记抓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想到这里,杨玉坤的内心狂跳,冷汗流了下来了,不会是李宝光出了事吧? 交警中队在执勤中,一直有乱罚款的毛病。在公安局的会议上,自己多次强调,交警部门不准乱罚款,但是,下面的交警,在执勤过程中,仍有部分人员,为了利益,私下里乱罚款,中饱私囊。 难道,李宝光的人,罚款罚到周玉海和欧阳书记的头上了? 想到这里,杨玉坤吓得脸色都白了。坏事了,李宝光这是找死吗?你瞎眼了?罚款也不看看人?这件事,要是连累了老子,我饶不了你。 刚传说欧阳志远要调到前进市担任市委书记,欧阳志远嫉恶如仇的火爆性格,就传遍了前进市,这个时候,谁招惹了欧阳书记,谁会倒霉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到谁身上,谁倒霉。